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我是至尊>我是至尊 第二百五十九章 如意郎君

我是至尊 第二百五十九章 如意郎君

    古古气得面容狰狞,整个身躯都颤抖起来。
  
      旁边的危兄一看情况演变如斯,急忙站了出来,含笑道:“这位就是……云公子?我是古古的大师兄。我姓危。”
  
      云扬露出来意外的神色,似乎有些局促,那种想要讨好,却又不知道如何做的样子;拼命的想要给心上人的家里人留下良好印象,但一时间却又变不过脸来的狼狈:“呃呃……这个……大师兄……我这个……不知道……快,快快请进……这个……到了我这里,就像是到了自己家……呵呵……”
  
      说话间,居然还腼腆地笑了笑,无所适从地挠了挠头。
  
      一副纯情少年的青涩形象。
  
      古古这会已经气得快要吐血了。
  
      看着大师兄居然被云扬拉着,就要迈步进去,尖声叫道:“大师兄,你不要理他,他真的不是好人!”
  
      大师兄闻言下意识地又看了看着云扬,只看到云扬一股子黯然神伤却又强行压制自己心情的脸色,目光微微的黯淡了一下,轻声道:“古古,我知道,我不该做那件事……你生气也是应该的;但是……我终究是玉唐人啊……”
  
      他苦涩的笑了笑,转身道:“大家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大师兄,请你带古古离开吧。这里乃是玉唐地界,若是你们呆得久了,难免有所妨碍……你们可再没有如上次那般的使节身份了……”
  
      他低下头:“多多保重,以后……嗯,珍重。”
  
      他的样子,尤其是那份黯然神伤的神销魂断;当真是入骨三分。
  
      大师兄看在眼中,竟也不由得感觉到自己明白了许多。
  
      心中也不由自主的就感觉,自己小师妹的种种行径……实在是有些过分,太过绝情了。
  
      当前事态,难道还有什么事不明白的么?
  
      两人金童玉女,一见钟情,但碍于两个国家,两个世界,两人的身份背景,却又强行压抑自己的感情,但毕竟是少年男女,再见之后却又压制不住情绪。
  
      所以两人在一起,不断地矛盾,不断的重复……
  
      而云扬刚才也说了,他不应该做那件事。
  
      那件事是哪件事呢?
  
      大师兄心理明镜高悬一般的明白。
  
      自己和古古奔波于三个国家之间,所为何来?
  
      不就是为了之前的锁魂针事件么?
  
      而古古曾经留给云扬一支……虽然根据古古自己说,当时是欲以此针暗算云扬,但现在看来,真实情形未必如是啊……
  
      昔有故剑深情,眼前这未必不是故“针”深情!
  
      至于说云扬利用这一枚锁魂针,暗算了其他国家的人;造成了东玄和其他国家的重大误会,而古古生气,也因此而气愤……
  
      但气愤的主因多半不是如古古之前所说的技不如人、恼羞成怒,而是因为心上人利用了自己,欺骗了自己!
  
      此事种种,是多么的一目了然、显而易见,顺理成章,自然而然啊!
  
      看着古古气得浑身颤抖,眼泪都几乎流出来的样子;看着云扬一脸的内疚,黯然神伤的表情……
  
      大师兄也不由得想要长叹一句:自古以来,情字最是累人,故人诚不欺我!
  
      “既然来都来了,这杯茶是无论如何也要叨扰。”大师兄和煦的微笑:“只是不知道云公子方便不方便。”
  
      云扬一副受宠若惊的德行:“方便!方便!不方便也要方便的!”
  
      随即殷勤万状地往里想让,就差执手相让,把臂同行了!
  
      古古此际若是解除了易容,那张被气得惨白的俏脸只怕比死人也不会好看多少;嘴里喘着粗气,两只脚就像是钉在了地面上,眼睛死死地看着云扬,恨不得将他一口吞下肚去。
  
      大师兄拉了拉古古的衣袖,沉声道:“古古,别意气用事了,难道你忘了我们为何而来?”
  
      说罢拉着古古就往里走去。
  
      大师兄对于当前之事仍是理性大于感性,无论两人纠葛到了何等地步,但彼此份属敌对的矛盾始终存在,无论云扬运用那枚锁魂针的手段卑鄙无耻也好,下流下作也罢,双方既然敌对,任何无所不用其极的阴谋诡计都属该然。
  
      若是光从当前结果而论,若非立场回然,大师兄甚至会对云扬的做法拍案叫绝,这一手玩得简直超妙,妙到毫巅!
  
      古古现在真怕自己一口气过不来就此气绝身亡,因为肚子已经气撑了,随时可能爆炸,却还要被动地跟着往里走。大师兄说得对,若是直接不进去,那么这次前来玉唐,却又有什么意义,如何解决当前困局?
  
      若是就这么被气得直接回去,那么来这一趟岂不是傻了一般?万里迢迢,就来逛了一圈?这简直是岂有此理啊。
  
      再想深一层,云扬这个卑鄙无耻下流下作的混蛋,搞出这么一出,不外就是想要将水搞浑,混淆视听、浑水摸鱼,甚至乱中取利,自己决不能让其得逞!
  
      但是这个混蛋这般做作之下,端的演戏派,戏精一尊,自己大师兄分明已经相信了他的花言巧语;相信了他和自己有私情!
  
      这才是最让古古无法接受的,简直比吃了苍蝇还要难受,瞅云扬的眼神也越来越见凶残,恨不得扑上去死劲啃上两口出出怨气!
  
      “各位稍待哈。”云扬随口向着四大家族的人打了个招呼,就径自往自己的小院里走去。
  
      大师兄和古古跟在后面,一个淡然闲雅,气派雍容,一个则低着头,不由自主地看着自己的小肚子,只感觉自己的小肚子下一刻就要气的爆炸了,却还要暗气暗憋,唯恐大师兄中了那小人的其他算计……
  
      后面,三大家族的一众高手们一个个都是一脸了然的样子:那分明就是一对闹了情绪的小情侣,光是看那羞答答,不敢抬头的样子就可见一斑……嗯,就是这样。
  
      但,冬天冷春晚风等四人却是打心眼里感觉不大对劲。
  
      这事情,貌似有点怪啊。
  
      老大啥时候跟这女的有什么牵扯了?
  
      如果真有,我们不可能不知道啊。
  
      再说了……好像老大这种人,就算是真的喜欢这女子,也绝不可能会是这样的态度!
  
      倒像足了在演戏!
  
      我们四大纨绔泡妞需要这个是没错,但是老大这种人样子的极品根本不用这么费事啊,老大只要就等着被妞儿泡就齐活了……
  
      这么的低声下气……其中肯定有鬼!
  
      四大公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挤眉弄眼。
  
      所以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总有一得,这话真是没错,再有经验的老江湖也有可能一叶蔽目,如何纨绔的货色,也有洞悉真相的时刻!
  
      “大师兄……咳咳……不知道我这么称呼您可不可以……”云扬有些不好意思:“敢问尊姓大名?”
  
      大师兄和煦的微笑:“我姓危;危险的危,这个姓很少见。我的名字则叫危行路,你也跟古古一般叫我大师兄吧。”
  
      “危大师兄。”云扬道:“久仰久仰。”
  
      危行路淡淡微笑:“久闻云公子乃是人中龙凤,今日一见,果然风采照人,端的玉树临风,超逸非凡。”
  
      云扬哈哈一笑:“大师兄谬赞了,我说大师兄才是人中翘楚,春秋山门名震江湖,大师兄威风远扬,小弟一直心向往之,恨不得也加入春秋山门,与大师兄朝夕相伴才好。”
  
      危行路哈哈一笑,心中道:这小子,是恨不得加入春秋山门,与小师妹朝夕相伴吧……嘿嘿,难得还用我做个幌子,倒是会来事。
  
      古古哼了一声,道:“像你这样的货色,居然还妄想拜入我春秋山门门下,就算让你进入,你也只配做一个打扫卫生的杂役!嗯,有这样的身份,便已经很让你光宗耀祖了。”
  
      云扬一副忍气吞声的样子,道:“古古说的是……我资质当真一般得很,痴心妄想,异想天开了……”
  
      危行路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道:“古古,你一个女孩儿家怎地这般说话呢?!刚才在众人面前已是那般的口不择言,怎地这会还是这般!”
  
      危行路此际的声音很是严厉,教训意味十足。
  
      古古委屈万分的瘪了嘴,终于没有再开口反驳。
  
      云扬帮腔道:“古古性子素来直爽,大师兄不必在意,这里又没有外人。”
  
      危行路微笑起来,对这位“小师妹的心上人”越来越是满意,尤其对“这里又没有外人”之说深表赞同,心道小师妹性格刚强,难得这位云公子性格温柔,极尽包容之能是,当真是相得益彰、珠联璧合。不管其他,光是想想两人在一起,小师妹一辈子吃不了亏就是大佳。
  
      而且,这位云公子虽然自言资质平庸,但其真实资质决计非凡,小小年纪便已经拥有了玄气六重山的修为;还有那玄气鼓荡的程度,赫然是快要接近突破了……
  
      换言之,此子极可能会在近期再做突破,晋升至玄气七重山!
  
      那可就当真是很不容易了!
  
      别的不说,就只说春秋山门内的那些个天才弟子,在云公子这样大的岁数的时候,哪里有这般修为?
  
      综合以上种种,这位云公子不但人样子极其出众,资质亦佳,而且个人也足够努力,脾气还好,连带家世也是相当的可以……
  
      虽然匹配小师妹多多少少还有些不大够,但已经很可以了。
  
      多好才算好啊……
  
      要是比这档次还高的人才,只怕就反过来看不上小师妹了!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