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二百二十三章 死路

牧神记 第二百二十三章 死路

    秦牧甩开了袁山,立刻四下检查一番,只见这艘宝船被一口口飞剑刺得千疮百孔,四下里漏风。

    那个猿公剑派的袁山,身法敏捷,纵跳刺击,剑法很是犀利诡异,但好在是船体是玄铁所铸,还很结实,扛住了这个剑法高手的攻击。

    不过船舱也漏风了,拖慢了宝船的速度。

    再加上船头撞在一口巨大的冰剑上,被切开一个大口子,全力飞行时,风灌入船体,速度比全盛时期慢了许多。

    “倘若能够停下来,半日时间我便能修好,只是这些家伙不会给我半日时间。好在距离大墟不远了。”

    他刚刚想到这里,狐灵儿的声音传来:“公子,船底的那头青铜兽被切掉了脑袋,要不要紧?”

    秦牧怔了怔,道:“不要紧,只是降落的时候有些颠簸。”

    “有多颠簸?”小狐狸从船舱里探出头来,眨眨眼睛问道。

    秦牧不解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咱们没有药石了。”

    狐灵儿脆生生道:“公子没有察觉吗?咱们的船在往下坠,要不了多久便要降落了。”

    秦牧果然看到宝船虽然依旧在向前飞去,但已经开始缓缓的向云海中沉去。

    秦牧断然道:“灵儿,把那头猪叫起来,该他出力了!”

    都天魔王勃然大怒:“臭小子你说谁?我明明出力了!”

    狐灵儿白他一眼:“没有说你,看把你能的。公子说的是龙胖。龙胖,起来了,别睡了,船要降落了,公子说了,会有些颠簸!”

    龙麒麟缓缓站起来,慢吞吞的爬出船舱,肚皮贴地,有些不满,瓮声瓮气道:“前几天还叫人家龙大……”

    “这货还能飞得起来吗?”

    秦牧有些担心,飞速的将船舱里剩余的年货扫了一遍,装入饕餮袋中,又把都天魔王摁住,往饕餮袋里装。

    饕餮袋的口不大,只能勉强放进去一条腿。

    秦牧正想把这尊魔神的身躯拆掉,都天魔王怒道:“你做什么?不要拆,我现在意识分散在这具身体里,你拆了的话会把我意识也拆散了……你不会用这袋子吗?你用元气点亮饕餮的嘴巴……”

    秦牧眼睛一亮,元气涌出,将饕餮袋上的饕餮纹点亮,突然饕餮袋的袋口变大,变成一个巨大的饕餮嘴巴,方圆六七丈,一口将都天魔王吞了下去。

    “这样的确好用多了。”

    秦牧又惊又喜,将袋子系在腰间,与狐灵儿一起跳到龙麒麟背上,喝道:“弃船,走!”

    龙麒麟脚下生出火云,从船上升起,这艘船已经坠下了云层,开始降落。

    龙麒麟憨声憨气道:“教主,灵儿姐,你们又吃胖了吧?比以前重了很多。”

    “胖的是你!”

    小狐狸气道:“你瞅瞅你现在肥成什么样子了?公子家里的大人很凶的,你再胖下去,过年的时候会被杀掉的!”

    正说着,宝船轰隆一声撞在一座大山上,四分五裂,三口丹炉爆炸,又传来三声巨响,破碎的玄铁玄铜咄咄咄四下乱飞,剧烈的冲击破摧毁了成片的山林,山林上空冒出滚滚的蘑菇云,乌黑一片。

    狐灵儿吓了一跳,看向秦牧:“公子,你刚才说降落的时候会有些颠簸?”

    “嗯。”

    秦牧点头,喝道:“龙胖子,你再不跑快点,不等过年你便会被吃掉了!”

    龙麒麟打个冷战,连忙撒腿狂奔,脚下的火云翻腾,变得浓烈起来,让他的速度大增,只是跑出十多里便累得呼呼喘气。

    就在此时,龙麒麟四周突然升起十多面镜子。

    这些镜子是从下方的山头上升起来的,每面径自都有八角,呼啸来到他们四周,镜子迎风变大,丈许方圆,距离他们百丈远近。

    龙麒麟见势不妙,身躯下沉,却在此时下方也有一面镜子飞了起来,堵在下面。

    龙麒麟正欲向上奔跑,上面也有一面镜子倒悬。

    山中一道剑光飞出,叮的一声照耀在一面镜子上,镜子反弹剑光,照在另一面镜子上。

    接着一面面镜子相互映照,而下方的山头上又有一道道剑光飞来,被那些面镜子反弹,剑光越来越多,霎时间剑光成网,越来越密集!

    而在山头上,还有更多的剑光飞来,向那些镜子射去。

    “好古怪的阵法!”

    秦牧毛骨悚然,这是一种剑阵,借镜子来布阵,镜子反弹剑光,让这些剑光越来越密集几乎没有损耗!

    “不过破这门剑阵也简单,只消将这些镜子击破。”

    秦牧抬手指去,少保剑向其中一口明镜斩落,突然无数剑光射在少保剑上,叮叮叮的爆响传来,将少保剑击落!

    这口剑晃晃悠悠,跌入下面的山林之中。

    “修为比我高多了,估计是六合境界或者七星境界的神通者。”

    秦牧心中微沉,取出剑鞘,准备收回少保剑,龙麒麟所能腾挪的地方越来越窄,突然晃了晃脑袋,张口大吼,吼声如同万道天雷齐声炸开,半空中的镜子哗啦啦齐齐应声破碎!

    那密集无比的剑网没有了依托,顿时消失。

    下方山头上传来一个惊讶的声音:“好厉害的畜生,本领竟然这样高强!”

    龙麒麟听到畜生二字,不由动怒,张口向下方的山头喷出一团火焰,那山头上一道剑光向一旁飞出,却是人与剑合而为一,躲避龙麒麟的攻击。

    山头轰隆炸开,滚滚火云四下席卷冲击,将那道剑光冲击得人与剑分开,砸入山林中,连翻带滚。

    不过那人依旧未死,腾空而起,面前横着一面明镜,镜光照耀,剑光如柱向这边横扫而来。

    龙麒麟撒腿便跑,将那道剑光撇在身后。

    不过那道剑光还是比这头龙麒麟的速度快,追到他们后面,龙麒麟身躯摇晃,变得越来越大,现出真身,化作一头长达四十余丈的庞然巨兽,粗大无比的尾巴向后扫了扫,将那道剑光扫得粉碎。

    “好大只的畜生!”那位剑客怔了怔,失声叫道。

    龙麒麟勃然大怒,回头张口,口中火光熊熊,一道光柱喷出。那剑客心知不妙,立刻腾空向上空的云层中飞去躲避,只见光柱煌煌,炽烈至极,将云层呼的一声切开。

    半空中传来一声惨叫,不知那位剑客的死活,接着阳光从厚密的云层中洒落下来。

    “龙胖好厉害!”狐灵儿赞道。

    秦牧看着被切开的云层,面带忧色。

    刚才追杀他们的人,修为最高的当属龙娇男和离情宫的那个面如寒霜的女子,七星境界的高手,其次便是和尚、书生等人,境界当在六合与七星境界之间。

    这些人,都是先头部队,作用只是试探,试探出秦牧身边是否有高手。

    毕竟秦牧是天魔教的魔教主,身边肯定会有护道者,或者其他强横存在。

    现在,龙麒麟被试探了出来。

    龙麒麟这一击的威力,已经不是龙娇男等人所能应付的了,也就意味着必须要有更强的存在出手了。

    秦牧一直维持着逃命的状态,没有停下来与龙娇男等人战斗,目的是让隐藏的高手猜不出他身边是否有高手相随,猜不出,他们便只能让龙娇男等人试探,反而给了他进入大墟的机会。

    那样的话,反而最是安全。

    现在龙麒麟出手,这个机会也就消失了。

    天魔教的高手被他派出去赈灾,他身边并没有护道者相随。

    “距离大墟,已经不足千里,跑吧!”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离大墟越近,便越是安全。”

    龙麒麟的个头无比庞大,速度比先前大大提升,虽然还是大腹便便,喘的厉害,但跑起来浮光掠影。

    没过多久,这头庞然大物便在云层下跑出百余里地,一路没有遇到追击,突然秦牧道:“停下,落到下面的山中。”

    龙麒麟停下,身躯缩小,向下面的群山中降落,来到一片被冰雪覆盖的谷地,这里的冰雪丈余深,四周的山峦白皑皑的,很是荒凉,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秦牧周身火焰熊熊,将山谷中的大雪融化,只见山谷底下到处都是尸骨。

    这里应该是一片古战场,曾经发生过一场血腥屠杀,刚才他用青霄天眼四下张望,看到这里怨念滔天,所以停留在此。

    “就在这里,会一会追杀我这位天魔教主的存在,看看他们比我强在何处!”

    秦牧心中发狠,元气迸发,无数尸骨飞起,哗啦啦堆积,不过片刻便形成了四座白骨祭坛。

    他将藏在饕餮袋中的那四尊魔神像取出,放在四座白骨祭坛上,取出洪山派符宝,站在祭坛上开始作法。

    洪山派的调鬼遣神符字令!

    这四尊雕像是都天的魔神雕像,都天魔王让他雕琢出五尊魔神雕像,暗算那些不服从他调遣的魔神,不过秦牧只召唤了一尊,还有四尊魔神雕像没有动用。

    “臭小子,你若是召唤我的真身,我能帮你将他们统统杀光!”饕餮袋中传来都天魔王恶狠狠的声音。

    秦牧充耳不闻,晦涩的魔语从口中响起,符宝转动,第一尊魔神雕像身上亮起的符文越来越多,渐渐地秦牧与另一个世界的一尊魔神建立了联系,以自己为桥梁,沟通了都天的魔神。

    “果然是魔道,躲在这里唤魔。”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你们常说自己不是魔教,你现在的作为与魔有何区别?”

    一位老道人走来,手里只有一柄拂尘,背后只有一口剑。

    ————双倍月票时间到了,求月票!!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