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成为侍从

白银霸主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成为侍从

    巡查使所住的庄园外面依然有很多人在排着队,一个个拿着名刺,等着巡查使大人的接见。

    严礼强上次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样子,没想到这次来,庄园外面的情况一点都没有变。

    等在庄园外面的,一个个衣冠楚楚,非富即贵,这样的景象,几乎已经成了平溪城中的一景了。

    难道巡查使来到平溪城,就是每日不断的接见各种人就行了吗?也不用到处走走看看了解一下民情?

    严礼强心中嘀咕着,也不知道巡查使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些排队等候着的人也一个个用奇怪的眼光在看着严礼强,因为严礼强在这里,实在太惹眼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也来这里求见巡查使,这也搞笑了吧,这个少年以为巡查使是谁都能见的吗?有不少人在这里等了几天的,也没有见到巡查使一面,这个少年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未免也太不懂事了。

    不少人都嗤笑起来。

    只是等了一会儿,庄园里的一个引客的侍从就门口走了出来,游目四顾。

    看到这个人出现,等在外面的几十个人就一窝蜂的围了上去,就像池塘里的金鱼发现有人在喂鱼一样,一下子就围过来了,一个个脸上笑得像烂梨一样,开始七嘴八舌。

    “巡查使现在想要见我了吧?”

    “名刺昨天就已经递上去了,这下该轮到我了吧……”

    “这位大人,通融通融,下官非常仰慕孙大人啊……”

    “严礼强,严礼强是哪个?”那个引客的侍从环视一圈,目光穿过人群,大声的问道。

    严礼强?谁是严礼强?

    一干围在门口的人面面相觑,纷纷在人群之中寻找着,这个名字,对他们来说实在太陌生了。

    就在人群一片安静的时候,一个声音出现在人群后,“我就是!”

    听到这个声音,围在前面的人立刻让出一条道来,然后就看到一脸平静从容的严礼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从后面走了上来。

    那个刚才还板着脸的引客侍从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笑容,“跟我来吧,孙大人知道你来了,很高兴,正在等你呢!”

    听到这样的话,周围的人更是一片目瞪口呆,这个少年是什么人,居然可以让巡查使大人等着。

    严礼强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踏上台阶,在那个引客侍从的带领下,走到了庄园之内。

    就在严礼强进去之后,在他身后,瞬间就是一片议论纷纷的声音,有排在外面等候的官员或者大户,已经把身边跑腿的管事之类的招了过来,低声吩咐两句,让下人去打听一下一个叫严礼强的少年的底细。

    再次进入到这个庄园之中,孙冰臣接见严礼强的地方,却已经不是上次的客厅,而是另外一个院子里的花厅,显得更加随意和亲近了许多。

    严礼强来到花厅,就看到孙冰臣正坐在椅子上,微笑的看着他,这位巡查使身上的气息,也少了几分第一次见面时那种咄咄逼人的感觉,不过,就算如此,只是被这个孙大人看了一眼,严礼强还是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

    “严礼强见过孙大人!”

    孙冰臣笑了笑,让严礼强坐下,“怎么,这几天回了一趟家,家中父亲意见如何?”

    “家中父亲也支持我到大人身边,跟着大人做点事!”

    “你的想法如何呢?”

    “我还有一事不明,想当面请教大人一下!”严礼强平静的说道。

    “没事,你说!”

    “我自问本事不算出众,实力更是低微,大人要招揽人手侍从的话,只要放出话来,不知道会有多少高手强者会在外面排队,等着大人挑选,不知为何大人为何看中我?”

    孙冰臣却笑着摇了摇头,“礼强无须自谦,所谓实力本事,在我眼中,又何止局限于舞刀弄剑实力等级,在我这个位置,想要找高手来帮忙,的确不是难事,我身边也不缺这样的人,而礼强你这种过目不忘心细如发的本事,我还真没有见过几个人有,更难得的是礼强你人年轻,未来潜力无穷,却又没有沾染上官场和那些豪门大派的习气关系,来历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我用起来放心,那日你发现沙突人乔装打扮,一路跟踪尾随,最后又能果断出手,可谓有勇有谋又心怀正义,这也正是我最欣赏的,不知道我如此回答,礼强你是否满意!”

    听孙冰臣这么一说,严礼强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我只不过是国术馆中的一个普通学生,稍微有点运气,怎么能担得起大人如此看重!”

    “一个普通的国术馆学生,又哪里能梦见神人传授以艾灸脐中而救治溺水之人的方法,还能无私把此法传授出去,没有秘技自珍,简直难能可贵!”

    严礼强也没想到这个孙大人既然连这个都知道了,看来还真是仔细打听过自己的消息,“这个,我只觉得是我应该做的,那救人之法,我既然有幸知道了,自然就应该让更多人知道,可以多救几个人,倒也没想用那法子来给自己捞什么好处!”

    孙冰臣很有感叹的说了一句,“这半年来,我听说,礼强你传下的这个法子,已经在平溪郡内救了不少溺水之人,而且已经传到附近的郡县,仅此一件事,礼强你就功德无量,令人敬佩。同样的事情,若是由一个豪门大族之中的少爷公子传出来,那人的名声此刻恐怕早已传遍帝国,加官进爵可期,最少也能封一个乡贤,建一个功德牌楼,名传州郡,而礼强你因为出身普通平民之家,没有靠山根基,就算做出这样的事情,却依然默默无闻,埋没乡里,实在令人扼腕,我作为巡查使,自然也有义务为国拔才,礼强你做我身边的侍从,绝对绰绰有余!”

    孙冰臣说的是事实,但严礼强也没有什么不满的,同样的事情,无论是在这个世界还是他上一世,都是一样的,很多时候,一个人的家庭和出身,就已经决定了很多东西,同样的成绩,放在不同家庭背景的人身上,那效果也绝对是不同的。

    严礼强直接站了起来,再次给孙冰臣行了一个礼,郑重的说道,“多谢大人提携看中,从今日起,礼强但凭大人驱策!”

    “嗯,坐下吧,这几日你就先跟着我,等将来到了帝京,我再帮你把身份官阶补上!”孙冰臣微笑的看着严礼强,摸着自己的胡子,“侍从身份挂的是武勋的职衔,但也有品阶,你的品阶就暂定为从八品的带刀曲部校尉,你意下如何!”

    “大人做主就是!”

    孙冰臣点了点头,然后对着门外叫了一声,“义节!”

    “大人!”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对着孙冰臣行了一个礼。

    孙冰臣指着严礼强,“从今日起,礼强就是我身边的侍从,他有什么不懂的,你教教他!”说完这话,孙冰臣又看着严礼强,“义节已经跟着我好几年,是我的侍从,也是我身边的护卫首领,义节以前从过军,可是正五品的虎威校尉,礼强你有什么问题,包括修炼上的疑惑,都可以向他请教!”

    严礼强点了点头,看了那个叫义节的人一眼,那个人也看了严礼强一眼,对着严礼强点了点头,眼中精芒闪动。

    这个人严礼强并不算陌生,上次他来的时候,就是这个人带着他和石达丰与沈腾见到的孙冰臣,从气息上看,这个人,绝对是一个高手,至少在严礼强的感觉之中,这个人比史长风要更强,气息也更加的凌冽……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