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一百七十四章 准备

白银霸主 第一百七十四章 准备

    在思考片刻之后,严德昌问了严礼强一个问题,“礼强你一向有主见,你告诉我你是如何想的?”

    “我觉得跟在孙大人身边有跟着的好,可以多见一点世面和历练,将来孙大人也会提携,前程自然不一般,但跟着孙大人,待他离开甘州的时候,恐怕我也得跟着离开,以后这位大人仕途上的风波恶浪,也要跟着一起承担……”

    “你说的不错,这世间,想要什么样的富贵,自然要承担什么样的风险,没有什么是白来的!”严德昌点了点头。

    “那不知你赞同我去还是不去?”

    严德昌笑了起来,用慈爱的目光看了严礼强一眼,“这平溪郡地方太小了,作为男儿,能有机会出去见见世面,去锻炼一下,闯一闯,也是好的,听你说这孙大人口碑不错,跟在这样的人身边,我也放心,你爹我也年轻过,当年也有闯荡天下的心愿,年轻人的想法,我也知道,所以你不用套我,你想去就去吧,不用顾忌什么,你现在还年轻,有的是时间,你爹我现在还没有七老八十,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再说在这柳河镇上,我还有一堆徒弟,你离开甘州也没事的,我支持你去,只是有一点,我还有一点担心……”

    “爹你担心什么?”

    “跟在那个孙大人身边的人,自然都是有用的,你现在还没有进阶武士,如果遇到什么事,不知道你能不能保护自己?”严德昌用担忧的眼光看着严礼强。

    严礼强看了看外面,没有人,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爹我和你说个事……”

    “什么事?”

    “我已经进阶武士了!”

    “什么?”严德昌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惊愕的看着严礼强。

    严德昌无论如何也难以相信,几个月前严礼强才刚刚过了马步关,这才到国术馆几个月,就已经进阶武士了,怎么可能。

    严德昌看着严礼强的眼睛,发现严礼强的眼神坚定无比,根本没有半丝开玩笑的意思,他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最后又缓缓的坐到了椅子上,但脸上的神情,还是充满了震惊,突然之间,严德昌似乎一下子想起了什么,有些急切的问道,“礼强,这个消息你有没有告诉别人?”

    “爹你是第一个知道的,其他的人,我都还没有告诉!”

    “这就好,这就好,你这进阶的速度太吓人了,我都没有听说过谁能像你这样,你钱叔说你做梦的时候经常梦到神人传授你东西,你进阶武士这个消息,暂时不要让太多人知道,免得麻烦……”

    “我知道的!”

    严德昌突然闭上了眼睛,隔了几秒之后,严德昌睁开眼睛,用一种刻意淡然平和的语气和严礼强说道,“你离开家好几个月,都没有给你娘的牌位上过香了,今天就给你娘上个香吧,也让你娘知道你进阶武士,高兴高兴……”

    “好!”

    ……

    香堂是家里新建的,以前都还没有,在前两个月,新修房子的时候,就建了一个香堂,严家的牌位,就供奉在香堂里。

    严礼强和严德昌来到香堂,严礼强恭敬的点了三炷香,插在供奉牌位的香炉之中。

    上香的时候,严德昌就站在严礼强的身边,用一种平时没有的神色,似悲似喜,看着严礼强完成了整个过程,期间,严德昌数次欲言又止,但最后,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把一切都埋在了心里。

    ……

    这一晚,严礼强睡得并不好,哪怕在睡前已经做了晚课,修炼了几遍易筋洗髓经,但是躺在床上,他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有两个画面一直在严礼强的脑海之中盘旋着,第一个画面,是严德昌前几个月那一次喝醉酒说的话,而第二个画面,则是在那一次的生死之劫的最后关头,严德昌的那一声大叫。

    ——“雪莲……你看到了吗……咱们的儿子……考了三甲第一……我以前答应你的……要把礼强好好带大……等他将来有了本事……就让……就让他给你报仇……然后我就……就可以放心来找你了……你等我……”

    ——“礼强快走,今日你若活着离开,记得灭了沙突七部,为你娘报仇……”

    严礼强原本以为这次回来,严德昌会和自己说点什么,但是,严德昌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或者是,严德昌想说的时候忍住了,觉得时机还不成熟。

    严礼强也就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

    第二天,严礼强就离开了家中,与严德昌告别,带着他留在家中的那把角蟒弓,去了黄龙县。

    严礼强先去的匠械营,在匠械营呆了半天,与钱肃说了孙冰臣要招他为侍从的事情。

    对这件事,钱肃给严礼强的建议只有八个字,“千载难逢,不可错过!”。

    随后,钱肃又直接带着严礼强再次造访陆家庄。

    这几日,陆家庄正忙活着严礼强说的那个藕节煤的事情,严礼强听钱肃说,陆家这边已经悄悄的用严礼强说的方法试制了一批藕节煤,发现效果不错,一切都超出预期,这让陆家大受鼓舞,陆家已经在摩拳擦掌,准备联合几个有实力的合伙人,准备把平溪城的市场给拿下来。

    平溪郡守要换人的消息现在已经传得到处都是,陆家现在就是在等着新郡守到来之后,拜过新郡守的山头,打通郡守这边的关节,然后就准备大干一场。

    对严礼强的再次到来,陆老爷子很意外,不过也很高兴。

    因为自从陆蓓馨上次回来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绝口不再提王浩飞,对陆老爷子和家中一干人的态度,也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终于开窍醒悟,明白家中亲人的苦心,陆老爷子简直又惊又喜,对严礼强的感激,自然不用多说。

    对严礼强这个陆家未来的“准女婿”,陆家上下,几乎就没有一个不满意的。

    听钱肃说起严礼强被巡查使孙冰臣看中,想要把严礼强选为侍从的事情,陆家等人听了,也是目瞪口呆……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