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镇墓兽>镇墓兽 第四十三章 安娜救北洋

镇墓兽 第四十三章 安娜救北洋

    天还没亮,北京老城之上,月牙儿弯弯。

    百花深处胡同,一处四合院的门槛口,有位老妇人立于寒露之中。她穿着前清的衣裳,梳妆打扮整齐,犹在痴痴地等那出征的归人。

    四合院里的厢房,十八岁的欧阳安娜,正独自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彻夜难眠。这些天来,她都会做相同的梦,看见一有张少年的脸,貌似仿佛秦北洋,但仔细端详眉眼,又有些难以言说的差别。

    安娜摸着身边空空的枕头,她在等待阿幽。

    今天一早,那十五岁的姑娘独自出门,天黑还没回来。欧阳安娜格外担忧,本想出去寻觅,却被齐远山阻拦。最近国会议员被连环刺杀,京城宵禁,任何人晚上擅自出门都会被抓甚至击毙。

    四合院,安静了一整晚。只有门外的老妇人,每夜此时,都要到胡同口等待庚子年战死的丈夫魂魄。

    安娜与阿幽各有屋子,但常睡一张床,互相搂抱入眠。这些天,阿幽似有心事,望着屋檐下的风铃叹息。有一回,阿幽给欧阳安娜洗头发,冲洗一头自来卷的乌黑发丝,安娜问她:“阿幽妹妹,你心中有何所思?有何所想?”

    “我想起了当年住在北京城里的时光。”

    当阿幽还是幼女,被内务府陵墓监督收为婢女,其实是想养到十二岁做性奴。失身危难之际,阿幽用剪刀戳破主人心脏,幸好被北京地方法院宣判无罪,却又与秦北洋擦身而过,跟着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踏上草原驼铃之路……

    “你害怕在这北京城里,又会落到魔窟之中?”安娜是杀人无数的海盗之女,拥有南洋爪哇的混血,又在东海达摩山上长大,自有大海般的性格,无论到哪都不会怯场,“你莫怕!朗朗乾坤,姐姐定会保护好你。”

    “纵然朗朗乾坤,也会日落月升,昼夜交替呢。”阿幽说话越来越变得文绉绉起来,她用毛巾给欧阳安娜擦干净头发,又抹上桂花油,闻着头发里的香气说,“姐姐,你好漂亮啊。”

    “姐姐比你大三岁,还羡慕阿幽妹妹年轻呢。”

    十八岁的姑娘在羡慕十五岁的女孩,阿幽却摇头说:“姐姐,你是不是欢喜秦北洋?”

    “怎地问这种让人脸红的话儿?”

    欧阳安娜别过脸去,看着镜子里的齐刘海,还有一双琉璃色的眼睛。

    “随便问问,我只是觉得,你俩很般配呢。”

    阿幽淡然一笑,虽是名义上的姐妹,她的性格却与安娜截然相反,就像她的名字——幽若微火,暗似寒冥。她几乎从不跟陌生人说话,一双乌幽幽的大眼睛,却会直勾勾地看着别人,让人看得心惊肉跳,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但越是这样的眼神,加上一副看似柔弱的小小身躯,便越有坚不可摧的心,以及磅礴无穷的能量……

    自从父亲死后,过起了普通人的日子,欧阳安娜就明白了更多事理。

    倏忽间,四合院外头响起了敲门声。

    阿幽回来了?

    黎明前的院落静悄悄,安娜刚穿好衣服,齐远山已披着军人的白衬衫,从隔壁厢房出来开了门。

    门外却站着男人的影子,身着绸缎长衫,头戴白礼帽,把面孔藏在阴影下。

    “叶探长?”

    对方把手指竖在唇上:“嘘!别让人听见,我可是悄悄来找你们的!”

    “出了什么事?”

    欧阳安娜也出来了,月牙儿下,无所畏惧地盯着叶克难的双眼,这是她在北京城里唯一能信任的眼睛。

    “说来话长,只说重点——秦北洋,现在遇到极大的困境,生死一线,必须得到你们的帮助。”

    安娜压着气声问:“他在哪儿?”

    “不知道,但多半还在北京房山。”

    “房山?”

    叶克难拍了拍齐远山的肩膀:“秦北洋已闯下弥天大祸,现在全城都在搜捕他,有人认出了他的脸,你们是不是在北洋军的南苑基地住过?”

    “这……”齐远山倒吸一口凉气,“难道是小徐将军的手下人?”

    “不错,他绑架了小徐将军。”

    “老天哪!就像《三国》里有人绑架了曹操,有十颗脑袋也保不住了!”

    再隔一天,齐远山就要赶到天津,坐船去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留学。但秦北洋发生了这档子事儿,他可放心不下。

    “如果秦北洋还在房山,那么最安全的地方,就是两个月前,我们探访过的坟王村唐朝大墓!”

    “他在墓里?”叶克难觉得有道理,“不错,他在古墓出生,又在地宫长大,天生适合那里的气场。”

    “我们这就去房山!”

    安娜二话不说出门,齐远山拦住说:“天还没亮,宵禁没解除,你会被士兵拦下来的。”

    “可是等到天亮,恐怕秦北洋就已死了!”

    “我有车!你们跟着我走。”

    叶克难终结了这场讨论,齐远山换上便服,腰间别上手枪,安娜打扮成农村姑娘。三人走出百花深处胡同,背后依旧是痴痴等着魂魄的老妇人。

    胡同外停着一辆黑色汽车,挂着北京警察厅的牌子,可以畅通无阻。叶克难加大油门,疾驰出北京城西的阜成门。

    汽车在原野上颠簸狂奔,开到遥远的房山,太阳已经高悬。齐远山隔着车窗,看到连绵不断的步兵与骑兵,似乎全城军队都已出动,在房山的每个村子和山谷搜捕。必是段总理的命令——无论死活都要找回小徐,至于绑匪秦北洋,格杀勿论。

    坟王村,果然有军队驻守。但没人敢检查叶克难的车,他们悄然开到唐朝大墓背后。欧阳安娜发现破开的墓道口,便和齐远山一同钻进去。叶克难留在外面把风。

    深入一千二百年前的景教大墓,安娜在地宫后室发现了九色,这条“大狗”忠诚地为主人站岗放哨。

    终于,她在金井底下听到了秦北洋的回音……

    秦北洋顺着绳索爬上来,三人重逢,悲喜交集,无语凝噎。

    “小徐说的没错,我这下真要死无葬身之地了。”秦北洋喃喃自语,突然想起一人,“阿幽不见了?”

    欧阳安娜咬着嘴唇:“你怎么知道?”

    “阿幽,她……”

    秦北洋不知如何才能说清?就说“她是个女魔头”吗?

    “听说,小徐将军被你绑架了?”

    “嗯,他就在下面。”秦北洋指了指地宫后室的金井,“我正要审问他呢。”

    安娜皱着眉头说:“我们能一同审问吗?”

    “小徐记住了我的脸!我会连累你俩的,如果他活下来。”

    她撕了块黑布蒙在自己脸上,然后也给齐远山蒙上。

    “你俩也不要吭声,我怕他会记住你们的声音。”

    于是,三个人顺着绳索,回到地宫下的地宫。

    被囚禁的徐树铮,发现遽然多出两个蒙面人,虽然看体型都很年轻,其中一个还是姑娘——但绝非昨天雷音洞里“刺客的主人”,两人的眼睛不太一样,刺客女孩双眼乌幽幽的,眼前这个却有异域风情。

    秦北洋坐在小徐面前问道:“好了,现在我问你答,如果说谎的话,我会杀了你!”

    “好,我保证一五一十地回答。”

    “你为什么要劫走唐朝小皇子的棺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