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为了正道

牧神记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为了正道

    秦牧心无旁骛,自顾自的唤魔,突然血光迸发,将这片被白雪笼罩的山谷映照得像是血染的一般。

    那血光冲天,高约百丈,嗞滋啦啦的电光化作缠绕的雷霆,咔嚓咔嚓的向四面八方迸发开来,雷霆击在山谷四周的峭壁上,将大雪消融,甚至连石头也被熔化,有岩浆从峭壁上流下来。

    雷霆围绕这血光形成一遭雷霆电网,嗞滋啦啦咔嚓咔嚓的移动,一股恐怖的魔力从另一个世界轰击而来,轰在血光中祭坛上的那个雕像之上。

    木雕像顿时崩裂,膨胀,越来越高,气势越来越恐怖!

    秦牧腰间的饕餮袋中,传来都天魔王又气又急的声音,怒道:“臭小子,你上次召唤迦河魔神时,留了一手吧?你这次召唤的灾疫魔神,可比以前有力多了!”

    他这倒冤枉秦牧了。

    秦牧在太学院召唤迦河魔神,对魔语懂得虽多,但还没有完全掌握,而这些日子过去,他消化了与都天魔王定下土伯之约时学会的魔语,掌握的魔语越来越多,因此召唤出来的魔神更强,上次并非是故意不出全力。

    那老道人见到这幅恐怖景象,也失去了刚才的从容,脸色微变,手中的拂尘递了出去:“去!”

    拂尘迎风便长,一根根尘丝在瞬息间便化作长达数十丈的丝剑,在半空中散开,远远看去如同一把不断旋转中的白雨伞,只是要庞大了不知多少倍。

    而且,拂尘的危险性极高,每一道尘丝都是一口丝剑,越细便越难以提防!

    这拂尘速度极快,切开数不清的雷霆闪电,下一刻便来到山谷上空,将另一个世界轰击来的那股恐怖魔力截断!

    秦牧立刻感觉到唤魔即将被打断,连忙呵斥一声,龙麒麟腾空而起,发出一声怒吼,吼声冲向那柄拂尘,将那拂尘的尘丝冲乱,被截断的魔力顿时得以贯通,继续涌来。

    那老道人见到这头龙麒麟,心中一喜,冷笑道:“毛头畜生,为虎作伥也不自知,难保有杀身之祸。我见你生得神俊不凡,若肯降服于我,在我座下做百年的坐骑,倒也可以洗去一身冤孽。否则你难保一身道行化作乌有!”

    “畜生?”

    龙麒麟勃然大怒,怒声咆哮,张口火焰酝酿,一道光焰熊熊的火柱向那老道人射去!

    那老道人身躯一震,元气爆发,在身后化作一尊龟背神人,高大十余丈,手中拂尘是一条雪白大蛇,另一只手向前伸出,轰隆一声挡住龙麒麟喷出的光焰。

    光焰从那只大手旁边四下涌去,火浪滔天,将四周的崖壁烧得赤红。

    “天人?”秦牧心中一沉。

    龙麒麟四蹄翻飞,脚下生出火云,直奔那老道人而去,突然半空中的那柄拂尘倒卷下来,无数尘丝缠绕,将龙麒麟四个蹄子捆住,绑得结结实实。

    那老道人心中欢喜,笑道:“小孽畜还敢不降?莫非要魂飞魄散?”

    正在此时,秦牧拍了拍饕餮袋,饕餮袋口变大,一尊八臂四面的魔神机关从饕餮袋中一跃而出,八条手臂中抓着八件宝物,有琴、珠、弓、箭、舍利子、断剑、降魔杵、千幢宝塔,正是秦牧从楼兰黄金宫中盗出的那些宝贝儿。

    秦牧将这尊都天魔王放在饕餮袋里,都天魔王正愁没有顺手的武器,当即将这些宝物抓在手里,秦牧把他放出来,他自然明白秦牧的意思,是要他帮忙厮杀。

    都天魔王也知道是非好歹,自己跟在秦牧身边,秦牧还可以留着他的性命,但是秦牧被杀,自己落在这老道人手里却绝对是死路一条。

    为了都天生灵的迁徙大计,他必须要与这个老道人拼命。

    秦牧从楼兰黄金宫中盗取的宝物都是镇教之宝级别的宝贝儿,威力强大,作为塞外最大的圣地,能够被楼兰黄金宫收藏的宝贝儿自然非同小可,只是秦牧自己无暇去用这些宝物修炼。

    都天魔王得了这些宝贝儿,杀性大作,四张面孔尽显凶恶之相,心道:“我现在若是出其不意做了这小子,那么我便自由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具钢铁之躯被这小子装满了机关,万一杀了他之后机关锁死,我就要被困在魔神象里无法动弹了……还是做了这小老道再说!”

    他手中琴声大作,琴声爆发出阵阵魔音,那老道人魂魄遭到冲击,只觉魂魄蠢蠢欲动,道心中心魔四起,连忙呵斥一声,捏了一个清净印,将心魔压下。

    他身后的那尊龟背神影抬手,白蛇拂尘扬起,突然大浪滔天,轰然向都天魔王压下。

    都天魔王四张面孔狰狞怒喝,手中八件宝物威能爆发,向铺天盖地压下的大浪打去,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中,都天魔王倒飞而去,深深撞入崖壁之中。

    那白蛇拂尘张开大口,笔直撞在他的身上,将都天魔王打入山体之中。

    “小道士,你根本不知道都天的主宰是何其恐怖,你惹怒我了!”

    山崖炸开,都天魔王从破碎的山体中飞出,摇动千幢塔,千幢飞舞,化作一座千百丈的宝塔向那老道人压下。

    那老道人冷笑,身后的神人抬手一印,将都天魔王连人带塔一起砸落下来,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就在此时,半空中浓烈的血光和滚滚涌来的魔力猛然消失,一个白骨祭坛上,熊首魔神像化作一尊高达百丈的魔神,发出一声惊天动地怒吼:“这个低等世界的虫豸,准备迎接都天熊罴大魔神的怒……咦,都天老儿!”

    那尊熊罴大魔神看到趴在自己脚下的都天魔王,不由乐得哈哈大笑:“都天老儿,堂堂的都天至高主宰,竟被虐成这个样子!我都天就是被你这种无能的首领带入了而今的地步!你这等废物,早该把魔王的位子腾出来!”

    都天魔王又羞又怒,正要起身,熊罴大魔神居高临下,抬起脚将他踩在脚底,呵呵笑道:“暴君,你也有今日。唤魔者,你召唤我出来,打算献祭给我什么?”

    “他!”

    秦牧指向那个老道人,熊罴大魔神一拳向那老道人轰去,那老道人身后的龟背神影抬手挡来,沉闷的碰撞声传来,秦牧被余波冲击得浑浑噩噩,而那老道人则被轰得倒飞而去,嵌在对面的山崖中。

    熊罴大魔神纵身跃起,一拳轰在崖壁上的那老道人身上,狞笑道:“鲜美的虫豸……咦?”

    他背后一道剑光飞来,刺入他的后心,从他胸前透出,却是那老道人动用了身后的宝剑,一剑得手。

    “不坏。只是这具身体不是你想的那样!”

    熊罴大魔神狞笑,提起拳头轰轰轰的砸入山崖之中,面目狰狞:“这具身体不过是一尊魔神像而已,你就算砍掉我的脑袋,也奈何不得我分毫!”

    “是么?”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熊罴大魔神急忙回头,一道剑光围绕他的脖子转了三匝,顿时巨大的脑袋从脖子上掉落下来。

    “枯叶道人,愚弟来晚了。”

    那道剑光飞起,落在山崖顶,山崖顶处,站着一位儒士,青衫飘飘,目光落在熊罴大魔神的无头身躯上,又挪到秦牧身上,肃然见礼道:“穷理宗穷夫子门下卢文书,见过天魔教主!天魔教主是前辈,晚辈向前辈出手,不算过吧?”

    熊罴大魔神脑袋飞起,又落回脖子上,笑道:“又来了一只阿猫阿狗。”

    秦牧脸色淡然,摇头道:“穷夫子与我平辈,他没有向我出手,只派来你,已经是看轻我了。”

    卢文书悠然道:“家师并非不想亲自来会一会天魔教主,而是他老人家另有要事,要救天下黎民百姓。”

    “是刺杀皇帝么?”

    秦牧道:“国师给老如来面子,让老如来救走穷夫子等人,老如来许诺,让穷夫子遁入空门,不再插手世事,为何出尔反尔?”

    卢文书脸色一僵,突然又有一个声音笑道:“为天下众生故,为何不能出尔反尔?”

    秦牧转头看去,只见另一座山头上来了一位道姑,一身白色道袍,胸前绣着一朵梅花。

    “灵秀宫青鱼散人,见过天魔教主。”那道姑见礼。

    秦牧笑道:“散人为何要见礼?”

    那道姑肃然道:“虽是仇敌,但礼数不能失。这次对付天魔教的小教主,我们有以大欺小之嫌,但是你毕竟是堂堂的魔道第一圣地的教主,辈分上要比我们高,因此倒也不算以大欺小。”

    秦牧微微一笑,道:“好说,好说。还有何人要来杀我?”

    “我来杀你。”

    半空中祥云飘来,一尊罗汉落在山头上,双手挂着念珠,每一个念珠有人头大小,合十道:“天魔教主,地位极高,小僧普善,特来降魔,还请天魔教主指教。”

    “魔道第一圣地教主,应该不怯多我一个吧?”

    又有一人来到另一座山头上,衣衫破破烂烂,遍布补丁,但却意气风发,哈哈大笑,豪气干云道:“在下丐门齐大有齐门主麾下,莲花堂堂主罗三破,见过天魔教主,来向教主讨一条命,教主的命。对了,教主好像有一只小狐狸精曾经得罪过齐门主,齐门主说务必弄死。”

    狐灵儿连忙躲在秦牧身后,偷偷探头,啐道:“你们齐门主真是小气,不当礽子!”

    罗三破指着她,笑道:“就是这只小狐狸!诸位同道,罗某能够与江湖正道一起,围剿天魔教主,屠魔于此,真是一件幸事,也是一件快事!这一役,当叫做屠魔卫道大会!”

    “屠魔卫道大会?好名字。”

    山体中,枯叶道人挣扎着爬出,吐了口血,坐在崖壁上调整气息,道:“倘若能够剿灭天魔教主,还天下一个太平,我们的付出也值得了。诸君,为了正道!”

    四周的山头上,一位位天人境界的大高手肃然,胸怀激荡,有一种豪情迸发,齐声道:“为了这人间的沧桑正道!”

    “杀——”

    五大高手意气风发,各自元气爆发,身后一尊尊神人虚影浮现,将各自最强的招式施展出来,向这片山谷中轰下!

    就在此时,熊罴大魔神怒吼,将自己体内所有的能量爆发!

    “天魔无量!”

    秦牧连忙带着狐灵儿躲在龙麒麟身后,恐怖的悸动震荡山谷,让山石浮酥,一块块大石从空中坠落,紧接着又被震碎,化作齑粉。即便有龙麒麟挡着,秦牧和狐灵儿也只觉难以想象的压力袭来,让他们压得骨骼咯吱咯吱作响。

    一位位天人境界的大高手吐血,倒跌而去,不知死活。

    秦牧从龙麒麟身后探出头,只见熊罴大魔神威风凛凛的站在那里,狐灵儿又惊又喜,赞道:“熊罴好厉害!”

    突然,熊罴大魔神的身躯开始崩塌,寸寸断去,只听那尊大魔神嘀咕道:“能量耗光了,可惜没能收割这些祭品,不过好在看到都天大魔王狼狈的样子……唤魔者,我走啦!”说罢身躯嘭的一声炸开,意识滚滚返回另一个世界。

    狐灵儿呆了呆,只听山谷外传来罗三破等人的咳嗽声,这些人并未被熊罴大魔神干掉。

    “公子……”狐灵儿扭头看向秦牧。

    “没事。”

    秦牧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将被踩在地底都天魔王拉起来扔到龙麒麟背上,少年神采奕奕,催动饕餮袋将其他三个祭坛收入袋中,喝道:“龙胖,跑!”21046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