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百七十八章:彻底完了(5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三百七十八章:彻底完了(5更求月票)

    只见陈一寿那张已经刻着不少皱纹的脸上显露着再也掩盖不住的冷意,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厌烦。

    完了。

    王养信的心里,已经彻底的绝望。

    其实,当那三个字自涵养极好的陈公口里说出来的时候,王养信便明白,自己完蛋了。

    即便是自己还想赖着不走,那么接下来,也会有宫中的禁卫将他拖出去。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面无血色的样子,似乎还是有所不甘,可怜巴巴地又看了一眼陈一寿,却见陈一寿已经低下了头,从笔筒里取了笔,蘸墨,开始预备票拟。

    他便一脸委屈的样子地道:“学生……告辞……”

    王养信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视线还是没有离开陈一寿,他希望这时候,陈一寿能念在平日里的旧情份上,突然做出挽留。

    可是……他失望了。

    陈一寿什么都没有说,依旧伏案,提笔在奏疏上比比划划,甚至连眼睛都已经再懒得抬起来。

    内阁里,怎么可以容得下德行如此败坏的书吏呢?

    即便一个书吏伺候得再好,可当陈一寿看清了他两面三刀的嘴脸时,怎么可能还留在身边呢?

    这里可是中枢之地啊,是维持整个大陈官僚体系运转的核心,这样的地方,一个内阁大学士是绝不容有瑕疵的人在自己身边的,莫说是王养信,就算是自己的亲儿子,也断然没有可能。

    王养信脚步蹒跚地走了出去,心里一片苍茫,科举不成,名落孙山,原以为又找到了一条好出路,谁曾想到,而今……也都成空了。

    他一出来,便见有许多书吏探头探脑的。

    方才陈公的公房里吵得厉害,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又不敢贸然的入内,于是一个个噤若寒蝉的在外窃听,等到王养信出来,众人忙一副无事人样子,各行其是。

    这些平时都和王养信有一些关系的人,毕竟同一个屋檐下办公,王养信乃是兵部侍郎之子,又在陈公身边候命,在书吏之中,不知多风光得意。

    可是现在,没有人理会王养信,一个人都没有,从前的热络寒暄不见了,以往的如沐春风也早没了踪影,有的只是冷漠,透着寒意的冷漠。

    一个司吏恰好与他擦身而过,王养信条件反射地想要朝他作揖,一面道:“周司吏……”

    他说话的功夫,那周司吏竟是直接自他身边走过去,宛若没有听见。

    王养信突的感觉到了天旋地转,喉头一甜,接着,一口血喷了出来。

    完了啊!他在眩晕之前,只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

    这天的下午,太阳依旧高高挂在半空,炙热的杨光洒在日渐秀美的飞鱼峰上,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勇士营的操练。

    这操练进行得井然有序,其实陈凯之说的没错,一切……其实只是习惯的问题。

    这些家伙们已经习惯了早起,已经习惯了读书,自然,也就已经习惯了下午的操练。

    早先的一个月,他们清早上山,傍晚下山,再加上良好的生活习惯,这使得丘八们体力增长了不少,毕竟都是年轻气盛的年纪,精力正旺,所以要调整,倒也不难。

    陈凯之所信奉的法则历来是即便再有钱,我也不可过于奢侈,要守住自己生活作风的底线。

    这种行为,说是有一点点抠门也不为过。

    可一旦他大方起来,就绝不是因为他突然转了性子,唯一的可能就是,吃了陈凯之的,占了陈凯之便宜的人,终究要将吃的、占的全部吐出来。

    因此,下午的操练,苛刻的程度可谓是令人发指。

    自然,这也少不得武先生的帮忙。

    他一出现,务求做到令行禁止,所有人号令统一,任何人质疑,得来的都是武先生毫不客气的体罚,而武先生和陈凯之所制定的操练之中,在前期,则完全是最枯燥无味的步操,让他们在炎炎夏日里站着,让他们一遍又一遍的整队,让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跑起来。

    这时候,这些丘八们就算再迟钝,也终于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他们痛苦不堪,却发现,压根就回不去了。

    是啊,怎么回得去呢?

    一群习惯了杀牛宰羊,每天吃一两斤肉的人,怎么还愿意回去吃他的黄米饭?这就如孩子一样,在没有尝到糖之前,他们可以吃着无味的母ru愉快的玩耍,可一旦尝到了甜津津的滋味,便再不愿吃任何没有味道的东西了。

    爱干干,不干就滚,少来瞎**。

    陈凯之露出了他的狰狞面目,回去吃你的黄米饭吧,你这辈子也就这点出息。

    丘八们义愤填膺,不能这样啊,陈校尉,讲道理嘛。

    事实上,陈凯之对丘八们是没有道理可讲的,虽然一开始的时候,他将自己伪装成一个讲道理、温文尔雅的朋友,可现在,陈凯之就是他们的官长,已经懒得去装腔作势了。

    想改变,对于丘八们太难了,嘴巴养刁了,回不去了啊。

    不只如此,还发生了令他们感到匪夷所思的事。

    就说那杨光,曾缺席过两天,跑路的主因,是因为他受不了这难熬的操练,足足一下午,各种粗燥的动作,动辄就是因为惩罚,他受不了了,于是决定不再上山,可很快,他又麻溜的滚上了山来,理由很简单,他还有故事没听完,他想吃肉,最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很犯贱的,竟是无论上不上山,都是卯时自觉的醒来,醒来就再怎么的都睡不着了,然后他开始发呆,他想找人去耍钱,却发现耍钱也没什么意思,他想去找婆娘,却又发现,没有了当初的那种味道了。

    他变了……变得不再像自己,变得发现自己的生活和数月之前的,开始不相容起来,以前乐此不疲的事,此时却发现一丁点意思都没有了,而山上的集体生活,却慢慢的开始变得令人怀念起来。

    于是他又上了山来,上山的代价,就是围着后山跑三圈,最后如死狗一般的被人拖回去,等到晚上,羊肉羹摆在他面前的时候,那时候,他突然热泪盈眶,整个人激动得滔滔大哭。

    于是,陈凯之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他变得越来越严厉,故事讲得越来越少,可经史却越讲越多,不只如此,还需这些丘八们写字,一个字一个字的写,三字经默写出来,接着就让他们抄写论语,抄写春秋,反正只要能抄的东西,一个都不落下。

    识文断字……到了他们这个年龄,其实再学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毕竟想考功名也已经迟了,可陈凯之历来是深信,一群有文化的官兵,比一群文盲要有用得多。

    所以面对着这些丘八们,陈凯之有一种诡计得逞的感觉,他愉快地看着这些人痛苦地在烈日下挥汗如雨,一个个人露出便秘似的表情。

    而后,他们一个个噤若寒蝉地站得笔直,因为手里拿着铜条的武先生穿梭在一个个之间,其实武先生确实是丘八们的克星,他根本不需要手中的铜条抽打,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足以吓尿再桀骜不驯的丘八。

    陈凯之下午的时间是有空闲的,不过他现在做的,却是在修书。

    没有错,天人阁看的许多书,他都记在了脑子里。

    而现在,他希望在山上办一个图书馆,这个图书馆的建筑,乃是飞鱼峰最恢弘的建筑,在陈凯之的设想中,文明是从书籍开始的,飞鱼峰上的人不但要懂文化,能够识文断字,陈凯之还需要大量的书籍来填充这里。这些书籍,将来可以让丘八们借阅,又或者可以有其他的用途。

    除了那些秘史,陈凯之一概不感兴趣,因为太祖高皇帝已经逝去了太多太多年,先皇帝有几个儿子,和陈凯之没有任何关系。陈凯之的书籍,更偏向于实用。

    他默写下的书,有兵书,有各地风土人情的见闻杂记,有一些弓弩的制造之术,还有一些舆图,这些杂书,如今已经销声匿迹,再不被各国所容,甚至认为,这是有害的,读书人,只需要读圣贤书就可以,一部论语即可走天下,而陈凯之的山上,毕竟也没什么读书人,所以他不在乎。

    他默写了一本本的书,而后请了抄写的人再抄写几份,然后小心翼翼地收藏,默写的过程,顺便也练习自己的行书,至少在这段时间,陈凯之的字就比从前要漂亮了许多。

    不过他发现,自己要忙碌的事太多太多了,比如,一群猪仔被运上了山,下鱼村里变得热闹起来,新修的猪圈规模不小,而且猪还可以散养,这就意味着,飞鱼峰养猪场的规模将是巨大的,陈凯之面对一只只猪仔,开始琢磨他的阉割技术了,自然,这一方面他并不熟,于是专门行了洛阳城里的‘刘一刀’师傅来。

    刘一刀师傅是祖传的刀手,专门干的活,便是将一个个男人变成一个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他上了山,看着一群猪仔,倒吸一口凉气:“公子,小人只会阉人,不会阉猪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