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百九十三章:选帝师(1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三百九十三章:选帝师(1更求月票)

    陈凯之手中的这份清单的财富,在陈凯之看来,这估计已将北海郡王府搬了个半空,这可是堂堂一个北海郡王啊,如此多的宝物和金银,这才多少日子?

    也难吾才怪师叔不太放心了。

    换做是自己,这些财富也需藏起来才好。

    陈凯之此时高山仰止一般地看着吾才师叔,此时心里除了佩服,还是佩服。

    方吾才瞥了他一眼,觉得陈凯之的目光很是古怪,还以为陈凯之想打他的主意,咬牙切齿地道:“你休要打主意,这是师叔的棺材本。”

    陈凯之也是醉了,却见他一脸狐疑的样子,只好道:“学生不敢。”

    “还有一事。”方吾才心安了一些,又开始捋须,似乎只要不谈钱,方吾才便能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淡淡地道:“那糜学候,已被郡王赶了出去。”

    对糜学候,陈凯之一直就没什么好印象,陈凯之不由道:“恭喜师叔,师叔威武。”

    适当的拍拍马屁还是很要紧的。

    方吾才却是摇头道:“你就不懂了,其实要赶他走,何其容易,老夫早就可以请殿下将他赶走了,可你知道为何当初老夫要将他留在郡王府吗?因为人留在郡王府,他尚且还是可控的,总还可以掌握着他,他想要坏老夫好事,凡事总还要通过郡王,而郡王对老夫死心塌地,他能卷起什么风浪来?可现在不同了,他已经不再是郡王府的门客了,此时心中肯定不忿,这才是老夫最担心的事啊。他毕竟是学候,殿下也只能赶他走,只要他还是这个学候,又出了郡王府,一旦想要报复,事情可就没有这样简单了。”

    方吾才目光一闪,又道:“据说皇帝要雇请一个老师?”

    陈凯之没有多想,便道:“正是。”

    方吾才眯着眼,目光幽幽:“这糜益,似乎有此打算,这是老夫打听来的,若是有人举荐他……朝廷未必不会同意。”

    陈凯之的目光不禁一沉,这糜益一旦有机会能成为天子的恩师,将来可就不太好说了,怎么看,他们都算是仇人啊!

    不过一般情况,按照规矩,皇帝要找老师,可不是找一个两个,这至少得一个班子,十来个人,有内阁学士,有翰林,当然也有请衍圣公府学爵的先例。

    “谁会保举他?”

    此时,方吾才又道:“礼部左侍郎乃是他当年在曲阜的同窗,二人都曾拜在同一先生座下学习,他走的,理应是此人的门路。”

    陈凯之想了一下,道:“北海郡王,师叔那儿……”

    方吾才叹了口气,道:“帝师的人选,北海郡王如何插得进手?何况老夫现在反而怕北海郡王去张扬,北海郡王一旦要去揭发糜益,就肯定会将事情全部抖落出来了。”

    陈凯之诧异地道:“抖落出什么事?”

    方吾才捏着胡须,深深地看了陈凯之一眼:“你与糜益勾结,想要害北海郡王的事!”

    陈凯之先是一怔,旋即瞪大了眼睛。

    卧槽!师叔你还真是什么故事都敢编啊!

    陈凯之忍不住:“北海郡王真的信?”

    “你这就不懂了,这个世上有三种人,一种是聪明人,这种人是不信的。一种是不聪明的人,你就算和他说,他也不懂。再有一种,便是北海郡王这般的,半吊子的聪明,他没什么天资,偏偏因为是郡王是宗室,见惯了尔虞我诈,所以也学到了四五分的聪明,凡事越深,越不可思议,越是合他的意,这等人,总觉得全天下人说的话,做的事,围在他的身边的,都带有目的和深意的,他既不聪明,又有半吊子城府,越是这种悚然听闻的事,他反而越是深信不疑。”

    陈凯之深以为然的点头,觉得有些道理。

    陈凯之以前其实挺鄙视这位师叔的,可陈凯之现在发现,自从自己来了这洛阳,吾才师叔当初进了东山郡王府,再次见面的时候,吾才师叔却越发的智商见长了。

    虽然陈凯之有两世的经验,但此时,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不如自己的这位师叔啊,在那段时间里,师叔定是在对摸透人心上落了不少功夫!

    此时,陈凯之便道:“这么说来,是决不能让他成为帝师?”

    方吾才道:“朝廷既然已经有意,肯定要进行遴选和讨论的,而此事,一定是经过礼部和翰林院的推举和甄选的,教导皇帝的师傅里,除了内阁大学士兼任,还有翰林官,这差不多有七八人,还有一两人,多是选择在野的大儒和高士,糜益的目标,理应就是在这里,往后朝廷的筳讲,你都要参加,这糜益是恨透了老夫的,为了免得他坏事,凯之,此人就交给你了。”

    陈凯之叹了口气,心里想了想,觉得糜益若是真的有机会入宫,不但对师叔没有好处,对自己也没有好处。

    此刻,他的脑海里又不由自主地浮出了那日,小皇帝可怖的口吻喊出要杀了自己的场面,若是身边再有这么一个人,使小皇帝耳濡目染,自己还能活吗?

    陈凯之便道:“师叔放心。学生尽力而为。”

    方吾才却是瞥了他一眼,像看笨蛋一样的看着他道:“你还不明白吗?这可不是尽力这样简单,此人是心腹大患,他不死,你我师侄二人,保准死在他的手里,好啦,老夫要回去弹琴了,你记下就是。”

    说罢,他转身要走。

    陈凯之却是眼眸一张,目光里全是惊异,师叔竟也会弹琴?

    陈凯之不由道:“在金陵时,师叔不是不会弹琴的吗?”

    方吾才轻飘飘的抛下了一句话:“别人用手弹琴,太俗,师叔用心弹,此大雅也!”

    话落,他已登了车,而后徐徐而去。

    陈凯之则是嘴角抽了抽,随后才怅然若失地看着方吾才的车架去远。

    山上操练的事,已不劳陈凯之操心了,陈凯之渐渐开始按时去翰林院点卯。

    既有了吾才师叔提醒,陈凯之对那糜益可谓严防死守。

    果然,在待诏房里,陈凯之看到了一封诏书,这诏书乃是当日签发的,为天子选师,命被推举的诸人入宫莛讲。

    陈凯之在这名单里,看到了糜益的名字,而推举的人果然是礼部左侍郎。

    看过之后,陈凯之倒是不露声色,将诏书整理了,这时却听梁侍读道:“陈凯之。”

    陈凯之抬眸看了梁侍读一眼,梁侍读对陈凯之是愈发冷淡了,不过陈凯之也懒得理他,好在他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事,所以也相安无事。

    梁侍读捋须,脸色却很不好看,道:“后日便是莛讲,赵王殿下有交代,为陛下择选贤才,刻不容缓,命翰林院待诏房拟出题来,到时正好向这些贤才们请教,此事你来办吧。”

    出题?

    这出题本是梁侍读的职责,现在却交给他来做?

    不过细细想来,被召为帝师人选的人,要嘛是朝中的高级学官,譬如几个入选的都是翰林的侍读学士和侍讲学士,要嘛就是地方上的大儒,这些人,没一个好招惹的。

    那么,问题就出来了,若是题目出的太难,难倒了侍读学士和侍讲学士,这些人可统统都是上官,这等于是彻底将人得罪了。即便是一些大儒,也不是好惹的,毕竟这些人,都桃李满天下,得罪了人家,谁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有人痛斥你,坏你名声呢?

    可若是题目太容易,这就显得没有水平了,朝廷需要这些人分出高下,假若人人都能轻松回答,那还要你出题做什么?

    所以……这梁侍读压根就不想出题,这才将这事推给他。

    其实就是想让他来背这黑锅。

    陈凯之抿了抿嘴,抬眸看了一眼这位上官,道:“下官不过是小小修撰,有什么资格出题呢?大人是在言笑吗?”

    梁侍读捋须,却是道:“老夫要提携你嘛,你的题出的好,自然可以借此扬名,老夫年纪大了,宦海沉浮,早已不在乎功名了,倒不用出这个风头,何况你是状元出身,又是衍圣公府的学子,你来出题,再好不过了,不要说沮丧的话,凯之若是没有资格,老夫怕也没有资格。”

    转眼之间,对自己如沐春风,若陈凯之是个啥都不懂的新翰林,多半还真以为侍读大人真要提携自己呢。

    陈凯之只是讥诮地笑了笑:“大人倒是很关照下官。”

    “这是自然。”梁侍读扯出了点笑容道:“提携后进嘛,这题要赶紧出,可不能耽误,若是耽误了,只怕学士要怪罪,这是千钧重担。”

    陈凯之心里想,得罪人的事你特么的推给我,还想忽悠我感激你,你真当我陈凯之是二啊?

    当然,陈凯之知道现在是不能顶撞的,因为在这朝廷里,凡事都讲究论资排辈,梁侍读的资格比他老,辈分比他高,何况又是他的上官,别人陈凯之还可以扯皮几句,唯独对这位上官,绝对不能闹得面子上不好看。

    否则,一个桀骜不驯的下官,即便再有人欣赏,也不会有人喜欢了,一旦被人加了一个狂妄的印记在身上,这辈子都洗不脱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