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百八十章:千钧一发(2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三百八十章:千钧一发(2更求月票)

    急匆匆的赶到碧水楼时,陈正道才从下人的口中得知,方先生到不远处的湖心走一走去了。

    可陈正道不知道的是,方吾才其实是在踩点。

    他感觉要被这个师侄给坑死了。

    种种迹象表明,那糜益一直都在打探关于自己的事,其实糜益的打探,方吾才并没有当一回事,问题的关键却在于陈凯之。

    自他来到京师就发现,陈凯之这个家伙,隔三差五的就能闹出点事来,自己作为师叔,想要保他,不让北海郡王那个傻蛋掺和进去,就只好用一些故弄玄虚的话糊弄,可这不是长久之计啊,因为只要糊弄了一次,被北海郡王感觉到不对劲,而那糜益若是在旁说上一些怪话,事情就可能要恶化。

    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就如这一次,听说陈凯之那小子居然得罪了当朝内阁大学士陈公,方吾才觉得这家伙肯定疯了,好好的翰林,你惹陈公做什么?

    方吾才思来想去,还是决心卷款跑路比较妥当。

    只是……一个人要走容易,可带着这百万身家逃之夭夭,却并不太容易,其一,得要将这郡王府摸个清楚,其二,最好在这里结交上几个信得过的人,殿下送他的银子,还有书画,以及各种宝物,都需想尽办法弄出去,只要出了郡王府,便是海阔天空任逍遥了。

    虽是北海郡王权柄不少,可大不了去南楚,又或者是南越,总之,有了这么一大笔钱财,后半生定是无忧的。

    而这郡王殿下,即便等事后有所察觉,那也已迟了,他总不能全世界的嚷嚷,自己被人给骗了吧,他这一嚷嚷,从此北海郡王府的脸面就会荡然无存,只要他出了大陈,北海郡王也只好打落门牙往肚子里咽了。

    此时,方吾才信步沿着湖畔而行,他心里固然在沉思,在思索,可已经养出了一种天然的气息,面上依旧是一副淡然的样子。

    只见远处有几个门客,正在亭里温酒,因为这里靠着一处桃林,北海郡王好招揽三教九流,因此门客如云,这些门客在此温酒赏湖,不亦乐乎。

    方吾才想了想,便徐徐上前,几个门客眼尖,却是看到了这位方先生。

    一见这位方先生,有不少人投来了既羡慕又嫉妒的目光,却也有人低声嘀咕:“此人是个江湖术士,拿着神神怪怪那一套糊弄殿下,也亏得殿下信他。”

    或许是出于嫉妒的心理作祟,其他人便轰然笑起来。

    “噢,这何以见得?”

    “糜学候一直都在打听此事,据说……”

    后头的声音越来越轻,众人纷纷点头,都是深以为然的样子。

    门客之中,儒生们占了多数,他们对于鬼神命理之说,是不屑的。

    此时,又有人道:“据说他只是个秀才呢。”

    “秀才,怎么可能?”

    “千真万确!”

    方吾才呢,却是对于他们爱理不理,冷不防这时候,迎面却有一人而来,众人见了此人,忙行礼道:“糜学候好。”

    “见过糜学候……”

    来人正是糜益,糜益姗姗来迟,却见到了湖畔边漫步的方吾才,他一想到方吾才便恼火,只朝亭里的门客们点点头,便快步朝方吾才走去,口里则道:“方先生何故孑身一人?吾与诸位仁兄在此温酒,方先生不妨来坐一坐。”

    方吾才瞥了亭子里的门客一眼,又看了一眼糜益,沉默了片刻,才道:“这样啊,那就却之不恭了。”

    糜益想要试探他,方吾才也想试一试这糜益。

    于是方吾才到了亭里,这些门客都显得怪异了,却个个向方吾才行礼。

    糜益坐定了,眼睛却一直直勾勾地落在方吾才的身上,他目中似乎别有深意,于是他开了口:“方先生是金陵人吧?”

    “嗯……是……”

    “却不知是金陵哪里人?”

    “这……不足为外人道哉!”

    糜益目光幽幽:“方先生此前在东山郡王府,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入东山郡王府的?”

    方吾才其实也很想知道,糜益到底打听出来了什么,所以淡淡道:“不过是东山郡王错爱而已。”

    “那么东山郡王与陈凯之相交甚厚,这一点,先生知道吗?”

    糜益依旧盯着方吾才,不敢错过方吾才的任何表情。

    他想努力地捕捉出方吾才的任何的破绽,揭开方吾才的真面目。

    方吾才淡然道:“陈凯之……知道一些。”

    “恐怕不只是略知一些这样简单吧?”糜益笑了笑,带着深意道:“吾有一同窗,就在金陵同知厅里公干,对金陵之事,了若指掌。方先生,你说你在世上无牵无挂,没有亲眷,这也是真的吗?”

    方吾才笑吟吟地看着糜益,来之前,他确实已经改头换面,掩盖了自己身份,便连户册,也是委托了东山郡王府那儿给自己重新办的,便道:“糜学候,你想说什么?”

    “只是好奇而已。”糜益目不斜视地盯着方吾才,冷冷地又道:“毕竟,这世上江湖术士何其多也,该留着一个心眼才是。”

    其他门客已经感受到了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不过相比于现在如日中天的方吾才,他们倒是更倾向于糜益,一方面是糜益久在郡王府,和他们都相熟,另外一方面,却是方吾才现在风头太盛了。

    方吾才淡淡道:“糜学候对老夫有怀疑?”

    “正是。”糜益此时彻底撕开了自己的伪装:“因为我发现,方先生像一个人。”

    “什么人?”

    “金陵名士方正山的兄弟。”

    方吾才笑了。

    糜益却依旧死死地盯着方吾才:“因为这里头有太多可疑和巧合之处了,方先生,方正山乃是陈凯之的授业恩师,这一点,想必你知道吧?”

    方吾才捋须,依旧不言。

    “若方先生当真是此人,岂不是陈凯之的师叔?若当真是如此,那么方先生进入北郡王府,到底是何居心,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说到这里,他已豁然而起,一声声的质问。

    果然……要被陈凯之那家伙坑了啊。

    方吾才心里感叹。

    不过他面上,却还是风淡云轻的样子:“这都是糜学候的猜测。”

    糜益冷笑道:“是不是猜测,到时当着郡王殿下的面说,便可一清二楚了。方先生,殿下虽然固执,却也是绝顶聪明之人,你蒙蔽得了一时,却蒙蔽不了一世,只要学生将所有的证据罗列在殿下面前,方先生,你很清楚,这会是什么后果。”

    方吾才笑了笑,一边的门客们,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了,显然也开始震惊起来。

    方吾才依旧淡淡地道:“糜学候,你真的不相信老夫精通命理之术吗?”

    “吾圣人门下,读的乃是圣贤之书,不敢信!”糜益傲然道。

    他觉得自己和方吾才这种江湖术士是不同的,故而浑身都充斥着一种优越感,甚至看着方吾才的目光中浮现着鄙夷之色。

    方吾才心里恼恨这个总是想尽办法给他拆台的家伙,此时却又要维持自己高士的形象,不便和糜益争吵,于是索性道:“看来糜兄是不信自己会有血光之灾了。”

    这几乎是形同于诅咒了。

    糜益听罢,顿时勃然大怒:“姓方的,老夫忍你很久了,你这一套,殿下会信,我等读书人,却是一个字都不信,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以为蛊惑了殿下,就可以在这王府里放肆吗?”

    正说着,远处却有人疾步而来。

    有人眼尖,不禁道:“殿下来了。”

    “哈哈……来的正好。”糜益冷笑,不屑地看着方吾才,嘲弄地道:“你不是说老夫会有血光之灾吗?方吾才,今日老夫就要揭破你的真面目,你在金陵的身份,真以为无人知吗?噢,对了,老夫这里还有一封书信,这封书信,是你的兄长方正山寄来的。”

    方吾才一直努力地让自己保持镇定,可此时也不免在心里咯噔了一下,兄长的书信……

    兄长确实会寄书信来,不过走的却是东山郡王府的渠道,这糜益莫非……中途截了书信?

    若是如此……

    方吾才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心里倒庆幸当初在东山郡王府的时候,已培养出了这等淡定之态,面上才依旧淡然处之。

    却见那头,北海郡王陈正道已是快步行来,他远远看到了方吾才,正想喜气洋洋地开口报喜,却见方吾才身边的糜益,还有几个门客,顿时抿抿嘴,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他和方先生,已是无话不谈,可对于糜益和其他门客,却是日渐疏远,毕竟自己的心底,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心里揣着秘密的人,就不免开始有了城府,而有了城府,就不再像从前那般,说什么都脱口而出了。

    “方先生……”北海郡王陈正道笑吟吟地看着方吾才道:“本王四处寻你,原来你竟在这里,这……是在喝酒吗?”

    方吾才的心里其实有些忐忑,今日……怎么瞧着自己像是要有血光之灾了啊。

    而身边的糜益,却已是展露出了不可捉摸的笑容。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