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一十九章:惊喜连连(2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一十九章:惊喜连连(2更求月票)

    陈凯之自然能从杨振兴他们的表情看出了他们的心思,可他没有半点的恼怒之意,找了个座位坐下,反而看到邓健一脸怒气冲冲的,心里不禁哑然失笑。

    其实陈凯之觉得自己回到了文史馆对他更有好处,至少这里清净,更可以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默书。

    重要的是,终于不用继续听糜益那反复不停的“子曰,学而时习之……”了,耳根终于清净了,整个人也是感觉惬意了不少呀。

    现在陈凯之最期待的,则是他的图书馆。

    现在这些书籍,只是开始罢了,等未来有了基础,他自己还要修一些书进去,也不必特意去将知识灌输给别人,喜欢看的人,自然去看,不喜欢的人,强求也没有用。

    所以他需要很多的时间,与其将时间耗在每日听那子曰学而时习之,陈凯之觉得,文史馆更适合现在的自己。

    可不是人人都懂这文史馆里清闲,而又惬意生活是一种享受啊。

    那杨振兴等人见陈凯之面无表情,忍不住朝陈凯之挤眉弄眼,他们自然认为,陈凯之的淡定是伪装出来的,可陈凯之对于他们置之不理,他们也就不敢再做声了。

    多多少少,他们对于陈凯之还是略有敬畏的。

    此时,陈凯之伏案,拿出了笔墨,他心里想着的,乃是前些日子天人阁那儿默记下来的一部关于炼丹的书。

    炼丹之术,早已有之,到了秦汉时期,推到了顶点,那时候炼丹的术士,简直可以和大儒相提并论,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是到了本朝,太祖高皇帝认为术士弄虚作假,所以对术士多有打击,长生之术,自然也就没落下来。

    而至于炼丹的书……

    咳咳……惭愧得很,如今只怕都成了坏人心术的东西了。

    当然,这一百多年来,炼丹术又有了兴盛的征兆。

    陈凯之对于这炼丹,倒是没有什么兴趣,他的兴趣在于,想要借炼丹术的壳做自己的事。

    这世上,不存在所谓的化学知识,就算陈凯之想要推广,多半别人也没什么兴趣,甚至觉得陈凯之这厮是危言耸听,不但不会有人接受,陈凯之也不可能强迫别人去学。

    不过……

    办法也不是没有。

    借壳上市。

    这部炼丹术,作者是个叫候生的人,书名呢,叫大乐术,这位候生,曾是秦始皇身边最有名的方士之一,据闻此人见过仙人,他撰写的这篇《炼丹》的指南,许多人只是耳闻,可实际上,早已被销毁了。

    既然现在这个世上,没有人看过这部书,那么……陈凯之便将这部书进行改造。

    他将炼丹与化学的基础知识开始结合,从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开始,接着是水的方程式,这是最基础的入门,好处就在于,它是可以轻易得到验证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从这办法中炼出水来,此后,难度开始增加一些。

    当然,一切都需伪装在炼丹的外皮之下,炼丹的目的是追求长生,单单这个长生之术,固然很多人不信,甚至嗤之以鼻,不过在这个世上,依旧是无数达官贵人所追求的目标。

    有了需求,就会有人去迎合这个需求,有了这《大乐术》,便可算是化学的入门了。

    陈凯之已经忘记了今天所发生的那些不快了,完全陶醉于改编自己的书,想到若是有一日,一群琢磨着炼仙丹的家伙们兴冲冲将这部书吃透,结果成为大陈的第一代化学家,陈凯之忍不住噗嗤一声,乐了。

    杨振兴等人被陈凯之的笑声所吸引,这杨振业开始还对陈凯之颇有些不爽,可见他突的一笑,不禁生出了同情之心。

    可怜啊,八成是疯了,怒火攻心,脑子出了问题,被人踹了出来,竟还笑得出,哎……

    可怜了好好的一个状元。

    想必,心里急疯了,也气疯了,所以才会怒极反笑吧。

    遇到这种事情,又怎么会有人真心笑得出来?

    除非是脑子气疯了。

    众人悄悄地看去,却见陈凯之依旧伏案,甚至忍俊不禁的开始哼着曲儿,一面愉快的样子,下笔如飞,在写着什么东西。

    这,真的疯了……

    虽然有一些龌蹉,可看到陈凯之自娱自乐,沉浸其中的样子,杨振兴等人心里还是摇头,有一些些的惋惜,好端端的一个人呀,就这样被气疯了,真是可惜了。

    邓健见陈凯之这模样,不禁越加忧心,这师弟……没事吧……

    都这个时候了,还能自娱自乐,还是真的有什么问题?他担忧地看着陈凯之,陈凯之却没有注意到那许多对他注目过来的同情目光,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欢快地写着东西。

    却在这时,突的听到外头有人道:“赵王殿下驾到,陈公驾到。”

    只一下子的,整个文史馆里的人都愣了一下。

    赵王殿下……怎么会来这个地方?

    难道他们将陈凯之踹出来还不满意,还要来痛斥他吗?

    一时间,众人越发担心的看着陈凯之,那目光里的同情越加明显,一位状元公,就这样要被毁了?

    众人思忖间,赵王和陈一寿二人便已步入其中,翰林院的一些学士,也纷纷陪着进来。

    沉聚在自己思路里的陈凯之,终于感觉到了一点什么,停下了手上的功夫,恍然的抬眸,正好看到陈贽敬和陈一寿走进来,他们的眼睛也刚好的落在他的身上。

    陈贽敬顾盼自雄,却没有做声。

    陈一寿则是轻声唤道:“凯之。”

    嗳?

    这语气……不应该是怒气腾腾的吗?竟是这么温和?

    这……算是赵王殿下与陈公特地来探望陈凯之吗?

    面对突然间的情况转变,杨振兴诸人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这陈凯之何德何能啊,不是说被赶出来的吗?怎么可能……

    陈凯之也是顿感意外,但还是连忙站了起来,朝二人行礼。

    陈一寿走到陈凯之的跟前,才笑吟吟地道:“凯之,你受委屈了。”

    “委屈,什么委屈?”陈凯之自己反而糊涂了,一脸不解地看着陈一寿,似乎询问,这是出什么事了?

    陈一寿反而有些恼怒了,这家伙,到现在还在装,不过他却没翻脸,而是依旧笑吟吟地道:“殿下与我,是来道喜的,勇士营两百六十七人中了县试,洛阳县已经震动!”

    陈凯之竟也呆住了。

    这个成绩,连他都不曾想到。

    陈一寿看着陈凯之震惊的样子,心里也明白,陈凯之应该也是没想的,这个成绩可以说是非常的惊人。

    因此他捋须继续道:“所以殿下特地来向你取经了,怎么,你还愣着做什么?”

    勇士营……竟是二百六十七人中了县试!

    这震惊的何止是陈凯之,整个文史馆里的上上下下,都一脸感觉自己已经疯了的表情。

    勇士营总共才三百多人,这就是说,这里头有八成的人都有资格成为童生?

    这是一群大字不识的丘八,竟短短数月之间,就可以……可以……

    这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无人超越呀。

    现在连赵王和陈公都来向陈凯之取经,这陈凯之单凭这个,就算是祖坟冒了青烟啊。

    随来的几个翰林学士,也都震惊无比。

    大陈最推崇就是教化,因为儒家的原因,所以朝廷崇尚的乃是以德治国,而这个德从哪里来呢?按着儒家的理论,读书,方才能明事理,明白了事理,才晓得是非,晓得了是非,于是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最后,才衍生出了德。

    所以几乎每一个人都深信,只有推广了教化,将教化尽力的普及出去,人皆为尧舜,那么才可以得到大治之世,几乎每一个人,都深信这个道理,没有丝毫的动摇。

    那么……如何教化呢?

    谁都知道,问题出在教化,可要推广教化,却是不易的事啊。

    朝廷对于地方官的考核,除了修河还有诉讼,最重要的就是教化了,可论起来,这教化的推行,多是流于形式,其实也怪不得别人,推行教化需要资源,地方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何况对于绝大多数庶民而言,就算读了书,又有什么用呢?何况他们也读不起。

    可陈凯之在数月功夫间,竟实实在在的教化了一群混账一般存在的勇士营丘八,这……是何等的显赫功劳啊。

    在许多人的眼里,只有圣人,方可以做到有教无类,比如孔圣人,就有三千弟子,其他的圣人,亦是以弟子众多而著称。

    对,取经……

    于是每一个人都热切地看着陈凯之。

    现在,只剩下唯一一个疑问了,陈凯之是如何将这些人调教出来的。

    陈贽敬的唇边微微的透着亲和的笑意,此时开口道:“本王欲上奏太后,请你来辅导天子读书,如何?”

    他毫不客气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从今日起,只要你肯点头,你陈凯之便是皇帝的老师了。

    这显然,也是陈贽敬借机招揽的心思。

    此话一出,众人无不羡慕起来,一个小小修撰,直接成为天子的老师?

    这是国朝未有的事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