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百九十九章:害人终害己(2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三百九十九章:害人终害己(2更求月票)

    此时,陈凯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开始认错了。

    他毫不犹豫地道:“臣有万死之罪,万死莫恕。”

    认错得很干脆。

    所谓不知者不怪,其实就算是一知半解,那也没有什么关系,年轻就是资本嘛,对于少年人,大家总能在这种事上表现出一点宽容。

    所以他认错了,请罪了,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而这……

    却等于是压垮梁侍读的最后一根稻草啊。

    整个翰林院,都老老实实的该认错的认错,该请罪的请罪,从梁侍读的佐官,再到梁侍读的上司,最后是梁侍读上司的上司,全都认错请罪。

    而梁侍读呢……

    他竟是无动于衷,完全是一副委屈,受了冤枉的神色,嘴角微微嗫嚅着,还想为自己辩解,然而他动了动嘴角,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方才整个大殿哗然不已,此刻已变得无比安静下来,静得可闻针落。

    当陈凯之一句万死的时候,梁侍读已经意识到,自己完蛋了。

    天坑啊,这种事,最可笑的问题在于,谁都可以认错,唯独他不能认错,陈凯之谈了子见南子,这叫傻,不傻,他怎么跑来这种场合请教呢?本着治病救人的精神,陈凯之……其实还是可以挽救的。

    可梁侍读认错,其性质就不一样了,这是阴谋败露,因为没有人相信一个年过四旬,宦海沉浮这么多年的老油条会很傻很天真,更没人相信这是陈凯之故意陷害他,众人只会认为他很龌蹉,思想邪恶,现在这时东窗事发了,他完全属于众人敌对的范畴。

    梁侍读心里又气又悲,轰然拜倒,眼睛红肿,哽咽着道:“臣……是冤枉的!”

    他喊冤的声音打破了大殿的安静。

    “冤枉啊,臣真的冤枉,臣自忝为侍读,蒙太后和陛下厚爱,每日无不三省吾身,谨言慎行,这样的话,臣是万万不敢说的,臣……臣绝没有说过子见南子的话,这种事,怎么敢和人讨论?圣人……怎么会见南子……”

    他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整个人颤抖着,头抵在冰冷的石板上,开始絮絮叨叨的解释。

    “臣绝对没跟陈凯之谈论此事,若是有,臣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众人一听他又提到这子见南子,还有这死不悔改的态度,殿中的空气又骤冷起来,众人越发冷漠地凝视着他,那一双双目光里,皆是透着鄙夷。

    翰林大学士吴瀚气得捶胸跌足,喝道:“梁超,你还敢胡说!”

    “我……我没胡说……”

    吴瀚气冲冲地道:“子见南子,出自《论语·雍也》,乃先师弟子们所修撰,难道说,《论语》错了,你的书,读到哪里去了?”

    开始还是被质疑人品,可现在,等同于是质疑水平了,一个侍读,竟连基本的学识素养都没有。

    吴瀚一张脸沉得越发重了,微眯着眼眸注视着梁侍读,冷笑起来:“子见南子,这是确有其事,无奈何,似你这样的人,却将其当做是揭**私的事来谈,实是下作,诽谤先师,这是一个翰林该当做的事吗?”

    他气得发颤,此刻却不能太过火,按耐住心里激动的情绪,徐徐道:“子见南子,此话意为:至圣先师去面见南子,子路不满先师和这样的人来往,先师便说:我所讨厌并且绝不往来的人,是违背天道的、连老天都厌恶的那种人。南子虽行为不检,却并没有违背天道,连老天爷都厌恶,自然,先师去见她,又有何妨?此句,正应了那一句君子坦荡荡的话,至圣先师心里坦荡,见了一个南子,却被尔这人拿来揣测先师的居心,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卧槽……

    大学士就是大学士啊。

    陈凯之也是服了,这子见南子,居然还可以这样的理解?

    不过……虽然是牵强了一些,不过勉强也能圆得过去的,这大学士的理论水平,还是极高的,什么地都能洗白。

    那梁侍读轻轻抬首,忙道:“下官……下官……”

    “够了!”此时,珠帘后的太后再也忍不住的冷声道:“到此为止吧,今日,哀家本想择选出帝师,孰料竟闹出了这么一个争议,吴爱卿。”

    吴瀚连忙从百官中出列。

    “臣在。”

    太后冷冷道:“这件事,你来处置,处置之后,报到哀家这儿来。”

    “是,臣遵旨。”

    太后随即又道:“今日,看来是不宜继续考教了,帝师的人选,只怕要从长计议为好,赵王意下如何?”

    太后这时,还真是打蛇随棍上啊,她本来就没多少兴趣给皇帝选择帝师。毕竟这等于是添加皇帝的羽翼,尤其是所请的大儒,无一不是衍圣公府的学爵,这些人,多多少少和衍圣公府有所联络,此等事,自然能拖就拖。

    还真是想要瞌睡,就有人送来了枕头。

    这陈凯之一句‘子见南子’,顿时再没人有心思将兴趣放在今日的考教上了,她虽也气恼梁侍读的可恶,但也适时的借机凤颜震怒,正好再将此事再拖延一二。

    陈贽敬也知道,今日惹出这场风波,确实不宜继续讨论下去了,只好道:“娘娘所言甚是,只是不知何时再选?”

    太后在珠帘之后,淡淡一笑道:“再看吧。”

    她定下了基调,便不容陈贽敬继续费口舌下去,直接让宦官宣告退朝。

    其实从一开始,陈凯之就知道,自己这一句子见南子题出来,今日的择选就算是砸了,不只如此,翰林院也必定再不会让他来出题。

    为何?

    太坑了啊,一个题就弄死了一个侍读,换做是谁,也不会再敢让陈凯之出题了啊。

    可陈凯之,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陈凯之并非是讨厌出题,只是因为他深知,自己一个小小修撰,给这么多大儒和上官出题,这本身就是个天坑,回答对的人不会感激你,因为他们自觉得这是自己本身的水平高,难道因为自己水平高,答对了题,还会感激一个小小修撰吗?

    可若是答不对,恼羞成怒的人,怎么会承认自己学识浅薄?少不得到时候要痛骂陈凯之了。

    做官,最担心的就是得罪人,这也是为何这梁侍读会将这件事推卸到陈凯之身上的主要原因。

    而现在嘛……

    帝师的事继续拖延,糜益就慢慢等着吧;梁侍读更糟糕,他现在的处境凄惨得很,泥菩萨过河呢。

    一箭双雕,堪称完美。

    其实陈凯之懂不懂子见南子这四个字一点都不重要,当自己傻乎乎的当殿抛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所有人就只能默认陈凯之不懂了,因为除非是傻子,谁会在这种场合上拿这个问题出来问呢!

    既然是个情商低的少年郎,自然也就不能过于苛责了。

    陈凯之心情愉悦,可面上却是紧绷着脸,尼玛,得摆出一副悔过的态度啊,态度很重要,可千万不要学那梁侍读,死鸭子嘴硬,任何人最讨厌的便是这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

    陈凯之心情还算很愉快地,脚步轻快地回到了待诏房,梁侍读还未回来,于是坐定,陆续回来的翰林们和他相互点了点头,可其实大家心思都很复杂。

    等陈凯之捡了一篇诏书看完,就见梁侍读气急败坏地回来了,脚刚踏进待诏房,梁侍读的目光便如电一般搜到了陈凯之,如果眼神是把刀,陈凯之的身上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个口子了。

    这气氛自然是紧迫起来,整个待诏房的翰林,都是大气不敢出,显然大家都心知一场暴风骤雨就要到了。

    梁侍读一见到陈凯之,可谓是怒火中烧,他冷盯着陈凯之,很是艰难地从牙齿缝里挤出话来:“陈凯之,你竟如此卑鄙!”

    陈凯之则是徐徐站起,很冷静地看着梁侍读,不徐不慢地道:“大人让下官出题,下官自然出题。”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这都是你让我出题的,我只好出题呢,现在还来责怪我不成?当你把烫手山芋丢给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的处境和难处?

    “呵呵……”梁侍读见陈凯之泰然自若的态度,他不禁冷笑起来,一双看着陈凯之的目光阴冷到了极点:“好,好得很,你这是要害死老夫了。”

    陈凯之却是凛然无惧地迎着梁侍读的目光,道:“梁大人害过人吗?”

    “什么?”梁侍读一呆。

    陈凯之讥讽地看他一眼,意味深长地道:“梁侍读请自重吧。”

    “自重,自重什么?你以为……”他刚要咆哮,这时却有人疾步而来:“梁侍读,陈修撰,大学士请二位去拜见。”

    该来的终于来了,躲也躲不掉的。

    梁侍读身躯微震,他的心里不免有些害怕,心知这一刀就要来了,便狠狠瞪了一眼陈凯之,却又忙换了一副笑容,殷勤地看向这来传话的书吏,显然,这书吏乃是大学士身边的人,现在对梁侍读来说,任何可以影响大学士的人,都至关重要:“有劳李先生了,李先生,烦请带路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