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二百二十一章 金刚无能胜

牧神记 第二百二十一章 金刚无能胜

    天上小玉京?

    国师夫人仰头看天,一个很美的名字。

    玉京,玉做的京城,仙人们居住的城市,不带烟火之气,没有凡间的气象。

    “曾经,小玉京这个神秘的圣地走出一位甄散人,他来阻我,可惜失败了。”

    延康国师目光中有些迷惑不解,轻声道:“他临终前对我说,要我务必去一趟小玉京,说小玉京中有一些可能会改变我的想法的东西。现在,我来了。”

    在他们的面前,一座如神话传说中美丽的仙境,出现在云雾缥缈之处。

    秦牧的宝船在汾州停下,秦牧带着狐灵儿下船,采购了一些年货,堆满了船舱,汾州还算安宁,汾州的府尹正在集合境内的神通者,炼制各种灵兵,乘着楼船飞上半空,收取天上的云雾。

    有些地方已经有阳光照射下来,冰雪开始融化,但更显得冷了。

    汾州多产烈酒,这里的人往往饮用烈酒御寒,但寒气很重,还是有很多村民上山砍柴伐树,御寒取暖。

    而且,物价飞涨,东西比以前贵了许多,秦牧财大气粗没有感觉,狐灵儿却算了一笔细账,对秦牧道:“公子,物价翻倍了。”

    秦牧微微一怔,道:“比我想象的要来得早,稳定物价是户部尚书的职责,与我们无关。只要阴云散去,朝廷赈灾,北方出不了大乱子,就怕有人故意生乱。”

    汾州没有买到足够的年货,宝船又在列州停下,这里的物价又涨了不少,不少商家奇货可居,囤了不少货,等着更贵的时候卖出去,大赚一笔。

    列州的少尹开始整顿商户,乱世用重典,囤货的商户有不少被拉出去砍头。

    过了两三日,秦牧的宝船来到靖州,距离大墟已经不远,还有万里的路程,阴云还是有不少,天空中的阴云仿佛一张白纸被剪出许多破洞,阳光从这些破洞中透射下来。

    这里比较偏远,地广人稀,已经有些乱象,有山贼成伙出没,劫掠大户人家,路上已经能够见到许多冻死的穷人,靠在熄灭的火堆边,被懂得僵硬无比。

    还有些逃难的人们,在冰天雪地中拖家带口,裹得严严实实,踩着被冻得硬邦邦的河面向南方走,期待能够找到温暖之地。

    这些人一句话也不说,时不时有掉队的人,蹲下来取暖,但是只要蹲下便再也起不来了。

    河水淤积的地方形成了一座座规模庞大的冰山冰川,时不时发出咯咯吱吱的声响,然后便有巨大的冰块从山体上滑落,很是吓人。

    秦牧看到有些逃难的队伍中还有些精通法术的年轻人,照顾这些人迁徙,把船停在冰面上,询问一番,这些年轻人却是天魔教的弟子。

    “告诉他们,不要去其他地方了,所有地方都被冻了起来。”秦牧道。

    “他们不会听的。”

    天魔教的弟子掀开遮住脸颊抵御寒风的面罩,露出冻得暗红的脸,在呼啸的寒风中大声告诉他们年轻的教主圣师:“这些人们停下来就没有了希望,继续走心里还有希望,说不定可以找到温暖的地方。”

    秦牧怔然,将船上能够取暖御寒的年货卸下来一些,交给这些天魔教的弟子,让他们分发给逃难中的人们,道:“天寒地冻,妖魔鬼怪也会出来活动觅食,你们自己多加小心。”

    他没有在靖州境内多做停留,宝船腾空,向大墟驶去。

    延康的冬天冷得实在不像话,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冷,秦牧这艘宝船挂着许多冰棱,速度大减,消耗的药石也越来越多。每过几千里,便要停船敲掉冰棱,速度才能再次提上来。

    狐灵儿在丹炉旁边,时不时往丹炉中投送药石,秦牧则维持宝船的航向,宝船飞得很低,秦牧将自己的元气化作朱雀元气,周身烈火熊熊,维持身体不被冻僵。

    越往西走,便越是荒凉,逃难的人们也就越多,路边冻死的人也就越多。

    而偏僻的地方,神通者的数量也不多,更多的地方没有太阳,依旧被厚厚的阴云笼罩,天气更冷。

    这场雪灾的威力,比他预想的要大了许多,死难的人们也超出了他的预计,寒潮也越来越强。

    突然,天空中火焰滚滚,从云层中探出一条巨蛇,四下里喷火,将四周的寒气逼开。

    大蛇妖气滚滚,蜿蜒从云层中游出。

    秦牧心头一跳,急忙催动宝船上升,驶入云层之中,

    那条大蛇四下里张望一眼,蛇头上站着一位妖艳男子,疑惑道:“刚才明明看到那小子的船,怎么现在不见了?裘妹妹,放出虫子来!”

    云层中又有无数虫子飞出,一位女子站在虫云中,伸手一指,只见虫潮四下飞出,钻入云层中。

    秦牧的宝船在云层中穿梭,突然迎面飞来一只金黄色的虫子,那虫子见到这艘船也是吓了一跳,急忙顿住。

    秦牧剑指刺出,元气化作剑气,叮的一声刺在这只虫子身上。

    但虫子竟然没死,反而呼啸变大,长达丈余,吱吱怪叫向他扑来!

    秦牧元气侵入饕餮袋,少保剑铮鸣飞出,一剑将这只大虫子切成两半。这时,只听一个声音咯咯笑道:“天魔教的魔教主,原来在此!”

    秦牧循声看去,只见后方的云层突然变红,心知不妙,连忙喝道:“灵儿,三个丹炉全开!”

    轰隆——

    巨大的火光爆发,从云层中席卷而来,轰击在宝船的船尾,秦牧急忙抓住船舵,免得被甩飞出去。

    宝船摇摇晃晃,被这一道神通轰得险些坠落下去,随即宝船底下的青铜兽喷火,船尾的两头青铜兽火力全开,让楼船速度大增,几个呼吸间便飞出云层,从云层中一跃而起,破空而去。

    “好冷!”

    冷风扑面而来,秦牧被冻得哆嗦,身上的朱雀元气也被吹得凉了,他的脸和手很快挂满了寒霜。

    一声巨响,宝船速度超越了声音,破空而去。

    狐灵儿关掉了船底的丹炉,船尾处的青铜兽喷出的光焰也变得短了,道:“公子,我们从京城带来的药石不多了!”

    秦牧回头看去,只见后方的云层中火光涌现,一条巨蛇腾空飞出云层,接着金灿灿的虫潮也自飞出云层,向这边呼啸赶来,只是速度要比他们的宝船慢许多。

    现在宝船速度放缓,但她们也休想追上来。

    秦牧放下心来,用元气丝缠住船舵,进入船舱:“药石还剩下多少?”

    狐灵儿正在忙碌的向丹炉中投送药石,努了努嘴。

    秦牧看去,微微皱眉,只见一个个药篓子都已经空了,只剩下一筐半的药石。延康国的楼船药石都是配备好的,用牛皮纸包着,只要将一包包药石投送丹炉中,便可以维持楼船的飞行。

    他们在京城采购了十多筐药石,原本是可以飞入大墟的,但是路上走走停停,经常停下融化船上的冰棱,被消耗掉了许多。

    狐灵儿道:“天气太冷,丹炉火力全开的话,估计是飞不到大墟。”

    正在此时,突然宝船传来剧烈的震荡,秦牧连忙走出船舱,刚刚探出头便连忙掩上舱门,叮叮叮,一连串密集无比的碰撞声传来,舱门上被插着十几口飞剑。

    秦牧推开舱门,只见空中一个剑丸飞到了宝船的上空,正在旋转,宝船的甲板和船舱壁上被插满了飞剑,此刻这剑丸旋转,这些飞剑正在嗡嗡震动,一个个从甲板和船舱上脱落,返回剑丸之中。

    劈剑式!

    秦牧抬手切下,少保剑铮的一声劈落,将那枚剑丸劈开,剑丸爆开,数以百计的飞剑纷纷断裂从空中坠下。

    “好剑!”

    一个声音传来,秦牧循声看去,只见云层上空距离他们千百丈之遥的地方,一个书生正在撒腿狂奔,向这边跑来,其人速度之快令人瞠目。

    “天魔教的秦教主,你身份败露,前路上颇多坎坷啊!”

    那年轻书生在云层上纵跳如飞,时不时身后神通轰然爆发,将他的速度一推再推,声音稳稳传来,笑道:“很多道友都在前面等着你呢!”

    秦牧目光闪动,伸手指出,少保剑划过一道寒光向那年轻书生刺去,那年轻书生宽袍大袖,双手飘飘,向少保剑迎去,突然双袖被剑光刺穿,不由吃了一惊,连忙屈指连弹,指尖一动便是神通爆发,化作许多带着火焰的麻雀叮叮叮的撞击在少保剑上。

    秦牧剑指旋转,化作绕剑式,将所有麻雀绞碎,少保剑也被烧得赤红,但宝剑旋转绕动,围绕那年轻书生上下翻飞,顷刻间那年轻书生身上便赤赤条条,不着一缕。

    “好剑法!”

    那年轻书生连忙停步,与宝船拉开距离,秦牧感觉到自己的元气丝控制范围达到极限,随即取出剑鞘,迎风一晃,剑鞘化作鱼龙,少保剑化作一道流光飞来,被鱼龙吞入口中。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从上空传来,秦牧急忙抬头,迎面阳光刺眼,太阳的光芒无比炽烈,隐约间仿佛看到一尊金光大放大佛从天而降,向宝船处落下!

    秦牧元气迸发,剑鞘中少保剑再次飞出,化作钻剑式向上空落下的大佛刺去!

    “金刚无能胜!”

    半空中传来一声爆喝,秦牧顿时感觉到钻剑式运转变得无比涩滞,巨大的压力传来,通过他的身体传递到宝船上,秦牧体内传来骨骼难以支撑的咯咯吱吱的响声,宝船也发出咯咯吱吱的声响,被压得沉入云层中。32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