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百九十六章:主动请缨(4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三百九十六章:主动请缨(4更求月票)

    配额销售能带来巨大的好处,可隐患也是不小的,这极容易带来不思进取,反正不管布匹的质地如何,都不用担心那些盐商敢不进货,最终的结果就是名声狼藉。

    除此之外,便是原有的那些纺织业所带来的问题,随着荀家布匹大规模的进入市场,势必会导致原有的许多布行难以为继,许多人遭受巨大的损失,这些人……难道当真会乖乖认输,将这巨大的市场拱手相让吗?

    那些小买卖人,或许会的,陈凯之甚至认为绝大多数人都会乖乖认输,可有些人,却是未必,哪一个买卖能做大的人,其背后是没有后台的?这些人就这般心甘情愿的服输?

    不会的,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为自己争取市场,甚至做出很多无法预料的事情。

    现在还是纺织业,若是日后,继续复制这个模式,那么对于许多行业的冲击都是巨大的,那么带来的问题就是,迟早有一天,会有麻烦上门。

    所谓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那些商人,甚至是靠这些维持家业的人,肯定会不顾一切的搞破坏。

    所以陈凯之自知必须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于是他修了一封书信回金陵,想尽办法的将这些影响力降到最低。

    陈凯之到了山下,今日不能骑马,只好让人预备了车。

    坐在车上,陈凯之趁机打了个盹儿,没多久,翰林院便到了,陈凯之先去了点卯。

    那梁侍读在待诏房早就等得急了,第一眼看到陈凯之,便板着脸,正色道:“陈修撰,老夫让你出题,为何到现在,你这题还未交上来给老夫过目,难道你根本没出题?”

    他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又好像生怕陈凯之索性摆烂,最后又将皮球踢到自己头上,又忙道:“老夫可是和诸学士们打了包票的,说这个题由你来出,一定不会出什么纰漏的,你呀你,平时看你还算稳重,可怎么今日却这般的敷衍,这样的小事都做不了吗?”

    言外之意是,这事儿已经板上钉钉了,都已经上报了上去,到时候出了任何责任,都是你陈凯之的事,和他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而且这也关系到你陈凯之的名誉呢,你这样敷衍,懒散,以后怎么在人前做事做人?

    陈凯之心里不禁冷笑了一下,面色有些冷,却道:“题太难出了。下官苦思冥想,暂时还没有结果。”

    梁侍读先是一惊,而后才回过神来,接着冷笑起来。

    “这就是你的事了,今日就是筳讲,你自己去解释吧。”

    他心里有些恼怒,觉得陈凯之不将自己交代的事放在心上。更觉得陈凯之一定是以为攀附上了陈公,所以对自己不客气了。

    官场上的大忌,反而是下属越是级和上司有沟通的渠道,梁侍读心里不禁想,这岂不是将本官架空起来了吗?

    因为他非常的不悦,所以面色也是隐隐的有些变了,沉得可以滴出黑色的墨汁来。

    陈凯之见状,却不恼,反而笑吟吟地对他道:“噢,下官的事,下官自然自己负责。”

    梁侍读依旧阴沉着脸,却默不作声,显然是被气坏了,一张脸黑得不见其他颜色。

    等到宫中那边来了宦官,待诏房的人方才动身,众翰林一起至宣礼殿。

    小皇帝和太后已是到了,内阁和礼部的官员也都抵达,除此之外,便是十几个候选的人选。

    陈凯之徐步入殿,瞬间便感受到了一道灼热的目光朝在自己的身上,他下意识地回眸往一个方向看去,才发现这目光的主人正是糜益。

    今日看到这糜益,样貌气息都令陈凯之感觉苍老了一些,却见他勉强显得打起精神的样子。

    也只是一眼,陈凯之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他的官职很低,便站在了靠后的位置,接着随众人一起行了礼,待太后说了平身,这才重新抬头。

    那小皇帝正经地坐着,头戴着一个极小的通天冠,却嘟着一张小嘴,显得很不乐意。

    这个年龄的孩子,又被人天天哄着,自然也就不免朝着熊孩子的方向发展,他摆着一副臭脸,似乎对什么都不满意,眼睛扫到了陈凯之的时候,目光很快就移开了,似乎早对陈凯之没有了印象。

    陈凯之不由在心里想,上一次,他随口就说要杀死自己,转过头,才几日的功夫,就已经不认得了,小孩儿的随性,反而是最使人觉得恐怖的。

    太后端庄优雅地坐着,隔着珠帘扫视了众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赵王的身上,才徐徐开口:“赵王……”

    那赵王陈贽敬便出班道:“在。”

    太后在珠帘后,淡淡道:“你来宣读吧。”

    陈贽敬颔首:“遵旨。”

    说罢,他取了一份宦官送来的诏书,咳嗽一声才道:“诏曰:朕年在幼冲,克继先皇帝大统,人心存疑,朕念祖宗社稷,正当继先皇考之志,御宇天下,宾服四海;朕闻,欲先大治,唯君圣臣贤,而天子圣明,在于教,亦在于德也,今召四方有德之人,择选嘉木……”

    冗长的诏令,枯燥无味,听得陈凯之昏昏欲睡。

    这诏书是以皇帝的口气发出来的,可是这里的人都很清楚,这是翰林待诏房的手笔,像这等制式的诏书,陈凯之几乎都可以倒背如流了。

    好不容易捱到陈贽敬落下话音:“请诸位先生出班。”

    十几个先生便徐徐出班,都朝太后和天子的方向长长作揖。

    陈贽敬笑吟吟地道:“诸公是四海有德之人,今请诸公来朝,便是为了择选出太子之师,诸公,只怕朝廷要冒昧考教了。”

    这些人都是在野之人,并不是官,天子的老师有三种,一种的内阁大臣,因为他们有一个兼职,要嘛是太师,便是太傅,本就负有教导天子的责任。

    而第二种则是翰林,翰林官会有专门的侍讲、侍读,负责给皇帝讲课。

    第三种,就是这种征辟的大儒了。

    前两种毕竟都是兼职,除了教太子读书,也有翰林的职责。

    唯有这些大儒,则是名副其实的专职教授天子的,因此挑选起来就比较严格了。

    众人纷纷应诺道:“遵旨。”

    陈贽敬的眼眸瞥了众人一眼,才又道:“既如此,就请翰林出题吧,这题不但诸位先生来答,也请翰林诸侍学、侍学以及学士们来答。”

    此时,那梁侍读站出来道:“殿下,下官奉旨出题,只是修撰陈凯之,主动请缨,想要出题,下关念其文名天下,是以恳请了诸学士的恩准。”

    陈凯之出题……

    一个小小的修撰来出题?

    许多人的脸上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诧异之色。

    这显然是有些犯规矩的啊。

    而且,听这梁侍读的口气,这陈凯之竟是主动请缨?这……这陈凯之的脸皮也实在太厚了点吧?一点也不谦虚啊,简直有些目中无人的样子,小小年纪,便想考大儒,这样的做法,让人不禁觉得陈凯之这是骄傲上天了。

    虽然有些人心里不满,但都没有做声,只是目光怪异地看向陈凯之。

    被各色目光注目着,陈凯之依旧淡定自若地站着,面容平静,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那些带着点贬义的目光似的。

    主动请缨四个字,显然是极有争议的。

    说穿了,这梁侍读既推卸了责任,又好像出题的事是巨大的荣耀一般,而他陈凯之跑来想要来抢,他是个宽厚的人,便将这个机会让给了陈凯之。

    陈凯之心里则是想笑,其实这种套路,他见得太多了。

    此时,陈凯之倒是徐徐出来,那赵王陈贽敬看了陈凯之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既然陈修撰想要出题,那么就让陈修撰来出题,又有何妨?”

    陈凯之道:“那么下官却之不恭了。”

    正说着,却有人道:“太后,陛下,殿下……”

    此时,那糜益站了出来,道:“臣有事要奏。”

    这糜益突的站出来,就令人更感意外了,谁也想不到,这么一场考教,居然还一波三折。

    糜益瞥了陈凯之一眼,显得神情严重。

    不知为什么,他自遇到了陈凯之,便觉得自己不知倒了什么霉,诸事都不顺,虽然被北海郡王赶了出来,可糜益还是不服啊。

    他想不到,自己对北海郡王如此的忠心耿耿,可是换来的,却是北海郡王这般的对待,当那北海郡王一拳将他打翻在地的时候,他心里便涌出了一股滔天的仇恨,他恨北海郡王,恨方吾才,也恨陈凯之。

    这种我欲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心情,让糜益悲愤无比。

    此番他想尽办法,请人来推举自己,就是奔着这帝师来的,只要当真有机会,能够时刻见到小皇帝,那北海郡王又如何,陈凯之又如何,方吾才又如何?迟早……自己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可糜益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竟是陈凯之来出题,不对……不对劲啊……

    他有点心里发虚,实在是自遇到了陈凯之,倒霉到有些怕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