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百六十六章:一视同仁(3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三百六十六章:一视同仁(3更求月票)

    陈凯之看着眼前这些更显亲切的人,不知觉地露出了温和的笑容,道:“三字经可都背熟了吗?”

    众人轰然道:“背了。”

    这些人很滑头,只说背了,却没有说背熟了。

    不过方才这些家伙确实是用了心的,为了吃肉,当真去请教了那些秀才,在这些学霸的帮助下,倒也勉强对这三字经有了那么点点的印象,虽然不能倒背如流,可多多少少的,心里也记下了一些。

    陈凯之坐下,随即道:“都来背我看看。”

    众人便像是耍宝一样,一起背诵道:“人之初,性本善……”

    有人记得前头,有人记得后头,大家异口同声,有些含糊过去的地方,却可以掩藏在声浪之下,不过却也知道,自己忘记了哪里,借此机会纠错。

    陈凯之倒是满意地笑了笑,道:“不错。”

    他只说了不错,却知道有不少人都是蒙混过关的,不过……他并不点破,第一天就想让人倒背如流,还是一群从不读书的丘八,这也确实是过于刁难了人家。

    所以陈凯之便也含糊过去,道:“嗯,开吃。”

    于是大家还高兴的欢呼起来,令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足足一头牛啊,几百斤的肉,除了陈凯之吩咐过,留下了一只腿送去给师兄,如今这些肉,陈凯之一丁点也不小气,直接让人用铜盆端出来,大锅煮出来的肉,撒上一些精盐,便已足够了。

    饭菜上来后,众人立即不客气了,纷纷大快朵颐,连那些读书人,此时也都不客气起来,下午忙活了一下午,体力消耗的厉害,因而每个人都吃得不亦乐乎。

    陈凯之看上去倒是吃得斯文,那是因为他知道这肉应有尽有,总要注意一点形象。

    足足小半时辰后,几乎每一个人都解了腰带,一个个摸着几乎要撑破的肚皮,在这个即便是小富人家,也不过是能吃上好米饭,平时不见肉腥的时代,这一顿牛肉,可谓是奢侈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呼……

    陈凯之特意吩咐人不得喝水,他来到这个时代,喝茶习惯了,渐渐有了一些茶瘾,可这时却也不敢喝水,牛肉遇水容易膨胀,本来就吃得撑,若是再喝水,非要撑死不可。

    众人都是东倒西歪的,甚至饱得不愿意说话,不停的打着嗝,某种程度上,对于许多勇士营官兵们来说,他们不知不觉的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生活,原先不堪的生活规律,已经变得渐渐可循起来,吃饱喝足,他们并不觉得精神百倍,天色已经不早了,许多人便觉得累了,犯困。

    因为体力消耗大,作息又规律,所以吃得多,睡得也足,不知不觉间,人便理所当然的精壮了不少,最重要的还是精神面貌,再不似从前那般,浑浑噩噩,迷迷糊糊的样子。

    此时,陈凯之道:“时候不早,下山吧。”

    众人轰然应诺,是该回去睡觉了。

    不过……这一路,还有半个时辰的路要走呢。

    陈凯之突的又想起了什么,在大家准备离开之前道:“还想吃牛肉吗?”

    “想!”众人异口同声。

    陈凯之一笑:“所有人的三字经背得滚瓜烂熟了再说!好了,快滚!”

    众人又不由哄笑,陈校尉……已是自己人了啊,大家朝夕相处,已经变得熟悉不能再熟悉了,他们已经摸清了陈凯之的脾气,只要不触犯他的几条底线,他能让每一个人都过得很舒服。

    众人欢快地陆续下山,而这些读书人,则直接到下鱼村里住下。

    这充实的一天就算过去了。

    到了次日,陈凯之吩咐着人下山去买牛,山上养牛是一件愉快的事,反正这山头巨大,可以散养,让个牛倌照看着就是,这牛呢,平时可以翻地,偶尔还可以拿来打牙祭。

    当然,后山那儿,据说还有不少的野猪、野兔,这是营造的匠人们说的,说总有野猪来侵扰他们的营地,影响到了施工,陈凯之打算过一些日子,便去打一些野猪和野兔来。

    除此之外,这山里还有许多的菌类,雨后呢,还有竹笋,山上的松树,若是结了松子,还可榨油,一些野果也是可以食用的,当然,最重要的是,陈凯之打算养猪。

    养猪的计划已经势在必行了,这么多的吃货,嘴会越养越刁,难道天天给他们喂牛肉吃?而猪肉不一样,这个时代,猪的价格很低,甚至不及羊肉的三成,究其原因,是因为这时代的猪并不阉割的,不阉割,就意味着这猪肉会有一股sao味,平常人宁愿不吃肉,也不愿吃猪肉。

    这便导致猪肉的价格低得令人发指,尤其是在这个没有多少调料的时代,这种sao臭的肉,实在是令人难以下咽,至少陈凯之是不吃的。

    所以……养猪是必须的,他已让人盖了猪舍,规模不小,就在下鱼村的附近,然后开始进行阉割,猪倌也都已经雇好了,这猪被阉割了,好处极多,一方面是成长快,一般的猪一年方能出栏,而阉割之后,却只需半年,而且肉质也会变得鲜美,最重要的是,被阉割了的猪,往往极为温顺,易于管理。

    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想当初武先生教授给他的带兵方略之中,其中八成,都是关于后勤供应的学问,在他看来,所谓的带兵,本质上就是后勤,只要后勤足了,许多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因此,山上必须养猪、种菜、种植果树,粮食可以购买,因为粮价勉强还可以维持,可是更丰富的食品,单靠采买,就实在过于奢侈了。

    一大清早,勇士营官兵们又陆续的上了山,他们昨夜回去之后,倒头便睡,一早起来,便匆匆的又赶着来了。

    显然,在不知不觉里,上山已经渐渐成了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大家来到上鱼村的孔祠,便排排的坐好,热腾腾的面随即就端了上来,但是陈凯之没有动筷子,他们就不能动。

    这是陈凯之立下的规矩,而这些不服管教的丘八们之所以不敢动,理由也很简单,因为吃人嘴短啊。

    陈凯之今日没有急着先开吃,而是道:“先背三字经……”

    众人便齐声朗诵起来,读了三遍,陈凯之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举起了筷子,这种填鸭式的教育,或许不是最好的教育方法,可对于这三百多个丘八们来说,却是最适合的方法。

    吃过了饭,照例是讲故事,不过讲故事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以往是一个多时辰,后来成了一个时辰,现在……只半个时辰罢了。

    讲过之后,陈凯之徐徐道:“这三字经,不知你们是否倒背如流了没有,可单纯的背,却是不够的,还需要理解,今日我们先从人之初讲起,人之初性本善,这是什么意思?此乃孔孟的主张,人在呱呱落地的时候,人……”

    陈凯之耐心地讲解着,其实三字经的魅力并不至于通俗易懂,最重要的是,讲解起来,也颇有趣味性,里头每一段话,其实都是一个典故,一个故事,从孟母三迁到孔融让梨,这些小故事,不至于让初入门的读书人觉得烦躁。

    当然,孔融让梨,在这个时代是没有的,不过陈凯之可以胡编,他说有,在某本古籍中看过有个叫孔融的人让梨,你能如何?

    众人凝神细听,讲授得差不多了,陈凯之道:“今日下午无事,不过……你们也别下山了,在这里吃了晚饭再走吧。”

    “好啊,好啊。”众人一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纷纷愉快地点头。

    陈凯之又笑了笑,道:“只是……总也不能闲着,你们终究是武人,这些日子,只顾着让你们读书,却是疏于了武备,这可不好,所以……今日下午,就操练吧。”

    操练?众人面面相觑。

    “我有一个先生,已请他上山了,他正午便到,这下午嘛,大家练一练,谁赞成,谁反对?”

    郑虎率先站了起来,振振有词地道:“勇士营从不操练,上了山,操练什么?”

    陈凯之抚掌:“反对的好,恭喜你,今日你没饭吃了。”

    “呃……”郑虎忙四顾左右,希望得到弟兄们的支持,陈校尉欺人太甚了啊,这是什么意思啊。可他却发现,其他人一触及他的目光,便纷纷低头,一副假装没有看见的样子。

    若是以往,有哪个外调的武官来,敢让大家操练,郑虎一声号令,大家非要叫这人吃不了兜着走不可,可现在,他难过的发现,自己竟全无号召力了。

    他显得很无奈,只得悻然道:“陈校尉讲点道理嘛,你说操练就操练吧,总不能让我一人现在下山去。”

    陈凯之一笑,接下来,就是武先生的事了。

    那些读书人,自然也是对操练一点兴趣都没有,那苏昌便道:“陈校尉,学生人等也要操练吗?”

    “一视同仁!”

    这是陈凯之的回答!

    你们还真以为,我陈凯之的饭这么好吃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