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百八十六章:狮子大开口(3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三百八十六章:狮子大开口(3更求月票)

    陈凯之很固执地跟吴将军纠缠着,从某种意义来说,跟着勇士营,脸皮不厚是不成的。

    陈凯之非要厚着脸皮不可,一副胡搅蛮缠的态度。

    当然,他能这么有底气的坚持,是有缘故的。就在几日之前,陈公亲自撰文嘉奖了他,表彰他教化勇士营有功劳。

    所以现在这个时候,自己胡搅蛮缠的四处要东西,这羽林卫都督府,也不可能将自己赶出去。

    总不能一个功臣,你们说赶人就赶人吧,说不过去。

    陈凯之的小算盘打得拨拨的响。

    可这位吴将军显然也不是吃素的,碰到这种胡搅蛮缠的,赶又不能赶,道理又讲不过,人家是翰林,自己一个粗人,能讲出什么来?

    所以他便只好打太极了:“此事,本将军自会……会考虑的。”

    可……陈凯之不单纯不天真,又怎么看不出吴将军的心思?

    “不是考虑。”陈凯之恭恭敬敬的样子,却是寸步不让地道:“将军要体谅下官的难处,下官是实在没法子了,勇士营到现今,官不似官,兵不似兵,朝廷给下官这千钧重担,下官现在是心急如焚,将军无论如何也要通融。”

    吴将军实在是被他缠得头痛了,方才都督和将军们都不愿见这个家伙,自己还想着,无论怎么说,与这个家伙好歹也算见过一面,他对陈凯之的印象也不算差,就算不是熟人,那也见一见吧,可谁料……

    这家伙显然是个天坑啊。

    吴将军很无奈,只好道:“此事,本将军立即禀报朝廷,让朝廷来处置可好?这不是小事,一切的军械发放,可不是羽林卫可以做主,这……还需兵部来拿主意呢,所以啊,若是不禀报,说不过去啊。”

    “将军不会糊弄下官吧?”陈凯之这时候开始装嫩了,一副我很傻很天真,你别骗我的样子。

    吴将军眼睛一瞪,倒是恼了:“本将军糊弄你做什么?陈凯之,注意你的措辞。”

    “是,是,是。”陈凯之忙悻然道:“下官不是着急吗?若是将军不禀奏上去,是小……小狗?”

    “你……”吴将军是真的被陈凯之气着了,本想说你滚来着,可似乎又觉得滚这个字,用在一个刚刚被陈公褒奖过的校尉身上,有些不太合适。

    吴将军便拍案,气得脸色煞白,最终咬牙道:“你走!”

    陈凯之汗颜,学坏了啊,于是拱拱手道:“还请将军信守承诺。”

    陈凯之自是懂得看眼色的,一揖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这吴将军气得吐血,看他背影,老半天回不过神,少年人就是少年人啊,连人都不会做,当着上官的面,敢说这样的话。

    正在这时,却听到有人咳嗽一声,吴将军这才想起还有人在旁听,便忙起身,那咳嗽的人才徐徐自一旁的耳房踱步而出。

    此人是一个中年汉子,面容粗犷,此时脸上倒是带着笑容。

    吴将军则朝他行礼道:“都督。”

    “这就是陈凯之?真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啊。”这汉子背着手,淡淡一笑。

    吴将军便气呼呼地道;“前几日见了,还觉得尚可,谁料……”

    汉子压压手:“他这军械,一个都不要给,想当年,给那勇士营发放了铠甲、刀剑,可转过头,这市面上竟就出现了禁军的武器和铠甲,你可知道这是多严重的事?那时候,连先帝都被惊动了,责令严查,这一次,莫说是铠甲和刀剑,便是一根烧火棍,也绝不给他。”

    吴将军悻然地颔首点头,心里也很是郁郁,当初那场龙岩震怒的事,他是略知一二的,那时他还只是个小校尉呢,突然传出市面上出现了禁军的武器,京兆府连忙上报,先帝下旨彻查。

    这一查,就发现是勇士营那儿流出来的,于是钦差入驻,这勇士营上下,一个个抵死不认,问武器和铠甲去了哪里,个个赌咒发誓,说是被人偷了去,这不查不打紧,一查,竟发现没有他们不卖的,就连军营里的当时的勇士营,有一千多号人,武器他们倒是不敢卖,可军衣、靴子、鞋帽都卖了一空,养护刀剑的油也不见踪影,那刀剑只好放在那生灰,除此之外,还有战马,马料,可牵涉的人实在太多,法不责众,报到了先帝那里,先帝又不禁念起了他们祖上的功绩,不免生出恻隐之心,索性就只问罪了勇士营的校尉,就此作罢。

    这若是再来这么一出,那羽林卫就责无旁贷了。

    吴将军想着都不禁感到心惊,又怎么愿意做搬石头砸自己脚的事,便道:“是,末将晓得轻重,只是这陈凯之若是再来胡搅蛮缠……”

    汉子不以为然地道:“这事也不难,那就报上去嘛,勇士营的事,咱们羽林卫不管,爱谁管谁就去管去,你写一封奏报,要加急,显得郑重,毕竟牵涉到了勇士营,老夫亲自俱名,这样就显得羽林卫将此事看得很重了,将来无论勇士营闹出了什么事,到时候这干系就不在羽林卫的身上了。”

    “是。”

    刚走出都督府的陈凯之,自然不知道此时吴将军他们的对话,却是愉快地骑着马开始往南市去了。

    洛阳的南市,各种货物都有,琳琅满目,这里手工艺尤其发达,陈凯之却是去了人牙行。

    这时代,人口是可以买卖的,不只如此,这人口的买卖,还受保护,以至于一些豪族,仆从如云,加上佃户,有数千上万人,在乡下搭建庄园,亭台楼榭,富甲天下。

    而这人牙行,主要便是做这等营生。

    对于这等人,陈凯之历来是瞧不起的,可现在,他山中极需人手,随着山中的一处处被开发出来,陈凯之需要大量的人。

    此时,他才刚走进了一处人牙行,便有眼尖的伙计殷勤地上前堆笑道:“公子,需要什么?咱们这里……”

    他本想引着陈凯之到后院,让陈凯之挑一挑人,这种人牙行,规模很大,不像街边的贩子,将人摆出来。

    陈凯之却是直接坐下,手轻轻搭在几子上,大陈朝的风俗不同,胡凳和椅子早有了,不过越是尊贵的人家,或是读书人,往往还是采取跪坐的方式,几乎不设桌椅,而越是平民,反而没有这等约束了。

    陈凯之抬眸,看了这伙计一眼,很直接地道:“我需要大量的人手,一月之内,需筹措出来,银子不成问题,那么,你们有没有问题?”

    大量……这伙计盯着陈凯之:“大量是多少。”

    “几百人吧。”陈凯之约莫地说了一个字数。

    伙计的眼睛猛地一亮,忙道:“客官需要男人还是女子?我们这里……”

    陈凯之摇摇头,从袖里抽出了一个名单,搁在了桌上。

    伙计连忙捡起来,不过他不识字,于是说了一声稍待,过不多时,便有一个东家模样的人来,当着陈凯之的面看了名单。

    里头琳琅满目的记录了许多各种所需的人手,能识字的,三十人;会炼铁的,五十人;除此之外,还有看更的,会掌厨的,养马、养牛之类的。

    这掌柜皱着眉,陈凯之的要求,还真是多啊,甚至连花匠也需要,他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为难地道:“其他的还好说,就是这炼铁和能识字的有些难,若是能识字和炼铁,谁肯卖身为奴呢?不过总还是有的,有的人家道中落了,有的……是吃了官司,只是却还需一些时间。”

    陈凯之便道:“一个月,够不够?”

    这东家踟蹰了一下,才道:“小人可以四处访访,只是价钱……”

    他故意说着为难的样子,本质上其实就是为了价钱。

    陈凯之淡淡道:“你报个数。”

    东家犹豫地道:“今年是丰年,公子想必也知道,这附近的州县都不曾遭灾……”

    陈凯之懒得听他啰嗦这些,只吐出了两个字:“报数。”

    东家便讪讪笑,眼里掠过狡黠:“公子所需的是五百七十人上下,不过许多人都带着技能,却不好寻访,这样吧,五万五千两银子,一口价,如何?”

    这……还真是不客气啊,真真的狮子大开口。

    其实这时代的奴仆,价格并不高,究其原因是因为许多穷人实在养不活自己,索性就卖了身,毕竟有了主人,虽也辛苦,可至少也有一口饭吃。

    陈凯之没有说什么,吁了口气,笑了笑:“当真是这个价?”

    这东家立即道:“公子,今年是丰年,何况……”

    陈凯之伸了个懒腰,露出了继续慵懒之色,道:“本公子这个人脾气好,不过最讨厌的就是不实在的人,你说是这个价,那就这个价,可丑话说在前头,若是本公子知道,你若是不诚实,本公子可是要生气的。”

    他一面说,一面要从腰间掏定银,取出自己的百宝囊,往桌上一倒,啪,除了银子,还有一个腰牌滚落下来。

    只见那上头清晰地写着几个烫金大字——勇士营……

    一下子的,这东家……脸色一变,吓尿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