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二百零五章 一树黄梨

牧神记 第二百零五章 一树黄梨

    秦牧整理好药材,配好药,将马爷的手臂和瘸子的腿用药养着,又去太学院的库府中买来一些南疆蛊粉。

    这蛊粉叫做朱颜蛊,是一种细小无比的虫子,单只虫子放在面前,肉眼无法看到,必须要用天眼才能看到。

    虫子晒干之后,变成粉末状,遇到血则会复活。

    他向马爷和瘸子各讨了一点鲜血,用鲜血将蛊粉化开,朱颜蛊得到鲜血滋润,那无比细小的虫子们活了过来,让两盅鲜血如有生命一般。

    马爷和瘸子向茶盅里看去,他们两人的目力非凡,自然能够看出血中的虫子,只见两杯茶盅里蛊虫数以万计,密密麻麻,好不吓人。

    瘸子赔笑道:“牧儿,你便是打算用这种虫子给我们的手和腿治疗?这是什么虫?有害没?”

    村子里的人,若说凶神恶煞,能够吓哭小姑娘的,屠夫只能排第二,排第一的便是喜欢养些花花草草和小虫子的药师。

    药师的脸吓人,虫子更吓人,瘸子习惯性的偷东西,村子里每个人的房间都遭过他的光顾,连秦牧的糖葫芦都被骗过数次,但药师房里的东西他却纹丝不碰。

    秦牧跟随药师学医,对这些虫子也颇有研究,看到这两个茶盅里的虫子,瘸子不免心里毛毛的,总有一种刁民想要害我的感觉。

    “瘸爷爷放心,朱颜蛊是南疆五苗的一种蛊术,对身体危害不大。”

    秦牧将这两盅血分别输入到马爷的手臂和瘸子的腿的血管中,朱颜蛊便被种在手臂和腿中,道:“这种蛊之所以叫做朱颜蛊,其实是南疆有些门派的女子用这种蛊来驻颜的,永葆青春,死后都栩栩如生呢。”

    “死后栩栩如生……”瘸子打个冷战,总觉得这种朱颜蛊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秦牧将他的腿和马爷的手臂放在药鼎中,药鼎里已经被他炼好了一鼎的药汤,道:“这种蛊虫能够吃掉血液中死掉的死血,皮肤上死掉的皮肤,肌肉破损的黏膜肌肉条纹,骨骼中碎骨,骨髓中死掉的髓液。所以服用朱颜蛊的人,直到老死的那一刻,还能保持着年轻时的模样。药师爷爷说,当年他有几个红粉知己,就在体内养这种蛊,模样还是十六七岁,紧致得很。药师爷爷说,他很喜欢紧致的女孩子……”

    少年抬头露出思索之色:“紧致的女孩子是什么意思?”

    瘸子道:“你年纪还小,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能用吗?”

    秦牧从皇宫的灵药中找出一枚种子,掀开堂屋的一块砖,砖下露出玉质般的泥土,道:“自然能用。不过这种蛊有个弊端,倘若蛊虫饿了,那就会吃健康的血肉,因此服用蛊虫的人需要每日服用鲜血来养蛊。而且随着时间推移,体内的朱颜蛊越来越多,每日所要服用的鲜血也越来越多。”

    他打开饕餮袋,从中取来一些玉龙湖的水,浇灌下去,道:“药师爷爷说,五苗之地往往会有些美艳女子勾引青壮男子,***愉过后,男子便只剩下一具皮囊,做了个风流鬼,被吸干了一身精血,就是被这些女人采了一身的血来喂养朱颜蛊。”

    瘸子打个冷战。

    秦牧浇过水之后,只见土包鼓起,一株嫩芽从土里拱了出来,越长越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起来。

    少年催动霸体三丹功,围绕这株堂屋里的小树苗不断走动,将大育天魔经中的造化地元功施展出来,一种印法变化莫测,向这株小树苗印去,手掌和跳动的五指刚刚落在树苗树叶上便立刻弹开。

    那株树苗的枝叶被他的手掌或者指头触碰,竟然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像是琴音,一曲优美的旋律在堂屋中响起。

    秦牧脚步错乱,以造化地元功来催发这株小树,只见小树长到一人多高,便开始抽芽,一片片嫩绿的叶子抽出。

    接着又有一个个花骨朵长了出来,花儿绽放,满树雪白的梨花。

    “朱颜蛊的名声并不好,我刚才去太学院的库府买这种东西,那里的国子监还问我用途。那位国子监说,京城里有些王公大臣的女眷喜欢这种东西,宫中的一些贵妃也喜欢,太医院于是将蛊虫改良,让这些朱颜蛊不能自我繁殖。”

    秦牧脚下不停,手也不停,印法变化,像是观音弹指,每弹出一指便发出咚的声响,像是石子落入平静的湖面。

    树上的梨花谢了,长出满树的青梨,很是小巧,只有指头大。

    但是在他的印法变化中,青梨慢慢长大。

    “游太医还制出杀蛊虫的除虫丹,朱颜蛊危及身体时,可以服下除虫丹,将朱颜蛊杀死排出体外。”

    秦牧变化造化功,继续催熟青梨,树上的梨子已经长到拳头大小,道:“刚才我让库府的国子监取来一枚除虫丹,看了一番,这种除虫丹用的只是普通药材,但是却卖出了天价,延康国师一个月的俸禄也不够买一枚。那国子监说,游太医就是靠这种灵丹成为太医中的巨富,富得流油!”

    瘸子的眼睛亮了:“游太医?巨富?”

    梨树上的梨子变黄了,散发出一股果香味儿。

    秦牧摘下几个,抛给马爷和瘸子,两位老者各自尝了一口,满口芬芳,不由赞叹一声。

    “小神医这是什么法术,变化来这些梨子?”马爷道。

    秦牧赧然,道:“马爷爷不要取笑我,这是婆婆传给我的大育天魔经中的造化地元功。”

    “造化地元功?”

    马爷与瘸子面面相觑,互视一眼,瘸子喃喃道:“我见过司婆婆施展过造化地元功,司老太婆用这门功法炼阳神的,大中午的时候,五心朝上,采集太阳精火,漫天的火云滚滚涌过来,好不吓人,一看便是魔道中的顶尖功法。司老太婆用这门功法烧死过不少人,好像不是你这种用法……”

    秦牧怔然:“难道我炼错了?”

    马爷道:“你没有炼错。你炼得很是纯正,我估计司老太婆走了偏锋。阳神滋润万物,理应是这种用法。”

    秦牧又摘下几个黄梨,将梨子掰成两半,放入药汤中,道:“我用朱颜蛊是为了除掉手臂和腿中的那些已经坏死的部位,除掉之后,朱颜蛊便会被我用药逼出体外,蛊虫伤不到你们的肢体。这黄梨也是一味药,是增药,激发其他药的药力的。不过单吃的话,味道也很好,没有什么药性。”

    他在医道上的造诣还要超过游太医,游太医是用除虫丹毒死朱颜蛊,朱颜蛊死后会留在用蛊人的体内,慢慢的排出。

    而他是用药让这些蛊虫自己从体内游出,不会留下半点儿。

    而他炼制的汤药中,还有活血的成分,能够激发马爷的手臂和瘸子腿的活性,让生机复苏,待调理好之后,便可以给他们接回肢体。

    秦牧将树上其他梨子摘下来,满满一筐黄梨,然后将这株梨树连根拔起,放在院子里。

    秦牧又唤来狐灵儿和龙麒麟,将梨子分给他们,狐灵儿尝了一个,赞不绝口,龙麒麟也吃了不少,尽管不是赤火灵丹,这头龙麒麟也吃得大快朵颐。

    “这厮该减肥了。”

    秦牧盯着这头龙麒麟,心道:“再这么吃下去的话,我怀疑他是否还能脚踩火云飞起来。”

    瘸子坐不住,在秦牧这里住了半日,便嚷嚷着出去转一转,马爷担心他会遇到延康国师,当即与他一起出门。

    瘸子素来最服的便是马爷,对他又敬又怕,不能推辞,两人又跑了出去,秦牧倒不担心他们的安危。

    延康国师的伤势也颇重,倘若遇到瘸子,吃亏的未必会是瘸子。

    而且马爷是村子里最沉稳的人,有马爷在,瘸子也不会乱来。

    过了几日,太学院前往前线的太学士子归来,这一次历练,他们在丽州涌江和鹿县遭到了洪山派唤魔,九幽门回魂和尸仙教控尸。

    之后又遇到孝义将军率领叛军突袭,这一战,让前去历练的太学士子折损了三成,这三成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可谓是折损惨重。

    前去历练的太学士子在黑暗中几乎全军覆没,幸得延康国的后续大军在延康国师的率领下平推涌江,虞渊出云将军集合众将之力,斩杀了那尊被唤来的魔神,推到江中的阴间之门。

    丽州府少尹虞渊初雨率军过江,力阻孝义将军,这才将孝义将军的势头阻住,双方大军在江面上展开一场血战,虞渊初雨与虞渊出云双剑合璧,日落涌江,当时江心一轮剑日半沉江中,江面上无数剑光从江心落日中迸发,斩杀不知多少叛军,一艘艘楼船从空中坠落,死尸如雨。

    孝义将军只得退走,逃遁而去。

    虞渊初雨与虞渊出云的大军渡江之后,丽州的大乱才算平息。

    后来清点太学士子,这才发现折损惨重,甚至有几位国子监为了救护士子,也折损在与魔神的战斗中。

    之后不少士子跟随国子监渡江平叛,等到国师回朝,这些士子才结束这场历练,返回太学院,因此比秦牧等人归来要晚几天。

    太学士子折损颇多,顾离暖难辞其咎,因此上书皇帝请罪,皇帝罚俸半年,官职降为从四品,依旧掌管太学院,并没有罢免他的职务。

    顾离暖命人整理阵亡名单,期望能在阵亡的名单上看到秦牧的名字,可惜没有。

    他整理好阵亡士子名单,便立刻入宫面见皇帝,迎面遇到一个宣旨的太监向太学院而去,顾离暖连忙道:“公公去太学院宣旨?”

    那太监笑道:“恭喜顾大人,你们太学院的太学博士这次平乱有功,保全了麾下的士子,陛下让老奴带着旨意去,升他的官呢!”

    顾离暖脸色一僵,悻悻道:“这是分内之事,何须赏他?”

    “陛下说了,有些人连分内之事也做不好,这次打算杀几只鸡给猴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