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一十二章:学子嘉奖(5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一十二章:学子嘉奖(5更求月票)

    一匹快马,已是火速抵达了曲阜。

    当文正公手持着一份手书,在清晨钟声回荡时,进入了衍圣公府的杏林,在这里,已有人跪坐等候了。

    每一个人都默然无声,静候着什么。

    近日衍圣公没有进行祭祀,关于这一点,已使许多人的心里不禁蒙上了一层阴影。

    衍圣公已经很多日子晚起了,而且近来都是没有多少精神,哈欠连连的样子。

    因此,祭祀之事,不得不让嫡长子来主持。

    这对于历代衍圣公而言,都是极稀罕的事。

    孔家的家庙,便是天下人之庙,连天下各国的君主、大臣、读书人,无一不按时进行祭奠,那么身为圣人之后的衍圣公,又如何能够怠慢呢?

    要嘛,是衍圣公已病入膏盲。

    要嘛……

    外间已有种种的猜测,只是却都是一些窃窃私语,暗自猜测而已,并没有具体的说法。

    随着第三声钟响,此时,一脸颓废的衍圣公方才在童子的拥簇下,徐徐踱步而来。

    众人见到了衍圣公,纷纷长身而起,深深作揖。

    衍圣公左右四顾,只略略的点了点头,便跪坐下来,众人方才跪坐。

    衍圣公本想威严地开口,却突然又是一阵困意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这一声哈欠显得极不庄重,使衍圣公不由皱眉,慢吞吞地道:“吾久病多日,让诸公费心。”

    “不敢。”众人纷纷道。

    衍圣公轻轻颔首:“可有事要奏吗?若是无事,便散了吧。”

    他似乎急着要走,不过面上,却还算是保持着处变不惊之色。

    只是他开了这个口,就使这些预备奏事的学公和大儒们的心里掂量着了。

    若只是小事,似乎实在没有必要打扰衍圣公,于是原本预备奏事的人,也都变得谨慎起来。

    毕竟这个时候,衍圣公的身子不适,一些繁琐的小事,不提也罢呢。

    倒是文正公此时徐徐开口道:“圣公,学下这里有一封书信,乃是糜益发来的。”

    “糜益?”衍圣公似乎没有什么印象,一双眼眸转了转,似乎在思考着此人是谁。

    文正公见衍圣公一脸不确定,却又迷茫的样子,便提醒道:“圣公在不久之前,还为他写过一封荐信。”

    衍圣公这才有了一些印象,缓缓颔首:“他修书来,所为何事?”

    语气里带着几分严厉,只为了一个小小学候而来奏报,实是小题大做。

    文正公感受到了衍圣公口吻中的不悦,便连忙解释起来道:“他报了一件事,使学下颇感兴趣,学子陈凯之,近来教化了勇士营的三百将士,在大陈已传为了美谈,士林上下,无不交口称赞,都言这陈凯之不愧学子之名,教化,乃是曲阜之根本也,至圣先师以教化三千弟子而成圣,于是传数十代,及至圣公,更是将教化当做是重中之重,如今这陈学子竟是有教无类……实是……”

    “陈凯之是谁?”衍圣公突然问道,一双眼眸里满是困惑,眉头微微拧着,似乎在努力思索。

    小小一个学子,显然衍圣公没有太放在心上。

    文正公便又解释道:“陈凯之,就是写三字经的那个。”

    “噢,原来是他,有教无类?有教无类固然是好,可武夫终究是粗鄙之人,天下这么多的世家子弟,他不去教,何以枉费心思,用在一群武夫的身上?这是南辕北辙,缘木求鱼。”

    衍圣公颇为不屑,似乎觉得陈凯之在浪费时间。

    固然至圣先师在的时候,讲的是有教无类,只是到了现在,读书,尤其是读圣人书,已成了极高尚的事,这些读书人,无一不是良家子,天下多少世家,奉四书五经为圭臬,堂堂的学子,却是费尽心思去教一群丘八们读书,衍圣公不愿意提倡。

    甚至是有些反感这类行为。

    “只是在大陈,此事已传为了美谈了。”文正公徐徐提醒道。

    衍圣公这才脸色缓和一些,他明白文正公的意思,于是眯着眼,双眸皱了皱:“那么,该当如何?”

    “以学下的意思,还是该奖掖一些为好,如此,也可催人奋进,圣公,连这些粗鄙之人,尚且可以接受教化了,其他人,更该用功才是。”

    这解释也很是在理,衍圣公似有所动,一双眼眸便看向其他诸人:“诸公以为若何?”

    一个大儒不由道:“勇士营?洛阳的勇士营?据说这些人,历来猖狂,在洛阳横行霸道,他们竟也可以教化?”

    “若是如此,倒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不过学下以为,还是调查清楚为好,这勇士营……”

    显然,这位大儒对勇士营的凶名,倒是略知一二的。

    文正公则是面带微笑道:“据说这些勇士营的将士,已经预备参加县考了。”

    这一句话,顿时震惊四座,一群丘八,而且听上去,似乎都是一些卑劣之徒,想不到竟参加县考了。

    文正公继而正色道:“学下来看,还是鼓励一下为好。”

    衍圣公颔首,他似乎急着想要早些结束,又掩面打了个哈欠,便道:“既如此,文正公府代吾下学旨,颁布天下各学吧,诸公,还有何事?”

    众人沉默,似乎没人再有事提出。

    衍圣公这才显得满意了起来,便直接长身而起。

    随即转身,带着诸童子们,快步而去。

    杏林里众人见衍圣公一走,便纷纷站起来,彼此咳嗽,没了先才凝重的气氛,那先前说话的大儒,似乎在衍圣公面前欲言又止,等衍圣公走了,才连忙朝文正公道:“学公,能否借一步说话?”

    文正公朝他颔首,二人一前一后的,便朝着杏林深处走去。

    这杏林倒是安静,看着带着秋色的怡人景色,此大儒却是一脸忧心忡忡的,口里道:“学下以为,这封书信可能有问题,学下曾在洛阳游历,深知这勇士营,实是祸害,绝不是可以教化的,是不是搞错了?”

    文正公淡淡道:“正因为是化腐朽为神奇,将这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吾才特意请圣公褒奖这学子,否则区区小事儿,何需震动圣公?”

    大儒忙道:“学下并非是这个意思,学下的意思……”

    “好了。”文正公面无表情地道:“无需多虑,圣公已有口谕,吾等尊奉便是了。”

    “哎。”这大儒只好点了点头,再不好多言了。

    …………

    虽是小皇帝很娇惯,可对于小皇帝的教导,总算渐渐有了一些起色了。

    至少小皇帝已经愿意听课了。

    只是……说是听课,倒不如说是陛下愿意在糜益授课时安静一些罢了。

    这对于糜益来说,则是巨大的鼓舞,他每日不厌其烦地反反复复的念着他的论语,即便是沮丧的时候,似乎只要看到了陈凯之,心情也陡然的又好了一些,那目光里,总显露着别有深意的的意味。

    一连十几日,陈凯之都奉陪着这糜益在此反反复复如念经一般,其实早就烦不胜烦了,好在他毕竟读书久了,心性也还过得去,索性也就渐渐适应了,只是很多时候,陈凯之都不免开始神游,心里则是想着自己的事。

    “咳咳……”糜益念完了一篇论语,见陈凯之一副心不在焉之态,免不得咳嗽一声道:“陈修撰,你走神了。”

    陈凯之收回了心神,看了糜益一眼,却是默默无语。

    不过,糜益似乎没有继续追击的心思,而是笑了笑道:“不过今日倒是要恭喜陈修撰了。”说着,也不理会陈凯之,而是朝向那小皇帝道:“臣更该恭喜陛下,陛下,衍圣公府传来了消息,他们听说了陈修撰竟是教化了三百个勇士营的将士,可谓是有教无类的典范啊,因此衍圣公特许褒奖,自陛下登基以来,大陈文气愈来愈盛,这不是大喜吗?”

    这些话,只有三岁的小皇帝,当然是听不明白的,他依旧懒洋洋的,一副懒得理糜益的态度。

    可一旁的小宦官,还有其他几个陪读的翰林,却俱都惊讶了,而后……目光有些复杂起来。

    有教无类,特许褒奖……

    这里谁不知道,那衍圣公府的褒奖,可不只是传来大陈,而是要传给天下各国的啊,这一下子,勇士营似乎要出名了。

    只是……

    那小宦官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顿了一下,忙朝着外头的另一个小宦官使了个眼色,那小宦官会意,便连忙火速的出了殿,似乎向人禀告去了。

    糜益则是眉飞色舞地继续道:“真是不易啊,以臣之见,既然连衍圣公府尚且都知道陈修撰的教化之功,陛下为显示爱才之心,也该下旨嘉奖才是。自然,臣不敢妄言什么,只是随口一提而已,还请陛下恕罪。”

    陈凯之坐在角落里,同时接受着各种复杂的目光,显然,这些目光里,没一个是羡慕的,反而是……一种陈凯之你到底倒了几辈子血霉的怜悯表情。

    陈凯之则是面色不改,他依旧很安静,只提笔,负责记录着糜益的一言一行,仿佛这些事都和自己无关。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