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我是至尊>我是至尊 第二百七十七章 最后一顿饭!

我是至尊 第二百七十七章 最后一顿饭!

云扬心中沉吟了一下,道:“月姐一语中的,小弟此来的确是有事情。”
  
  “这一次行动我方大获全胜,四季楼四大尊主之一的春寒尊主被我们干掉了,但此次变故却也势必会引动四季楼高层的警觉,接下来对方发动的反扑,亦将是凌厉至极的。不可不防。”
  
  “虽然当前春寒尊主何汉青已死,就算四季楼方面在玉唐帝国尚有其他部署,也将因蛇无头不行而难以运作,失去用处,但也正因为于此,对方只怕不会再像以往那样有所顾忌,一旦动作必然百无忌惮,任何手段都可能出现……”
  
  云醉月闻弦歌而知雅意,道:“你是想说,我在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是吗?不,应该是我现在已经成为你们的掣肘、软肋所在!”
  
  云扬沉吟道:“是的,大家自己人,有什么话都放在台面上,月姐的青云坊,已经不适合再在这里驻留。”
  
  云醉月闻言皱眉沉吟,半晌无语。
  
  “这段以来,四季楼连续好几个人出事,若是究其源头,都与青云坊撇不清关联,无论真意如何,但四季楼对青云坊采取动作,已属必然……”
  
  云扬道:“月姐需要早做决定。我可以安排安全的落脚地点,保证万无一失。”
  
  所谓安全的落脚地点乃是云扬早已经安排好的后路,本来早就打算让云醉月隐遁,但云醉月坚持要在这里等待火尊归来,说什么也不走。然而此际已经来到了生死关头,云扬相信云醉月就算如何的不情愿,却一定会做出选择。
  
  这件事,云扬筹谋已久。
  
  不说九尊家属的身份,只是云醉月的美色,一直在这里待着,也是一大隐患。
  
  云醉月轻轻叹息。
  
  她环视了一圈四周,满眼尽是熟悉的物事,眼中露出来留恋之色,良久后才道:“明天,明天我会做出决断,云小弟不用担心。”
  
  云扬松了一口气,道:“那就明天定论。我明天再来。”
  
  云醉月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小弟,今晚在云姐这里吃饭吧?”
  
  云扬楞了一下:“吃饭?”
  
  “是啊。”云醉月轻声道:“今天之后就要离开这里了,我想要在这里吃最后一顿饭,却没有人陪我……若是你能来,也算是……和他的兄弟,一起吃了这一顿告别饭。”
  
  云扬道:“这个没有问题。我回去安排一下事宜,临天黑的时候必然过来陪月姐用饭。”
  
  云醉月面露一抹蔼然笑容,轻声道:“说好了。我这就去安排,可得好好收集一些食材,今晚上月姐我亲自下厨,让你品尝一下我的手艺。”
  
  云扬恭声道:“期待今晚品尝月姐手艺,大饱口福!”
  
  ……
  
  云扬回到云府,对于今天造访青云坊之事想了半天。
  
  今天的云醉月明显很不对劲,始终有什么话没有明说,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
  
  那么,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难道是被人要挟?又或者是说不出口的隐情?还是说现在便已经有人盯上青云坊了?”云扬下意识地往最坏的地方去想象。
  
  四季楼的过往记录实在太过骇人听闻,他们在各方面的触角延伸若非亲身体会,根本难以想象,你根本就想象不到四季楼什么时候会动作,云扬真心不敢太乐观的设想!
  
  但不管如何,相信今晚上去到青云坊赴宴,总能知道一切。
  
  云扬甚至生出一份直觉,晚上这顿饭,绝对不寻常。
  
  但他丝毫不惧。
  
  纵然明知是龙潭虎穴在前,今天晚上,自己也必须要去!
  
  即便云醉月当真因为某个不得已的苦衷,对自己做出什么不利动作,云扬仍是不会见怪!
  
  “不管什么事,不管什么人……只要不是年先生或者凌霄醉那种级数、那种无法估算、无能对抗的强者……想要抓住我或者干掉我,都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云扬自信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足以应对可能出现的一切变数。
  
  傍晚时分,华灯初上。
  
  云扬准时的依约来到青云坊。
  
  置身青云坊的时刻,云扬蓦然发现,此际的青云坊内中已然空空荡荡,触目所及,整个青云坊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云醉月,青山雪!
  
  青云坊的其他人等全都不见踪影了。
  
  可以想见,想必是云醉月在云扬离开之后的这段时间将其他人全部都遣散了。
  
  云醉月与青山雪将云扬接进来之后,径自关上了青云坊的大门。
  
  云扬含笑跟着云醉月进入了大厅,举止与平日里一般无二,唯有眼睛却在四下里打量,寻找与往日有异的每一点痕迹
  
  却见平日大厅里遍布的许多座椅,都已经消失不见。
  
  整个偌大的大厅,就仅余中央位置的一张小小圆桌而已。
  
  云醉月与青山雪都是一袭白衣,身上也全无首饰点缀,完全的家居打扮,云醉月笑颜如花:“今天晚上所设的乃是家宴,所有菜色我和雪儿亲自下厨整治,尽都是我俩的拿手菜,哈哈。”
  
  青山雪也笑起来。
  
  云扬笑道:“那……小弟这会可就真如白天那会所说的要大饱口福一番了。两位姐姐亲自下厨招呼,这等福分,只怕这世间唯有小弟一人得享啊。”
  
  云醉月嫣然而笑。
  
  然而及至亲眼见到两人整治的席面,即便云扬心中已经有所准备,却也没有想到,这顿饭的丰盛程度已经到了一种极致的地步。
  
  个中奢侈,只怕也已经到了此世巅峰!
  
  云扬坚信,就算是皇宫内院,皇帝陛下想要御膳房整治出这么一桌好饭,那也是万万做不到的!
  
  “小弟,所谓民以食为天,食以粥为先。这道鱼香茯苓粥所用的材料乃是北域玉竹米佐以南海飞灵鱼的灵魄珠以及雪山灵芝华,熬制出来的粥,你且尝尝。”
  
  这第一道菜,就让云扬惊了一下。
  
  北域玉竹米?飞灵鱼的灵魄珠?雪山灵芝华?
  
  不过一道寻常的鱼香茯苓粥,竟然动用到这三种异常珍贵的食材,那北域玉竹米乃是北域珍异特产,整个北域每年的产量也才不过数十斤而已,向来只有北域超级宗门长老级角色才有资格享用,莫说寻常人,纵然是北域皇室都难以享用,云扬往昔也只闻其名而已,不意竟有机缘一品这传说的好米。
  
  至于南海飞灵鱼,更是世间奇鱼、鱼中异数,此鱼成年期之时可以生长到千丈之巨,而唯有成年之后的飞灵鱼灵魄,才会真正成型,封在其天赋鱼珠之内,亦是整条飞灵鱼的全部精华所在。
  
  针对如此拥有千丈身量的巨鱼已是难为,更难为者还在于一旦打破鱼珠,不但飞灵鱼会即时陨灭,且其灵魄亦会即刻烟消云散;唯有强力压服、生擒此鱼,才有可能将此鱼珠获取到手。
  
  然而三项材料之中,最为珍贵的,却还要数最后一项的雪山灵芝华!
  
  若是单纯的顾名思义,以为雪山灵芝华乃是雪山灵芝的精华所在可就大大的谬误,
  
  因为雪山灵芝华,绝非是寻常意义的灵芝精华。而是须得聚合九十九株超过了千年的雪山玉灵芝,助其平均的采取日月精华,然后将所有玉灵芝药力汇集在一起,加以秘法培养,使其成为拥有灵性、灵魂的活物。
  
  最后还要再将那活物的灵魂精华提取出来,才是最终的雪山灵芝华!
  
  雪山灵芝华与飞灵鱼魂魄珠任何一项都是罕世妙品,若是凑在一起,更是能将彼此的效力,催化提升了十倍,进而完全化作灵力,对武者的助力可谓是难以想象的巨大!
  
  能够使服用者,无论是身体,经脉,到神魂,玄气……全方位的提升!
  
  可是……这两项罕世妙品却又非是等闲便可直接合一,须得加入第三项物事加以承载调和,才能将两者合一之功效尽数发挥出来!
  
  而那北域玉竹米,正是承载此两大妙品的最佳载体,换言之,上述所有的这些力量,竟就在眼前这一碗小小的粘稠的粥里。
  
  甚至服用者修为有限,不能吸收完全的部分,也不会逸散损失,只会融进经脉丹田,留待以后随着修为进境,持续发挥效力。
  
  就只是这一碗粥,相信就算是凌霄醉那个级数的高人见到,也要垂涎三尺,赞一句:天上地下独一份的无价之宝!
  
  而这还只是云醉月今晚上端出来的第一道菜!
  
  “小弟,你傻了不成,还不快些吃了,凉了可就不好吃了!”云醉月催促道。
  
  云扬笑了笑,更无迟疑端起碗,将整碗粥一饮而尽。
  
  他本来还想着,这顿饭的氛围异常怪异,是否云醉月被人要挟或者别有蹊跷?饭菜中或者会有别的东西……比如毒。
  
  但就算当真有毒,云扬也会将之喝掉、毫无犹豫的喝掉。
  
  此际唯有将计就计,才能引出来那个可能的幕后黑手,解救云醉月出当前困局。
  
  所以莫说一碗鱼香茯苓粥,就算是一碗毒酒当面,他仍旧会毫不犹疑的一饮而尽!
  
  然而他喝入喉之后,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心中不禁隐隐奇怪:这么贵重的东西,可以说在这世上数万年来仅见的东西,若真的有古怪,有敌人,怎么可能就这么拿出来让自己吃掉……
  
  …………
  
  “你码字?”
  
  “是,我码字!”
  
  “你本不该码字的!”
  
  “但我已经码字了!”
  
  残阳如血,大地苍茫。两条人影,被夕阳拖得长长的。
  
  “既然码字,你就应该知道一件事!”
  
  “哦?”
  
  “月份,日期!”
  
  “月份?日期?”
  
  “不错!码字的人,不知道月份日期,岂非该死?!”
  
  “该死?”
  
  “不错!现在已经是月末,你抬头,已经看不到月亮。”
  
  “那又如何?”
  
  “你该求月票了!”
  
  “我正在求!”
  
  “哦?”
  
  “但是他们都说我断章,不给!”
  
  “你不懂!”
  
  “我不懂?”
  
  “不错,须知你的尿性,就是断章!”
  
  “有道理!”
  
  “更何况,你这么英俊!”
  
  “是!”
  
  “所以你应该……”
  
  “求月票!”19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