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一百八十二章 立威

白银霸主 第一百八十二章 立威

    一夜无话!

    白天在现实中过了一天,到孙冰臣身边报道,到了睡前,又进入天道神境中过了一天,两个世界的生活都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的事情,基本上还算平静。

    在天道神境之中,严礼强还是在做着他的那个天巧峰上的执役,每天清点着仓库,多余的时间就在修炼,原本严礼强以为那个邱总管会寻机找他的麻烦,但这几天暂时还是平静,那个邱总馆被苏堂主派出去做什么事了,这几天没有在天巧峰上出现,严礼强也算暂得安宁。

    他在剑神宗做出的那些地醋,这几天也差不多可以使用了,顾泽轩按照他说的办法,已经提前卖出去了不少,但还没交货,这几天顾泽轩每天都兴奋得很,颇有一种数千数到手抽筋的感觉,按照现在的趋势,这一把严礼强,顾泽轩,还有赵慧鹏三个人能分到的银子,大概在4000两左右,对几个年轻人来说,这可是一笔“巨款”,可把顾泽轩和赵慧鹏高兴坏了。

    同样,跟着严礼强一起赚了钱的霍彬几个人,经过这么一次合作,对严礼强也彻底的刮目相看,严礼强在剑神宗,身边也就慢慢的聚起了几个人,算是初步站稳了脚跟。

    在剑神宗站稳了脚跟,但是在孙冰臣身边,初来乍到的严礼强,却还必须要在孙冰臣身边的一干护卫仪仗之中证明自己的实力才行,否则的话,就算他是孙冰臣身边的侍从,地位比别人高,但他以后在孙冰臣身边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在这种环境之中,一个人不露出一点本事来,是站不住的。

    在梁义节提醒之后,当天晚上,严礼强借着遛狗的机会去庄园里一干人早上练功的地方转了一圈,在看了看那片场地的环境之后,心中就有了主意。

    第二天,严礼强早起,在做完易经洗髓经的内功外功的早课之后,就带着他的狗,穿着一身练功服,来到了庄园后院。

    这个时候天色还早,虽然已经有人在庄园外面等着孙冰臣的接见,不过庄园还没有开门,不用理会,那些等着孙冰臣接见的人,也都知道规矩,不会一大早的就来递什么名帖,孙冰臣身边的一干护卫仪仗,还有梁义节本人,在这个时候,都已经起了床,在庄园后院的一个草坪上,锻炼打熬着身体。

    那后院的草坪旁边就是一个花园,花园和草坪里,到处都是练功的人,有的人在练着拳,有的人在练着兵器,还有的人,在锻炼着力量,草坪旁边的地上就有一些石锁铁锁之类的锻炼器械,正是给人锻炼身体用的,一干人呼呼嘿嘿,好不热闹。

    跟在孙冰臣身边的人也就一百多个,这个后院又大,所以也不觉得拥挤。

    梁义节本人,则坐在那个花园假山的最上面,面朝东方,正在吐纳练气。

    几乎是严礼强一走到后院之中,无数的目光就朝着他看了过来。

    不过基本上没有人主动和他打招呼,大家表现得不算热络,这也是新人的待遇。

    没有人说话,但不少人的眼光,却也不着痕迹的落在了严礼强的身上,一个个交换了一下眼色,准备看看严礼强到底能展露一点什么本事。

    在花园和草坪之中转悠了小半圈之后,严礼强就来到了草坪旁边摆放着那一堆石锁和铁锁的地方。

    那些石锁和铁锁大小重量都不同,放了两排,最轻的石锁有50斤,最重的有几百斤。

    有几个护卫正赤裸着上身,露出精壮的上身,在这里提着几个石锁甩来甩去,看样子颇有一把力气在,其中一个身高差不多一米九的壮汉,更是拿着两把各重100斤的铁锁,舞得眼花缭乱,虎虎生风。

    不过那些铁锁之中,最重的两把铁锁却放在地上,没有人动。

    那两把铁锁黑不溜丢的,每一把都重300斤,也就是150公斤,在孙冰臣身边的一干护卫仪仗之中,能提得起这个重量铁锁的护卫仪仗自然也有,但是,能舞动得起来的,估计除了梁义节之外,几乎就找不到一个,而这些石锁铁锁在锻炼和打熬力气的时候,要求当然不是像举重一样,能提动就行,而是要能挥舞得起来,那些力气不够的人,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献丑了。

    看到严礼强来到这片锻炼打熬力量的铁锁石锁面前的时候,许多在远处锻炼的人都眯起了眼睛,放慢到了动作,准备看看严礼强到底能舞动起多重的东西,还有几个人,在看到严礼强准备在这里打熬力气的时候,甚至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奶奶的,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能有多大的力气?

    怼他!得让这个小子知道在孙大人身边的这碗饭不是那么好吃的,免得他以后还在老子们面前狂!

    几个在远处的人就直接对着那个舞动着一百斤铁锁的大汉使了一个眼色,那个舞动着铁锁的大汉立刻心领神会。

    “啊,原来严护卫也来打熬身体……”那个大汉对着严礼强露齿一笑,“严护卫试试这把铁锁如何?”

    舞动铁锁的大汉说完,还不等严礼强表示什么,就直接把手上舞动着的一个铁锁对着严礼强扔了过来。

    100斤重的铁锁,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就朝着严礼强落了下来。

    不过好在那个大汉还算有一点分寸,这铁锁没有直接砸过来,而是带着抛物线的轨迹,由下往上再落下,分量虽然足,但速度却不快。

    如果自己力量不够的话,看到铁锁抛来,自然是连忙躲开,哪里敢伸手去接,而这么一来的话,严礼强的面子,也就被这铁锁砸下来了,偏偏你还找不到跟人发火的理由,连告状估计都没这个脸,也抓不到别人的把柄,这就是这些当兵当久了的老油子的手段。

    严礼强又怎么可能不明白这些人的想法?

    看到那一百斤的铁锁落下,严礼强的身体纹丝不动,伸出一只手,一下子就把铁锁的握把稳稳拿住了。

    在所有人惊诧的眼光之中,他用一只手掂量了一下那铁锁的重量,然后摇了摇头,“哈哈哈,多谢了,不过这个太轻了,不太适合我,就还给你,我重新找一把铁锁试试!”

    说着话,严礼强一只手轻轻一抛,就把铁锁丢了过去。

    那个大汉接过严礼强丢过来的铁锁,整个人却被铁锁上的力量冲撞得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脸色一下就变了。

    就在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严礼强来到那两把各300斤重的铁锁面前,一只手提着一把,也没见怎么费力,那两把铁锁就一下子离开了地面,被严礼强拿在了手上。

    拿着那两把铁锁的严礼强的手慢慢的抬起,慢慢的抬起,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两只手慢慢放平,做了一个类似吊环动作中十字吊环的招牌动作。

    看到这一幕,周围鸦雀无声,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玩这个铁锁,快不难,难的是慢,而在所有的动作之中,双臂平举的这个动作,需要的力量,简直堪称恐怖。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严礼强保持着这个平举铁锁的十字吊环的动作差不多保持了二十秒钟,随后,严礼强才舞动起那两把铁锁来。

    只是一瞬间,那两把铁锁,在严礼强手上,简直就像是活了一样,带着虎虎的风声,吹面生疼,让旁边几个在打熬力气的人,都连忙闪避开来,生怕严礼强一脱手那铁锁飞过来,那自己的小命可就要报销了。

    严礼强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力量锻炼,开始的时候他原本只是想在这里露一手,装个逼,震慑一下众人,而当他真正挥舞起来的时候,严礼强才发现,这感觉简直太棒了,他没有觉得吃力,反而感觉浑身舒爽到了极点,他的整个身体,就像被尘封的发动机被重新加满油发动起来一样,觉得身体的肌肉筋骨什么的一下子都松开了,简直就像做桑拿一样,一股力量,从他体内,从他身体的每个细胞之中,源源不绝的冒了出来,整个身体的力量机能,就在这样的锻炼之中,就像被重新排列和优化了一样,有一种越舞越带劲儿的感觉。

    严礼强足足舞动了二十分钟,浑身大汗蒸腾,舒服得简直想要大吼起来。

    “轰……”最后一下,他把两个铁锁丢在了地上,那原本地面,瞬间就被砸出了两个大坑,冒出烟尘。。

    在停下之后,严礼强往周围一看,才发现,就在自己刚才沉浸在舞动铁锁之中的快感的时候,不知何时,自己身边十米之外,已经聚集起了一大堆人,所有人都用一种难以言说的眼光看着自己,就连之前在吐纳呼吸的梁义节,也站在了圈子之中,一只手摸着下巴,用一种奇异的眼光看着自己……

    人群之中安静的有些诡异。

    “咳……咳……”严礼强咳嗽了两声,装逼大法发动,他看了看地上的那两把铁锁,轻轻地摇了摇头,四十五度看着天空,面露苦笑,吐出一句话,“唉,还是轻了点,不过勉强凑合吧,出身汗是够了,只是时间用得太久,刚好去洗个澡,走啦,黄毛……”

    说完这话,严礼强就一脸淡定的带着黄毛离开了,只留给众人一个背影。

    201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