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一百七十八章 碰见

白银霸主 第一百七十八章 碰见

    齐东来似乎刚刚从国术馆回来,身上还穿着一套灰色的练功服,手上拎着一点东西,用纸包住,似乎是吃的食物,他从街边的转角处走来,丝毫没有注意到就在街边老酒馆的二楼之上,正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

    不是每个人都练过易筋洗髓经,所以,不是每个人都能感应到别人的注视。

    许久不见,又断了王浩飞和叶逍等人的这条关系,在人才济济的国术馆中,齐东来彻底泯没在一干新生之中,没有任何出头的机会,连名字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晚上才回到自己租住小屋的齐东来,在严礼强眼中,就透着两分的萧索和落魄。

    在解决完王浩飞,莫冷,还有叶逍之后,严礼强终于有时间来,解决这个最不起眼,但也是最危险的的一个人。

    齐东来就像是一条隐藏在暗处的毒蛇,如果不是经历过一次,恐怕严礼强都不知道就这样么一个角色,能给自己带来那么大的危害。

    看到齐东来转身进了街边的一条巷子,严礼强转身叫过小二,付了钱,然后慢悠悠的下了楼,不紧不慢的也走入到了那条巷子之中。

    巷子狭小,幽僻,昏暗,弯弯绕绕,严礼强不用走上前,在这样的黑夜之中,他只需要用耳朵听着,就能准确的把齐东来的脚步声捕捉到。

    这些日子严礼强不断修炼着易筋洗髓经上的眼功和耳功这两门外功,每天都有日新月异的感觉,耳目的灵敏,比起两个月前,又上了一个大台阶。

    齐东来住的这个地方的房子很老旧,这里离国术馆也不算近,比起三元街附近,齐东来住在这里的唯一理由,似乎就是这里的房租要更便宜。

    不一会儿的功夫,严礼强听到齐东来的脚步声停了下来,随着前面的脚步声停下,严礼强也跟着停了下来。

    接着,黑种中传来开锁的声音,然后是咯吱一声的开门声,还有门被关起来的声音……

    过了几秒之中之后,严礼强无声无息的走上前去,转过一个巷子之中的拐角,就看到一栋有些老旧的房子里,亮起了灯光,这里,就是齐东来住的地方了。

    严礼强等了片刻,正想过去,发现巷子那边又来了几个人,打着灯笼,正从齐东来租住的房子外面走过,他就稍等了一会儿,等那些人过去了,看到巷子两边没有人,他才快速从黑暗之中闪身而出,来到齐东来的房子面前,四下打量了一下,身形跃起,两只脚在那巷子左边的墙上踩了一下,整个人就上升一米多,然后又在巷子右边的墙壁上踩了一下,又窜起一米多,就这样连续踩了几下之后,他的身形就迅速拔高,先摸到了那距离地面五米多的窗沿,再搂到房子的屋檐,整个人就像一只大鸟一样,无声无息之中,就身形利索的一下子就翻到了房子的屋檐上,一下子趴了下来。

    齐东来租住的地方有一个很小的院子,院子里堆满了杂物,那院子的四面,就是四间瓦房,在那四间瓦房之中,有三间已经破损得很严重,有些漏雨,只有一间还能住人,那亮着的灯光,正是从唯一还能住人的那一间中传来。

    严礼强就像壁虎一样,整个人伏低了身子,就趴在屋顶上,尽量把自己身体的重量分散到四肢,然后轻轻爬到了亮着灯光的那间屋子的上面,悄悄揭开瓦片,从下面瓦缝之中露出的一丝光亮之中,观察确认着下面的情况。

    从上往下看下去,因为视角的关系,他的视线之中,只有齐东来的脑袋和肩膀,看不清齐东来的面部,不过就算是一个脑袋,他也能确认下面的那个人,就是齐东来。

    齐东来此刻正坐在屋子里的桌子边上,下着咸菜,啃着冷馒头。

    严礼强又观察了一圈,整个屋子里,除了齐东来,并没有其他人。

    这样最好,下手的时候,就不用顾忌了。

    监狱里砍犯人脑袋的时候都要给人吃顿饱饭,免得人成为饿死鬼,所以这个时候,严礼强也就不急了,等齐东来吃完几个馒头再说。

    不知道是吃得太急还是馒头已经冷了不好下咽,就在齐东来吃第二个馒头的时候,突然之间,齐东来被馒头噎住了,他使劲儿捶了自己的两下胸口,然后站了起来,快步走到旁边的一张桌子上,拿起桌子上的水壶,仰着头,咕噜咕噜的就把水壶里的水往嘴里倒去……

    “咳……咳……”馒头咽了下去,但是太急的水却把他呛得扶着桌子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得脖子上的血管都一根根的凸了起来。

    “哐……”刚刚喝水的水壶被他用力的砸在了地上,摔成几百瓣,变得粉碎。

    “你们等着,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全部人跪在我的面前,严礼强,你不要得意,将来我要让你后悔莫及……”齐东来发出一声犹如野狼似的低吼。

    桌子上的冷馒头还没有吃完,不过这个时候,齐东来却没有兴趣再去吃了,他有些虚弱的坐在椅子上,剧烈的喘息了一会儿,才慢慢平静下来。

    看着这个样子的齐东来,严礼强的眼神也慢慢的变得冰冷,这齐东来,果然是一条内心扭曲的毒蛇。

    就在严礼强准备翻下屋顶,快速进入把齐东来解决,然后把一切伪装成齐东来自杀现场的时候,严礼强突然听到附近传来一阵奇怪的响动——那响动,如风吹过飘扬的旗帜,但却比那个声音还要更轻,这附近没有旗杆,风也很小,所以那声音,就不是旗帜被风吹动的声音,而是一个人的衣襟的破风声——这是高手的标志,严礼强自问自己现在都还无法达到这样的境界。

    如果不是严礼强实在离得太近,而且耳目又比一般人要灵敏,他也不可能听见。

    屋子下面燃着的油灯一暗一明抖动了一下,然后齐东来的屋子里,一下子又多出了一个人。

    严礼强吓了一跳,在看到那个人出现的瞬间,严礼强本能的一下子就完全屏住了自己的呼吸,同时眯起了自己的眼睛,把自己的视线从那个人的身上挪开,看着旁边的地面,免得被人感觉到。

    从服装上看,那个人穿着一身捕快的衣裳,戴着捕快的帽子,虽然看不清脸,但却可以看出那个人的肩膀非常宽厚。

    严礼强从来不知道平溪城中的巡捕衙门之中,什么时候还隐藏着这样的高手。

    “师傅……”正坐在椅子上的齐东来看到这个人出现,身体一下子像弹簧一样的弹了起来,连忙恭敬的给那个人行礼。

    那个人扫视了一眼屋子,在看到地上摔碎的水壶之后,毫不犹豫的就举起了手,一耳光重重的打在了齐东来的脸上,把齐东来的嘴角都抽出血来,“我跟你说过多少遍,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你现在连自己的情绪都控制不好,如何能做大事?”

    这个声音沙哑,低沉,是一个严礼强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声音。

    “是,我知道错了……”齐东来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低下头,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

    “我之前让你关注的那个严礼强你还记得吗?”

    “记得,师傅原本不是一直让我关注着他吗,只是前些日子王家少爷和郡守公子都出了事,他也很长时间没有来国术馆,所以……”

    “过去的事就不要说了,原本我这边已经收到消息,陆家老爷子准备把陆蓓馨许配给严礼强,而王浩飞接近陆蓓馨,却是想把陆蓓馨弄给叶逍,我让你关注严礼强,就是想让你用严礼强作为进身之阶接近王浩飞和叶逍,最后成为郡守公子的心腹,没想到,这短短几天,平溪城中发生这么多事,那王浩飞和叶逍,居然都死了,我们以前的许多功夫,都白费了……”

    “啊,陆家老爷子要把陆蓓馨许配给严礼强……”齐东来的语气充满了嫉妒的味道,这个消息,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显得有些吃惊。

    “嗯……”那个穿着捕快衣服的人点了点头。

    “那不知道师傅今天来找我是为了……”

    “我教给你的那套夺命连环腿练得怎么样了?”

    “前些日子已经练到第五层了……”

    “嗯,继续抓紧,这门功夫越是到后面越厉害,等你进阶武士,我再把后面的传给你!”

    “是!”

    “今天那个严礼强是不是又回到你们国术馆了?”

    “是的,我听说了!”

    “严礼强现在被孙冰臣提拔为随身侍从,身份已经截然不同了,我现在给你一个任务,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想办法接近严礼强,最好还能像以前那样,成为严礼强的朋友,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

    “啊……”齐东来显得吃惊不已,显得非常为难,“师傅,上次我为了洪家的事情已经彻底得罪了严礼强,他已经恶了我,和我恩断义绝,在这种时候,我又怎么能再取得他的信任……”

    “为了我们的圣教,这点事算什么,而且严礼强现在只是一个少年,少年心性,总是多变的,只要我们找到了方法,让你再次成为他的朋友,也不是难事!”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