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一十五章:如意算盘(3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一十五章:如意算盘(3更求月票)

    “子曰:学而时习之……”

    看来……这小皇帝就光记得这一句了。

    可糜益却是一下子激动起来,双手朝天,发出了呐喊:“陛下实乃天纵之才,颖悟绝人,绝顶聪明啊!”

    他激动地又道:“陛下,请再读一遍。”

    小皇帝像个复读机似的,继续念着:“子曰:学而时习之。”

    “子曰:学而时习之。”

    这小皇帝显然是天天听糜益念这一句,听得已经厌烦了。

    然而糜益却不这么认为,而是激动得颤抖,甚至忍不住的眼泪涓涓而出,他抬眸看着宦官,再看看其他诸翰林,这宦官还有翰林们的眼里,也透着诧异。

    毕竟小皇帝已经学了近一个月,一直都没有什么成果,可现在……当这清晰入耳的‘子曰:学而时习之’出来,真是震撼全场。

    糜益努力地忍着热泪,颤声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陛下聪慧无比,终于……开始融会贯通了,将来不可限量啊。”

    小皇帝似乎根本没听糜益在说什么,继续反反复复地念道:“子曰,学而时习之……”

    糜益捂着心口,幸福来得太快了,学了一个月,他越来越烦躁,这么多日子不见成果,这陛下都已经能走能跳,能和人简单的对话了,就算比他小的孩子,在这样的熏陶之下,怕也能够背诗了,可不管自己怎么用心教导,在陛下的身上却是一点成果都看不到。

    可现在……

    一切的疑虑终于打消了。

    陛下出口成章,了不起啊。

    他感动得热泪盈眶,反反复复地絮叨:“快,快请诸公来,请赵王殿下来,让他们听一听,听一听……”

    是呢,陛下都晓得念子曰了,这是什么,这是王朝兴盛的征兆啊,这是圣君临朝的征兆啊。

    而……自己这功劳,也是免不了的,至少……这说明自己这教学的办法已经有了效果。

    陈凯之诧异地坐在角落,抬眸看着感动得一塌糊涂的糜益,心里不由的想,你特么的逗我,外头多少三四岁的孩子,都能背诗背文章,上一世,特么的很多这年纪孩子都可以学英语了,这小皇帝反反复复的一句‘子曰学而时习之’,就特么的成了绝顶聪明?这样说来,我陈凯之岂不是圣人他爹了?

    对于糜益,陈凯之没什么好印象,对小皇帝,陈凯之也没什么好印象,怎么说呢,这小子被人宠溺得过分了,尤其是上一次,莫名的喊出要杀死他,让陈凯之至今记忆犹新,甚至心有余悸。

    虽说童言无忌,可这么小的孩子便如此,长大了还了得?

    心里虽有吐糟,可陈凯之只坐在案牍之后,默不作声,见整个殿中的宦官和翰林,一个个惊慌失措地开始去报喜,他则觉得很匪夷所思。

    皇帝就是好啊,学而时习之都特么的成了天才。

    于是,整个洛阳宫很快的沸腾起来了。

    事关到了天子的教育问题,关系到的,乃是国家未来的长治久安,甚至关乎到了王朝的兴衰,天子,乃是万民的父亲,是一切的核心,而他的一举一动,他的一言一行,所代表的,都与大陈无数的臣民息息相关。

    今日这一句‘子曰学而时习之’便如春雷,迅速地在洛阳宫内传遍。

    内阁的四个大学士都到了。

    听说陛下已经开始初入门径,学业已经有所‘小成’,也不禁为之高兴起来,这老迈的学士们,丢下了手上忙着的事情,皆是面带红光的感到了文楼。

    等他们进了殿里,便见赵王陈贽敬也已经赶来了。

    皇帝乃是赵王的亲儿子,虽然克继大统之后,等于是过继给了先帝做儿子,可无论如何,皇帝身上的血液,却是无法改变的。

    所有人都不敢呼吸,一个个目不转睛地看着小皇帝,这小皇帝如众星捧月一般,陈贽敬上前,身子微微弓着,瞥了一眼一旁的糜益,糜益似乎会意,他颔首点点头,随即低声朝小皇帝道:“陛下,您方才说什么?”

    小皇帝道:“子曰:学而时习之……”

    呼……

    这一个声音,对赵王而言,实是天籁之音。

    身后的几个学士,亦是露出了笑容。

    无论怎么说,这是一个极好的开始,学会了这一句子曰学而时习之,才会有此后整篇的学而篇,继而会背诵出整部论语,再之后便是四书五经,最后……天下的书籍,都烂熟于陛下的心中。

    虽然花了一月的功夫,才换来这句话,可是这意义却是非凡的啊。

    陈贽敬高兴得大笑起来,连声道:“好,好,好,好。”

    听着陈贽敬连说了四个好字,糜益在一旁捋着呼吸,忙道:“殿下,老夫所采用的教学之法,在曲阜,早就享有盛名,最适合开蒙,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再加上陛下有天纵之资,起了这个好头,以后……一切也就容易了。”

    陈贽敬大抵是满意的,他笑了笑道:“有劳糜先生。”

    糜益也是会心的露出了笑容,这么多的日子,总算是扬眉吐气了啊,此前还生怕惹来责怪呢!

    于是他转眼看了看角落里的陈凯之,却见陈凯之只低着头,默记着提笔写着什么。他心里冷冷一笑,这个家伙,心里一定很不痛快吧!

    糜益便朝陈凯之道:“陈修撰……”

    陈凯之呆了一下,抬眸看着他,尼玛,你们学而时习之,干我什么事?

    不过细细一想,陈凯之顿时就明白了糜益的心理了,这老家伙其实没什么情商,混了一个学候,学问倒是可以的,现在他得意得很,很为自己的教学方法而得意,此时心情大好之下,当然不免想借着机会给陈凯之一点颜色看看了。

    陈凯之便站了起来,笑了笑道:“不知糜先生有何吩咐?”

    糜益便捋须,对着赵王还有诸学士道:“当初这陈凯之带着他的《三字经》来,还说什么陛下要靠《三字经》开蒙,幸好老夫及时制止,否则还不知要耽误陛下多少学业,论起教书育人,老夫可比陈凯之经验丰富的多了,是不是,陈凯之?”

    于是,众人都看向了陈凯之,心思显然有些复杂。

    陈贽敬固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脸色,而其他几个学士,也不免有一两个,心里有些怨言。

    其实糜益的话里,真正的陷阱不在于谁的教学方法好,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这糜先生毕竟是帝师,请他入宫,就是来教陛下读书的,可陈凯之呢,小小修撰,你明明是来侍读的,居然自作主张。

    这自作主张,可不是什么好词啊,尤其是在官场,这几乎就形同于做事不谨慎的代名词。现在有的大学士对陈凯之有了这个印象,这将来还有前途可言吗?

    何况事关到的还是天子的教育问题,事涉天子,这是何其事关重大的事,朝廷对于帝师的选择,可谓是慎之又慎,一点差错都不敢有,你陈凯之倒是好,行事太不知轻重了。

    陈凯之面对责难,自然不能默认,便道:“下官当时,确实有孟浪,惭愧得很,只是……”

    一说只是,就知道后头有转折了。

    陈贽敬和糜益的脸都拉了下来。

    此时,陈凯之则是慢悠悠地继续道:“下官当时也只是觉得三字经开蒙也没什么不好,何况这是衍圣公府都提倡的,所以便只带了三字经来,这自然是下官的疏失……”

    糜益听得刺耳,这家伙,还在为自己的三字经辩护呢,他自然不会让陈凯之如意。

    于是糜益冷笑道:“到底你是先生,还是老夫是先生,这里是你在授课,还是老夫在授课?老夫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如何教书,还需你来教吗?”

    陈凯之摇头道:“下官并非是这个意思。”

    糜益分明是故意歪曲了陈凯之的本意,为的就是要给人一种陈凯之是个刺头的印象。

    随即,糜益又捋须笑了笑道:“陈修撰,做人要本分啊,你的学识,便连老夫也是佩服的,可教书育人,可和做文章不同,需要的乃是耐心,这教材的选择,更是重中之重,你也不必和老夫辩了。”

    陈凯之点点头,便要回到座位上去。

    糜益觉得这家伙对自己如此冷淡,心里不露声色,却是朝陈贽敬道:“吾请殿下,能否将陈修撰换一换,此人脾气太坏,刚愎自用,只怕不适合协助老夫教授天子,还请殿下成全。”

    换人?

    当初人是糜益指名道姓要来的,现在又是他要将人一脚踹开。

    陈凯之的眼眸猛地一闪,在此时,也终于明白了糜益的如意算盘了,这家伙,虽是情商不高,可还真是藏得深,用心险恶啊。

    想想看,来的时候,等于是给了陈凯之一个机会,在许多人看来,陈凯之真是好运气,可一旦被踢回了文史馆呢?这上上下下的官员,还有翰林里的同僚们会怎样想?

    他们一定会认为,陈凯之一定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何况任何一个官员,在任上突然被调走,这岂不证明了这个官员很不适任吗?

    将来,谁还看得起?12946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