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一百七十五章 姻缘

白银霸主 第一百七十五章 姻缘

    一个人的际遇的奇妙,还真是不好说,几个月前严礼强来陆家,只是一个一文不名的毛头小子,但是就是这么半年多的时间,严礼强先是成为了青禾县的国术县试大考三甲第一,名噪乡里,进入了郡国术馆,接着无声无息,居然会被到平溪城巡查的孙冰臣看中提携,用飞上枝头变凤凰来形容的话,一点都不为过。

    像陆家这样的地方豪强,比普通人更能明白严礼强跟在孙冰臣身边的意义。

    别的不说,就说那被郡守弄得家破人亡的黄龙县的另外一个大家族王家,如果王家能出一个像严礼强这样可以跟在孙冰臣这样名满天下的名臣身边的人物,那王家,又怎么可能眨眼之间就烟消云散。

    越是家大业大的家族,也就越能明白其中的厉害。

    “不知礼强对这事是如何考虑的,是否想要准备到孙大人身边做事?”

    在严礼强和钱肃说完和孙冰臣的事情之后,陆老爷子和陆佩恩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从对方的眼神之中,都看到了震惊之色,陆老爷子沉吟片刻之后,轻轻的问了严礼强这个问题。

    “我这次回家,也是和我父亲商量这事,我父亲也支持我到孙大人身边做事,我自己也想跟着孙大人历练一下,学点本事,增加一点见识!”严礼强谦虚的说道。

    严礼强的回答,也算是半真半假,至少表面上能说得过去,但真正让严礼强下定决心想要跟在孙冰臣身边的,还是上一次他们父子二人经历的生死劫难,在一个郡守的眼中,他们父子的身家性命,简直就像蚂蚁一样,别人反掌之间,只是动动指头,就把他们家给彻底碾碎了。

    叶天成何以能如此?说到底,只是两个字,权力!

    正是因为经历过,痛过,苦过,悟过,严礼强也才明白权力的可怕,所有活在这个世间的人,除非是绝世高手或者是遁隐山林,否则,又有几个人逃得过权力的影响,既然无法逃避,那么,不如主动拥抱,至少比永远被动的去应付要强。

    而且,除了危机感之外,还有一个原因让严礼强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既然老天让自己在这个世界重活了一次,那么,自己的人生,何不活得精彩一些,看看这个世界的风景,如此,才不枉自己来这个世界走一回。

    老爷天让自己拥有天道神石,让自己掌握了易筋洗髓经,难道就是让自己来这个世界打酱油的?不!严礼强不相信,他觉得,老天爷给你的东西,一定是有原因的……

    如果没有孙冰臣,严礼强会打算某个时候就外出游历见识一番,而有了孙冰臣,那就顺便搭上巡查使的这艘大船就好了。

    “这是礼强你的机缘和福气,我们陆家自然都是为礼强你高兴的,也预祝礼强你将来能鹏程万里!”陆佩恩笑了起来,看了老爷子一眼,也明白了老爷子那一眼的意思,“跟在孙大人身边,以后孙大人要离开平溪郡和甘州的话,礼强恐怕也只能跟着离开了,那要再见礼强你恐怕就不容易了,想想还真有些不舍……”

    说到最后,陆佩恩还怅然的叹了一口气。

    严礼强何等聪明,一听陆佩恩的话,就明白了背后的意思,陆家的意思是,陆家支持他的决定,但有些话必须在这个时候说清楚了,行与不行这个时候都要有个结果,不然以后不好办,都耽搁了。而这,也是严礼强这次来陆家拜访的原因。

    “六哥的意思我明白,我这次来陆家,也是想和六哥与老爷子交个心,说几句心里话!”严礼强真诚的看着陆老爷子和陆佩恩,“九小姐是大家闺秀,是老爷子的掌上明珠,人品相貌都是上上之选,我虽然与九小姐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对九小姐的印象是很好的,老爷子的心思我也懂,非常感谢老爷子对我的看中,如果能与九小姐喜结连理,那也是我的福气,若是九小姐也愿意的话,在离开平溪郡之前,我和九小姐的婚事,可以先定下来,将来我必不负九小姐!”

    有这样的女婿,还能说什么,陆老爷子和陆佩恩完全无话可说,因为严礼强已经把他们想说的话都说完了,完全说道了他们的心坎里,而且礼数周全,仁至义尽。

    陆老爷子听了,两道长眉抖动起来,他直起了身板,脸色严肃,直接吩咐陆佩恩,“佩恩,礼强都把话说到这里了,你去把蓓馨叫来!”

    陆佩恩立刻起身离开了,严礼强,钱肃和陆老爷子三个人就在客厅里喝着茶等着,只是一盏茶的时间,陆佩恩回来了,陆蓓馨却没跟着来。

    陆佩恩的脸色有些尴尬,看到陆老爷子忍不住要发火,才解释道,“这个……九妹……九妹说她与礼强恐怕……恐怕没有这个缘分,就不必过来了……”

    想到陆蓓馨,严礼强笑了笑,以他对陆蓓馨的了解,陆蓓馨恐怕不会说这么文绉绉的话,而是只有一句——我死也不嫁给他——陆佩恩不想让自己难堪,所以才“美化”了一下,但意思是一样的。

    陆老爷子又怎么可能不了解自己闺女是个什么脾气,但这种事,他还真没有办法强求,他就算对严礼强一百个满意,偏偏他的宝贝女儿不干,也是无用,真要强拧,陆蓓馨不知道还会干出什么事来,听了陆佩恩的话,陆老爷子也只能叹了一口气,对严礼强说道,“是蓓馨从小就被我惯坏了,没有这个福气,礼强你若不嫌弃,以后也不要叫我陆老爷子了,就叫我一声伯父,不能让礼强你做我半子,我就认个侄子,以后也是一家人!”

    严礼强直接站了起来,恭敬的给老爷子行了一个晚辈的礼,“礼强见过伯父!”

    ……

    严礼强和钱肃从陆家庄出来的时候,已经吃过晚饭,天色已经完全黑了,陆蓓馨的反应在他预料之中,所以,严礼强也谈不上有什么好失落的,只是这一趟也必须要来,不来的话,在陆家人的眼中,他就是成了抱上大树然后转身就把陆家踢开的小人了,这些人情世故,不可不察啊。

    “礼强你早就知道陆小姐会拒绝是吧?”骑在犀龙马上的钱肃,一直在走出陆家庄之后,才小声的问了严礼强一句。

    “钱叔,陆小姐从小就是陆老爷子的掌上明珠,这种终身大事,陆小姐肯定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前几天我把陆小姐带到平溪城,还得罪过她,我虽然抱着诚意而来,但在陆小姐眼中,我恐怕并非她心目中的良配……”严礼强摇了摇头。

    “可惜了!”钱肃也叹息了一声,“我们所有人都觉得你和陆小姐挺合适的,再过几年,就是一对佳偶,你若得陆家的助力,将来在平溪郡,一定如虎添翼!”

    “这种事强求不来!”

    “说的也是,不过你若跟在那个孙大人身边,将来自然会有无数的机会,也不急于一时!”

    就在这时,已经离开陆家庄的严礼强却感觉身后有人在注视着自己,骑在犀龙马上的他转过身,就看到身后陆家庄的堡墙之上,不知何时,已经矗立着一个俏丽的身影,那个身形,正站在墙头,呆呆的看着自己离开的背影。

    看到严礼强回过头来,那个身影,才有些慌张的离开了墙头。

    ……

    在黄龙县呆了一天之后,到了第二天,严礼强就从黄龙县重新返回了平溪城,在重新换了一身得体干净的衣服之后,再次来到了孙冰臣所在的靠近梅园的那个庄园外面,求见孙冰臣……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