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一十六章:报喜

大文豪 第四百一十六章:报喜

    陈凯之可以没有成为侍读,但是决不能在这里侍读之后,再被一脚踢开。

    这牵涉到的是官声的问题。

    陈贽敬似有犹豫,他看着糜益热切的目光,旋即呵呵一笑:“糜先生,你既是陛下的授课先生,让谁来陪读,本王自然无法干涉。”

    这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却等于是授予了糜益全权,糜益面上掠过了喜色,既然是自己说了算,那么今日……权当是趁热打铁吧。

    “陈凯之,你来。”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而今自己已算是有些成就了,至少地位已经稳固,是该在陈凯之面前,展现出一点自己的帝师的风范。

    陈凯之起身,他对糜益厌恶到了极点,这等人,真是一只苍蝇啊。

    不过陈凯之和糜益不同,糜益这种人,是想尽一切办法,都能恶心到别人,可对陈凯之而言,若是不能一棍将对方打死,却是极少和人直接撕破脸的,这是两世为人之后,自己所学来的经验。

    陈凯之起身:“先生有何见教?”

    殿中没有什么声音,众人看着这二人,心里似乎也了然什么,只是这时候,不便干涉,毕竟方先生是负责天子教学的,他想让谁伴读,自己还真插不上话。

    糜益冷着脸道:“从明日起,你就不必来这里了。”

    陈凯之道:“这是为何?”

    糜益道:“汝对教学一窍不通,留在此地,只会使老夫束手束脚。”

    “哦。”陈凯之只冷淡的回了一句。

    他哦了一声,作揖:“那么,下官告辞。”

    对付这样的人,决不能勃然大怒,反而洒脱一些,你越是激动,他越是解气。

    陈凯之说了告辞,转身便走,没什么多少流连,其实……对于这每日的学而时习之,陈凯之早就受够了,这里连特么的幼儿园都不如。

    唯一不甘心的,不过是这糜益的阴阳怪气罢了。

    陈凯之果然走了,走的时候,似乎还显得轻松。

    这令糜益觉得有些遗憾,没有原先预计的那种很爽的感觉,于是忍不住道:“撤换了这个侍读,陛下的学业只怕还要精进不少。”

    话里话外,都预示着陈凯之来这里纯属添乱的。

    陈贽敬与其他几个内阁大学士相互对视一眼,大家都没有接话茬,事实上,许多人对这糜先生,都不甚喜欢。

    即便是陈贽敬,他贵为赵王,也觉得这糜先生过于小打小闹,即便他不喜欢陈凯之,找到了机会,一次弄死便是,弄出这种名堂,反而是有些下贱了。

    陈一寿沉着脸:“时候不早,糜先生好好教授天子读书罢。”

    他转身想要走,外头却有宦官探头探脑。

    他觑见了那宦官,心里有气,不禁道:“是谁在此窥视!”

    窥视二字,可不是闹着玩的,在宫中若有宦官随意窥视什么,重则要命,轻则,也是一顿乱棒。

    那宦官吓了一跳,忙是进来:“内阁那儿,有人寻诸公,说是洛阳县,送了急奏来,因为诸公事先有过交代,说是但凡有洛阳县的急奏,都要立即呈上。”

    陈一寿的脸色方才缓和了一些。

    洛阳县那儿,确实让内阁颇为担心,这是天子脚下,再加上衍圣公府又对其嘉奖,现在全天下都盯着这洛阳县,还有那勇士营呢。

    正因为如此,内阁对此尤为关注,确实早就吩咐过,但凡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要及时奏报。

    陈一寿心里一惊,莫非……出事了……

    何止是陈一寿,姚文治等人,也俱都心里一沉。

    这个时间点,不会出什么大事吧。

    却见此时,陈一寿跨前一步:“奏报呢?”

    那宦官忙是将奏报送到陈一寿的手里。

    连一旁的陈贽敬和糜益也都来了兴趣。

    其实糜益今日不过是小小的恶心了陈凯之而已,真正的杀招,却在衍圣公府,只要这里但凡出一点事,衍圣公府此前的嘉奖,都可能会成为全天下的笑柄,到了那时,陈凯之便死定了。

    所以一听到洛阳县出了事,糜益顿时来了兴趣,笑吟吟的道:“想来,定是有什么喜讯吧。”

    他嘴角微微勾着,露出含蓄的微笑,只是这话,分明却带有讽刺的意味。

    陈一寿没有理他,而是垂头,打开了奏疏,当庭念道:“下官洛阳县邓钧有奏:今岁县考,取中者竟八百一十二人,大喜!”

    大喜……

    这是什么节奏。

    一次性,居然中了八百多人,这也太过夸张了。

    甚至可以说,这是恒古唯有的成绩。

    那姚文治捏着颌下的胡须,他记得这十几年来,洛阳县每年取中的童生,也不过四五百之数,最多的一年,中了近六百人,就为了这个,还特意上了喜报呢,那时候先帝恰好病重,自己亲自将这喜报在先帝的榻前念过,可这一次,竟是八百多人,这……也太耸人听闻了。

    陈一寿一挑眉,继续念道:“下官经查实,勇士营二百九十七人报考,取中者,竟有二百六十七人,实是叹为观止……”

    “……”

    陈一寿念到这里,似乎觉得是不是哪里弄错了,又回过头来看了一遍,低声呢喃念着:“取中者,竟有二百六十七人。”他不甘心,又念了一遍:“取中者,竟有二百六十七人。”

    没错,确实是洛阳县令的手笔,下头也有洛阳县的大印,里头的字句,显然也没有歧义。这个洛阳县的邓县令,好像自己还曾见过,算是一个忠厚之人。

    天子脚下的京县县令,若是不足够忠厚,怕也早就外放出去了,怎么可能回在洛阳一呆就是几年。

    陈一寿抬眸,面上显出了浑浑噩噩的样子,显然,他觉得不可思议。于是看向众人,目光所过之处,每一个人都没有发出声息。

    终于,姚文治动容,他沉吟了片刻,忙是上前一步:“老夫来看看。”

    他从陈一寿手里接过了奏报,不禁的逐字逐句读起来。

    一点也没错………

    姚文治深吸了一口气:“勇士营,也读了书吗?怎么老夫听说,他们都是大字不识?”

    他四顾的看看,露出疑惑之色,一群没有读过书的人,怎么可能中县试,难道……作弊。

    当初勇士营说要县考,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当做笑话看的,文雅一点来说,这些丘八,就是孺子不可教也。

    丘八们给人的形象,早已固化,而这样的世袭禁卫,其实自小就没人读书的,一群大字不识的人,怎么可能考中县试呢,这……不是开玩笑吗?

    似乎除了作弊,再没有其他合理的解释了。

    那么问题又出现了,别的地方倒也罢了,可洛阳县因为勇士营的丘八们报考,防范森严无比,到处都是禁军,还从六部里抽调了一些职事官严正以待,这一场洛阳县试,是绝无可能出现弊案的。

    现在绝大多数人,依旧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

    陈一寿定了定神,他也无法接受这个结果,因为觉得过于魔幻了,不过他回答道:“两个多月前,我曾上飞鱼峰,撞见陈凯之在教授勇士营的将士,背三字经……”

    “……”

    几个月前,陈凯之教化勇士营。

    而几个月的时间里,一群丘八,居然从大字不识,结果直接中了童生。

    童生肯定没什么了不起,这不过是最初级的考试罢了,童生之后是府试生员,府试生员之后才是秀才,秀才之后是举人,举人之后是进士。

    这童生,在人看来,不过是一群读过书,有了一丁点文化基础的人罢了。

    可多少人,是花费了几年的功夫,去调教自己的子弟,方才勉强能够考中啊。

    这陈凯之,莫非有什么法术不成,居然……几个月的时间里,让勇士营几乎八成的人,直接成为了童生。

    姚文治倒吸口凉气:“这是勇士营吧?”

    这突然冒出来的疑问,却又令所有人震惊了。

    对啊,这还是勇士营。勇士营这些丘八们是什么货色,谁人不知,若说陈凯之能调教出一群孩子,花费几个月的时间,让他们通过县试,这确实是了不起的事,可也只是了不起而已。只是……让一群丧尽天良、目无法纪的混蛋乖乖读了几个月的书,却摇身一变,成了一群合格的读书人……

    这……

    所有人的目中,只剩下了骇然。

    赵王陈贽敬的面上,也掠过了一丝不可思议之色,某种程度,他对陈凯之是颇为欣赏,只是他能感受到,陈凯之对太后的亲近,对自己的疏远罢了,而现在,这个家伙……简直……

    “是不是错了……”陈贽敬方才醒悟过来,一时恍然,他甚至觉得自己耳朵出了什么问题,道:“将这奏报,给本王看看。”

    姚文治将奏报送到陈贽敬手里。

    这种格式的奏报,陈贽敬早就不知看了多少,再熟悉不过了,里头的每一句话,都没有歧义,虚报是不可能的,因为这种事根本没有虚报的可能,陈贽敬不由道:“还真是如此啊。”

    他皱着眉,陷入了深思。

    其余人,依旧还处在震惊之中。

    文楼里,落针可闻。

    正在这时,坐在一旁百无聊赖的小皇帝突然道:“子曰:学而时习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