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镇墓兽>镇墓兽 第四十五章 三个条件

镇墓兽 第四十五章 三个条件

    地宫下的地宫。

    “三件事?”

    “第一,镇墓兽不让给外国人;第二,立即停止内战;第三,出兵收复外蒙古!”

    秦北洋掷地有声地抛出三个条件。

    一片寂静过后,小徐答道:“这有何难?镇墓兽,我不去挖它,自然不会再有。我可向海关发布命令,禁止一切类似镇墓兽的古物出境。第二件事,不是小徐想要打仗,而是南方的护法军与革命党欺人太甚!小徐规劝段总理罢兵就是了。第三件事,正是小徐梦寐以求,远征大漠,收复失地,一扫百年屈辱,如薛仁贵三箭定天山,为中国开辟万世不朽之功绩。”

    “小徐将军,既往不咎,我敬重你是一条好汉!”秦北洋竟对他单膝跪地,“但若食言,我等定当来取你项上人头!”

    “我是军人,一诺千金。”

    “但你要跟随我们到安全之地,才能将你放回去。”

    秦北洋正要给小徐松绑,却听到上层地宫传来一阵阵惨叫声。

    谁人闯入?

    他顺着绳索爬上去,发现九色已然变身,成为幼麒麟镇墓兽,头顶的鹿角硕大,不断喷出琉璃火球。外面有密密麻麻的士兵,地上还有几堆灰烬,必是被它的琉璃火球所烧化的。

    军队终于搜索至此了,因这大墓刚被发掘过,又是四翼天使镇墓兽的老巢。尽管叶克难在外望风,但他身为探长,不敢阻拦军队。

    士兵们有备而来,竟将一门野战跑推入地宫,准备对着镇墓兽来一发,太残暴了!

    再厉害的镇墓兽,也禁不住炮弹啊,秦北洋命令九色收起鹿角,立即跳下金井。

    一人一兽,再次坠落到唐朝大墓最深处。

    士兵们迅速占领地宫后室,但没人敢跳下金井,只能往底下扔火把照明。

    秦北洋将唐刀架在徐树铮的脖子上,逼迫他往上呼喊:“我是小徐!不得造次!别下来!”

    上面虽然安静,但士兵们不可能离开地宫,只是等待解救将军的机会。

    秦北洋与蒙面的齐远山、欧阳安娜面面相觑,小徐也皱起眉头说:“你们三位,若信得过我,我会保你们不死。”

    “北洋,若信他,我们必死无疑。”

    齐远山熟悉北洋政府的律法与刑罚,对他耳边低声关照。

    怎么办?秦北洋挥舞两下唐刀,走到地下深潭边,将刀尖插入水中。

    突然,水面冒出许多小气泡……

    紧接着跳出一个人影,居然是个大辫子的姑娘,如同美人鱼出水芙蓉,浑身湿漉漉地爬到岸上。

    灯光照亮她乌幽幽的双眼,秦北洋惊得跌倒在地:“阿幽!”

    “哥哥!”

    十五岁的女孩,穿着紧身黑衣,刚靠近秦北洋的手指尖,却又缩回来。

    徐树铮蜷缩到角落,他不害怕秦北洋,看到阿幽却怕得要命,犹如见着罗刹恶鬼。

    阿幽并不在意小徐,而对秦北洋说:“快跟我走!这是你唯一能逃生的路。”

    “这……”

    “提醒一句,此水极寒!”

    她憋了口气,潜入深深的“海眼”——难道她要游到渤海去?秦北洋寻思一定另有逃生通道。他刚要潜水进去,又看到齐远山与安娜,大声说:“你们先下去,我最后一个。”

    欧阳安娜有些害怕。幸好她在东海达摩山长大,从小在布满暗礁的海里游泳,憋气潜水最拿手了。她要不是欧阳思聪的女儿,恐怕会成为采珠的海女。她依然蒙着面孔,潜入深潭,再也不见踪影。

    齐远山跟秦北洋交换了眼神,身为北洋军官,绝不能在徐树铮面前暴露面孔。原本他是旱鸭子,去年两次坠入水中差点淹死,使他发誓要学会游泳。春天以来,他经常扎到什刹海或通惠河里游泳,学会了潜水等许多招式。眨眼间,他也被黑色潭水吞没。

    秦北洋最后看了徐树铮一眼:“小徐将军,等我走后,你自可呼唤上面的人来救你。不过,切勿忘记你答应我的三个条件!”

    但他刚要跳入水中,却遇到了难题——九色不愿入水。

    它既是一尊幼麒麟,也是火麒麟,水克火,入水乃是大忌。

    但秦北洋绝不会把九色抛下,先是抱紧九色的赤色鬃毛,让它变回一条大狗,又在它耳边说:“九色九色!汝需忍之!切勿退怯!”

    说到此处,眼泪水都快下来,他感到九色胸口的热量。它那琉璃色的眼珠子,同样转动两下,意思是豁出去了,要跟着主人上刀山下油锅……

    于是,他搂着九色一同踏入冰冷的“海眼”。

    一千两百年来,幼麒麟镇墓兽首次踏入水中。它浑身不自在,皮肤表面发出水火相交的滋滋声,似有无数把火焰浸入水中熄灭。

    阿幽说得没错,此水极寒!秦北洋冻得快抽筋了,他还要抱紧九色,让它在水中跋涉。

    不对,九色入水就是秤砣,与他一同往无底洞般深渊而去,眼看连人带兽都要完蛋……

    传说中鞑摩王的“北京海眼”,一人一兽,既要沉入亘古深渊之际……

    突然,九色胸口爆发热量,周身烈焰腾腾,却没烧坏秦北洋一根毫毛。水底燃烧的火焰,仿佛东海达摩山的恶龙。

    秦北洋突然明白——九色吃下恶龙的灵石,同时也获取了恶龙的能力,而恶龙镇墓兽恰好能翻江倒海。

    两道水流在面前分开,恍如摩西渡过红海,又好似火焰烧干了海水。秦北洋胸口暖血玉坠子发热,驱散全身寒意,踩在水底怪石上,带着九色一步步爬过暗河,穿过地宫的石壁。

    阿幽、安娜、齐远山正在这边等着他呢。三人都是瑟瑟发抖,几乎抱成一团取暖。

    这是一条地下溶洞,暗河在脚边流淌,一边连接着地宫下的“海眼”,一边或许连接着渤海?

    无论如何,他们别无选择,只有沿着暗河往下走。九色在前头吐出琉璃火球照明。

    “阿幽,你怎知道我会在这里?”

    秦北洋边走边问,十五岁的女孩怯生生地说:“哥哥,我在房山搜索了你一整夜,思来想去,你只有可能在这里。”

    “只有你一人?”

    言下之意,有没有其他刺客?若再遇到刀疤脸的阿海,或是老刺客,必要抽出唐刀来拼命。

    “只我一人。外面都是军队,当然不能走墓道口。不过,这附近有许多盗洞,我钻入其中一个盗洞,弯弯曲曲,竟掉到暗河边上。我听到石壁那头隐隐传来说话声,便断定这底下有水流通。幸好我的水性过人,憋气游了出来,果然看到了你。”

    “妹妹,你为我差点送了性命?”

    秦北洋却抽了自己一耳光,退回到欧阳安娜身边。

    借着琉璃火球的光亮,他看到阿幽黑洞般的双眼,有种让人心脏停跳的错愕——她竟是刺客们的主人!

    九年前,天津徳租界灭门案,秦北洋的养父母遇害,必然也与阿幽存在强烈的关联。

    阿幽识趣地低头,声音里透着幽怨:“对不起,哥哥。”

    欧阳安娜不明白其中利害关系,搂着她问:“妹妹,你到底怎么了?”

    “你们不要靠近她!”秦北洋强行将安娜拽了回来,“这个丫头,身上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