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百零四章:剥皮抽筋(2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四百零四章:剥皮抽筋(2更求月票)

    方吾才见陈正道咬牙切齿的模样,不禁眼里透着几分温情,格外温和地提醒陈正道:“殿下,凡事要量力而行。”

    陈正道被方吾才温情的话语感动得热泪盈眶了,一直以来,在他心里,方先生总是神秘莫测,曲高和寡的模样。

    莫说对他语重心长,平时总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这一句量力而行,仿佛戳中了陈正道心里柔软之地,陈正道眼里雾水腾腾的,感动得哽咽道:“若非先生,小王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了,先生大恩大德,小王难报万分之一,何况先生是为小王奔走,小王又怎么可以吝啬呢?银子是身外之物,小事尔。”

    方吾才拍了拍他的肩,赞赏地说道:“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你,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殿下有吞吐宇宙之气,果然不愧是真龙天子,很了不起……”

    陈正道感觉丹田之内,一股豪气油然而生,他与方先生四目相对,从方先生的目光里,陈正道感觉到,方先生自目光中传递给了自己一股浓浓的感动,久久不散。

    …………

    时间在无声无息地过去,天气愈发的冷了,文史馆里的事过于清闲,陈凯之今日又抄了一部书,夹在腋下,骑着他的白麒麟,踏着晚霞,徐徐回到了飞鱼峰。

    可是今日,飞鱼峰下,却是另一番景象,竟是来了许多人,十几辆大车,一字排开,几个护卫按刀警惕着,而一个人,穿着尨服,也骑在高头大马上。

    陈凯之策马走近,方才看清了来人,竟是陈正道。

    陈凯之很是诧异,随即心里不禁一沉,莫非是吾才师叔的老底被揭穿了?

    陈正道也见到了陈凯之,只轻描淡写地看了陈凯之一眼,眼里,浓浓的都是鄙视。

    陈凯之心里已经警惕,这陈正道究竟来做什么?尼玛的,这人莫非是打上门来了?

    陈凯之定了定神,故作不露声色的样子上前,很轻快地和陈正道打招呼:“不知殿下来访,未能远迎,还请恕罪。”

    陈正道依旧鄙视地看着他,声音中带着讥讽道:“少来和本王客套,银子……本王给你送来了,方先生交代了的,总计十万现银,你要不要清点一下。”

    陈凯之听得,差一点儿就没从马上摔了下来。

    师叔又送银子来了?

    这一笔,又是十万……

    天哪,师叔真是神了。

    陈凯之瞬间觉得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北海郡王虽是郡王,可这些日子,不知多少财货搬上山来,按照陈凯之的计算,这尼玛的,北海郡王府到底有多少银子啊,这真尼玛的十足的聚宝盆啊。

    其实这倒也没什么,真正让陈凯之觉得可怕的是,师叔不但能搞银子,竟然还能让陈正道来送银子。

    这……真是卖了人家,还让人家给他数钱的节奏啊!

    卧槽,这个心,真够大啊。

    他就一丁点都不担心,陈正道发现自己和他的关系?也一点都不关心……

    陈凯之已经无言了。

    世上最匪夷所思的事,想来就是如此吧。

    陈凯之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自己此时的震撼,于是,他假作是不经意的样子,云淡风轻地看了陈正道一眼:“噢,殿下辛苦了。”

    他还真的有些怕,怕说错什么,最后步步都错。

    出一点错误,那位师叔可就真的要完蛋了……好吧,自己也会跟着完蛋。

    因此他非常的谨慎,话不多,神色也是淡淡的。

    陈正道看着陈凯之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有些来气,可细细一想,为了自己的大业,还是忍一忍吧,何况方先生早有交代,要学会忍耐,要深切顿悟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因此不管心里有多么的不悦,陈正道神色如常,淡淡说道:“既如此,我便让人搬上山了?”

    陈凯之颔首点头道:“搬吧,搬吧,不必客气。”

    陈凯之有些怀疑,这车里装着的,莫不是火药?会不会索性一次性把自己的飞鱼峰给炸了。

    不过……他不信陈正道,难道还不信自己的吾才师叔?虽然吾才师叔是坑了一点,可陈凯之只要想到吾才师叔还有那么多的字画和财宝都在自己的山上,陈凯之便放心了。

    不管怎么样,吾才师叔最爱惜钱财了,他一定不会让自己的飞鱼峰出事的,更不会让自己出事。

    于是陈正道指挥着人,卸下了一箱箱的金银,命他们挑着上山。

    而他,则依旧骑在自己的高头大马上,看着陈凯之的目光里透着刻骨的鄙视。

    你鄙视我,我还鄙视你呢。

    陈凯之也不好上山,只好也骑在马上,跟他僵持着,面对面的四目相望着。

    冷风飕飕,陈凯之觉得这下去,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于是他不禁开口道:“殿下不妨上山去坐坐?”

    陈正道收回了目光,轻轻摇摇头,撇了撇嘴,满是不屑的拒绝陈凯之。

    “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相为谋你还来送银子?这种人真是喜欢端着架子,不过也无妨,反正他也不喜欢与陈正道相处,因此陈凯之朝他呵呵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便上山了,殿下在山下好好欣赏这湖光山色,恕不奉陪了。”

    陈正道面上没什么表情,陈凯之已下马,让门役将马牵了去,自己则准备要上山。

    却在这时,陈正道突然在他自身后唤道:“陈凯之。”

    陈凯之下意识地回头,看了陈正道一眼。

    却见陈正道很有深意地微眯着眼眸,直视着陈凯之,嘴角轻轻一挑,嘲讽地笑了起来,道:“似你这样的卑鄙小人,毫无廉耻可言,本王若非是因为方先生的交代,真不愿意将这些银子便宜了你。”

    陈凯之颔首,却朝他一笑道:“噢,还有吗?”

    “你……”陈正道最厌恶的就是陈凯之这副好死不死的样子,本想暴怒,可随即又像泄气的皮球似的,瞬间扁了。他微微叹了叹气,不过也是眨眼间的功夫而已,陈正道又立即打起了精神,略带威胁地道:“你小心一些。”

    陈凯之很坦然地点头道:“多谢殿下关心,我会小心上山的。”

    陈正道一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而陈凯之则已经转身往前走了。

    陈凯之进了山门,拾级而上,走到了一半的山道,却忍不住又回眸看了山脚下依旧还在寒风中的陈正道,陈凯之的心里突然有些不忍。

    师叔这是剥皮抽筋,连人的骨头渣子都咬碎了一口吞了下去啊。

    这么多钱财,这是要将王府给掏空了?

    可细细一想,与我何干呢?自己的善心,换不来什么的,陈正道那么的厌恶自己,自己同情他,可怜他,又能得到什么,恐怕他会认为自己是疯子呢。若是有机会,这陈正道之只怕也会希望他倒霉吧!

    于是陈凯之收起了自己的同情心,赖得再去多想,从容地继续上山去。

    此时,在下鱼村,这里已是一片鸡犬相闻的景象,而陈凯之买来的五百多人也住在这片地儿上,他们被分为了数队,有专门供应伙食的,有专门打杂的,有人被分为铁炉、窑炉,有人则负责种植果树和蔬菜,还有人则负责养猪、养马和养鸡鸭,人渐渐多了,这里也就开始生机勃勃起来,宛如一个与世隔绝的村落。

    再往上走,便是女眷所住的位置了,数十个妇人和女子住在此,主要的职责,是打理陈凯之的书斋。

    而上渔村,则成为了一个军营,无数的建筑围绕着孔祠以及一旁正在建造的图书馆,中间,则是一个巨大的校场。

    这时,操练已经结束,丘八们已经齐聚在孔祠,一碗碗的饭已经盛了上去,摆在了丘八们面前。他们又累又饿,却是所有人屏住呼吸,不发一言。

    这些人渐渐的埋头苦练,身上的痞气已经收敛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即便是疲惫不堪,却依旧还能察觉出来的虎气。

    细细地看,每一个人都是跪坐着不动,腰身尤其的直,因为长久操练的缘故,所以即便是再疲惫,身子也是紧绷的,无法松懈萎靡下来。

    陈凯之步入进去,所有的目光便都落在了陈凯之的身上,他们的目中,满是渴望。

    回到了飞鱼峰,回到了这孔祠,陈凯之方才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整个人都觉得轻松起来。

    在这炽热的目光中,他默默地走到了自己的案牍前,稳稳坐下,在这鸦雀无声中,看着一个个精神抖擞的人,陈凯之心里反而很是舒坦,笑了笑,便徐徐开口:“周礼,大司徒篇。”

    众人早已习惯了,陈凯之一出题,他们便一起高声念道:“大司徒之职,掌建邦之土地之图与其人民之数,以佐王安扰邦国。以天下土地之图,周知九州之地域广轮之数,辨其山林、川泽、丘陵、坟衍原隰之名物。而辨其邦国、都鄙之数,制其畿疆而沟封之……”

    足足一篇文章,从头背到了尾,两三个月时间,从三字经至四书五经,都是在高压之下,却是被他们背了个滚瓜烂熟。

    232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