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百八十八章:是可忍,孰不可忍(5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三百八十八章:是可忍,孰不可忍(5更求月票)

    褒奖……

    兵部居然还发文了?

    陈凯之是何等人,只一听,便觉得有点儿不太对味了。

    就因为自己想要整肃军备,跑去讨要军械,而发文嘉奖?

    兵部这不是吃饱了撑着的吗?

    这时候,陈凯之想到了什么,偷偷地看了一眼陈一寿的脸色。

    果然,陈一寿的脸色很不好看……

    一瞬间,陈凯之便明白了,这兵部尚书,多半是想看自己笑话呢。

    军备还没有整,就已经广而告之了,告诉全天下人,这里有一个棒棒哒的陈凯之,厉害了,他要整肃勇士营。

    想想看……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陈凯之本身就是一个颇为知名度的人,而勇士营的知名度,更是不低,这是强强联手,一加一等于二啊。

    此等效应叠加之下,陈凯之完全可以保证,足以引发一场巨大的讨论了。

    这种表面上的嘉奖,实则却属于捧杀。

    他突然明白,陈一寿对自己的好心了。

    陈一寿希望自己先混着,只要不让勇士营出大问题,到时候自然另有提拔,这属于正常的升迁,反正勇士营已经足够烂了,所以即便是如此,也没有人会多说什么。

    可现在不同了啊,现在陈凯之发出了‘豪言壮语’,被这兵部尚书一运作,仿佛是一点都不想谦虚,接下来,多少人会看着陈凯之如何整备这勇士营。

    勇士营之烂,这是人所共知的,到时候陈凯之十之八九,得要弄个灰头土脸的,最后的结果就是,勇士营极大概率继续烂下去,而陈凯之……很抱歉,在别人眼里,你这人华而不实,只会耍嘴皮子功夫。

    一旦他被人贴上了这样的标签,那将来……

    最可怕的是,这些人虽是耍了手段,可是呢,人家分明是在表彰他,倒还显得给了陈凯之什么好处一般。

    陈凯之自然很快地想透了这其中的深意,很明白这些人就是在给他挖坑,倒没有露出怒色,而是笑吟吟地看了这兵部尚书一眼,这位尚书大人满面红光,面上一副极欣赏陈凯之,且想要提携后进的模样。

    这就是人心啊。

    赵王也抿嘴一笑道:“陈凯之,你看,这满朝上下都为你的尽忠职守而钦佩,本王也有意亲自撰文,传发邸报嘉奖你,这勇士营历来是糜烂,是该让人来好好整肃了,你有这个心,本王甚是欣慰。”

    陈凯之心里想笑,这还真是想看自己笑话的人凑堆了啊。

    不过,陈凯之倒不是就认定这是赵王所谓的阴谋,十有八九,就是下头的人知道赵王不太喜欢自己,所以呢,趁着机会搞一些小动作,赵王殿下顺便打蛇随棍上,完成这一场捧杀。

    到了这个份上,陈凯之还如何能怯场?他脸色自若,带着几许浅笑,谦和地道:“多谢殿下夸奖。”

    “至于……军械……”赵王眼角的余光,扫了珠帘一眼,随即笑吟吟地道:“造作局要制造,怕也来不及了,虽现在军库里也有,可这都是诸营的储备,不妨就如此吧,内阁上一次要追加一千两给勇士营,本王以为,这银子给得少了,勇士营毕竟是禁军,虽然从前是不堪为用,可有陈翰林出马,料来可以一振雄风,那么就再追加两千两吧,本王做这个主,若是户部不肯给,这个银子,本王自己掏了。”

    陈凯之瞠目结舌地看着赵王,很努力地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这厮好不要脸啊!

    而赵王似乎觉得颇为开怀,一脸笑意地看向其他人,道:“诸公以为如何呢?”

    众人默然。

    陈一寿倒是吹胡子瞪眼,对陈凯之摇了摇头。

    当初陈凯之一意孤行,想要干一番大事业,他就知道这小子肯定要栽跟头的,朝中的事,牵一发而动全身,大多数人都在混日子,这混日子没什么不好,毕竟这是保护自己的手段,陈凯之毕竟还年轻,这还不是他崭露头角的时候……

    陈一寿心里叹息,好嘛,这个跟头只怕摔得不轻了,没有几年也别想缓过劲来。

    陈凯之这时却是朗声道:“多谢殿下恩典。”

    陈一寿听罢,更是觉得闷气得厉害,这家伙,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人家哪里是在夸你,赵王殿下这明摆的就是把你推到风口浪尖啊,亏得你还能笑着说出什么多谢恩典。

    可陈凯之,却是一副感激的样子,许多人心里都摇头,觉得这小翰林,太嫩。

    “不过……”这时候,陈凯之突然道:“兵部尚书大人厚爱下官,下官心里更是感激不尽,殿下赐我钱粮两千,这数目……也不小了,只是……军械呢?”

    “……”

    那兵部尚书姓陈明铭,陈铭捋须,心里颇为得意,觉得这小翰林实在是太‘幼稚’了,被人坑了还帮人数钱呢。

    陈铭道:“军械……不是赐了你钱粮吗?”

    陈凯之却是笑着道:“不对,学生要的是军械,因为学生要尽忠职守,所以……若是没有军械,如何让勇士营一振雄风?何况兵部每年给各营的钱粮还有军械都是不少,怎么勇士营却是一点都没有?”

    陈凯之突然不依不饶的样子,令这陈铭一呆,刚才还觉得这小子挺傻的,可现在嘛……

    此时,陈凯之继续道:“大人既然都觉得整备勇士营势在必行,又觉得下官做得对,甚至还亲自撰文褒奖了,可是……军械呢?”

    陈凯之现在才发现,方才是自己小看了这个家伙了。这家伙……十足一个讨债鬼啊。

    陈铭有些恼怒了,你一个小翰林,一个小小崇文校尉,怎么说话的,没大没小,这可是天子堂,在太后和天子面前,这样的没规矩吗?

    陈铭觉得有些下不来台,便正色道:“老夫……”

    陈凯之却是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大人要赐勇士营军械多少,赐多少战马?每月提供多少粮草……”

    “……”

    自己没答应给啊。

    陈铭不由道;“不要总提军械、军械,朝廷自然……”

    陈凯之素来尽量把礼仪做足,可现在,他很不礼貌的摇头道:“下官要的就是军械,大人既然认可下官整备勇士营,大大的夸奖,对此深以为然,还广而告之,令天下武官效仿,可为何……却不肯给下官军械……”

    陈铭有些蒙了。

    听着……其实是很有道理的样子。

    你夸了人,觉得人家做的对,那么……现在,尽忠职守的陈凯之,自然是更加尽忠职守,所以……为勇士营讨要军械,这理应是没有错,而且瞧这架势,人家胃口还不小,胃口越大,越是想要扎实苦干啊,所以……

    陈铭心里依旧气恼,可突然发现,自己不能发脾气,发了脾气,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虽然自己的居心,在座的这些老狐狸,哪个都看得出来,可是这种事,却是不能摆到台面上来的。

    他只好勉强挤出了点笑容,才道:“老夫很赞赏你,陈校尉……很不错嘛……哈哈……”他干笑:“陈凯之满心都想着整肃勇士营的事,这……真是天下禁卫、京营、边镇诸营的楷模啊,若是天下的校尉,都能如陈校尉这般,何愁我大陈不兴……老夫就是欣赏你这态度。”

    “所以……”陈凯之那会放过他,笑呵呵地道:“所以尚书大人,是愿意给予下官战马千匹、铠甲、刀剑、弓弩各一千具,还有粮秣若干吗?”

    “……”陈铭眼睛都直了,陈凯之还真是不客气,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啊。

    可偏偏,陈凯之狮子大开口,他也得夸,陈凯之越是臭不要脸的要钱要粮要马,就越显得他是个扎实肯干的人。

    陈铭心里越加恼怒,不得不道:“这个,本官可以下文,让羽林卫筹措。”

    这是打太极了。

    陈凯之毫不犹豫地道:“可是……大人,羽林卫那儿却是明文告知,说是兵部只要做了主,就可以了……”

    让你打太极,让你踢皮球。

    这下子,陈铭突然有一种想给陈凯之一个耳光的冲动了。

    只是,他的面上还挂着笑,捋须,虽然有些尴尬,却还不得不做出一副欣赏的样子:“这个……朝廷的事,一时半会也说不明白,老夫……”

    陈凯之挠挠头,一脸不解地道:“下官是真的一点都不明白,陈公嘉奖了下官,大人呢,也褒奖了下官,赵王殿下也说要撰文褒奖下官,都说下官做得对,是肯尽忠职守,是诸官的楷模。可为何说到了钱粮,羽林卫都已说了,只要兵部点了头,一切就好说,可到了大人这里,却又不肯给个准话呢?大人……莫非不是夸奖下官,实则却是让天下的武官都引下官为戒,万万不可学下官这般较真吗?”

    “……”已经没有办法沟通了。

    至少陈铭觉得,若这个人是自己的儿子,这熊孩子,自己非要揍死不可。

    当然,若是这里不是文楼,没有这么多宗室和内阁诸公,没有太后和天子,陈铭绝对将这陈凯之活埋了不可。

    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