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飞剑问道>飞剑问道 第四章 我是他的弟弟!

飞剑问道 第四章 我是他的弟弟!

    显露身形的妖怪们身体都发生了变化,有的皮肤长出黄色绒毛眼睛变得碧绿,有的脸上出现厚皮,头部长出尖角……尽皆显现出部分妖怪特征。并且他们有的双手持着两根尖刺,有的抓着一柄大斧,有的则是使用着软剑……都是这些妖怪们最擅长的兵器,威力皆是不凡,他们中速度有快有慢,即便慢些的也同样在半空留下幻影,速度可想而知。

    一团化作雾气的更是诡异,难以看清它真身,那隐形消失的妖怪更是让一旁的黑袍老者看的心颤:“能隐身?怎么打?这些妖怪太可怕了。”

    而黄袍胖子‘褚庸’虽然下令,却依旧站在那看着:“我这七个手下,实力也都不弱,七个联手足以看出这个神秘高手的虚实。”

    高手相争,有时候就差一线。

    摸清眼前神秘高手的一些底细,或许就能在交手上占到先机。

    “七个?”秦云站在那,一动不动。

    “刷!刷!刷!”

    右手瞬间拔剑,又紧跟着插回了剑鞘。

    半空中只是几道寒光犹如游蛇般闪烁而过,原本飞扑杀来的五个妖怪尽皆跌落在地,那一团诡异莫测的雾气同样显现出一具尸体且迅速变化为一头豹子,还有秦云的背后半空中也凭空显现出一名女子尸体也立即变化成一头雪貂……七个妖怪个个摔落跌倒在地面上,手中兵器都砸在地面上发出轰隆声响,且个个现出原形,有的是狼妖,有的是豹妖……七个妖怪尸体都比寻常的野兽尸体大的多,可它们却都躺在那一动不动了。

    站在远处一动不敢动的黑袍老者、粉袍女子都脸色发白。

    “死了?七个妖怪,瞬间就死了?”黑袍老者难以置信,“他的剑,我都看不清!”

    “好快的剑,你是靠法眼破的隐身术?”

    黄袍胖子褚庸站在那,声音低沉,“难怪敢一个人就闯进来,不过,来到我的地方是你做的最错的一件事。”说着他猛然左手一拍击旁边宝座的扶手,这一拍击力量极大,让扶手咔的一声,那一侧扶手整个都猛然一沉。

    整个大殿的侧门轰然关闭,殿壁上顿时露出了无数孔洞,顶部也露出无数孔洞。

    “不好。”黑袍老者露出惊恐绝望色。

    “老爷。”粉袍女子也绝望了。

    黄袍胖子却是咧嘴露出狰狞笑容,他头颅已经变成了一丑陋狰狞的猪头,全身处处长出厚厚的一层毛发,身高更是膨胀到足有丈许高,他的衣服更是早就撑得碎开了。

    咻咻咻……

    大殿的穹顶、殿壁无数孔洞瞬间射出一道道黑光,尽皆都是巴掌长的毒刺,黑光密密麻麻笼罩每一处,避无可避。甚至连野猪妖‘褚庸’本身的位置,同样是被毒刺给笼罩。

    无数毒刺射来,黑袍老者、粉袍女子都是瞬间身体被射出了十余个孔洞,当场毙命,眼中都有着绝望色。

    噗噗噗……

    便是那些石制的条案,都被毒刺轻易贯穿!青石铺就的大殿地面也都被射出一个个窟窿。

    “我建造这地下宫殿,布下如此机关就是要对付一些真正的高手啊。”野猪妖‘褚庸’满是期待看着。

    秦云却是漫步而行。

    他的步伐时而快一丝,一根毒刺就从身后擦着衣服飞过。

    时而慢一丝,一根毒刺就从胸前飞过。

    时而朝左边倾斜少许,一根毒刺从耳边飞过。

    时而朝右边倾斜少许,又一根毒刺擦着颈部飞过。

    毒刺从四面八方射来,秦云却仿佛身后都长了眼睛,每一根毒刺他都能轻易避开。

    “怎么可能?”野猪妖褚庸瞪大眼,“他,毒刺从后面射来,他看不见,怎么躲开的?难道是……”

    ……

    秦云行走在大殿内,很轻松随意,他无形的精神弥漫开,笼罩着周围五丈范围,五丈范围内一切之物,便是一粒尘埃,肉眼看不见,他都能感应得到。有五丈范围缓冲,要避开这些毒刺就容易多了。

    只是身体一次次细微变化,避开一根根毒刺。

    即便偶尔遇到很难避开的秦云也是右手伸出,轻轻一拨,将高速飞来的毒刺给拨到一旁了。

    约莫一息时间。

    所有毒刺全部射完了,大殿也恢复了寂静,只是殿厅处处有着一个个窟窿。

    野猪妖‘褚庸’那蒲扇般的大手从眼睛前拿开,全身毛发震动了下,体表的一根根毒刺直接跌落到地面上。

    “听说野猪的皮毛都很厚实,你这野猪妖竟能用身体硬抗这些毒刺,厉害。”秦云难得夸赞了一句。

    “哼,这些毒刺你轻易避开挡住,是达到‘无漏’之境的圆满层次,精神都能外放了吧。”野猪妖褚庸说道,“精神外放,离天人合一都不远了,没想到你这样的大高手来到我这。”

    野猪妖褚庸说着一伸手,就抓起了宝座旁边的一根铁柱,轰隆,一丈三尺长的铁柱在身高丈许的野猪妖手中,却很协调,就仿佛普通人拿着一根棍子,野猪妖单手随意舞了个棍花,轰隆隆狂风呼啸,威势让人心惊:“境界高,不一定实力就强!我可杀过好些比我境界高的人族高手。”

    话音刚落,野猪妖褚庸猛地前冲,跟着手中的铁柱就猛然一个横扫,呼啦——这铁柱有千斤重,横扫下简直所向披靡,擦着便伤,磕着便死。

    “嗖。”

    秦云却是猛然一矮身,避开头顶挥舞而过的铁柱,瞬间拔剑出鞘。

    哗——

    剑光斜着划过野猪妖的腹部,在剑划过的刹那,秦云便感觉到强大的阻力,手中剑艰难的切割划开一根根毛发,终于切割到野猪妖的厚皮时,这厚皮坚韧的很,勉强划开一条白痕,就已经力竭。

    “呼啦。”野猪妖褚庸瞬间收回铁柱猛然朝下方戳了过去。

    而秦云却是挥出一剑后,便立即前冲躲开,又返身袭来。

    嗖嗖嗖嗖……

    秦云速度飙升到极致,野猪妖褚庸挥舞着一根铁柱,他的棍法也算厉害,却碰不到秦云丝毫,秦云瞬间在前后左右不同方向连续出剑或劈,或刺,或撩,接连落在野猪妖褚庸身上,只是最厉害的一剑也仅仅刺入厚皮约莫两寸,都没能刺透整个厚皮层。

    “好厚实的毛皮。”秦云后退到一旁,啧啧感叹,“皮太厚,皮太厚。”

    “哈哈,我说了,境界高不一定实力就强,你的剑都破不了我的皮,你怎么和我打?我只要打中你一下,你就死定了。”野猪妖褚庸大笑。

    “你的皮是挺厚实,也配见一见我的‘烟雨剑’了。”秦云开口,“这是我自创的一门剑术。”

    “自创?”野猪妖褚庸大笑,“一门厉害剑法得千锤百炼,你自创的又能如何?”

    “是吗?”

    秦云迈步上前。

    “给我死来!”野猪妖褚庸手中铁柱朝前方一捣,秦云轻易避开并且出剑,剑光迷蒙,如三月烟雨,烟雨蒙蒙,如梦如幻。

    野猪妖褚庸手中铁柱却是上拉下压,迅速阻挡。

    噗。

    迷蒙的剑光和铁柱碰撞在一起,铁柱微微变向,剑光则是旋转着绕着铁柱跟着一送,划拉,迷蒙的剑光就划过了野猪妖褚庸的腰部!野猪妖褚庸原本没当回事,他对自身身体太自信了,可是紧跟着他便瞪大了眼睛,疯狂要捂住腹部。

    哗啦,他的身体一分为二,上半身和下半身完全分开,跌落在地,鲜血满地。

    秦云这才收剑,插入剑鞘。

    野猪妖褚庸的生命力强大的很,抬头看着秦云:“这,这怎么可能,你之前都破不了我的皮,怎么,怎么一剑就……不可能的,我天生皮毛厚实的很,又得水神传授炼体法门,怎么可能一剑就被你斩断身体,这还是你自创的剑术‘烟雨剑’?”

    “对。”秦云点头。

    野猪妖褚庸下半身已经化作原形,上半身也开始转化,他盯着秦云:“你杀我,就因为那个秦安?你到底是谁?”

    不甘心。

    他盘踞广凌郡城六十八年,就这么不明不白死在一个神秘高手手里。

    秦云看着野猪妖,开口道:“对,杀你,就是因为秦安!因为,我是他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