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三百八十五章:整装待发(2更求月票)

大文豪 三百八十五章:整装待发(2更求月票)

    为了保证这些人的营养,足以支持高强度的操练,陈凯之可是下了血本,只是……

    现在陈凯之很惆怅啊。

    他幽怨地看着这些人愉快地吃着、喝着,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好吧,要调整心态,事已至此,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不试,一定是成功不了的,试了,说不定还有成功的可能呢!

    既然下了决心,那就得认真对待了,于是陈凯之开始拟定新的细节。

    他知道,要改变这些人,就必须灌输忠义的教育,可能在上一世,所谓的忠义成了傻缺的代名词,或者是封建思想,可陈凯之很清楚,这才是根本、

    在次日的课堂里,陈凯之讲的乃是《三国演义》,自然,为了抹去三国之中在这个时代的痕迹,陈凯之特意抹去了大汉,将其改为了架空。

    下午的操练,也开始变得严格起来,他必须让这些丘八渐渐的麻木,就如他们与生俱来的带来了许多的杂质,陈凯之则需手握着铁锤,百炼成钢,将里头的杂质统统捶打了个干净。

    这些人虽曾都是扶不上墙的泥,可令陈凯之又增添了一点信心的是,这操练却进行得还算顺利,其中最令陈凯之惊喜的是,雕漆儒生和丘八们的磨合很顺利。

    随着文课的加重,陈凯之甚至开始进行每月一次的摸底文试,文试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其实不过是默写陈凯之布置的课文而已,而不及格的,体罚也不轻,这就导致丘八们不得不想尽办法向儒生们求教,双方一同读书,一起吃饭,一起操练,甚至一同为山上除草、采伐,这雕漆之儒便如新鲜血液一般,开始注入丘八之中。

    此时,原有的同乡观念已经开始瓦解,不再是你和我都是青州人,所以无论你和谁有冲突,管他有理没理,大家自己人,自然会站一起了。

    恰恰相反,同袍、同窗的概念,开始渐渐的滋生出来,至少内部的矛盾里,儒生与某个丘八发生了冲突,其他人不再偏帮,有的劝架,有的找上陈凯之来处置。

    这或许便是陈凯之眼下唯一感到安慰的了,操练是极刻苦的,早上起来,便是半个时辰的晨跑,这山上除了石阶,本没有路,可这些人跑着跑着,便踩踏出了一条盘山的山路,每日围着山头转圈圈,接着便是早饭,早饭一杯羊nai,一块肉,还有米粥、蒸饼以及鸡蛋,上午的文课,陈凯之亲自讲授,除了讲故事,便是教他们读书写字,三字经,他们已经熟读了,接下来就是史记,之所以选择史记,是因为史记颇有故事性,你若是对这些丘八们总是之乎者也的,只怕非要厌烦得闹情绪不可。

    现在丘八们所掌握的常用字大概在三百左右,虽只能十分勉强的进行读写,可图书馆毕竟建起来了,陈凯之的构思是,将来每日给予他们一个在图书馆里读书的时间。

    而图书馆中的书,自然也是精挑细选的,常用的书籍,都交学馆帮忙去采买,而天人阁的书籍,陈凯之有闲便抄录下来。

    眼下唯一麻烦的,就是武器和铠甲了。

    战马暂时可以不用,可是武器和铠甲却非要赶紧定制不可,既是军队,那总该有军队的样子吧。

    想到这个,陈凯之就忍不住的有些恨得牙痒痒,这些孙子……从前朝廷也发放他们铠甲和武器,结果……都让他们偷偷的拿去卖了,武器呢,这些人压根懒得保养,不按时擦油和进行养护,只搁在角落里落灰,用不了一年,便已千疮百孔,自然,朝廷所发的武器低劣倒是真的,这还是禁军,陈凯之觉得,大陈朝的冶炼工艺实在有些惨不忍睹。

    陈凯之想了想,觉得此事还需找人商量商量。

    这里虽是山上,可私造武器,却是一件必须报备的事。

    当日,他下了山,七拐八弯的,寻到了羽林卫都督府。

    这里,乃是羽林十九营的中枢,设都督一员,征东、镇西、定南、安北四将军,再之下,便是游击将军,接着是十八营都尉,勇士营现在并没有都尉,据说自从那一战之后,勇士营都尉因为逃跑,掉入水里被淹死,朝廷就没有再任命都尉了。

    而陈凯之这个崇文校尉,原本属于都尉的佐官,在羽林卫里,乃是从六品,不过这和这动辄二品、三品、四品、五品的武官来说,实在是不入流。

    陈凯之寻了门吏,下了帖子。

    这门吏见上头写了崇文校尉陈凯之,顿时露出了傲慢的样子,正眼也不看陈凯之,笑嘻嘻地道:“大人们都忙得很,哪有兴趣见你,你哪个营的,有什么事,和都尉说去。”

    陈凯之汗颜道:“没有都尉啊。”

    “没有都尉?”门吏迟疑了一下,才道:“勇士营?”

    陈凯之点了点头。

    这门吏的脸色立即就有点点变化了,对陈凯之的态度……嗯……怎么说呢,既是鄙视,可又有点后怕。

    鄙视来源于勇士营的渣渣本就没有资格进入羽林卫的,而害怕,多半是因为这些人渣凶名在外,个个臭不要脸,死缠烂打,若是被他们恨上,天知道会有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来招呼。

    这门吏最后只好道:“等着吧,我这便去通报。”

    说罢,那人转身去了。

    陈凯之焦灼地等着,老半天,那门吏方才姗姗来迟,古怪地看了陈凯之一眼:“都督大人今日有事,将军们大多都病了……”

    呃,这语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羽林卫已经全军覆没了呢。

    陈凯之又不是特天真特烂漫,顿感这家伙是在搪塞自己,心里犹豫着是威胁一下,还是塞他一点银子。

    谁料这人又道:“不过游击将军吴大人请你进去说话。”

    吴将军?

    陈凯之对这个人没什么印象,不过于他来说,只要有人愿意见他就行,便点点头,看来这羽林卫,还是有能办事敢办事的官员啊,真不容易。

    他随门吏进去,进入了一个衙署,陈凯之进去之后,抬眸,见过了这位吴将军,这才知道,竟是面熟。

    上一次,跟着陈公上山的人里,其中一个就是他。

    陈凯之行过了礼。

    吴将军坐在文案子之后,似乎也在悄悄地打量陈凯之:“陈校尉,所为何事?”

    他一面说,一面端起茶盏预备喝茶。

    陈凯之道:“将军,下官请求卫里发放兵甲片武器。”

    吴将军听罢,不露声色,呷了口茶,才道:“早年就已发放了,何故又来问?”

    陈凯之正色道:“现在已损耗一空。”

    损耗二字,大有名堂,吴将军怎么听不明白?

    他略带讽刺的笑了笑道:“都已卖了换酒了吧?”

    “……”陈凯之语塞,这真相很尴尬啊。

    说实话,他见吴将军这讥讽的样子,竟很犯贱的一丁点都没有觉得被人鄙视,因为自己瞎了眼,碰到了勇士营,被人鄙视是活该的,其实……陈凯之也很鄙视这些渣渣。

    想了想,陈凯之才道:“下官受命整肃教化勇士营,从前如何,下官不管,可既受了命,兵甲和武器,总还是有的,不然……”

    吴将军叹口气,道:“这个……难啊,你也知道,朝廷发放武器,都是有定例的,怎么可以说发就发呢?若是今日发了,到了下月,你们又损耗了,那还发不发?凡事都得有章程,本将军看哪,算了,就这么将就着吧。”

    陈凯之哭笑不得:“将军,这禁卫的士卒,怎么能将就?无论如何,也请将军通融。”

    吴将军一脸古怪的样子看他:“陈凯之,本将军和你交个底。”

    “什么?”

    吴将军慢悠悠地将茶盏放下,才又道:“以后啊,别总是说什么禁卫禁卫的,勇士营就叫勇士营,老是称之为禁卫或是羽林,这……传出去,会令人误会的。”

    “……”

    陈凯之晓得这家伙是在打太极,他便道:“将军拨付了刀剑,下官就绝不说。”

    居然还威胁上门了?吴将军则是噗嗤一笑:“少拿你们勇士营这一套来讹本将军,你好端端的一个翰林,也学这群狗东西一般吗?你要刀剑和兵甲有何用?”

    陈凯之道:“整肃勇士营……”

    陈凯之话没说完,吴将军居然噗嗤一下,将口里的茶水喷了出来,随即,他大笑起来:“好了,好了,别闹了,你啊,还是太年轻,今年京察,卫里将你这崇文校尉定为优等如何?你安安心心的,别让他们闹事就可以了,别多折腾了。”

    似乎每一个人,和自己说话的口气,都是一模一样啊。

    龙傲天,啊不,陈凯之依旧不服啊。他正色道:“凡事都有章程,下官到任,勇士营军械不备,衣冠不整,他们终究是禁军……”

    吴将军忙摆手道:“不,不,别再说禁军了,陈校尉,你天天将禁军挂在嘴巴,羽林诸营,怕是要来闹事的。”

    “好,就算他们不是禁卫,管他们是什么,可他们总是朝廷的官军吧,官军怎么能没有武器?”陈凯之掷地有声的道。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