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镇墓兽>镇墓兽 第五十二章 东渡

镇墓兽 第五十二章 东渡

    中华民国七年,日本大正七年,西历1918年,六月。

    七天前,天津大沽口,秦北洋看到一条黑色巨鲸,劈开渤海上的滚滚波涛。他从船头跑到船尾,遥望亚洲大陆,一轮金色落日流着血,缓缓沉入华北平原的荒烟深处。

    十八岁的秦北洋,一千二百岁的九色,吹着夹杂砂砾的燥热西风。再回首,沧海茫茫,这是一千七百年前曹操“东临碣石,以观沧海”的奇观。

    人生从白鹿原唐朝大墓起,到天津德租界,再到西陵地宫,周游帝都与魔都,此番竟要远渡日本,告别赤县神州故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还欠两句,未到悲壮时刻,不宜早早读出。

    船尾多了个年轻男子,穿着黑色的日本学生装,低声吟诵:“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

    原来也是中国留学生,秦北洋略显羞怯地问:“苍凉大气!请问是哪位诗人大作?”

    “本人闲来所作,见笑了。”

    此人二十岁上下,双目明亮,配着两道浓眉,嘴角尤为有型,竟是个美少年。

    忽然,海平线上浮现一片虚无缥缈的亭台楼阁,不知今夕何夕?几百年前的陵墓宝顶?还是万里之外的神秘异国?

    “海市蜃楼!”留学生赞叹这壮美的奇观,“快到蓬莱了吧,这里经常出现这种幻景。”

    “秦始皇派遣徐福去蓬莱仙山找长生不老之药,就是这个地方吧?”

    “也有人说徐福是去了日本。本人姓周,本贯浙江绍兴,江苏淮安人。”周同学操着江淮口音,上下打量秦北洋问,“我猜你是第一次去日本吧?”

    “是。”

    “我到日本已经一年了,在东京的预备学校读书呢。你读哪个科?”看到秦北洋一脸懵懂,周同学接着问,“文科?理课?医科?”

    “哦,我是要去日本陆军士官学校。”

    “原来你是北洋政府的军人?”

    秦北洋只得继续伪装:“我叫齐远山,直隶正定人。”

    “这条大狗是你的吗?太特别了,我能摸摸它吗?”

    征得主人同意,周同学抚摸九色的鬃毛,不近生人的小镇墓兽,竟变得乖巧听话。

    “齐远山,后会有期!也许在不久后的日本,也许在未来腾飞的中国。”

    周同学的笑容如此英俊潇洒,狼狈逃亡的秦北洋自惭形秽。

    天黑后,秦北洋找到三等船舱。乘客们多是中国留学生,还有日本妓女,到处是木屐之声。这艘客轮属于羽田汽船株式会社,印着羽田家的家徽。

    半夜,渤海掀起暴风雨,舷窗外电闪雷鸣。船舱里不断有人呕吐,秦北洋抓着栏杆,想起半年前东海上的渔舟横渡。轮船驶入旅顺口避风。穿过黄金山与老虎尾,甲午战争、日俄战争,此地都有过恶战。尔灵山上纪念塔,如一枚子弹直冲天际,为“日本军神”乃木希典所立。如今是日本关东州租借地,要塞上有巨大的太阳旗,关东军因此得名。

    轮船在旅顺口耽误三天,云开日出,继续东行。路过威海卫,依稀可见刘公岛,却飘着米字旗。北洋水师的基地,已成英国殖民地,秦北洋想起战死在刘公岛上的外祖父。

    深夜,航行到中日航线的中间点。秦北洋带着九色走到甲板。黑暗茫茫的海面,有一座光芒四射的灯塔:达摩山。

    那是安娜的故乡,庚子赔款百万白银的埋藏地。他几乎忘了“达摩山伯爵”,这座石头孤岛就是自己的封地。现如今,他是北洋政府的头号通缉犯,两手空空,除了九色。

    次日,轮船进入朝鲜海峡。水手说,发现海面上有艘小船。秦北洋趴在栏杆上,见着燃烧的小蒸汽船,还有一对挥手跳跃的男女。

    船长命令放下救生艇,救起两个成年人与两个幼儿——当他们狼狈地爬上客轮甲板,秦北洋认出了小木与海女的脸。

    尽管小木已满头长发,但他左手断掉的手指不会说谎。而那两个吃奶的男孩,必是欧阳思聪的幼子,安娜的同父异母弟弟。

    留学生周同学为海上漂流者做翻译——海女和小木自称夫妻关系,两个孩子竟管小木叫爸爸。海女告诉船长,他们出海遭遇蒸汽机故障,随波逐流漂到这片海域。

    秦北洋猜出了七八分——达摩山上看管小木的海女,与囚禁对象日久生情,竟然放弃职责,非但双宿双栖私奔,还带走两个小孩。也难怪海女,做妈妈的怎能舍弃孩子?只是陪伴小木身临险境,差点死在海上,也是疯魔入心了。

    他不想戳穿海女的谎言,因为自己同样也是个冒牌货。

    在海上漂流了三天三夜,正在庆幸死里逃生的小木,恰好看到了人群中秦北洋的脸。

    小木再一次绝望,仿佛刚从白鹿原大墓地宫,唐朝小皇子的棺椁里爬出来。

    海女与小木“一家四口”被安置到船员舱室,他们不敢跑到甲板上,不敢再撞见秦北洋。小木害怕被九色的琉璃火球烧死。

    次日,船头见到日本列岛的青山远影。右边是九州岛,左边是本州岛,中间是马关海峡。海峡两侧群山耸峙,门司港有无数工厂,烟囱喷射黑牡丹般的烟雾,被某诗人誉为二十世纪的名花,近代文明的严母。濑户内海,风光旖旎,路经日本三景之一的严岛神社的大鸟居。星罗棋布的岛屿,绿色山峦与蓝色大海,截然不同于中国北方单调的土黄色。

    烟雨暮色之中,神户港到了,相比上海,别样风情。

    秦北洋牵着九色,背着藏有唐刀的扁担,拿起齐远山的护照,踏上日本的土地。

    然而,小木和海女不见了,包括两个幼子,不知遁入何所?

    船员们四处寻找,秦北洋明白那是徒劳。小木是个盗墓贼,擅长躲藏挖洞之术,海女更是潜水如履平地,就算带着两个孩子逃跑,也不是常人能找到的。

    码头上有无数人力车,原来是日本人发明的,拉着乘客去火车站,再转去东京、大阪、横滨等地。秦北洋初到日本,前路茫茫,带着九色漫步,直到一处荒僻的海岸。

    忽然,海水中冒出个湿漉漉的女人,美人鱼般甩着长发,水瓶形的身体曲线毕露。

    原来是海女!

    她也看到了秦北洋,惊得不知说什么?紧接着,有个长发男人爬上岸,果然是小木,他还抱着个救生圈,绳索捆绑两个孩子。

    海女、小木的头发滴着水,跪在秦北洋面前。谁看到都会误以为是对年轻夫妇,一家四口正在逃难。

    秦北洋从扁担里抽出唐刀,仿佛要剁下这对男女的人头。九色也恶狠狠盯着小木,就差咬下他的脑袋——近一年前,正是这个小盗墓贼,闯入白鹿原唐朝大墓地宫,让幼麒麟镇墓兽被机关枪子弹射倒,又是他进入墓主人的棺椁……

    十恶不赦,天诛地灭!

    “请饶恕我们!”小木注视眼前的少年,想起棺椁里的唐朝小皇子,这面孔让人迷醉,“不是我故意要逃出来的,而是刺客们到了岛上,打开关押我的地窖。”

    海女搂着怀里的小儿子说:“他们都是些人渣。”

    “刺客杀人如麻!”秦北洋像看着鬼魂一样看着小木与海女:“你们为什么还活着?”

    “我杀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