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镇墓兽>镇墓兽 第四十四章 天子的钥匙

镇墓兽 第四十四章 天子的钥匙

    面对十八岁的秦北洋的提问,小徐微微叹了口气:“三个月前,我与曲靖和在安福俱乐部宴饮,他在酒后失言,泄露了家中藏有一件宝物,乃是武则天与高宗李治的孙子,终南郡王李隆麒的棺椁,去年刚从陕西白鹿原大墓挖出来。而在终南郡王的尸身之中,埋藏着一个大秘密。谁能得之,便能成就一时之霸业。”

    “什么大秘密?”

    秦北洋心中也是凄然惶恐,自己就出生在白鹿原大墓的地宫,终南郡王的棺椁之上,据说小皇子千年不腐的面容与他酷似。从凶暴神秘的刺客,到上海滩霸主欧阳思聪,到国会议员再到北洋军阀,那么多人付出鲜血与生命,只为追逐这个寄生于唐朝小皇子尸身中的秘密!

    “《列子·汤问》有云——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八纮九野之水,天汉之流,莫不注之,而无增无减焉。”

    “什么意思?请说人话!”

    “天下一统,八纮一宇!”

    “听着有些耳熟?”

    “我就直说吧!”小徐横竖横了,自打被劫持到这唐朝古墓,就没打算活着出去,“你们有没有听说过——镇墓天子。”

    在四翼天使镇墓兽出土的地底,头顶还有小镇墓兽九色镇守,这一群人仿佛都是给墓主人陪葬的冥器,听到“镇墓天子”四个字,不免后背心渗出冷汗。

    “我知道!”

    秦北洋观察小徐的双眼,认为其说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打开乾陵的钥匙,就在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早夭的孙子——终南郡王李隆麒的棺椁里!”

    “钥匙?”

    秦北洋脑中闪过“天国学堂”,鬼面具老师说过一句话——“还缺少一把钥匙!”

    原来,这把钥匙不仅是自己,也是唐朝小皇子的棺椁!

    或者说,十八年前,诞生在白鹿原唐朝大墓,小皇子棺椁上的秦北洋,天然具备这把钥匙的属性!

    “但棺椁里具体有什么?鬼知道!”小徐忘了自己是阶下囚,越说越兴奋,仿佛还在陆军部开会呢,“但通过这位唐朝小皇子,就有机会打开乾陵,挖出镇墓天子。”

    “何以为证?”

    其实,关于镇墓天子、武则天的乾陵、唐朝小皇子的棺椁……三者之间的关系——秦北洋并不怀疑,但他要从徐树铮的嘴里挖出更多的秘密。

    “当我年方弱冠,仗剑漫游天下,路过白鹿原与终南山,就从山上的道观听说过。宣统元年,摄政王载沣,曾经秘密派遣兵马,在陕西有过一次秘密行动。当时,我刚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成归国,有所耳闻。”

    宣统元年?秦北洋心中暗惊,难道说,九年前,这场摄政王的军事行动,也跟自己的身世秘密有关?

    “摄政王挖了乾陵?”

    “有人想要挖!但摄政王严禁对乾陵动手,说是怕动了关中的帝王气,影响大清江山,甚至两千多年的皇帝制度。可三年后,辛亥革命,清朝还是完蛋了!”

    “小徐将军,你有夺取天下的野心,获得传说中的镇墓天子,想打开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乾陵。而打开乾陵的钥匙,就是唐朝终南郡王李隆麒的棺椁。

    “不错,我向国会议员曲靖和,开价一万银元,要买下小皇子棺椁,却被他拒绝。不过,凡是我小徐想要得到之物,便是天上的月亮也要摘下来!我再次登门拜访,交换代价是升任曲靖和为交通次长,确保他接任下一届内阁的交通总长。他踌躇再三,为当上交通系首领的接班人,也害怕得罪我,便答应将唐朝棺椁交给我。”

    “曲靖和遇刺那夜,你派人去他家接回棺椁。谁知刺客假扮成你的部下,伪造你的信函,先行接走棺椁,杀了曲靖和全家。但因刺杀消耗了时间,正好你派遣的人马赶到,在地安门大街狭路相逢。刺客潜入棺椁藏身,被送到陆军部,差点将你行刺。”

    看到秦北洋如此缜密的分析,徐树铮不禁赞叹:“丝毫不差!”

    “你看到棺椁中的小皇子了?”

    “嗯,并未腐烂,是个美少年,而且……”灯光正好照亮秦北洋的脸,徐树铮感觉有些相熟,“好像……天哪!跟你有些相像!”

    蒙面的安娜与齐远山都看向秦北洋的脸,十八岁的面孔有些脸红,摇头说:“不准看我!”

    “明白了,因此,你也要拿回终南郡王的棺椁?”

    “不要胡猜!”秦北洋把脸隐入暗处,“第二个问题——这座景教大墓之中,我们挖出了四翼天使镇墓兽,原本存放在交通银行的金库,为何会出现在南苑兵工厂?”

    “去年,我就想到将镇墓兽改造为战场上的秘密武器。我命令霍尔施泰因博士负责,聘请前清皇家工匠为南苑兵工厂首席机械师,改造出了金蟾镇墓兽与十角七头镇墓兽。”

    “你说的前清皇家工匠,就是秦海关吧?”

    “正是!若不是我给他请了外国大夫看病,恐怕早就病死了。”

    “秦海关是制造镇墓兽的工匠,你却把他逼成制造杀人武器的工匠!”

    小徐却大义凛然道:“中国有了镇墓兽作为武器,对内可南北统一,对外可收复失地。”

    “所以,你把存放在交通银行金库里的四翼天使镇墓兽,送到南苑兵工厂去改造了?”秦北洋直接跳到下个问题,“可你为何把这尊镇墓兽,亲自送上法国人的飞机?”

    “这……”小徐的额头冒出汗珠,“大汉学家伯希和先生,也是法国驻华公使馆的武官次官,代表法国政府索要四翼天使镇墓兽。他说,这件文物是他亲手从古墓挖出来的,也是中法联合考古队的成果,应该运到法国进行学术研究,就像他将六千卷敦煌遗书运去巴黎那样。而我说,法国现在打仗,怎能保护中国国宝的安全?”

    “恐怕法国政府的真正意图,是将这尊镇墓兽改造为武器,送去欧洲战场打德国人吧。”

    “法国对镇墓兽志在必得,承诺会全力支持我,输送大量武器弹药与法郎贷款。德国败局已定,以英法为核心的协约国,必为未来世界的主宰。我若惹怒法国人,不会有好结果,还是用这尊古物去交换法国的援助,反正中国的土地下有的是古墓和镇墓兽,也不差这一个四翼天使!”

    至此,秦北洋已完全明了。至于小徐与刺客们的交易,他在雷音洞顶的秘道之中,早已偷听得一清二楚。

    “小徐将军,若要我们放你一条生路——必须答应我三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