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二百二十五章 挂画辟邪

牧神记 第二百二十五章 挂画辟邪

    龙麒麟足下生出火云,腾空而起,向山谷外奔去,青鱼散人坐起身来,抬手向前拍了一掌,顿时雷霆涌动,无数雷电缠绕着如同青龙奔腾,向龙麒麟劈去。

    青鱼散人突然哇的吐血,手掌一颤,这一道掌心雷打偏,将龙麒麟前方的山头炸开一个缺口。

    秦牧吓了一跳,这些天人境界的存在尽管受伤,但是神通的威力依然惊人,若是被打中,肯定会死得惨不忍睹。

    卢文书、普善罗汉等人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各自忍不住吐血,不禁心有余悸,他们还是轻视了秦牧召唤出来的那尊熊罴大魔神,被熊罴大魔神一击重创,倘若不是枯叶道人将秦牧的召唤打断了一次,召唤出来的熊罴大魔神便会更强,只怕他们这些人绑在一起也不够这尊魔神杀的!

    “还要追上去吗?”卢文书低声问道。

    这时,枯叶道人跏趺而坐,气息枯败,惨笑道:“老道是不能陪诸位道友降魔卫道了。我的生机被那尊魔神打断,这具臭皮囊不中用了……”

    众人心中恻然。

    枯叶道人轻声吟道:“人生本是一枯叶,飘落黄泉终有时。诸位道友,你们务必要将那天魔教主斩杀,我要在黄泉路上见到他。我先去了……”说罢,溘然长逝。

    卢文书大哭,拜道:“道兄慢走!我们定当送这个魔头去见你!”

    普善罗汉怅然长叹,合十见礼,肃然道:“此生一具臭皮囊,舍去皮囊见如来。道兄好走。”

    “好走!”青鱼散人落泪道。

    罗三破道:“那头龙麒麟的脚步很快,咱们须得尽快赶上去,否则被他唤出第二尊魔神,那就糟糕了!”

    卢文书杀气凛然:“他没有这个机会!前面路上还有比我们更强的存在等着他自投罗网!”

    话虽如此,但众人还是强行镇压住伤势,服下疗伤的灵丹,向秦牧离去的方向赶去。

    秦牧在龙麒麟背上取出一座白骨祭坛,试图召唤出第二尊魔神,不过龙麒麟奔行之时有些颠簸,很容易便让符宝无法对照魔神像上的符文,错了一个符文便会功亏一篑,让他只得作罢。

    秦牧检查一番,自己身上没有半点伤势,狐灵儿也没有受伤,龙麒麟皮粗肉厚,身上有龙鳞保护,也不曾受伤,只有都天魔王被打得有些变形。

    秦牧用朱雀元气将他的身体烧得赤红,然后纠正变形的肢体。都天魔王羞愤难当,默不作声。这次被熊罴大魔神鄙视,还将他踩在脚下,这是奇耻大辱。

    秦牧分辨一下地理,取出延康地理图对照一下四周的山川,松了口气,道:“这里距离大墟已经很近了,以龙麒麟的脚力,估计再过半日时间便会到达大墟的边陲。只是走密水关是不可能了。”

    他们被一路追击,路线已经偏离了密水关,距离延边关也很远。

    “而今之计,只能走我教走私时留下的那条通道了。”

    秦牧思量片刻,大墟与延康之间有一条神断山脉,神断山脉的一个个山头上有玄玑弩,但凡过境,便会被玄玑弩射杀。

    玄玑弩自动运转,据说是根据神传下来的旨意打造而成,但凡有人经过神断山脉,无论是从山间走过去,还是从山上飞过去,都会被射杀。

    天魔教曾经经营走私,在神断山脉中有一条通道,经过枯寂岭峡谷,可以来往大墟和延康。那里的两座玄玑弩,已经被天魔教破坏,不过镶龙城的客栈老板说,那条路已经废弃了许多年。

    枯寂岭峡谷,是他进入大墟的唯一通道。

    “追兵应该不知道这条通道。”

    秦牧振奋精神,突然失笑道:“回家过年真难啊,几乎是从千军万马中杀过来一般!”

    他跟随村里的人学习他们的武学,也将他们的乐观继承了过来,尽管这一路遭遇伏杀无数,但也依旧保持着乐观的态度。被他的情绪感染,龙麒麟和狐灵儿也放松下来很多。

    天色不知不觉昏暗下来,四周也愈发荒凉,走半晌也看不到一个村庄。

    “夜闯大墟,绝对是找死的行径,必须要等到白天。”

    他们距离大墟越来越近,已经能够看到巍峨的神断山脉的黑影,像是一堵横贯天地间的高墙堵在前面。

    这座连绵不知多少万里的神断山脉别说遍布玄玑弩,就算没有玄玑弩,飞过去也是艰难无比。

    秦牧正想着寻个落脚的地方,突然看到下方有灯火传来,那是一个村庄,夜幕降临,村里点起了油灯。

    “公子,小心有诈。”狐灵儿紧张兮兮道。

    都天魔王冷笑道:“方圆千里都看不到一个村庄,这里偏偏冒出来一个,自然有诈。”

    秦牧道:“龙胖子,继续走,不必理会。”

    龙麒麟脚踩火云继续向神断山脉走去,又走了几十里地,只见下方又有灯火亮光传来,那里是一个边陲的村庄,灯光昏暗不明,有房屋十几座。

    房屋的布局,油灯发出的亮光的位置,与刚才那个小村庄几乎一模一样!

    “继续走。”秦牧瞳孔微缩,沉声道。

    龙麒麟继续前进,走出几十里地又看到了那个村庄,房屋、灯光,一切布置都与前面两个村庄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龙麒麟也感觉到不妙,发力狂奔,向前跑了几百里地,路上遇到十几个这样的村庄,一切布置都是一模一样!

    而前方的神断山脉竟然也似乎看起来还是那么远,奔行了几百里,按理来说早应该来到山脚下,但他们与这座山脉的距离竟然似乎从未变过!

    “此人本事非同小可,折叠了空间。”

    都天魔王万念俱灰,摇头道:“臭小子,你逃不掉了。”

    “我们进村!”秦牧恶狠狠道。

    龙麒麟和狐灵儿吓了一跳,秦牧动怒,压低嗓音:“谁敢挡我回家过年,我便杀了谁!进村!”

    龙麒麟降落下来,身体缩小,恢复如常,秦牧从龙麒麟背上跳下,狐灵儿则盘绕在他的脖子上,像是一条狐狸皮毛做的围脖,都天魔王跟在他的身后,四张面孔看向四周,警觉地东张西望。

    秦牧走向村口,只见这个村子很是寻常,村门口有旗杆,旗杆下有下马石拴马桩,村里子很是宁静,一条狗正在冲他们狂吠,龇牙咧嘴,很是凶恶。

    秦牧脖子上的狐狸悄悄张开眼睛,把那条狗吓了一跳,柴门打开,一个老者举着油灯从柴门后走了出来,那条狗连忙来到老者身后,胆子又大了起来,继续冲秦牧狂吠。

    秦牧面色温和,见礼道:“赶路人路过贵宝地,天色昏暗,四周没有落脚的地方,天可怜见遇到长老。长老是否能通融一下,给个歇脚的地方。”

    “天魔教主客气。”

    那老者眉目狭长,白眉低垂,道:“村子很小,客房多数都还空着,教主若是不嫌弃的话,便自己寻一个房间住下歇息。”

    秦牧脖子上的狐狸毛都炸了起来,哆嗦发抖。

    都天魔王和龙麒麟也是心中凛然,这白眉老者丝毫没有掩饰,直接称呼秦牧为天魔教主,显然没有隐瞒的打算,也不屑于隐瞒。

    而他们一直在原地打转,恐怕也是这老者动的手脚!

    秦牧称谢,道:“长老这村子里有几人?”

    那白眉老者道:“目前只有一人一狗,不过我已经在各个房间里都挂了灯,要不了多久村民便会赶过来。到那时会有一场狂欢,大概会吵得很,天魔教主不要嫌弃。我们这些人都是苦力,出力卖命的人,不懂什么礼数,有冒犯的地方,还请天魔教主恕罪。”

    “好说,好说。”

    秦牧辞别这位白眉老者,来到村子中央,选了一个最大的庭院,道:“长老请回,我们便在这里住下。”

    那白眉老者笑眯眯道:“天魔教主睡个好觉。”

    “承蒙吉言。”

    秦牧推门走了进去,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飞速道:“你们别说话,进堂屋,睡觉,谁也别睁眼!”

    龙麒麟、狐灵儿不解其意,都天魔王道:“这老东西来意不善……”

    秦牧随手一拨,都天魔王动弹不得,秦牧打开堂屋房门,将都天魔王丢在地上,将他十二只眼皮合上。

    龙麒麟挤了进来,把房门撑得裂开,两扇木门倒地。

    龙麒麟正要说话,秦牧做出个噤声的动作,示意他闭上眼睛。狐灵儿从秦牧脖子上溜下来,爬到龙麒麟背上闭上眼睛。

    秦牧打开饕餮袋,取出一幅卷轴,闭上眼睛用钉子将这幅画挂在堂屋正对着门的墙壁上。

    “瘸爷爷说这幅画是聋爷爷早年画的村长,可以辟邪,就看看瘸爷爷是不是在骗我了。”

    他合身躺下,侧身对着房门,瞪大眼睛一动不动。

    四周寂静无声。

    过了片刻,外面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只听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仿佛是卢文书,道:“青山前辈黑夜点灯,召集我们前来,莫非寻到了天魔教主?”

    又有一个女子道:“说来惭愧,我们这一路围追堵截,没能杀了他,枯叶道人反倒遭了他的毒手,被他唤出的魔神害死。”像是青鱼散人的声音。

    那白眉老者的声音传来,道:“天魔教主已经在村里睡下了。”

    “还是青山前辈好手段!我这便去杀了他!”

    “不急,还是等其他同道前来,再取其性命,庆祝这场大捷!”

    ……

    又过了片刻,又有十几人的脚步声传来,众人听到天魔教主在村子里,都是忍不住欢声笑语,各自放下心中的一块石头。

    外面又有饮酒的声音,灯火通明,显然这些强者在庆祝。

    “天魔教主的本事虽然不高,但是手段却是不少,着实难缠,说来惭愧,我们几人受伤,险些被他唤出的魔神打死。”

    “今日解决此獠,也算还天下一个公道了。来,共饮此杯!”

    “凤栖梧师兄到了?快快过来,庆祝除魔大会!”

    ……

    外面灯火明亮,照耀得秦牧这栋宅院的窗棂阴影斑驳,阴影晃动不休。天气很凉很冷,秦牧看到狐灵儿在瑟瑟发抖,伸手盖在她的小肚子上。

    狐灵儿回头,秦牧连忙伸出两只手指盖在她的眼皮上。

    外面,陆续有围堵秦牧的高手从各地赶来,笑声越来越响亮,觥筹交错,欢庆一番。过了良久,只听那白眉老者笑道:“诸位,天色不早了,该送天魔教主上路了。”

    狐灵儿哆哆嗦嗦,听到院子门户被打开,发出咯咯吱吱的声音,却不敢睁开眼睛。

    卢文书当先一步走入院子,笑道:“天魔教主竟然睡着了,睡得很熟……”

    突然,他的头颅无声无息的从脖子上滑落下来,尸体仆倒在地。一个天人境界的大高手,就这样稀里糊涂送命。

    “院子里有高手!卢兄糟了毒手!”

    院外传来喧哗声,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位位强者击碎了院子的墙壁闯了进来,周身光焰腾腾,身后站着神的虚影,气势滔天!

    他们刚刚落地,突然一个个头颅无声无息的从脖子上滑落,任由手段通天也死得莫名其妙。

    仿佛这院子中有一尊无形的神挥动着无形的剑,割取任何胆敢闯入院子里的人的头颅!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