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二百零二章 上屉清蒸国师

牧神记 第二百零二章 上屉清蒸国师

    须弥山虚影上,一尊菩萨合十道:“我佛,延康国师说他也受伤了,何不趁机……”

    “真的还是假的?”老如来慈眉善目,温和问道。

    那尊菩萨微微一怔:“弟子……弟子不知。”

    老如来微笑道:“延康国师的话,敢信他的,都已经输了,有的已经死了。穷夫子,你们便是信他受伤,所以才有此败吧?”

    穷夫子等人面色惨淡,尤其是道泉真人更是深深自责。他从秦牧的药渣中判断出延康国师身受重伤,众人信了他的话,所以才走的第二条路。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他。

    穷夫子、李散人、田真君三位旧时代的老怪物于万军中偷袭,重伤延康国师,这三位老怪物是当今世上最为顶尖的存在,他们三人无论实力还是威望,在江湖上都在绝峰顶上。

    没有人会怀疑他们三位老前辈的实力,延康国师虽然被誉为五百年一遇的天纵奇才,声望虽高,但是还是比不上他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人。

    正是出于对他们三人的信任,所以众人才会相信延康国师真的受了重伤。

    而之后的一些细节,也表明延康国师的确受伤很重。

    比如太学院讲剑,延康国师只讲了不到两日,而且身上有香料掩盖伤口发臭的味道。

    又比如驭龙门龙王夜探国师府,全身而退,延康国师未能留下他。

    再比如小玉京甄散人瀑布边与延康国师决战,延康国师伤势爆发,以至于一路需要秦牧这个小神医相随,日夜调理他的身体。

    再加上道泉真人这位神医的判断,种种迹象,都说明延康国师的伤势复发,即便有秦牧的调理医治,最低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复原。

    而这,从延康国师遇袭的一开始,便注定会被国师利用,成为一个计谋。

    至于延康国师给他们的两条路,也是一个计谋。

    从始至终便没有两条路,只有一条路。

    “五百年一遇的天纵奇才,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

    老如来淡然道:“这五百年一遇,说的不仅仅是他的智慧、资质和悟性,也说的是他的谋略韬略也是五百年一遇。五百年一遇的天纵奇才,倘若成不了圣人,那就是无法无天的魔头,非世间之福。信?”

    他微笑道:“鬼。”

    众人纳闷,不知道老如来为何说出这样的话,只觉言简意赅,大有深意。

    丐门门主齐大有道:“他与天魔教联手,已经注定是无法无天的魔头了。可惜不知道天魔教的新教主是谁。”

    “已经知道了。”

    老如来笑道:“就是跟我还礼的那个年轻人。说起来,老僧与他还有一段缘分,本想度化他到了大雷音寺,可惜缘分不知为何突然断了,转嫁到另一个奇妙的生命身上。”

    “就是他?”

    须弥山上的诸多僧人和穷夫子等人都是一怔,老如来笑道:“就是他。那几位老道友还是了不起啊,教出了这么一个小魔头。可惜,隙弃罗并未能留驻这段缘分,只差一步,只差一步啊……”

    “国师,你比我聪明,难道不知须弥山的来意有问题?”

    卫国公看着这具无头尸体入棺,侧头向身边的延康国师道:“他们分明就是来打秋风的,把穷夫子等老怪物救走,他大雷音寺的实力做大!这些人不除,终究还是后患!”

    “穷夫子等人只有十几二十年的寿命,不足为虑,由老如来救走便是。”

    延康国师道:“老如来的意思我明白,他这个时机来打秋风,打得恰到好处,我受伤了,无力挡他。”

    卫国公面色古怪,上下打量他,狐疑道:“真的假的?”

    延康国师肃然道:“真的?”

    “真的假的?”

    延康国师没有好气道:“自然是真的。你与这些教主级存在硬拼一场试试?何况里面还有三尊神一般的存在!与他们殊死一战,岂能安然无恙?”

    “我不信!”

    卫国公悻悻道:“信你才有鬼!你说的话,老子一个字都不会信!信了你的,现在都直挺挺的躺在棺材里,动都不动弹一下了。”

    延康国师哭笑不得,道:“其实有时候我很诚实。”

    “就是如此,所以骗人才深。我看不懂你。”

    卫国公看着那口棺材,沉默了片刻,道:“棺材里的人,你应该知道是谁。”

    延康国师摇头道:“我不能说。”

    “你不说我也会知道,等到了京城,过几日看看哪位老王爷突然薨了,便知道他是谁了。”

    卫国公左右看了一眼,低声道:“灵家中有问题的,其实不止他一个,老太后何尝不是如此?我倒觉得,你应该再进一步,干脆做皇帝算了……”

    延康国师瞥他一眼,目露杀机。

    卫国公吓了一跳,连忙道:“咱们两百多年的老交情了,你别吓我!其实不是我这么想,而是追随你的那些老兄弟这么想。你的官升到头了,就算立下天大的功劳,皇帝也没办法再升你的官了,你现在又平叛立下了大功,你让皇帝怎么赏你?把皇位赏给你吗?”

    延康国师摇头道:“我与皇帝知心,皇帝知我,他知道我不会求功。我求的,只是毕生抱负。”

    “所以皇帝才为难,不赏你,让天下有功之人寒心。赏你,他没有东西赏你了。给你美人,你要吗?给你钱财,你要吗?”

    卫国公低声道:“皇帝他知你懂你,太子呢?将来太子继位成为皇帝,他是否如其父一般懂你知你?太子拿什么赏你?再说,你的那些老兄弟追随了你一生,你再进一步,他们也可以升官。有人巴不得升官呢。他们想升官,就要把你捧起来放在这个皇位上。你觉得太后担心的是什么?担心的是你吗?担心的是你手底下的那些人!”

    “我自求我道。你不必说了。”

    延康国师向前走去,淡然道:“跟你说话,费劲。你老老实实平叛,清扫南疆的残余反叛势力。我去找小神医疗伤。”

    “又疗伤?”

    卫国公不解道:“真的受伤了?你莫不是又骗我?”

    延康国师没有好气,挥了挥手走远了。

    秦牧带着龙麒麟、沈万云、越青虹等人下山,而山上天魔教的诸多堂主和左右护法则已经催动传送旗离开。

    山脚下,秦牧等人遇到了延康国师。

    “我受伤了。”延康国师道。

    “吭吭吭……”龙麒麟吭哧吭哧的笑了起来。

    延康国师瞥了这头庞然大物一眼,龙麒麟连忙闭嘴。延康国师面色有些苍白,向秦牧道:“我受伤了。”

    秦牧狐疑道:“真的假的?”

    “真的。”延康国师脸色更加苍白。

    “当真?”

    “真的!”延康国师额头冒出青筋。

    “好吧。”

    ……

    大襄城只剩下空城,已经被夷为平地,里面没有了药铺,他们只得回到雾隐城,这座城四面有湖泊,经常弥漫大雾,在雾中若隐若现,因此得名。

    衙门中,秦牧为延康国师诊断伤势,发现他受伤多达百处,多数都是内伤,体内还有蛊,甚至连他的神藏中也多有伤势,幸得他的修为深厚,将伤势压制下来。

    这些伤各有不同,尤其是那些侵入神藏中的伤更是棘手,很考验医道修为。灵胎、五行神、六合神、七星神,天人神藏,生死神藏,神桥神藏,这些伤,都异常棘手,而且魂魄中的伤也是一大考验,对秦牧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可以让他对神藏的秘密了解更多。

    而身体上的伤,反而不那么严重。

    想要将延康国师的伤势调理好,是个浩大的工程,秦牧推算良久,沉吟良久,这才拿出医治的办法,命人前往药铺抓药。

    药铺中的药材很多都是普通的药材,有些珍稀药材难以寻到,雾隐城虽然是座大城,但还是有许多药材这里并没有,需要到京城去寻。

    秦牧先医治那些有药材可治的伤,其他伤势等到京城再说。

    衙门中秦牧命人寻来一口无比庞大的锅,锅里放满了水和药材,锅上放了大笼屉,让延康国师脱掉衣裳躺在笼屉中,用百十根银针刺穿他的身体,银针的另一端穿入他的神藏中,以银针为桥,将药力引入他的神藏。

    延康国师静静地躺在笼屉里,突然道:“皇帝这次如果赏给我美女佳人和财帛,我要不要?”

    秦牧在他眉心捻针,那银针中空,可以引渡药力,道:“皇帝还能赏给你什么?”

    延康国师沉默片刻,道:“没有了。”

    “那你就要。”

    秦牧又取来一根针,点在他的心肺上,道:“国师家里有什么人?”

    “除了我,只有几个老仆和侍卫。”

    “有多少钱?”

    “每个月的俸禄勉强够用。”

    “没有妻儿吗?”

    “心存天理,何须人欲?”

    “国师该成家了……别说话,这根针下去,我就要盖上笼屉添火了。”

    ……

    半个月之后,延康国师气色恢复了很多,这一路诊治,经过了十五个城,秦牧还是没有寻到所需要的所有灵药,不过却也将他的伤势治疗得七七八八。

    秦牧善于用药,尽管没有上乘的灵药,但用普通药材也可以替代那些珍稀灵药,只是有些伤的确需要珍贵无比的灵药,让他束手无策。

    到了京城,只见许多街道挂着白幡和白灯笼,众人询问一下,才知道是镇北王灵隐风薨了,皇帝悲恸,举国皆哀。

    镇北王灵隐风是先帝的弟弟,排行第八,因此又被称为八皇叔,很是受人尊崇,受人爱戴。早年时先帝打天下,八皇叔战功赫赫,平了数派数国,受创很重,几次险些战死,又曾救过先帝几次性命。

    延丰帝能够顺利登基,也有他的支持。灵家的江山,他居功至伟。

    ————第二更。第三更晚上八点!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