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圣墟>圣墟 第六百六十一章 楚叔很生气

圣墟 第六百六十一章 楚叔很生气

春宵社 www.chunxiaoshe.com,最快更新圣墟最新章节!

    魏天盛的笑容很温和,但却更加显得他残忍与冷酷,面对教他父亲识字、呼吸法的老人,他没有一点的同情心。

    父子二人天性惊人的像,一个比一个性情薄凉。

    明叔满头发丝花白,双目暗淡无光,看着魏天盛,浑浊的老眼中略有缅怀,想到了他父亲魏恒小时候的样子,那个时候的魏恒很乖巧与聪慧,到头来却是那样的冷酷。

    明叔曾经拿他当亲生子嗣看待,而现在,他一句话也说不出。

    远处,楚风双目如同刀子般,盯着前方,跟少女曦配合,在寻找最好的机会,他能感觉到明叔的悲凉,哀莫大于心死。

    少女曦道:“直接轰杀那个红毛阴雀,同时用三叶青莲刷走罐子!”

    她都看不下去了,知道内情后,此情此景的确很揪心,她想立刻将那个老人解救出来。

    楚风摇头,道:“如果动手,也是先对那宇文成空发难,阴九雀被废了,他现在能够支撑在那里,全都是因为他的结拜大哥宇文成空渡给他本源气。”

    祭坛前,阴九雀始终跟宇文成空站在一起,相距不是很远,可以暂时强大起来,不然靠他自己根本无法在九幽之地立足。

    少女曦很严肃,道:“经过观察,那罐子有问题,强取的话会被激活,在上面最起码有数百个强大的秩序符号。”

    楚风点头,魏恒太阴毒了,怕出现意外,在罐子上动了手脚,一旦有人攻击,那罐子多半会腾起蘑菇云,刹那毁灭。

    楚风脸色阴沉,道:“等他将明叔送上祭坛,那时无人在近前,我们发难,果断轰杀之,同时救回明叔!”

    两人商定,等到那一刻的出现。

    阴九雀身上有宇文成空的道行,如今依旧能够施展神通妙术,再加上明叔早已被封印,想自绝都不能,只能任他摆布。

    阴九雀将明叔的头颅提了起来,顿时有血液滴落,连苍白的发丝都染血,老人的处境很凄凉。

    “老家伙,你前半生很辉煌,就是我族古祖去觐见妖妖的父亲,都对你恭敬有加。可是风水轮流转,你这后半生很惨,妻离子散,几乎全部惨死,母星破灭,漏网的阿猫阿狗不过两三只。如果你躲在地洞里忍辱偷生也就罢了,敢出来折腾,这不是找死吗?!”

    阴九雀志得意满,提着明叔的头颅,就这么无情的奚落。

    他觉得这次一定可以晋升到圣人境界,因为积累足够了,经验、造诣等已经到位,差的只是本源力,被人废掉后,或许能新生,破而再立,更胜从前。

    “红毛鸡崽子,得志更张狂,当年你们这一族为祸星海时,我与一群老友去平乱,杀的你族先人鬼哭神嚎,烤你族圣人吃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那颗蛋里等着孵化呢。”

    明叔哪怕很凄凉,现在下场悲惨,但也不皱一下眉头,反而很强硬的提及旧事,嘲笑阴九雀。

    “老家伙,你找死!”

    阴九雀眼神森冷,杀机毕露,一只手抬了起来,差点就抽下去,但是又忍住了,他怕破坏掉封印,导致明叔自绝。

    魏天盛开口,带着淡笑,道:“呵呵,师爷,到现在你还在缅怀当年,真是老了,也只剩下这点可怜的回忆。那时,你们的确辉煌,纵横星域中,平各地动乱,意气风发,所向披靡。可是,到头来又如何?你的那群老友呢,差不多都死了,七零八落,经过上古最后又一战,剩下几个?可惜啊,属于你们的年代过去了,都被淘汰了。”

    显然,魏恒的幼子非常了解明叔的性格,知道他重感情,怀旧,这种话语一出,果然让明叔痛苦不已。

    是啊,属于他们那批人的时代落幕了,尤其是他的一群老友,有地球的,有其他星系的,当年但凡出手相助的,都被杀了,血溅星空。

    此时,在明叔的眼前,浮现一张有一张熟悉的面孔,都是跟他生死与共的兄弟、友人,仿佛又回到了上古,回到了那个时代,跟他们对酒当歌,跟他们马踏罪恶之地,跟他们一同镇压厄土……

    可是,到如今那些人都死了,明叔老泪纵横,无比伤感,属于他们辉煌,他们的热血,属于他们的青春,都被埋葬了。

    到如今又有几人记得他们,那些老兄弟,那些友人,几乎都死了,他心如刀绞,无比的伤感,一时间老泪模糊浑浊的双眼。

    “我们的上古,我们的岁月,我的老兄弟们,我……陪你们来了!”明叔嘴唇哆嗦着,发出虚弱的精神波动。

    阴九雀讶然,他觉得还是西林族了解常明,洞悉人性,几句话而已就让明叔满脸泪水。

    魏天盛嘴角微翘,露出一缕淡淡的笑,道:“师爷,不是我看不起你,可的确如此啊,我父亲当年就把你们这些人都看透了,太重感情,必然要失败。在这世间,你不够狠,怎么活得下去?那个时候,我父亲还年轻就看清大势,毅然转身,跟西林军走了,这是就是眼光与气魄。然后他一路征伐,如果不是在随后的岁月中被地球的余孽暗中袭杀,留下过暗伤,我想我父亲早已映照诸天,这种才情不见得弱于妖妖公主。”

    “泯灭良知与人性,你们父子觉得好就好吧,那是你们的选择。”明叔木然的回应。

    魏天盛道:“师爷,你下去的话不会寂寞的,嗯,我会将你那些老兄弟的尸体都挖出来,然后烧掉,让他们陪你下去,一起尘归尘土归土。”

    “畜牲,你到底想怎样?!”明叔怒了,他的那些老兄弟一个个下场都很凄凉,连死后都不能安息吗?魏天盛简直比他父亲还残忍,居然要做这种事。

    “我想要什么,师爷你还不知道吗,盗引呼吸法到底保存在地球哪个地方?”魏天盛问道。

    明叔声音虚弱,但是却也带着决绝之色,道:“你就死了那份心吧,呼吸法早就被人取走,而你实在想要的话,可以去混沌深处的残破宇宙找妖妖,找圣师,去跟他们索要,你敢吗?”

    魏天盛不屑,道:“被取走?不过是地球上那几只阿猫阿狗而已,跑不了。有个叫楚风的吧,回头我抬手就捏死他!先让他蹦跶一段时间,真到母星封印松动时,千军万马闯地球,那个时候,什么天选之子,都是狗尾巴草,蝼蚁一只!”

    然后,他笑容阴柔,道:“好了,师爷你上路吧,我说到做到,保证将你那群老兄弟的尸体都挖出来,一个一个都挫骨扬灰,扔到九幽星来,让他们陪你。毕竟有些人就是我父亲亲自找上们去灭掉的,埋在哪里最清楚。”

    明叔惊怒交加,道:“你这个畜牲,真是猪狗不如,修为没你父亲高,可是歹毒心肠却更胜过他!”

    他情绪波动激烈,想到那群老兄弟的可悲下场,再想到死后都要被人侮辱,他顿时悲从心头起,当年,他们也曾叱咤风云,也都是天纵豪杰,怎么落到这步田地,晚景凄凉。

    难道真的是好人活不长久,恶人最长命?明叔悲愤。

    远方,楚风看的清楚,听的真切,感觉胸腔都要爆炸了,他从未见过比魏恒、魏天盛父子更让他想杀的人,阴毒狠辣,最为关键的是他们的行事作风,让人胸腔中满满的都是郁火,不杀不足以平愤!

    祭坛前,阴九雀凛然,他发现魏天盛果然可怕,就这么片刻间让常明一会儿老泪横流,一会儿悲愤低吼,魏家父子让人忌惮。

    “师爷,一路走好,我替我父亲在这里为你送行,安心下去吧。不过,你就不要想着转世投胎了,不管有没有往生这种事,反正你没有机会,我保证让你形神俱灭。”

    魏天盛最后淡淡地说完,就不再开口,背负双手,站在一旁。

    阴九雀大笑,“老不死的,看到你这么伤心,我真是畅快,而现在你更是要成全我,助我登临圣人境,想一想就是痛快,老不死你该登坛献祭了!”

    他志得意满,开始憧憬成圣的景象。

    这时,他提着明叔的头颅,亲自送上前方那座祭坛,而后他一跃而起,到了另一座祭坛上,对面而坐。

    “吾,阴九雀要在今日成圣!”阴九雀大声喝道,像是在昭告天下,声音隆隆轰鸣,震动这片黑色的大地。

    此时,飞船中楚风眼睛都红了,刚才所见种种,看到明叔的憋屈与痛苦,让他眼泪差点落下来。对待敌人,他可以冷酷,但他也是感情的,看到明叔这样的好人受委屈,他实在受不了。

    “动手!”

    楚风咬牙切齿,早已憋闷坏了。

    哧!

    一片青色的叶子飞出,化成一道流光,无声无息穿透虚空,径直就到了祭坛前,而后直接裹住明叔的头颅,刹那远遁。

    “你敢!”

    “谁!”

    “杀!”

    祭坛前,直接发出几道声音,震动天地,所有人都心头凛然,同时大怒,他们或者为圣人或者为亚圣,居然有人敢来这里当面明抢,怎能容忍?!

    轰!

    事实上,在青色叶片绽放数百枚符号,包裹住明叔的头颅时,少女曦也已经对宇文成空下手。

    阴九雀就是一个空架子,干掉或者重创宇文成空的话,阴九雀当场也就废了!

    “给我一把圣器,我要亲手宰了魏天盛!”楚风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