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百八十四章:猪一样的队友(1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三百八十四章:猪一样的队友(1更求月票)

    看着这陈一寿似笑非笑的样子,诚如那些所谓‘吃的盐比你的米还多,过的桥比你走的路多’的人,倚老卖老,一副就等你栽了跟头,回来认错的模样。

    呀,我龙傲天,不,我赵ri天,呃……应当是我陈凯之不服啊。

    陈凯之只是默然地阔步而出,心里却是憋着一口气,其实……这时候不是该说一句莫欺少年穷之类的话吗?

    好吧,还是算了,其实我是挺有钱的。

    陈凯之摇摇头,离开了内阁,才走了几步,这时却听到有人唤他:“陈凯之。”

    陈凯之回眸,却见正是那跟在太后娘娘身边的宦官张敬。

    说起来,陈凯之觉得这个张敬和自己还真是有缘啊,从金陵到洛阳,已见了许多次面了。

    陈凯之驻足,朝张敬含笑道:“张公公,你好。”

    张敬眯着眼上前道:“你来内阁做什么?”

    陈凯之略有讶异,这张公公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其实一般情况,这样直接问人是极不礼貌的行为,不过陈凯之还是道:“陈公有事相召。”

    张敬居然步步紧逼地继续问:“何事?”

    这真是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了,陈凯之心里有点无语,想着这张敬给自己的印象虽然不算好,却也不算坏,便如实道:“勇士营的事。”

    张敬的唇边却是勾起一点随和的笑容,随即道:“此事,咱也略知一二。咱方才见你,似乎神色不爽?”

    陈凯之心里想,太监就是不一样,察言观色的本事真是神了,他颔首点头道:“倒不是陈公刁难,只是勇士营的钱粮……”

    “钱粮问题?这就是小事了。”张敬笑吟吟地道:“据说凯之现在每月的分红,都有七八万两银子之多了。”

    陈凯之心里咯噔了一下,这家伙,为何对这个如此了解?

    张敬则是笑着对陈凯之继续道:“不过你要体谅陈公的难处,将钱用在兵备上,倒也不难,可同样的钱,拨给府兵,也比拨给勇士营值钱啊。”

    “张公公。”陈凯之本来就心情闷闷的,一脸苦逼的样子道:“勇士营不至于如此不堪吧?”

    “怎么不是?”张敬道:“当年让勇士营剿匪,那时候,勇士营数千人,竟被数百匪徒追着跑,死伤了不少呢。说句实在话,朝廷说到这勇士营,就丢人……后来你猜这匪是如何剿灭的?”

    陈凯之不禁露出了几分好奇,道:“还请赐教。”

    张敬的眼睛闪了闪,道:“是当地的知府招募了数百个民壮,剿了。”

    “……”

    有这样夸张?虽然陈凯之倒是知道,因为天下承平,某些军队越来越腐化,不堪为用,可不至于如此吧,说难听一点,陈凯之突然也觉得挺难为情的,真是……丢人啊。

    张敬笑呵呵地道:“所以啊,到了后来,朝廷想尽办法缩小勇士营的规模,你看,数千人,如何成了数百,其实呢,就是想留着这个招牌而已,其他的,都不打紧。咱家还是劝你不要花心思在这上头了,好生的做你的翰林,陈公这样看好你,将来定有大用的。”

    张敬今日遇到了陈凯之,倒是很愿意关照一下这个小子。

    从这小子想让勇士营上山的心思来看,张敬便看出他是想做一番大事业。太后听了内阁的启奏,心里倒是很高兴,可高兴归高兴,也不能让陈凯之挨坑哪!

    张敬似乎还不放心,继续道:“你可知道,当初带勇士营剿匪的人是谁吗?”

    陈凯之呆了一呆,下意识便问:“是谁?”

    “英国公!”说起这位英国公,张敬露出了惋惜之色,接着道:“英国公当时,自承袭了爵位,可是战功彪炳啊,当年可是打过胡人的,是当时大陈有数的名将,可后来京郊出了匪情,朝廷就想,天子脚下,还是早些剿平为好,于是乎,便索性让英国公出马,调了勇士营给他节制。这英国公乃是名将,什么阵仗没见过?针对这伙盗匪,制定出了周祥的记错,从哪里进行猛攻,哪里该设伏,又该从哪里切断盗贼的后路,若是盗贼避战,又如何切断对方的补给,这计划,可谓是天衣无缝,万无一失,说实话,任何人瞧见了,都得翘起大拇指。”

    张敬舔了舔嘴,叹了口气,才又道:“结果,真正开打的时候,英国公眼睛都绿了,让去猛攻的人,踟蹰着不敢上前,好不容易许了赏金,那些人一哄而上,结果贼人被逼急了,也挺刀冲杀,猛攻的将士,三倍于贼军,谁料还未交战,就吓得转身逃之夭夭,折损不小。而那设伏的将士呢,一看阵势不好,早就逃了。抄人后路的,还以为前锋胜了,从后杀将去,想捡点便宜,一看大事不妙,个个哭爹喊娘……哎,英国公的一世英名啊,身边的亲兵,跑了一个没剩,等他想撤的时候,贼人就已杀至了。”

    陈凯之倒吸一口凉气,还有这种操作?这简直就是猪队友啊。

    他顿时感觉自己若是英国公,一定会生无可恋。

    张敬又叹了口气,道:“后来,这伙贼寇被乡勇打得落花流水,接受招安,总算将英国公放了回来,可这英国公自回来之后,朝廷虽也没有见罪,可人……”张敬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这儿出了点问题,成日浑浑噩噩的,见了人就突然莫名其妙的来一句:‘这好端端的,人怎么就跑了?’又或者说:‘逃的时候,怎么比兔子还快?’有时突然的默默对着月儿落泪,他的儿子吓死了,忙问怎么回事,他就潇然泪下的说:‘别跑啊,别跑,我军十倍于贼,别跑哇……’。”

    陈凯之听得悲戚,可又莫名的感觉到后脊梁骨发凉起来:“公公的意思是……”

    张敬笑着摇摇头道:“凯之和那英国公相比如何?”

    呃……陈凯之很难为情地道:“下官……”

    张敬似乎想给陈凯之留点面子,便语重心长地道:“你不必说了,大家心清就好。而当年的勇士营,人数是今日勇士营的十倍,所费的钱粮,更是今日勇士营的数十倍,可结果……竟连乡勇都不如,你看,陈公还敢花这个钱粮吗?这若是说出去,可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陈公力排众议,勾结了勇士营,得了什么好处呢?”

    “而至于凯之,就不要白费功夫了,你教化他们是教化得很好,不但娘娘高兴,内阁也甚满意,无论宫中还是内阁,都对你极为期许的,你瞧,这是好事啊,你精力也是有限,心思还是多多花在翰林院里,而至于那勇士营,只要保证他们不出乱子就可以了,别想着真去调教他们了,现在凯之知道咱的心思了吧。”

    陈凯之何尝不明白,只是陈公方才没有把话讲透,却不知为何,这张敬跟他没什么交情,倒是好心肠的给他一古脑的都捅了出来。

    只是,陈凯之真恨不得立即捶胸,遇人不淑啊,为何经史里没有关于这勇士营这样的记载?

    不过细细一想,也是在情在理,这等丢人的事,多半也不会记录下来,真正知道内情的人,大抵也只限于朝中的中枢大臣和宫里而已。

    他只好尴尬地道:“多谢张公公提醒。”

    张敬笑了笑道:“咱家的话已说尽,陈凯之,你好自为之吧。”

    “好的。”陈凯之点头。

    陈凯之向他作揖告别,只是心里,却不免有些疑惑,这张公公,为何和自己说这个,自己和他很熟吗?

    回到了待诏房,梁侍读理也不理他,不过却显得忐忑,不知陈凯之和陈公到底说了什么,却见陈凯之一直沉吟不语,一时也不知这陈凯之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反而心里更是不安。

    待下了值,陈凯之打马而回,匆匆上了山,而此时,丘八们已经开饭了。

    这时候,再看这群吃货,陈凯之十分的怀疑自己前期的投入全部打了水漂了,一想到这里,他便感觉心口一阵阵的痛。

    他细细一想,特么的,猪阉了,牛也买了,羊圈还有鸡子都置办妥当了,便连铁坊都已经开始营造,到了这个地步,自己还有退路吗?

    吃饱了饭,便有仆役端来了一大锅的羊nai,这时代也没什么牛nai,不过羊nai却还算常见,即便如此,也算是奢侈品了。陈凯之自山下买了一些产nai的羊来,奉行着每天两杯nai的策略。

    现在看着这羊奶,陈凯之有些恍神,跪坐在下头的丘八们现在正喝着热腾腾的羊nai,一个个露出舒服的表情,这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啊,就连nai,里头还放糖呢。

    这个时代的糖,价值可是不菲的,寻常人家都舍不得放。

    nai已经很奢侈了,再加上糖,陈校尉虽然苛刻,可在这方面,却从不含糊。

    问题的重点是,他如此的舍得投入,别到最后,钱砸下去,连个响声都没有,而他……又是一个英国公?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