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百九十四章:脱胎换骨(2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三百九十四章:脱胎换骨(2更求月票)

    陈凯之怎么不明白梁侍读对自己没安好心,可正因为有这方面的考量,所以陈凯之也懒得去和这梁侍读争。

    其实但凡是有过职场经验的人都清楚,某些倚老卖老的人是最令人厌恶的,这些人从来就喜欢把难做的事推给你做,然后还一副我这是为你着想,我这是提携你,你得感激我的态度。

    这种人,陈凯之虽是厌恶,可觉得没什么必跟他争辩的,重要的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他在心里笑了笑,暗暗想着:“真要我出题?好吧,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思虑片刻之后,他便朝梁侍读颔首点头,一脸认真地回应道:“是,下官尽力而为。”

    梁侍读起初还生怕陈凯之不肯,这里头的玄妙,这陈凯之或许知道也未必,可现在看陈凯之竟一口答应下来,反而有些诧异,于是骤然高兴起来,看着陈凯之的双眸直发亮,笑呵呵的捋须。

    他难得的露出了继续和蔼,道:“很好,好好的出题,老夫倒是很期待凯之的考题了。”

    那就好啊,希望你到时候可别怪我,这都是你自己作的啊。

    陈凯之含笑着坐下,距离出题还有两天,他倒是不急,正好这两日也不用整理诏书,索性清闲地坐在这喝喝茶,这梁侍读也很识趣,倒是没有拿什么杂事来打扰他。

    这个时候,既然陈凯之答应下来了,估计梁侍读也不好意思来打搅他了,所以陈凯之也是轻松惬意的,没什么事做。

    直到下值之后,陈凯之又回到了山中,经过上鱼村的校场的时候,便见那些丘八们,一个个**练得如死狗一般,身上大汗淋漓,都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这个时代的军队,其实操练的时间并不多,一天能操练半个时辰已经不错了,甚至许多军营,是三天一操,五天一操,像是完全随着他们的心情来操练的。

    究其原因,并不是因为古人不知道要炼出百炼精兵,需要刻苦的操练,根本原因在于……补给跟不上。

    在这个物质贫乏的时代,朝廷养着上百万军马,这么多的军队,消耗是极惊人的,这些军马,每天能给他们提供三餐白米饭,就已算是禁军的标准了,一般的府兵,能有两顿黄米饭就算不错,这还不算上有地方的将军人浮于事,或是吃空饷、吃兵血所导致的种种问题,正常的情况之下,许多人是吃不饱的,或者是,永远都维持在半饱的状态。

    而这种半饱的人,你让他们每天操练几个时辰?这几乎等于让人去死啊,只怕一天下来,便有三成人要昏厥,十天下来,近半数人都可能直接累死。

    即便是三餐白米饭,也只算是吃饱而已,还远远谈不上营养丰盛,每天能操练半个时辰,便已算极难得了,因为人的营养跟不上这样体力的消耗。

    陈凯之所知的羽林卫,差不多也就两天一操,一操一个时辰的水平,再多就真的不成了,非但不会带来战斗力的提升,反而会带来巨大地人员损耗。

    在营养跟不上的情况下,过度劳累,操练只会适得其反,起不到一点强身健体的作用,更别指望练出精英的兵来。

    勇士营现在是每日三操,早上沿着盘山路开始晨操,在跑了半个时辰之后,到了下午,便是一下午的队列或是进行一些战斗的操练,这午操的时间是最长的,足足两个半时辰,也就是五个小时,这对勇士营的丘八们来说,几乎是一次次脱胎换骨的熬练,到了傍晚,还会有一操,则是半个时辰。

    这训练量,即便是比之其他的禁军,也是十倍以上,比京营的操练量,更是二十倍三十倍,而至于一些府兵,那就更不必提了,几乎形同于碾压,说是百倍也不为过。

    这也是为什么陈凯之非要四处争取钱粮的原因,虽然勇士营只有三百多人,可是……特么的真的养不起啊,朝廷给的这些补给,其实也只是杯水车薪而已,陈凯之自己只怕还要倒贴不少,可若是不争取,这个倒贴的数目就更多了,因为三百多人,每日至少要吃掉五百个鸡蛋,三十只鸡,一头羊,百来斤羊奶,还有一百多斤米,以及百来斤水果,这还只是日常的消耗,若是加上上午的文课,需要发放笔墨纸砚,每日墨和纸张的消耗就更不必提了。

    正是因为这丰盛的肉食,方才能保障勇士营的丘八们在这些对体能的高消耗的操练中坚持下来。

    当日那烂泥扶不上墙的丘八们,此时显然已经焕然一新了,身子愈来愈的结实,个个显得精瘦,若是脱了衣服,甚至能看到那身上的肌肉盘根错节,从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现在却个个气力不小,龙精虎猛,最重要的还是精神面貌的改变。

    每个人都是清一色的生龙活虎,神采奕奕的样子,不再是从前那般无精打采,永远提不起劲来的萎靡之症。

    陈凯之没有给他们丝毫胡思乱想的机会,从清早到晚上入眠之前,这些人除了集体组织起来操练、学习、吃饭,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私人的时间。

    这种集体式的军事管理,显然令他们变得‘迟钝’了。

    没错,是‘迟钝’了,渐渐的,他们开始没有了歪心思,其实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有的,可每日枯燥到令人发指的操练,原先的兴趣爱好,渐渐的消磨了个干净,人开始从复杂变得简单和纯粹,如那杨光,从前他每日都在瞎捉摸,有了点钱,便想着找nv人和耍钱,没了钱,便想方设法去弄钱,和人一道坑蒙拐骗,心思复杂无比。

    可现在,他每日清早按时起来,还未开始想东想西,便开始了晨跑,晨跑之后,累成了狗,心里便想着早餐,吃了早餐,吃饱喝足了,按理是饱暖思yinyu的时候,而上午的文课又开始,到了下午,又是操练,操练极为痛苦,苦不堪言,因此,足足一下午,除了在武子曦的监视下苦苦支持,心里所想的便是赶紧结束,想着自己肚子饿了,晚上一定要吃顿好的。

    除了吃和睡,他的脑子里已经容不下任何东西,过往散漫的生活,开始渐渐的变得遥远和陌生起来,竟像是上一辈子的事。

    陈凯之看着木讷的众人,在这炙热的夏日里,此刻头顶着烈阳,在热气沸腾的大地上,重复枯燥地进行着几个动作,站直,跨步,手中长棍狠狠一齐刺出,接着在武子曦的命令之下,又收回棍去,接着继续站直,继续跨步……

    这几日操练的,就是这么一个简单不能再简单的动作,而武子曦对此,却是乐此不疲,在这些丘八们进行了一千次乃至上万次反复的刺杀操练之后,似乎还想将这操练继续下去。

    虽是很简单,可显然是备受折磨的,而许杰和杨光等人,则也只如呆鹅一般,他们连不满的情绪也已没了,因为这种操练,让他们从起初的平静,变成了不满,再由不满,变成了抱怨,可抱怨了很多天之后,他们麻木了,已经懒得再抱怨。

    因为抱怨也没有用呀,累得半死,还抱怨半天,整个越发累了,还不如好好的休息,省下力气来应付后面的操练。

    陈凯之的唇边不由自主地勾起了笑意,笑吟吟地看着,很是满意,他背着手,陡然想起了,就在一个多月前,这些家伙还一个个在自己面前装大爷的样子,玛德,他们那时候还敢坑他的钱。

    辛劳的时间总是过得慢的,终于熬到了吃饭的时候,可大家竟没有露出兴奋又期待的目光。

    在他们来之前,陈凯之就坐在孔祠的正堂里,三百多个丘八们这才列队进来,各自安静地在自己的案子后跪坐下,他们一个个疲惫不堪的样子,连骂niang的力气也已没了。

    要知道,半个多月前,这群家伙还各种嬉笑怒骂呢,可现在呢,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交头接耳,一个个只疲惫地跪坐着,默不作声。

    紧接着,便是仆役们开始上菜和饭,今日是两人一条清蒸的鲈鱼,还有一块三两的羊肉,一个鸡蛋,外加一碗米饭,以及几乎已经看不到鸡肉的鸡汤,每人一个蒸饼,一个桃子。

    人均下来,米饭和菜足有一斤之多。

    饭香四溢,诱惑着味蕾,可每一个人都没有急着动筷子。

    陈凯之此时在好整以暇地拿着一部自己从天人阁那默写下来的书校对,他坐在案头,徐徐地看着书,祠堂里则是鸦雀无声。

    过了半响,陈凯之慢慢地放下了书,抬眸,看着三百多人,竟一个个闷不做声地看着自己。

    这些人……越来越呆了。

    陈凯之咳嗽一声,才道:“宪问篇!”

    众人一听,条件反射地一齐唱喏:“宪问耻,子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为仁矣?”

    “子曰:“可以为难矣,仁则吾不知也。”

    “子曰:……”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