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百九十五章:人挡杀人、佛挡杀佛(3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三百九十五章:人挡杀人、佛挡杀佛(3更求月票)

    没有出现一个错处,可见这些人背得熟练,毕竟这《论语》,乃是摸底考试时必考的内容,想敷衍都不成。

    陈凯之认真地听完,便含笑道:“郑虎!”

    那郑虎忙站了起来,很乖巧的朝陈凯之作揖行礼,现在的他,却不敢在陈凯之的面前放肆了。

    现在这里谁不知道陈校尉的凶名?惹了陈校尉不高兴,陈校尉就有的是办法折腾你,比如……大半夜的把你拎出来到校场里去跑一夜。

    陈凯之双眉轻轻一挑,极度认真地追问道:“何解?”

    郑虎没有过多的迟疑,忙道:“宪问问圣人,什么事最为可耻,圣人回答说,国家有道,做官拿俸禄;国家无道,还做官拿俸禄,这就是可耻。原宪又问:好胜、自夸、怨恨、贪欲都没有的人,可以算做到仁了吧?圣人则回答说:这可以说是很难得的,但至于是不是做到了仁,那我就不知道了。”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陈凯之,见陈凯之面上没有怒色,方才放松一些,接着徐徐地继续道:“这话的背后意思是,无道之君,无道之国,仁人志士理应远离;而想要做到‘仁’,单凭不好胜、自夸、怨恨、贪欲,却还远远不够,何谓仁,人在心也,绝不只是克制自己yuwang,便可成仁……”

    陈凯之颔首点头,似乎还满意:“很好,那么……”他想了想,才沉吟出声:“你觉得我成仁了吗?”

    “……”郑虎顿时石化了。

    校尉,你不是东西啊,你坑咱们兄弟上了山,每天累成狗,这倒也罢了,弟兄们现在对你又敬又怕的,你特么的还拿这个来考我?

    真是要人命不见血的呀。

    郑虎沉默了很久,皱了皱眉,才轻轻吐出话来:“没有!”

    陈凯之奇怪地看着他,清澈的眼眸里透着亮光:“为何?”

    郑虎犹豫了一下,其实他很想拍一下马屁来着,只是这马屁……他下不去嘴啊。

    于是像是撇出去的样子,他咬了咬牙道:“校尉没有成仁,待身边的人以严厉著称,性情多变且残暴。”

    这一句话,可谓是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不是东西啊,大家心里捶胸跌足,坑死大家了。现在更惨,山下不得,每日都是操练,稍有不规矩就是体罚,除了好吃好喝以外,这过的是什么日子。

    陈凯之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却是随即道:“很好,待会儿吃完饭,去校场里跑十圈。”

    郑虎刚刚操练回来,早已是身心俱疲了,一听到吃完饭要去跑十圈,顿时心塞得很,最后还是不服气地道:“校尉问我,我自然如实回答。”

    陈凯之低头,轻描淡写地道:“因为你知道得太多了,以后要谨记,校尉宽厚待人,知书达理,赏罚分明。”

    郑虎的脸顿时黑了下来,心里骂道:真是面皮够厚啊!

    却又不敢违抗,因为他知道,在这山上,陈凯之有九百九十九种办法整他,反抗的后果,只会比在校场跑十圈更可怖。

    他很明智地选择了不反抗,只好道:“是,卑下遵命。”

    “很好。”陈凯之笑了笑,他伸出手,抓起了筷子。

    显然,现在一个人受了委屈,大家已经不会一起起哄了。

    其实之所以大家没有和郑虎一样,跟着闹将起来,除了害怕惩罚,还有平时里对陈凯之敬畏之外,最重要的是,操练了一下午,大家伙儿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专等陈凯之动筷子呢。

    他们一见陈凯之举起了筷子,顿时如释重负的样子,各自拿起筷子,窸窸窣窣的,纷纷开动。

    每人一斤的米饭还有肉食、鸡蛋,再加上汤水、蒸饼,寻常人是极少有这样胃口的,可这些丘八们却吃得很香,可谓狼吞虎咽,几乎每一次吃饭,这一斤多的食物,都是风卷残云一般扫了干净。

    这等饭量,一个人可以抵得上寻常人的两三个了。

    正因为是大量的体力消耗,方才使他们的饭量巨增。

    吃过了饭,接着便是歇一歇,开始闲聊,大多数时候,是陈凯之和他们讲授一些知识,在这个过程中,大量喝一点茶,陈凯之觉得喝茶对于这些丘八们来说是极重要的。

    接着,丘八们便动身去校场跑几圈步,到山腰的一处清泉那儿洗浴一番之后,便疲惫不堪地去睡了。

    陈凯之则没有这么早睡,他最近手上正忙着的十圈是,将天人阁的书抄写出来,为未来的图书馆做储备。

    ……

    时间匆匆而过,两日之后,虽是炎炎夏日,一场豪雨袭来,这一场暴雨却是暴露了山上排水的问题,许多地方,开始积起水洼。好在陈凯之对山的改造还算克制,保留了不少的林木,再加上飞鱼峰本就不陡峭,所以倒也不担心山体滑坡。

    不过既然有了问题,就得去解决,陈凯之素来是行动派,接下来,这山中的排水系统,只怕就需改造一番了。

    不过陈凯之今日有事,清早便带了油伞出门。

    虽这是一场暴雨,那雨水倾盆而下,可陈凯之下山的时候,却还是看到丘八们一个个头戴着斗笠,披着蓑衣在校场那儿跑圈,因地面路滑,所以有人滑倒了,在这雨水和泥泞中挣扎,一个个狼狈不堪。

    风雨无阻,这便是武子曦的意思,只要天上不是下刀子,操练就要继续。

    不过今日的晨练,却不能在山路上跑了,路上太泥泞过于危险,容易发生危险,因而晨跑的地点,选为了校场。

    看着这些家伙狼狈的样子,陈凯之却是撑着油伞,穿着他的官服,显得很斯文地徐徐沿着石阶下山。

    他心里不禁想,这暴雨暴露的问题倒是不少,除了排水的问题,一些地方的路面也理应硬化,否则一场雨,泥泞个几天,于勇士营操练不便不说,也不美观。

    当然,最重要的是陈凯之有钱,昨天夜里,金陵那儿来了书信,靠着盐的售卖渠道,荀家已经搭建起来的纺织工坊已经初具规模,接着,荀家的布匹开始和盐搭售,因为盐卖得火,盐商们疯了似的求购,而这精盐独此一家,别无分号,因此盐商们是有求于荀家,荀家已下了规定,采取了配额供货制。

    想要盐,好,你要多少盐,就得进多少布,你只想要盐不要布?那么抱歉了,没货。

    那些盐商固然抱怨了一阵,都觉得荀家苛刻。

    可精盐的买卖实在是紧俏,若是自己不进货,这货就卖别人了,到时对面的铺子里卖精盐,自己的铺子里莫非还卖粗盐不成?这买卖还要不要做?

    于是固然是有诸多抱怨,可绝大多数人却不得不接受。

    这就使得荀家的布坊几乎是生产多少,便可以卖多少,根本不愁销路。

    更可怕的是,这些盐商们手里有了这么多布匹,难道任其烂在手里?这可不成啊,各地的盐商,哪一个不是神通广大的人?有的人索性自己开设了布铺,直接兜售荀家的布,也有的找关系,卖给各家的布店。

    市面上突然多了如此多的货,自然导致了布匹价格的暴跌,不少的布商只好降价,可价格一降,荀家倒是无所谓,反正人家主要买的是精盐,布匹只是搭售而已,这些盐商们就算是拿出比成本价还低的价格卖出布去也无所谓,因为他们在布匹那儿,只要收回八成的本钱,可精盐那儿,却可以获得几成的利润,布匹亏了本,又有什么妨碍呢?

    可其他的布商不成啊,一旦亏本甩卖,卖一匹,就是亏一笔,可若是不降价,自己的布又无人问津。

    如此一来,大量的布坊难以为继,不得不倒闭,荀家便趁此机会,开始大规模的收购布坊,雇佣那些失去了生计的织工,整个江南的布匹买卖,重新进行了洗牌。

    于是在短短时间里,荀家布坊已经开始崭露头角,成为了布匹业不容小觑的巨头之一。

    这就导致,陈凯之的分红,也随之水涨船高,一个月下来,竟已超过了十几万两银子。

    这是何其大的数目啊,连陈凯之都为之咋舌,说它是暴利中的暴利也不为过了。

    而真正可喜的还不是这些。

    可喜之处在于,陈凯之这个新的商业模式成功了,今日靠着精盐的商业脉络可以轻松的在布匹行业一跃而起,那么明日,这个模式继续复制,还可以染指许多的行业。

    这颇有一些像是后世某个聊天软件的模式,因为有了这个交友平台,便可以借助着平台的渠道推广它的音乐、游戏,可谓无往不利,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精盐的平台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这配额搭售的方法,简直就是商业中的bug啊,非要好好利用不可。

    不过即使如此,陈凯之却不敢大意,这世界上哪真有一帆风顺的事,这固然是成功了,可随之而来的问题,也会开始出现。

    他一路下山,一路心里想着心事,关乎于生意上的事,他必须进行一次长远的谋划才好。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