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一十三章:检验成果(1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一十三章:检验成果(1更求月票)

    小皇帝自然是不懂什么衍圣公府的。

    这糜益的这番话,自然是对着陈凯之说出来的。

    其实他这等小伎俩,真正放到了内阁,甚至是小小的翰林院里,其实都只是小儿科罢了。

    陈凯之甚至觉得这个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即便是一个小小县令,手腕和智商都可以完全碾压他了。

    果然读书读得多了,读成了大儒,大多是有智商没情商啊。

    当然,糜益这一手也还算是合格的,衍圣公府的嘉奖,肯定是糜益在背后鼓捣出来的结果,而目的不言自明,自然是将陈凯之高高捧起来,而后就等着他重重的掉下万丈深渊。

    完全可以想象得出,当衍圣公府嘉奖了陈凯之,而到了最后,勇士营在考试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事,闹出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又或者,这勇士营考得一塌糊涂,衍圣公府的这道嘉奖,岂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话?

    一旦如此,便是巨大的丑闻啊,而以衍圣公府多年以来的尿性,陈凯之已经可以肯定,势必会对此进行追究,糜益大可以撇的干干净净,说是被陈凯之所误导,到了那时候,衍圣公的滔天之怒,便免不得针对陈凯之席卷而来了。

    他这个学子,怕是保不住了吧。

    当然,这结果其实还是轻的,因为衍圣公府一旦追究到底,势必会引起各国的关注,那么大陈朝廷会如何处置这件事呢?

    届时,即便是有人想要息事宁人,可千万双眼睛看着,难道还能包庇吗?

    纸是包不住火的。

    糜益这等大儒出身的人,打击人的手腕很卑劣,甚至可以用可笑来形容,可不得不说,伤害也是不小。

    只是……糜益唯一的自信来源于勇士营是一群无可救药的渣渣。

    哎……陈凯之又忍不住感慨,看来这群丘八的名声,还真是……

    陈凯之只能在心里很无奈地摇头。

    而他依旧淡定地做着记录,接下来,便又是糜益枯燥的授课了。

    论语第一篇的学而,陈凯之已经听了几百遍了,以至于只要听到糜益开始念起学而篇,陈凯之便有一种生理上的条件反射……想吐!

    而那小皇帝,则是各行其是,自然,学生不听话,若是在外头,免不得要受先生责罚的,可在这里,却无人敢如此管教。

    此时,在内阁里。

    内阁的四大学士,如今齐聚,每日到了正午,四个内阁大学士若是无事,便都会齐聚在内阁的一个小茶室,放松下心情,彼此闲谈。

    首辅姚文治,总是在这时候笑吟吟的吃着茶,聆听着三个大学士说着一些趣闻,他是极少发表什么意见的。

    再之后,便是内阁大学时苏芳,苏芳为人格外的谨慎,做事滴水不漏,所以话也不多。

    唯独大学士成岳,却是个话痨,此时便是在道:“勇士营此番,却不知又要闹出什么事了,昨夜犬子兴冲冲的回来,说是要出大事了,老夫当场就给了他一耳光,这个不成器的东西,但凡听到一些风吹草动,便像苍蝇见了血一样,读书不用心,举业又不成,成日就晓得和人鬼混,真真令人恼火。”

    众人都笑了,那苏芳呷了口茶,却道:“令子是真性情,成公何必苛责?”

    苏芳摇头叹息道:“性情是好的,就是不上进罢了。”

    陈一寿方才一直默不作声,只是这时道:“勇士营的事,可以压一压,洛阳县那儿,老夫已经打过招呼了,这毕竟不是什么好听的事,有碍观瞻,朝廷不可坐视不理,他们要考,随他们考吧,只要不出事,便也由着他们。”

    姚文治皱了皱眉,又是居盏喝茶,口里道:“此事,老夫已报请了太后,确实不可等闲视之。”

    他的话,其实是模棱两可的,不可等闲视之,怎么才算不可等闲视之呢?真是话里滴水不漏,不会留下任何的把柄啊。

    那成岳便冷笑道::“犬子无状,可和这些勇士营的将士比起来,不知高明到了哪里,老夫再三说,勇士营及早裁撤为好,现在倒好,原来只是一群勇士营的将士闹事,现在又加了一个翰林,这崇文校尉,竟也跟着他们胡闹,这不是贻笑大方吗?事后,勇士营不但要裁撤,这崇文校尉也外放出去吧,放一个县令,既是让他思过,也是以儆效尤。”

    修撰放出去做一个县令,这何止是屈才,便是外放为知府,都算是被贬了。

    陈一寿便摇头道:“这陈凯之终究步入仕途不久,仕途险恶,他哪里知道?何况勇士营是历来胡闹惯了的,他被这些勇士营的将士所蒙蔽,也是情有可原,说实话,当初让他一个小修撰去掌勇士营,本身就是朝廷不得已而为之,也不指望他真能教化勇士营,现在对他如此苛责,只怕令人寒心啊。”

    见陈一寿对这陈凯之进行力保,其他诸公,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茶室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似乎没有人急于想要发表什么建议。

    陈一寿表达了自己的立场,算是和其他人通了气,这意思是,勇士营之事,他会出面压下来,诸公不必插手。

    只是这时,却有人疾步而来,一个书吏进入之后,朝诸公作了揖,众人便不再言语,各自低头喝茶,那书吏接着蹑手蹑脚,无声地到了陈一寿的身边,取出了一个字条,交给了陈一寿。

    陈一寿展开字条一看,方才还淡定从容的面容上,骤然一变,他沉默又忧心忡忡地放下了字条,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姚文治看他反应,觉得蹊跷,猜出应该出了什么事,便道:“怎么了?”

    陈一寿倒是很快就收拾了心情,尽力没有表露出自己的失望:“衍圣公府颁布了嘉奖,嘉奖了陈凯之,也嘉奖了勇士营。”

    “……”

    真是……纸包不住火了。

    那成岳若有所思地道:“衍圣公府的反应为何如此之快?这只怕是有心人有意为之的吧。”

    只是现在,似乎追究这个已经没有了意义。

    陈一寿虽是尽力表现得很平静,可心情却不怎么好了,也没有继续在这里清闲喝茶的心思了,便站了起来,朝众人作揖,快步告辞而去。

    显然,当事情闹到人尽皆知的时候,已经不是陈一寿能压得了的了。

    眼下,只有各安天命了。

    陈一寿收到了这个消息,但是这事也很快的传开了。

    衍圣公府的嘉奖,便顿时在洛阳城成了笑话,无数人得知了这嘉奖,第一个念头就是,圣公被人蒙了,这下……真的要玩完了,堂堂圣公,这不是成了笑话吗?

    于是这勇士营的事,便愈演愈烈起来。

    虽是各种传言漫天,可时间并没有因为这事而停下一点点,转眼之间,已入了冬。

    岁末将至,洛阳下了一场雪,大雪纷飞,整个洛阳,已是银装素裹,这足以让人懒洋洋,宁愿猫着的天气里,县考已经开始了。

    飞鱼峰的半个山峰,都被大雪所覆盖,将这里塑造成了一个晶莹的世界。

    这天,陈凯之早早的便起来了,梳洗好后,他直接赶到了校场,在这里,他目光如注地看着已经集结起来的一个个丘八的面孔,心中忍不住触动。

    距离报考,已过去了一个半月,一个半月的时间,在这寒风凛冽里,勇士营上下从未有过懈怠,不过陈凯之也没有临时抱佛脚,一切都按着既定的章程来,除了上午教授他们读书,丘八们依旧要进行操练,即便天气冷得刺骨,尤其是在这山上,飞鱼峰的海拔虽不太高,可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缺氧反应,在山上操练自然比山下更要艰苦一些。

    就是在这恶劣的天气里,他们一次次打熬着自己的身体,同时读着书。

    今日,便是检验成果的日子了。

    陈凯之头戴梁冠,披着藏青的袍裙,腰间依旧还是系着他的学剑,他往常总带着几许严厉的脸上,今儿对着这些丘八们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接着,陈凯之朝着他们带有深意的道:“好好的考。”

    “是!”丘八们用热烈的声音回应下。

    这些人,就好像是憋在山上饿疯了的野兽啊。

    在山上吃了这么多苦,忍受了常人没有的寂寞,一次又一次在痛苦和磨砺中咬牙坚持下来,现在老虎下山,要好好考,这是陈凯之的嘱咐,其实……这个嘱咐是多余的,因为……任何一个真正用心苦读的人,都会好好去考,不为其他,只为不浪费自己所付出的苦功。

    “下山!”

    下山……

    众人没有一窝蜂的冲出去。

    勇士营有勇士营的章程,即便是行进也是如此,先是有领队动身,接着各队集结,陆陆续续,宛如长蛇一般蜿蜒的队伍,一个个带着考具,缓缓朝着山门而去。

    陈凯之目光凝视,随即走在了队伍的尾端,他今日已告了假,要陪着这些丘八们去考,这一场县考,与其说是陈凯之在考验这些丘八,不如说,是陈凯之在考验自己。7446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