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百七十五章:前程远大(2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三百七十五章:前程远大(2更求月票)

    “陈公想必是饿了吧,不妨就在此吃顿便饭。”此时,陈凯之含笑着说道。

    陈一寿是真的饿了,虽然对于这个少年翰林开始刮目相看,可人总要吃饭的。

    陈凯之一个眼色,便有仆人端来了一碗肉羹,陈一寿一点都不矫情,轻轻地吸了一口,顿时,这美味的肉羹入口,加上这精盐所带来的原汁原味,味蕾将这肉香传递全身,很舒服。

    陈一寿便笑了笑道:“这汤倒是好。”

    “是啊。”陈凯之徐徐说道:“是之前留下来的牛肉熬的。”

    陈一寿噗的差点就将这牛肉羹喷出来,拧着深眉,将这肉羹放下,却是正色道:“陈凯之,国家以农为本,牛肉再鲜美,你是翰林,却需谨慎。”

    很明显的这是在提醒陈凯之不能犯法呀,这个时代杀牛是犯法的。

    陈凯之自然也是明白陈义寿的意思,轻轻颔首。

    “陈公,下官知道轻重,这牛真的是意外死亡的。”

    陈凯之不敢说,这是他一脚踹死的,不过理论上来说,确实属于意外死亡,当然,陈凯之不介意多制造一些意外事件。

    陈一寿抬眸,深深地看着这个少年翰林,不知因为什么缘故,他心情极好,一方面,是因为那尾大难掉的勇士营有了解决的希望,另一方面,是因为陈一寿对陈凯之有了很大的改观,双眉终于又缓缓地舒展开来,笑吟吟地捋须。

    “问题不在这里,你吃了牛肉,若觉得味美,固然这是意外而死之牛,可有了一次,就会想着第二次,这一次有牛意外死亡,下一次呢?再有,你让勇士营一起吃,他们若觉得味美,就免不得希望再试一试,有人想要试,若是这洛阳城里,许多人谈论着牛肉的滋味,那么就总有一些不法之徒偷偷屠宰耕牛,暗地里兜售,所以凡事还是防微杜渐为好,你去给老夫取一碗米粥来吧。”

    陈凯之摇摇头,只得亲自动身去取了一碗米粥,陈一寿慢吞吞地喝着,一面抬眸朝向王养信等人道:“尔等也去吃饭吧,老夫有些话想和陈凯之说。”

    那梁侍读忙道:“陈修撰能得陈公的青睐,真是他的福气啊。”

    之前他可是说了陈凯之的不少坏人,现在明白是自己看走眼了,所以便想化解尴尬来着,很想补救一点自己的过失。

    谁料陈一寿不过莞尔,而陈凯之亦是没有什么表示。

    这就有些尴尬了,想讨好,却让自己下不了台了。

    梁侍读只好讪讪道:“下官告辞。”

    王甫恩和杨业亦都告辞,只是王甫恩临行时,却是瞥了王养信一眼。

    王养信会意了什么,这陈公和陈凯之独处一室,可不太妙啊,谁知道这陈凯之会不会说自己什么坏话呢?这让王养信的心控制不住地咯噔咯噔的跳着。

    为了防止陈凯之说自己坏话,他不由堆笑道:“陈公,学生不饿,在此伺候着吧。”

    “不用你了,下去吧。”陈一寿摆摆手,露出了不悦的神色。

    王养信心里不由抽了一下,整个人微微怔了怔,即便他不想离去,可此刻却也只能极不情愿地告辞。

    等众人都走了,陈一寿坐定了,接着低头吃粥,看他吃得香甜,陈凯之却是发现,自己也饿了。

    好吧,这个时候再饿,自己也只好忍着。

    陈一寿耐心地吃完了粥后,却是突然板起了脸来,一脸正经地问道:“这里没有外人,老夫问你,可以保证勇士营不会再滋事了吗?”

    说翻脸就翻脸,至少现在,陈一寿的表情比方才严厉了许多,口气也是带着几分严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陈凯之很想说自己保证不了呀,就算自己是他们的父母,也管不了那么多事,不过此刻他却不能有任何的说辞,只好正色道:“学生尽力保证。”

    “如何保证?难道真靠教化?”陈一寿抬眸深深地看着他道:“你是聪明人,所以老夫不和你说官话套话。”

    陈凯之汗颜,原来陈公也知道,所谓的教化,只不过是官话和套话啊,是啊,靠教化,其实是很难约束人的,所谓liumang不可怕,就怕liumang有文化,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陈一寿固然觉得让勇士营读读书不错,可这并不代表一群读了书的勇士营官兵就不会作奸犯科。

    否则,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之多犯事的读书人呢?

    陈凯之心里明白,自这件事落在他头上开始,这个烫手山芋,自己无论如何都得管好了,否则还不知道后头为自己惹出什么事来。

    因此他格外郑重地说道:“学生可以保证。”

    “保证?”陈一寿露出几分愕然,道:“你拿什么保证?”

    陈凯之想了想,才又正色道:“学生能用来保证的,也只有自己前程。”

    陈一寿哂然,其实他颇有考校陈凯之的心思,说实话,能让勇士营信服的人,绝不可能只是一个迂腐的小翰林这样简单,所以陈一寿才愿意和陈凯之进行别开生面的对话。

    此时,他一脸认真地看着陈凯之:“这么说来,你有办法?”

    “有。”陈凯之吐出了一个字。

    陈凯之这时也不敢藏拙了,接着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其实官兵聚众一起,是最容易滋生事端的,这一点,不只是各地的府兵如此,禁军如此,至于勇士营那就更严重了,想要让勇士营不再滋生事端,学生以为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消耗掉他们所有的精力,使他们根本心无旁骛。”

    “嗯?”陈一寿很是诧异,对这个答案,可谓是始料未及。

    他本以为陈凯之会提出如何感化这些人,若只是拿这个办法来,就不免令陈一寿心里生出失望,谁料陈凯之竟还有其他的招数。

    他微微一笑道:“你但说无妨。”

    陈凯之颔首,道:“请陈公稍待。”他动身去自己书斋里取了一个便笺来,送到了陈一寿的手里。

    陈一寿接了,这便笺是个计划,而计划很简单,卯时起,接着便是晨练,此后便是早餐,再之后便是文课,之后是操练,从卯时一直到戊时,一天时间里,这七个时辰,几乎都是排的满满的,似乎连一丝一毫的空间都没有。

    陈一寿抬眸,疑惑地问道:“只是这个?”

    “这个就足够了。”陈凯之道:“文科以及武操,同吃同睡,只要一直保持如此,足够消磨掉勇士营所有人的精力,这几日,下官已经有过一些尝试,事实上,绝大多数的勇士营官兵,一日下来,已是精疲力尽,根本无暇去想其他的事。由此可见,所谓的游手好闲,从而引发的滋生事端,本质上便是散漫导致,只要不给他们丝毫的空间,他们便是想要滋事,也没有精力了。”

    听了这个解释,陈一寿哭笑不得,真没想到这陈凯之竟是想到了这么一个‘笨办法’,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若是一个人从早忙碌到晚,好不容易闲下来,多半也是疲倦得恨不得立即躺下休息的,哪里还肯四处游手好闲?

    “你能确保他们处处听你的话?”陈一寿依旧有着余虑。

    陈凯之深吸一口气,他心里清楚,自己开始谈条件的时候到了,这个时候,若是不要一点条件,更待何时?

    陈凯之便道:“下官有几个小要求。”

    “你说罢。”

    陈凯之道:“其一,勇士营搬迁至飞鱼峰,请朝廷拨付一些钱粮,当然,下官会提供土地,营造一个军营,人上了山,就好管教一些,这里下山的路只有一个,也可以省去有人私自出营的问题。”

    “其二,每月勇士营的钱粮,需加多一些,额外予以一些补助,若是陈公可以给予这些方便,下官就可以保证,勇士营永不为患了。”

    上山,给钱!

    前者无所谓,勇士营本来就是朝廷尾大难掉的问题,何况人数也不多,巴不得他们滚得远远的,爱咋咋地,这飞鱼峰,不正是一个绝佳的流放地吗?他们在山上无论做什么都好,只要别下山来害人,似乎……很让人心动的。

    而后者,似乎也不成问题,勇士营的员额不多,朝廷开一个特例,想必花费也高不到哪里去。

    陈一寿略微眯了眯眼,认真地想了想,才徐徐说道:“老夫需和内阁诸公们商量商量,此事,理应不成问题。还有其他事吗?”

    陈凯之便叹了口气,才道:“下官深知,自己出身寒门,自幼失孤,侥幸才得以鲤鱼跃龙门,忝居修撰之职,不免被人所轻,只怕有人在陈公面前,少不了搬弄一些是非……”

    陈凯之面带着微笑,却是用一副诚恳的样子,隐藏了眼里的狡黠,接着道:“就如梁侍读,就一直对下官颇有成见……”

    “嗯……”陈一寿颔首捋须,却是若有所思。

    此时,陈凯之却是突的笑了笑,才又道:“不过,倒是幸好。”

    “幸好什么?”陈一寿徐徐道:“但说无妨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