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不朽道尊>不朽道尊 第九十五章 后续

不朽道尊 第九十五章 后续

    天才壹秒記住『wWw.chuxniaosh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岳池和苏晓白飞速向约定地点冲去,他们两个目前都是那种爆发型的修士,有重元功打底,爆发出来的实力惊人,可长时间战斗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方才这一番消耗太大,让他们两个举得脑袋都有些发黑,被夜风一吹,各自吞下两枚聚灵丹,这才好受了许多。

    他们顺利找到了四大天王以及江北,随后又等了片刻,岳长安也如计划中的那般归来了。

    他受伤不轻,岳池等人连忙给他服下丹药,接着便扶着他往长宁酒楼而去。

    而原本飞星楼所在的位置,火焰在西北风中愈燃愈烈,甚至升腾形成一道冲天火龙,并且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岳池他们在飞星楼中留下的那一罐罐火油不过是一些引燃物罢了,整整让火焰烧地这么大的,是飞星楼那诸多天才地宝,毕竟岳池一行人也就七个人而已,根本没能将楼中所有值钱的东西搬空,只能让它们葬在火海中。

    总之,今天晚上过后,岳阳城中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看不到飞星楼了。

    尖锐的锣鼓声早就在四面八方响了起,附近大量的百姓纷纷从床上爬起,撤离到其他的地方。而更多是来看热闹的,毕竟这么大的火,几十年都见不到一回。大量的城防司官兵从各个方向赶来,警戒着周围,阻止众人的靠近。

    也就只能这样了,火焰太大,其中又有灵材参与燃烧,即便有人施展云雨决、水龙咒一类法术,也根本无济于事。这火更本就无法救,城防司士兵只能拆除附近的民房形成隔离带放置火焰扩散。

    几名身穿麻衣的老者,脸色铁青的站在左家坊市街道上,眼中杀机潜隐。

    这一场大火一直烧到天亮才停止。

    当太阳升起,岳阳城百姓这才愕然发现,原本富丽堂皇,挂着‘飞星幻月宝光暗,仙剑神丹是等闲’这幅对联的飞星楼,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堆焦黑废墟。而且还听说,前来参加抢劫的有七个人,但这七个人全都安然退走了。现在嘛,已经去查了,但所有人也都知道,昨夜都没有抓住,现在多半是一根毛都找不到!

    天亮了,我们可怜的陈英老太太,此刻正站在废墟之中。她的形貌在经过这一晚上之后又苍老的数分。一个凝气后期的修士,此刻却在发呆,她一想到那个姓张的黑袍人对她的羞辱,就恨地牙根痒痒,又想到自己的姘头史健已死,今后再难找到一个知心爱人了,随后陈英吐出一口血来,摇晃了两下才站定,精神萎靡下来。

    所有人都想知道,到底是谁如此大胆,居然敢摸左家的虎须。还有更多的人却是在幸灾乐祸,心中暗骂:“咎由自取,叫你盘剥我们,现在碰到狠人了吧。活该!”

    左家的历史比岳家还要悠久,据说家谱一直可以追溯到两千多练年,算是元阳山下属的最老牌家族之一。这两千多年的历史中的前一千年,都能算是小川域第一家族,族中虽然没有出过金丹境,但筑基境修士一直都保持在十数人之多,在整个小川域,乃至整个元阳山控制的界域内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样的情况即便是在岳阳横空出世,实现逆天反超之后,也依旧如此。

    跟岳家为元阳山不断输送天才弟子不同,左家人在后一千年中,重心开始向经商敛财方面偏移,随着时间的推移,元阳山几大负责后勤的部门都有左家的人。而左家更是有一名筑基境修士在元阳山外事殿担任殿主,又有长老之名,几乎负责了元阳山下属近七成的生意。

    事实上,在岳家蒸蒸日上的情况下,左家还能保持岳阳城第二家族的规模,这跟他们擅长经营经商敛财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

    像飞星楼这样规模的商楼,左家在小川域范围内,也可以排进前十了。

    在飞星楼遇袭之时,陈英和史健没有第一时间上报,因为这是大责任,他们认为他们可以处理,将一伙匪盗一网打尽,不仅无过反而是打功。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这两人再想要报告左家的时候,已经被岳长安、苏晓白等人的攻势打地懵逼了。

    而且他们计划周密,其疾如风,侵掠如火,深地兵法只精要。左飞龙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岳池等人离开之后近一炷香的时间了。说来讽刺,还是左家家眺望塔上的卫士见到自家坊市方向起了大火,这才来叫醒了正在修炼之中的一家之主。

    左飞龙第一时间就结束了修炼赶了过去,但一切都晚了。

    飞星楼是左家和飞行商会的一次合作中诞生的,已经存在了两百多年了。里面主要经营精品法器,尤其是大量优质材料都集中在哪里,每年都能给左家和飞星商会带来近十万下品灵石的收入。左家对其很是重视。要不是顾忌飞星商会的面子,左家才不会只派一名凝气初期,而且还只凝聚了两轮气旋的史健去坐镇了。

    如今,永元居中,左飞龙正一脸怒气的来回踱着步子,然后对着下面一群战战兢兢的管事、护卫统领怒喝道:“你们这些垃圾,废物,我左家养你们有什么用,这都过去快四个时辰了,你们却连对方的影子都没有发现。七个人,最强的也不过凝气后期,其余几人也都只是凝气初期,这样一群人怎么会难找,若是今天中午还没有消息,全都给我去黑魔域挖矿吧。”

    左飞龙浑身都是都散发着让人战栗的怒意,那高挺的鹰钩鼻微微发红,差一点就被气歪了。他身形本就高大,又是进入凝气境圆满境界多年的修士。加上话语之中,带着森寒的煞气,让下面的人毫不怀疑的相信,若是他们找不到凶手,家主或许真的会将他们发配到黑魔域去。

    那可是黑魔域啊!

    元阳山、灵剑门等四大宗门,又称之为‘正道四宗’,与之相对应的则是魔道三宗。这七派控制的界域仿佛是独立于灵空百域之外,又以黑魔域为主要战场,彼此攻杀不休,已经争斗了几千年了。

    据说魔道三宗的人个个都是邪魔,生地青面獠牙,而且喜食人心脑髓,并且人人都精通夺魄炼魂之术,一但被那些人抓住,想死都是一件难事,最好的下场就是成为某件法宝的器灵,或是某件傀儡的基阵之灵……

    总言之,黑魔域是一件极恐怖极恐怖的所在。

    元阳山又好几处矿产都在黑魔域中,而左家又是负责人,一旦被家主发配到那里,那就是九死一生啊!

    所以左飞龙才将话说完,下面的人顿时就被骇地浑身发抖,眼中充满了恐惧。

    一名老管事当即颤巍巍的辩解道:“家主大人,不是属下等人不尽心,而是那些贼人修为实在太高,这一夜的下来,对方还不知道已经跑到哪里去了,根本无从找起啊”

    “嘿嘿!”左飞龙冷笑两声,突然一挥手,法力涌出,将那老管事轰地倒飞出去,砸碎了好几张椅子,随后他又冷喝道:“飞星楼有多重要你不知道,你一句轻飘飘的贼人修为高,就想推脱责任。你当我是白痴吗?”

    老管事吐着血,慌忙爬起来,哀声道:““家主!飞星楼已经被付之一炬,昨夜的打斗痕迹、尸体血液都物全都被焚烧一空,我们已经用了寻灵犬,可依旧找不到凶手的半点气息啊。而且……”

    “而且什么?!”

    左飞龙当即问道。

    老管事苦着脸道:“而且这里面的情况有些不对,陈执事说有一名凝气后期带着六名凝气初期突然闯进飞星楼中烧杀抢虐,这么多的高手,可他们造成的破坏也太低了。我们再去询问陈执事,都被骂了回来。”

    “哈哈!”

    左飞龙终于被气笑,他抬起右手又要一掌挥出,可突然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顿时神情一变,他走过去,俯视这老管事,急忙问道:“具体怎么回事,将你注意到的情况说出来!”

    “是。”老管事见左飞龙神态有所变化,急声道:“整个飞星楼已经成了一片废墟,里面的东西大多都已经损毁,只抢救出很少的一部分。里面的掌柜、伙计、护卫等共计五十七,只活下来十三个。史掌柜当场战死。小人亲自去现场看过,那伙贼人是从正门,直接轰破阵法,破门而入,然后直接到了宝库,又连破两道库房大门,将里面的东西洗劫一空,最后才纵火扬长而去的!从这一点来看,贼人中至少有一人是真气境中期的武者。”

    左飞龙脸色变得凝重:“我记得……宝库的大门有两层,一层是铁精。里面那一层更是玄铁打造,而且上面还布置了防御阵法,怎么就被区区一个真气境中期武者给破开了。难道史健那混蛋没有打开阵法吗?”

    “小人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小人只找到了碎裂的铁精大门,内层玄铁大门也被对方拿走了,已经无从查证。不过,史掌柜被人轰碎了脑袋,从这看来,对方近身杀死史掌柜不假,当是真气境中期武者无疑!”

    老管事忐忑地猜测着,眼睛撇向左飞龙。

    “看来是不假了,陈英说了谎,是为了逃避责任么?”

    左飞龙来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沉吟道:“这么厉害的武者,整个岳阳城一只手都数地过来。可是,是谁能?有这样的实力,顺便杀几头妖兽都能卖个好价钱,为何要大街我左家的宝楼?会不会跟岳家两次失窃事件有关系呢?”

    “妈的!”

    左飞龙猛地一砸边上的桌子,大吼道:“无论如何,一定要追查到底,不管是谁,既然敢打我左家的注意,都必须付出代价!另外传讯通知飞星商会,要他们配合我们。另外去通知岳长空,就说老子要借用城防司的力量。此外,重点抽查那些武道家主!”

    左飞龙说完,下面的人就齐声应是,转身退了出去。

    随后,整个左家的大部分力量都行动起来,开始满世界的寻找凶手。

    昨夜这么大的火,天亮没多久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岳阳城,并且消息还在飞快的向四面八方的城镇传递过去。许多的人都为左家的遭遇而震惊,也想知道,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胆敢虎口拔牙。

    那些平时与左家不对付的家族此刻自然都是幸灾乐祸,暗中观望。也有一部分中小家族纷纷响应,帮忙搜查蛛丝马迹,以此交好左家。总体来来,左家这一行动的声势,居然不必岳家小上多少。

    而同时,岳阳城在经过岳家灵鹤和灵药失窃,岳家三房丫头无故失踪,以及左家宝楼被毁之后,气氛终于变得风声鹤唳起来。其他家族终于意识到了危险,纷纷加强防御,生怕他们也遭到了这样的劫难。

    这件事情过去几个月后,有一位左家的账房先生做过一次统计。岳家两次失窃,损失差不多在二十万灵石左右,这还不算那些灵鹤蛋。而左家飞星楼那一夜损失的灵石,怕不下三十万灵石。

    这么两笔巨额数字,谁听见了心脏不得狂跳!?手机用户请浏览m.chunxiaosh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