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镇墓兽>镇墓兽 第四十一章 雷音洞妥协

镇墓兽 第四十一章 雷音洞妥协

    金仙洞,云居四宝,第四宝。

    “似是明代物件。”

    王家维认出石函上的雕刻,明显是佛教所用之物。老刺客打开明代石函,里面却是一件隋唐青石函。继续打开青石函,又藏着个汉白玉函,再打开,有个隋唐银函。这函函相套,吊足了七大才子胃口,最后是个隋唐的羊脂玉函。

    老刺客双手合十,口念经文咒语,焚香祷告,异常庄重地打开羊脂玉函。

    秦北洋努力扒着秘道裂缝,从众人头顶看到玉函之内,躺着两粒状如红色粟米的佛骨舍利,隐隐放射金灿灿的反光。

    “释迦牟尼佛骨舍利?”

    “两千五百年前,佛陀涅槃,火化后得八万四千颗舍利子,成为信徒世代供奉的圣物。云居四宝的第四宝,亦是云居寺的镇寺之宝,也是中国的佛宝。”老刺客说得头头是道,“当年,静琬大和尚在云居寺刻经,隋炀帝特赐予佛舍利为表彰。”

    王家维教授发现了函盖上的字:“大隋大业十二年,岁次甲子,四月丁已朔,八日甲子,于此函内,安置佛舍利三粒,愿永持永劫。”

    老刺客解释一句:“这是世上唯一珍藏于洞窟中而非塔刹内的舍利。”

    众人惊叹间,却听到金仙洞门口,传来金属碰撞声,铁门将众人牢牢禁闭。

    “先生,这是何意?”胡适之看着老刺客,用力摇动铁门,纹丝不动,“把我们关在监狱里了?”

    “云居四宝,本甲子已展示完毕。下一轮,就要等到六十年后了!”

    老刺客微笑着收起佛骨舍利,一层层套回五重宝函,送还密室。

    金仙洞中,王家维盯着镶嵌的镜子,凝视自己双眼同时,似乎看到镜面背后的影子……

    镜面背后。

    雷音洞,隔着一层单向玻璃,徐树铮凝视隔壁的金仙洞。

    “小徐将军,若你退出此洞,或命士兵进来杀我们,一墙之隔的这七位中国精英,也将要一并玉石俱焚!”

    十五岁的阿幽,走到徐树铮身边,并排看着单向玻璃对面——蔡元培、陈仲甫、钱玄同、王家维、周树人、辜鸿铭、胡适之。

    “你把他们劫持为人质?但又怎能断定,我会看重他们的性命呢?”

    “普天下都会知道,是小徐将军杀死了天下七大才子。你带领大军包围云居寺这件事,我已通知多名外国记者,他们已在外面拍下了照片。”

    徐树铮想起在云居寺山门口碰上的外国人,方才醒悟:“你竟还会用这一招?北洋政府最惧怕的,就是这些洋记者。”

    “若真到这一步,先不说国内外舆论汹汹,单是国务总理,无论你俩如何铁的关系,他也绝对保不了你!”

    “你不按规矩出牌!”

    “刺客,有刺客的规矩!”阿幽冷冷道,“前几日,你在天津枪杀陆建章又是哪一回规矩?莫慌张,我们不是来为陆建章报仇的。但以后会有人替他报仇。”

    古时成王败寇,要么王道正统,要么乱臣贼子,你死我活互刨祖坟的斗争。北洋军阀,哪一个不是乱臣贼子?彼此彼此,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数百年。败如张勋,退入天津租界做个寓公即可。段祺瑞都几起几落呢,东山再起,有同党旧部便不难。极少有失败者丢了项上人头,更少有阵亡的将军,只以士兵的血肉之躯当炮灰。军阀寡头们,昨儿磨刀霍霍,今日烽火硝烟,明天又推杯换盏称兄道弟。而连绵不断的战争,不过是少数人攫取权利与财富的游戏罢了。

    小徐自知理亏,首先破坏规矩的是自己。低头沉吟,再看玻璃那头,七个大学问家已成阶下囚,万一刺客铤而走险,非但自己被炸上天不说,还会背上屠杀精英的罪名。秦始皇焚书坑儒,被天下读书人骂了两千多年,小徐恐怕会被全世界再骂上两千年……

    “也罢!我小徐饱读圣贤书,平生最敬重读书人与学问家,不忍见得中国文化之大损失。也为保护中华民国的国会议员,我答应你们的条件——交出唐朝小皇子棺椁。”

    徐树铮颓然坐倒在地,为了苦心经营的安福系,别无选择,只能吞下这一奇耻大辱。

    “小徐将军恩德,小女子没齿难忘!”

    “待我回去,明早就将棺椁送到你们指定的地点。”

    “空口无凭。”

    阿幽摇头同时,刀疤脸刺客却拦住了徐树铮。

    “那我给你们写字据。”

    “而今世道,即便有字据、印章、签名加上手印,仍然不过废纸一张。”

    “那你该如何信我?”

    年轻的刺客从雷音洞的角落,取出一台黑色电话机,瑞典爱立信木头外壳,有根电话线连接到洞外。

    “请打电话通知陆军部,即刻!”

    徐树铮看着阿幽的双眼,再看看这台电话机,叹息道:“不想你们行事如此周密,计算到了每一个步骤,想必昨晚就把电话线接到了云居寺。”

    “不错。”阿幽抓起电话听筒,交到徐树铮手里,“请吧,小徐将军!”

    小徐拿着电话的手在颤抖,此生活到三十八岁,从未承受过如此屈辱。

    他慢慢摇动电话手柄,发出电流接通北京电话局的总机,阴沉着声音对接线员说:“请转陆军部!”

    稍候片刻,陆军部的秘书接起电话,徐树铮自报家名,点名让自己的心腹副官接电话。

    “老田,我是小徐,请把唐朝小皇子的棺椁放了吧。”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惊讶的声音:“将军,您说要把那副藏在陆军部地下室,日夜戒备森严的棺材给放了?您没出事儿吧?”

    “嗯,我没事儿!我是受到云居寺的大师指点,把棺材放在陆军部地下太晦气!迟早得把我们都克死!段总理也是这意思。老田,再跟你说几件事儿,第一是你家闺女读书……”

    通过相隔百里的电流,徐树铮的声音非常清晰,他准确说出副官老田的私人信息,交代了陆军部的多项工作,让对方确信自己的身份,绝非其他人假冒伪装。

    那边厢,副官老田连声说是:“遵命,将军,我现在就把那副晦气的棺材给放了,不过,要放到哪里去呢?”

    徐树铮一时语塞,阿幽将一张小纸条塞到他面前,五个工整隽秀的字——北京法源寺。

    “北京法源寺!”徐树铮看着阿幽的眼色,关照陆军部的老田副官,“就放在山门口,只要一队人马运去,放下唐朝棺材,立刻收队撤退,不准停留,也不准观望!对了,现在就出发,一个小时内必须送到。”

    电话挂断,阿幽为他鼓掌:“小徐将军,行事果然雷厉风行!小女子佩服。”

    “我可以走了吗?”

    “请再稍等,只要我们的人,得到了唐朝小皇子棺椁,您即可全身而退。”

    雷音洞里,徐树铮只得坐下,看着洞窟外的夜色渐渐降临,再看着单向玻璃对面,金仙洞里的七位学问家,也在心急如焚,长吁短叹,只是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两个洞窟顶上潜伏的秦北洋,一会儿看看雷音洞里的阿幽与小徐,以及杀母仇人阿海;一会儿又注视金仙洞里的七大才子,加上杀父仇人老刺客。

    一边是杀母仇人,一边是杀父仇人,到底该先对哪一个报仇呢?

    秦北洋解下背后唐刀,胸口微微发颤。

    此刻,在雷音洞外久等的叶克难,大声向洞里叫喊:“将军!小徐将军!”

    “我很好!正与老友相谈甚欢,勿打扰我们雅聚,烦请耐心等候。”

    两个洞窟共有十四个人,加上头顶秘道的一人一兽,僵持了一个钟头,人人又累又饿。

    忽然,雷音洞的电话铃响了。

    阿幽从容接起电话,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唐朝小皇子棺椁已拿到,验明正身,确认无误!我等已远离北京法源寺,无人跟踪,行动成功。”

    “辛苦了。”

    女孩挂了电话,转身对徐树铮再行一个万福礼。

    “终于结束了!”小徐仰天长叹,仿佛从噩梦中惊醒,“请姑娘履行诺言,先行释放对面洞窟里的人们。”

    “小徐将军,亏你有心,还牵挂着他们。”

    阿幽轻轻按下石板经上一个凸起,对面金仙洞的铁门就自动打开了。

    单向玻璃对面,七大学问家保持风度,彼此谦让,井然有序地撤出洞窟。

    “中国精英们得以全身而退!却不知我小徐为他们忍下多大的屈辱!”

    “小徐将军,其实,金仙洞下的烈性炸药,纯属子虚乌有。”阿幽轻颦浅笑,这才像个十五岁的小女孩,“小女子骗你玩耍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