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百九十八章:请罪(1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三百九十八章:请罪(1更求月票)

    于是大家一脸无语地看着梁侍读,目光里透着淡淡的鄙夷之色。

    而梁侍读觉得自己要晕倒过去,从这种种的眼神来看,他这天厌之的诅咒,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

    众人好像更相信陈凯之的话,这顿时让他老脸一抽,有些不知所措了。

    一个翰林,跟人研究孔子见南子,陈凯之一个少年郎,无知倒也罢了,据说他确实并未娶妻,应当对此还是懵懂的年纪,少年人不懂,倒也说得过去,可你梁侍读跟人研究这个,意义就不同了。

    这种话题深入下的探讨,十之八九,是带着某种不可描述的心思去的,否则,何须去研究?

    这时代,确实有一群猥琐的读书人,有特殊的癖好,可拿圣人来满足自己的癖好,于一个翰林,一个侍读,一个如梁侍读这样的人而言,不但不合适,而且让人厌恶。

    这口味真是让人恶心呀。

    站在这里的人,都是圣人门下的啊,即便是赵王,所接受的也是四书五经的教育。

    于是转念之间,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怒目看着梁侍读。

    梁侍读张大了口,脸色苍白至极,此刻他百口莫辩,可再如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他也不得不为自己争辩,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天地君亲师,说穿了,就是这个世上,除了天地之外,一个读书人是有三样东西不能诋毁的,一个是君王一个父母一个是恩师,偏偏圣人是所有人的老师,你梁侍读私下里和人讨论这个,你眼里还有圣人吗?

    这样的人用品性败坏也不为过。

    梁侍读的心在发颤,有种想抽打陈凯之的冲动,可即便此刻心里再气愤,他也不能鲁莽,而是连忙解释起来:“真……真没有,这陈凯之口无遮拦,下官……下官绝没有和他讨论过此事,下官恪守本份……他……他要害我……”

    梁侍读欲哭无泪,这时候他后悔了,若是知道陈凯之会出这样的题,他便是打断了自己的腿,挑了自己筋骨,也绝不敢把锅甩给陈凯之啊。

    很显然,陈凯之这是故意为之的,陈凯之对他不满,所以故意来整他,他嘴角发颤,很是委屈的喊着。

    “这是陈凯之要害我,他……”

    而此时此刻,已有人震怒了。

    别人还好,大多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思来看,毕竟一个老不羞,惹了这么一个笑话,至多……也只是一个趣闻罢了。

    可问题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心宽到能将这种事情当笑话来看待。

    比如翰林院的主官,官拜翰林大学士的吴瀚。

    吴瀚主掌翰林大学士,现在却惹出这么一个巨大的丑闻,一个侍读,当殿说出子见南子,而原因却来自于另一个翰林侍读的讨论,他已是勃然大怒,心里怒火滚滚。

    在他看来,这等于是当着天子、太后,乃至于天下人的面,说他这个翰林大学士形同虚设,藏污纳垢啊。

    他的脸色渐变,而后越发铁青,这梁侍读不解释还好,一解释,他更是火冒三丈。

    真是岂有此理!

    被人揭穿了这样的事,这陈凯之尚可以说是不知者不罪,你梁侍读在翰林院这么多年,眼下都已儿孙满堂了,难道还想装傻?到了现在,却还想要抵死不认,这是罪加一等!

    吴瀚双眸瞪得犹如铜铃一般大,直直地看着梁侍读,嘴角隐隐抽了抽后,厉声道:“梁超!”

    梁侍读打了个寒颤,吴大学士直呼他的名字,已是不客气,他的心瞬间咯噔跳了下,这下问题……更严重了啊。

    此时,吴瀚冷冷地道:“你的意思是不是,陈凯之故意要害你?”

    梁侍读像是抓住了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连忙拼命点头,很是无辜地说道:“是,是……大人明鉴,诸公明鉴……陛下圣明,太后娘娘……”

    吴瀚冷笑,其实此前对于梁侍读的印象,吴瀚是一直觉得不错的,正因为不错,所以才让他去主持待诏房,待诏房毕竟是经常要接触到宫中和内阁的地方,所以在待诏房的翰林们,言行需格外的谨慎,可现在……

    吴瀚阴沉着一张脸,质问道:“你这么说来,陈修撰为了污蔑你,在这天子殿里口无遮拦,连这样的话也都敢说?”

    梁侍读本寄以着吴瀚会维护他,可此时听到吴瀚的话,顿时又是一颤。

    他目中掠过了无以伦比的惊恐,他也终于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一个根本无法解释的问题。

    想想看,陈凯之为了害他,在这里说出子见南子,难道陈凯之不会受到影响吗?二人还不至于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吧,总不需来同归于尽吧,若是陈凯之知道此事的严重,怎么敢拿自己的前途来跟你梁侍读一起跳下万丈深渊呢?

    既然如此,唯一的解释就是,陈凯之真的不知,被梁侍读叫去研究了一通,这小子不谙男女之事,觉得梁侍读没有解释清楚,心里存着疑惑,所以才……跑来请教糜益了?

    这一请教,一个翰林院龌蹉的事便暴露出来。

    很傻很天真的陈凯之,此刻想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我……我……”梁侍读感觉自己要疯了,头皮发麻,整个人也是害怕得脸色发白,嘴角哆嗦着道:“下官平时一直谨慎的啊,从未有过过失,恳请……”

    “谨慎?世上欺世盗名,表面谨慎,背后欺世盗名的人还少吗?”吴瀚毫不客气地怒骂梁侍读。

    梁侍读已经无法解释了,他哆嗦着嘴皮子,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放空,好像已经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为自己辩解,似乎现在越描越黑了呀。

    吴瀚的心里叹了口气,目光又落向陈凯之,眼里颇有几分你这小子年纪这么大了,此等事也不知的意味?

    当然,可能陈凯之是真不知道的,因为确实没有听说过陈凯之什么沾花惹草的事,于是吴瀚出班,拜倒在地,诚惶诚恐地道:“陛下,娘娘,老臣忝为翰林大学士,本当为君分忧,上报天子,下治诸翰林,孰料老臣尸位素餐,疏于防范,竟使待诏房中藏污纳垢,老臣万死之罪,还望陛下、娘娘恕罪!”

    道歉,认错,拜倒!

    标准化的流程。

    对于吴瀚来说,他必须要请罪,否则这场火就要波及到自己了。

    可吴瀚的请罪,对于梁侍读来说,却不啻是一场天雷降下,连大学士都请罪了,自己还抵死不认吗?再不认,就是死路一条了啊。

    可他能认吗?不能认啊,认了,就是一辈子蒙羞,一身的名誉尽毁,这怎么能认?

    那小皇帝似乎被突如其来的紧张严肃气氛吓着了,木讷着看着群臣。

    群臣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大气不敢出。

    此时,众人不禁将焦点看向梁侍读,却见梁侍读一脸苍白如纸,却是装聋作哑的样子。

    背后人诽谤先师,被人无意揭发了出来,连自己上官都请罪了,他呢,却还死不认错,这样的人……

    这时候,所有人的第一个念头,便是摇头。

    便是梁侍读平时相交甚密之人,也忍不住生出了鄙夷之心。

    “陛下,娘娘……”

    这时,又有人站了出来,出来的乃是翰林院侍讲学士文盛,文盛管辖着待诏房和录书存科等事务,算是梁侍读的顶头上司,现在大学士尚且请罪,他作为梁侍读的顶头上司,又怎么还能装作不知道呢?

    他此时心里痛骂梁侍读这老东西不知廉耻,又心里骂陈凯之这家伙太傻太天真,却不得不出班道:“臣负责待诏之事,疏于管教,万死!”

    一个个翰林院的上官们,不得不站出来请罪。

    梁侍读却还是咬着牙,似乎已经下了决心了,打死不能认!

    若是认了,后半生就完蛋了,他不能认。

    太后透过珠帘,看着这殿中的场景,这事情发生有些突然,令她始料未及,不禁哑然,可随即,她心里也不禁勃然大怒,陈凯之……这是多纯洁的孩子啊,这个老不知耻的东西,竟教陈凯之这些东西?

    简直可恶至极……

    不过……今日乃是筳讲,筳讲大可以口无遮拦,所以太后心里虽觉得梁侍读可恨至极,却还是不得不按捺着心里的不悦,在这场面,为了陈凯之,她再气也不能说什么。

    有什么事,那也得等筳讲之后再说啊!所以她微眯着眼眸,忍下了眼中的怒气,徐徐道:“此事你们翰林院自行处置吧。”

    吴瀚和文盛二人,心里已经暴怒,好你个姓梁的,我们都请了罪,你一个小小侍读,竟是还装作没事人一般,看你死鸭子嘴硬到何时。

    事情是你惹出来的,现在却像个没事的人一样?这人品更坏了,简直无耻到极点了!

    他们心里狂怒,面上却是不露声色,只是道:“臣遵懿旨。”

    “臣,有罪!”

    这时……一个清亮的声音传来。

    众人朝着这个人看去,不正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陈凯之吗?

    却见陈凯之一脸汗颜的样子,口里吐出清晰的四个字:“臣也万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