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一十八章:大功一件(1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一十八章:大功一件(1更求月票)

    绝无虚言……

    陈贽敬心里念着糜益所说的这四个字,纵使再如何‘人情练达’,现在竟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这位赵王殿下,城府深沉,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啊。

    以往的时候,他一个眼神,身边的人都能体察到他的心思,可像眼前这位糜先生,到了如今,竟还用如此诚挚的话语,对自己说……绝无虚言。

    一口咬定了小皇帝无药可救吗?

    他在自己的面前尚且如此,那么在衍圣公府那儿,会怎么说呢?

    他在士林,又会对人说什么呢?

    陈贽敬的心里转过许多的思绪,额上暴起了青筋,他的呼吸有些急促,他实在无法适应世上竟有这么一个‘蠢人’。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毕竟他不是北海郡王,还需在意自己的贤王之名,极度隐忍地道:“先生累了,下去吧。”

    糜益看着陈贽敬,目中失望透顶,他感觉最后一点希望也没有了,这个赵王,除了客气之外,竟无一点表示,于是他只好闷着脸道:“学下告辞。”

    他木讷地作揖,接着转身快步而去。

    陈贽敬看着他的背影,嘴唇紧紧地抿着,看着这个背影,他似乎能感觉到这人身上的滔天怨气。

    陈贽敬此时所冒出来的念头,便是这个人……如今竟成了一个烫手山芋。

    此人不是阿猫阿狗,是衍圣公府的学候啊,何况还曾入宫教授小皇帝读书,一个这样的人,走出了这个宫殿,又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他对外说的任何话,都可能造成极大的影响。

    “殿下……殿下……咳……殿下……”姚文治见陈贽敬神态恍惚,忍不住咳嗽提醒。

    陈贽敬这才回过神来,他抬起眸,却没有去看姚文治,而是迅速地与成岳交换了一个眼色,而成岳,方才亦是震撼了老半天。

    衍圣公府,竟推荐了这么一个货色……

    现在……竟有些不知该如何收场了。

    “子曰:学而时习之……”

    此时,不明状况的小皇帝咯咯的笑起来,当他感觉到,自己每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有格外精彩的表情,于是这便成了小皇帝的游戏了。

    “……”

    殿中很安静,每一个人都在胡思乱想,除了小皇帝。

    说句实在话,现在陈贽敬只要听到了学而时习之这句话,就有股想要撸起袖子揍人的冲动,他似乎没有遇到过这样尴尬无比的局面,竟有些拿不定主意。

    而成岳,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二人目光交错碰撞,最终,成岳绷着脸,只是淡淡地道:“老夫想起在内阁还有一份奏疏没有票拟,殿下,诸公,告辞。”

    他朝众人作揖,便匆匆离开。

    姚文治笑吟吟地看着成岳,再看看赵王殿下,面带微笑,却也没表示什么。

    陈一寿此时也道:“殿下,老朽也告辞了。”

    陈贽敬忍不住狐疑地看着陈一寿,道:“陈公也有事要办吗?”

    陈一寿道:“老夫该去看看陈凯之。”

    陈贽敬恍然大悟。

    他差点忘了,陈凯之是被糜益赶走的,现在人被赶走,可结果呢,大功一件!

    当然,人被赶走,一切的责任,固然可以推卸在糜益的头上,可今日从陈贽敬到陈一寿等人,竟放任这样的事发生,某种程度来说,这不啻是代表他们都没有识人之明啊。

    现在陈凯之立下这样的大功劳,大家还能无动于衷吗?

    陈贽敬转念一想,最后下了决定,便道:“本王也去。”

    说罢,他便准备动身,因为他陡然发现,经过了这场变故之后,自己儿子的教育问题,似乎成了一个大疑难,这陈凯之……年轻归年轻,倒还真是有几把刷子的,一个人能让几百个丘八乖乖读书,而且数月功夫,能熟读四书五经,这是何等了不起的事啊。

    ……

    而另一头的陈凯之,自文楼里出来后,心里倒不觉得委屈,就是有点恼火,恼火之处也只是在于,糜益这种人,简直就不按常理来出牌啊。

    因为已经习惯了勾心斗角,某种程度上,陈凯之也算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所以即便和人冲突,那也是打机锋的多,尤其是做官之后,已经极少看到这种动辄拉下面皮的事了。

    可糜益这人呢,手段实在是渣一般的存在,颇有些像破皮无赖的意味,这种手法,反而让陈凯之有点蒙圈了。

    卧槽,能不能专业一点。

    可偏偏就是这种是人都看得出来的业余手段,一顿王八拳下来,虽然没有对陈凯之造成什么实质伤害,却还是让陈凯之灰头土脸的。

    他只好回到了翰林院文史馆。

    翰林院的人,消息总是传得很快,竟早有人风闻,陈凯之从文楼里被人赶出来了。

    邓健坐在这里听到这个消息后,便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依旧听到隔壁几个翰林窃窃私语:“待诏房那儿传来的,千真万确,当真是赶了出来,一点客气的余地都没有。”

    “这……不可能吧。”有人觉得不信:“毕竟是翰林修撰,即便打发出来,也不至如此。”

    “这还有假,陈凯之前脚赶出来,后脚就有宦官去了待诏房,直接请待诏的翰林暂先去顶替了,千真万确,待诏房已让杨编修去了,那陈凯之多半不敢从崇文门出来,怕被人瞧见,理应是自洛阳门出宫,兜了一个很大的圈子……”

    说话的是那编修杨振兴,早些日子,就和邓健有点过节,还差点打了起来,所以他窃喜的样子,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

    邓健恼火,他突的一拍案:“嚎叫什么?”

    几个翰林忙抬头看向邓健,有几个翰林见邓修撰发了脾气,也不好继续再说了,连忙低下头,假装忙碌的样子。

    杨振兴觉得受了邓健的气,这翰林官,尤其是年轻的翰林官个个都是大陈精英中的精英,个个都是眼高于顶,哪里受得了邓健这等侮辱?于是笑呵呵地道:“邓修撰,令师弟,这一次遇到大麻烦了,选去了文楼,想来出了大差错,竟被赶了出来,你看,从此之后,谁还敢……”

    “住口!”邓健气咻咻地拍案而起:“杨振兴,我忍你很久了,你除了每日造谣生事,还知道做什么?我师弟犯了什么过错,由得了你说?”

    杨振兴这一次却觉得自己占了上风,唇边勾起了尽显嘲讽的笑容,口里道:“侍读的翰林被人赶出来,这就是大过,一个有大过的人,还不能让人说?我偏说,你能如何?”

    邓健怒极,直接捡起了案头上一部书,直朝杨振兴摔去。

    论起打架互殴什么的,这翰林简直就是小学生的业余水平。

    这书不偏不倚的砸中杨振兴,有那么点点的痛,可对杨振兴而言,却是奇耻大辱啊,他毫不犹豫的,也卷起了案上的书,便朝邓健砸去。

    邓健气疯了,这一次杨振兴没有砸中他,不过他案头上的书,分明是这杨振兴所编修校对的书稿,邓健便将它捡起,冷笑道:“我将你的书撕了。”

    “你撕,你若是不敢撕,我便撕了你的书。”

    其他翰林看得目瞪口呆,这时反应过来,纷纷来劝架。

    正在这时,却有一人,徐徐自外头踱步进来,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朝这人一看。

    来人正是方才他们话题中的主角陈凯之,他手上提着笔墨纸砚的篮子,面上很是平静,就像无事人一样。

    这时候,骂也不骂了,书也不撕了,劝架的也不劝架了。

    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看着陈凯之。

    陈凯之看着这一地鸡毛,忍不住道:“怎么回事?”

    邓健坐了下来,默不作声。

    陈凯之不由道:“师兄,你又和人起争执了。”

    邓健的脸色不好看,方才这些人在议论陈凯之被人赶了出来,他还有些不信,可现在陈凯之果然回到了文史馆,这个时候,应当是小皇帝上课的时间,就算不上课,陈凯之也不会回来。

    看来……传言果然是真的。

    邓健觉得闷气得很,怎么就被赶出来了呢?

    这一赶出来,整个翰林院都会沸腾,这天底下,哪里有翰林官在职事的过程中,中途被人打发走的啊,到时别人会怎么看,会怎么想,这岂不是告诉天下人,自己的这位师弟办事不利?

    邓健拉着脸,心里乱七八糟地想着,心情烦躁极了。

    那杨振兴余怒未消,现在看到陈凯之回来,顿时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朝周遭的翰林交换了眼色,便嘻嘻哈哈地道:“陈修撰,你回来了,这个时候不该是在文楼里当值么?怎么,今日陛下不上课?”

    陈凯之只摇了摇头道:“糜先生令我回文史馆,从此不再入宫侍读了。”

    “呀……还有这样的事……”杨振兴等人故作惊讶。

    陈凯之当然知道,这呀的背后,实则有几分看热闹和幸灾乐祸的心态。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都是年轻翰林,个个都是自视甚高,自己入宫侍读,本是风光得意,现在倒霉了,被人看笑话也实属平常……4532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