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百九十七章:天厌之(5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三百九十七章:天厌之(5更求月票)

    糜益每每想到自己被北海郡王打了,想到甚至被赶出了北海郡王府,心里就感到莫大的侮辱和不甘。

    对于糜益来说,这一次考教,实在太重要了。

    这是他人生的转折点,是他出人头地的希望啊。

    可陈凯之与他的关系是仇人,他又怎么愿意让陈凯之出题?

    于是他恳求地看向赵王,一副很是不解的样子说道:“陈凯之乃是学子,如何可以出题呢?这似乎有些不妥呢?”

    陈贽敬笑了笑,一双明亮如雪的眼眸看向陈凯之,目光里也带着淡淡的质疑之色。

    陈凯之不急不躁,只是平静地作揖道:“既如此,那么就恳请殿下另请高明。”

    我不干了。

    有谁愿意干,就请谁吧,我可不稀罕做这类的事!

    当然,不稀罕只是陈凯之在心里想想,可不能真的说出来,因此语罢,他淡定自若,没一点不喜之色。

    可在场的人却有些讶异了,因为这里人都不笨,谁都不想出题啊。

    谁不知道,这个可是烫手的山芋呢,自然没谁愿意接这样的事干,可这不是你陈凯之自己主动请缨的吗?现在怎么就不愿意了呢?人家只是质疑一下,就闹脾气了?

    不过众人细细想来,也觉得这是正常的,人家接了这个活,却是被人质疑,谁愿意受这种气?

    陈贽敬见在场没人吱声,目光微转,笑意盈盈地看向糜益,淡淡说道:“本王前几日还夸奖过陈凯之,他学富五车,满腹经纶,让他来出题,也没什么不好。”

    糜益本想说自己和陈凯之不对付,可细细一想,若是纠缠不清,就越可能惹出争议,这帝师的人选,最怕惹出争议的,心里无可奈何,于是只好忐忑的点点头。

    只能这样了,不然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只能祈求老天,陈凯之不会故意刁难他。

    他看了陈凯之一眼,却见陈凯之别有深意地朝自己看来。

    糜益迎上这目光,心里没来由的一颤,甚至连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这家伙……莫非又有什么阴谋吗?

    刚在祈求老天帮自己,现在恐怖是……

    此时,陈凯之则笑道:“既是学生出题,那么学生倒是第一个想请教糜先生。”

    本来出题,是一个题,大家一起答的。谁料到陈凯之居然第一个就要单独考糜益。

    糜益心里一咯噔,果然还是来了,若是陈凯之给他出的题,他答不出,就算后面统考的题,他作了出来,只怕也给了人极坏的印象,糜益不禁暗恨,这陈凯之还真是不坑死他不罢休啊。

    可细细一想,在这庙堂之上,所谓的题,无非是四书五经而已,这陈凯之,还能考什么呢?

    而他,出自经学世家,再怎样,也不可能被陈凯之这小子所难倒吧。

    心里总算有浮出了几分底气,于是他心里冷笑,陈凯之莫非你觉得我这个学候当真是捡来的?可笑呀,居然敢这样挑衅他。

    这家伙羞辱自己过甚,自己与他不共戴天啊。

    他气得身体发颤,心里一股怒火顿时是烧了起来,他眼眸微微眯了起来,神色冷漠道:“这只怕不合规矩。”

    陈凯之摇摇头道:“既是考教,何况关系到了帝师的人选,自然要慎之又慎,太后、陛下以及赵王殿下抬爱下官,下官自当尽职尽责,怎么,糜先生似乎不敢答?”

    其实所有人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那便是……今日乃是筳讲,筳讲就意味着,在这里,任何人都是口无遮拦的。

    在陈凯之看来,糜益就是一个巨大的隐患,今日非要破坏了糜益不可。

    陈凯之虽跟他真正面对面交手不多,可他就是感受到此人心思极深,而且他与自己早结下了粱子,若是他当了帝师,那自己以后的路恐怕格外艰辛。

    不是他不厚道,而是糜益这个人实在是太坏了,处处算计他,陷害他。

    现在小皇帝什么都不懂,若是糜益在小皇帝面前挑拨什么,那自己肯定是没翻身的机会了。

    糜益则是皱眉,即便心里万分不悦,这时却不敢冷笑,生怕给人一个坏印象。

    他仔细一想,却又好像智珠在握的样子,从容道:“既如此,就请出题吧。”

    陈凯之这出格的举动,其实并没有引来大家的反感,在这里的人,除了太后、陛下以及赵王,无论是在职还是在野之人,无一不是饱学之士,现在陈凯之先行考教,反而让人生出了好奇之心。

    糜先生毕竟是学候,学问肯定是扎实的,这陈凯之出题,如何能难倒他呢?

    难……只怕真有一点难,这里是宫中,这就意味着,陈凯之的题不会过于出格,而以糜先生这衍圣公府学候的水平,料来不会有什么压力。

    陈凯之笑着,他的笑,使糜益心里生出警惕。

    却见陈凯之徐徐道:“前几日,我与梁侍读在讨论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争论极大,今日还请糜先生为下官解惑!敢问……糜先生,孔圣人,可见过南子吗?”

    “……”

    嗡嗡……

    梁侍读本来觉得自己终于完美的甩了锅,心里颇为轻松愉悦的,他捋着须,全程都是笑吟吟的样子,可陈凯之的这句话,却令梁侍读犹如在云端之上,突然的掉下地面,他心头猛地一惊,竟是两腿一软,直接瘫倒在地。

    卧槽啊……

    陈凯之,你特么的是疯了!

    你……你……

    梁侍读整个人如烂泥一般,竟是一时爬不起来,他脸色铁青,嚅嗫着嘴,想要矢口否认。

    这家伙,竟说前几日和自己讨论过孔圣人见没见过南子?

    畜生啊,真是畜生啊……

    梁侍读感觉自己欲哭无泪,原本以为占了陈凯之一点小小的便宜,谁料……竟反被这家伙往死里坑了啊。

    这话不但吓着梁侍读,也令殿中顿时哗然一片,谁也不曾想到,这陈凯之竟是离经叛道如此。

    孔圣人见南子,这句话可是有出处的,出自《论语·雍也》中一段话的开头。说是孔圣人周游列国期间来到卫国。当时卫国实际的掌权者是卫灵公的夫人南子。南子妖媚,名声不好,不过她仰慕孔子的能力和品德,知道孔子来了便很恭敬地请孔子去与她会见。于是就有了“子见南子”这一段。

    可这里头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南子这个人,是出了名的dang妇,她的名声,早就名动天下,据说有不少人都和这南子有一腿。

    于是乎,孔子去见了南子,可在见面的过程中,谈过了什么,做了什么,也只有天知道。

    于是孔子的弟子子路知道后,便忍不住责问自己的恩师,孔子的回答则是怒气冲冲的说:“天厌之,天厌之!”

    这六个字的意思其实就是赌咒发誓,无非是特么我若是和南子有什么,便天打雷劈,便万箭穿心,便死无葬身之地,便不得好死!

    如此一来,《论语·雍也》这里的一小段记录,就有些尴尬了,因为孔圣人是何人,他那时为人师表,弟子们记录下来关乎于他的言行,从未有过关于孔圣人激动情绪的描写,可这一次,天厌之、天厌之六个字,就显得有那么点儿……过份了。

    孔圣人乃是礼教的化身,说他是圣人也为过,一个圣人,怎么会突然如此激动呢?

    自衍圣公府建立之后,关于孔子见南子的讨论,已经偃旗息鼓,究其原因,就在于衍圣公府不再允许讨论关于南子的内容,因为无论如何解释,这个嫌疑都是洗不清的,既然如此,那么就索性不讨论。

    于是乎,子见南子四字,渐渐开始变成了禁忌,你私下里说一说也就罢了,可陈凯之这家伙,居然在这天子堂,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了孔子见南子,而且还拿这个来向人请教,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作为被陈凯之附带祸害之人的梁侍读,直觉得头晕目眩。

    坑啊,他只是甩个锅给陈凯之而已,哪里想到陈凯之这家伙……

    他嘴唇颤抖着,终于,他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喊道:“下……下官……下官……绝没有和陈凯之讨论过此事,若如此,则……天厌之!”

    又是一个天厌之。

    所有人在震撼之余,都忍不住看向了梁侍读,见他趴在地上,面上如死人一般的可怖,浑身瑟瑟发抖。

    他抵死不承认,陈凯之似乎也没有一口咬定,只是朝梁侍读笑了笑。

    可陈凯之没有和他争吵,并不代表,大家相信梁侍读没有和陈凯之讨论过啊。

    事实的真相,傻子都能脑补的出来,一定是这梁侍读跑去找陈凯之讨论这件事,而陈凯之毕竟只是一个少年郎,此等男nv之事,怕是理解不深,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不知道这其中的禁忌,他不知道,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在这里提出来,否则……

    一个修撰,哪里有这个胆子说出这个问题啊。

    这就好像,一个老不羞的东西当着孩子面前讨论某些不可描述的事,小孩子不懂事,觉得新鲜,便跑去询问别人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