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天魔教威

牧神记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天魔教威

    秦牧赧然笑道:“是多了点,勉勉强强有九个。”

    “九个这样的大人?”

    延康国师心中凛然,这九人都是哑巴一样的人物吗?

    若是如此的话,这位天魔教的魔教主来历有些恐怖啊!

    “还有九个像我这样的人物,吾道不孤。”

    延康国师露出欣慰笑容,低喃道:“我还以为走到这一步的除了我,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呢,现在心里突然安定下来……”

    秦牧好奇的看了看他,突然想到自己这个时候用青霄天眼去看延康国师,会不会被他打死?

    他很想看看延康国师与村长是否是一样的存在。

    当然,延康国师让他看不透,此人的修为让他看不透,心性也看不透,这个人身上有着非常多看似矛盾的地方。

    贸然用青霄天眼去看他,很有可能会触怒他。

    “国师,宫主在与你说话,你为何不回答?”

    秦牧闻声看去,只见说话的这人从台下走来,头戴青铜面具,这青铜面具与众不同,有着夸张的五官,长且宽的耳朵,鹰嘴般的鼻子,夸张的大嘴巴,两根柱子一样的眼睛,眉毛很宽,额头则露出一个窟窿,像是为额头的眼睛准备的一般。

    接着,秦牧看到那面具额头的位置下,果然有一只眼睛。

    此人的眉心位置,长着一只眼睛!

    “这是什么功法?”他微微一怔。

    延康国师向那青铜面具人看去,目光又从他身上越过,落在离情宫主裘蝶衣身上,道:“离情宫的裘宫主,功法,离恨天剑诀,相传是神人传下来的剑诀,离情别恨。”

    他的目光落在下一个人身上,道:“三奇堡的车堡主车正理,玉堡主玉情生,黎堡主黎菲。车堡主功法天魔玄禁,道门中的魔道禁法,玉堡主功法五蛊化龙功,养蛊为龙,黎堡主炼毒为功,功法是什么我却不清楚了。”

    那位黎堡主咯咯笑道:“国师也有不知的功法?老身的功法叫做毒化三仙玄功,善于将毒转化为功力。”

    延康国师的目光又落在另一人身上,道:“道泉真人素来治病救人,为何也参与到反叛之中?十多年前,涌江水患,灾疫横行,疫情遍布江南。真人为乡民治病赠药,美誉满天下。我想请你去太学院为官,你却推辞了,最后只封了你一个真人的名号。”

    道泉真人肃然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国师,当年我拒绝为官,你便能看得出来我与你不是同道中人。你做的太绝,要灭天下道门,我不得不来阻你。”

    延康国师沉默,道:“我灭天下道门,是为了医治更多人。你观我这些年做的如何?”

    道泉真人道:“你做的不错,原本天下的药师很少,现在多如牛毛,甚至连楼船上也配备了药师和药童,瘟疫已经很难横行。但是这些年来太学院教出来的都是庸医,没有一个称得上是神医的。这点,你难辞其咎。”

    “看来你我的确道不同。”

    延康国师看向另一人,道:“大行台尚书令,马连山马大人。”

    “不敢。”

    马连山肃然道:“国师,我的官是你提拔的,不过我也有山门。我本是终南山一脉,修炼的是南明五离剑经。”

    延康国师道:“我请陛下任命你为尚书令,掌管尚书省,是因为你刚正不阿,秉公无私,而且带兵也是一把好手。我本以为你会抛起门户之见,你做了乱党,我很伤心,你做尚书令,本是一个好官,百姓对你素有极佳风评。”

    马连山摇头道:“背叛的好官何止我一人?国师该反省自己的举措。”

    延康国师木然道:“陈旧腐朽,当革除之。人心陈旧腐朽,何以革之?只能革命,不革腐朽之人的命,天下也难以太平。你虽是好人,但挡我道了。”

    他看向其他人,道:“丐门齐大有齐门主,百穷玄功,星斗天罗门罗门主罗星河,星斗天罗玄功。大雄寺智空禅师,成住坏空四真言印,大普陀寺弘法师太,弘法利生菩提功,南海迦音寺的慧音师太,金刚无能胜功。还有悬空法王,原本是悬空国的国主,南凉国主段衍,西蕃国主努努胡儿。还有这三位旧时代的前辈。”

    他的目光落在那两个老叟一个老妪身上,道:“三位出自旧时代,年事已高,而今已经有七八百岁了吧?活过八百年,便到了天命之年,三位还有多少年寿辰?”

    又矮又瘦又黑的老者笑道:“老夫山野散人,人称李散人,还有十六年寿。其实也不算散人,国师所灭掉的撮尔小国,出云国,便是老夫创立的国度。”

    “老身田真君。”

    那老妪咧嘴笑道:“喜欢养些虫子,国师应该已经见过了。三奇堡的玉堡主便是我儿。”

    那肥肥胖胖的老者道:“老夫不像他们这么大的来头,老夫是穷夫子,你别看我这么胖,我是吃穷的。我们这一派叫做穷理功,越穷越有理。”

    “穷夫子说笑了。”

    延康国师肃然道:“穷理以致其知,反躬以践其实,即物穷理,格物致知,道理我是懂的。阁下既是夫子,为何反我?”

    穷夫子摇头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国师,你权势太大,对天下无益。我反你,不是像他们一样各为自己的利益,而是为了延康国。我观你权势熏天,现在除你还可,晚些年除你,你就是皇帝了。”

    延康国师站在这山巅,声音平平淡淡,传遍四方:“还有何人反我?”

    这大襄城中顿时传来此起彼伏的声音:“我!”

    “天仙门廖银枝,敢反国师!”

    “光禄大夫邱志铭,敢反国师!”

    “武陵侯善穆,敢反国师!”

    “都护府长史清明月,敢反国师!”

    “武阴县县令陈瑶,敢反国师!”

    ……

    一个个声音从大襄城中传来,那是一位位生死境界、天人境界的大高手。这个声音落下,另一个声音响起,此起彼伏,一个接一个,声音越来越雄壮,越来越震撼人心,让人热血沸腾。

    那青铜面具男子也是壮怀激荡,热血翻涌,朗声道:“国师,看到了么?你是何其不得人心?天下人都要诛你,你有何颜面活在世上?”声音铿锵有力!

    延康国师面无表情,淡然道:“天下人?这城中区区几十万人,也配称作天下人?撮尔小民罢了,灭了也就灭了。你们死了,天下才算是真的太平。”

    “既然如此,那么只有一方死绝的下场了。”

    青铜面具男子道:“这座山,已经布下了天牢封禁,方圆八百亩地,在这里交手,不必担心传到外面,伤及外面的军士。这一次……”

    他冷冷道:“我们不讲江湖道义,江湖规矩!”

    秦牧松了口气,向司芸香笑道:“那么我可以放心了。”

    云缺和尚面色如土,结结巴巴道:“放心什么?咱们在封禁中,第一个就被震死了。你还记得天波城吗?这场大战,绝对比天波城恐怖数倍!”

    越青虹等人也是面色苍白,天波城的那场大战,只是都天魔神一部分的法力降临,对战的是驭龙门主和另一位教主级的强者,但造成的破坏之巨已经是难以想象,连龙麒麟这等强大的家伙都承受不住那样的冲击。

    倘若这里大战爆发,只会比那次造成的破坏强大数倍!

    而且,方圆八百亩都被封禁,也就是说,这些强者造成的波动只会在这片空间内来回冲荡,来回搅拌!

    到时候,只怕连龙麒麟都会被他们交手的余波绞碎!

    就在此时,突然城外一面面大旗飘荡,一面面大旗连绵,横贯东西,长达数十里。

    青铜面具男子等人站在高处,向外看去,不由脸色大变,只见那些大旗一面面竖起,高达十多丈,将对面的敌营遮住,而大旗下,遮住的正是无数军马!

    青铜面具男子正要高呼戒备,突然那些面大旗猛地一卷,城中顿时多出三百六十面大旗,大旗下,一位位头戴斗笠的背着长布包的怪人猛然抖动大旗,城外的数以万计的延康国大军突然出现在大襄城中!

    而在此时青铜面具男子的声音这才传来:“戒备——”

    但是已经晚了。

    那三百六十位怪人大旗收起时,旗下出现一幅幅杀气腾腾的面孔,手握刀枪剑戟,杀气冲天。

    旗面下,金甲巨人连同云车一起出现,巨大的楼船尾巴处,青铜兽已经开始喷出了烈焰,一只只大鸟在振翅,掀起狂风。

    大旗彻底收起,变成小旗时,杀声便已经响起,剑匣中传来利剑出鞘的声音,夹在惊天动地的大吼声中。

    这一刻仿佛过得极为缓慢,缓慢到可以看到每一个人的表情变化,从杀气腾腾变得狰狞凶恶,从茫然变得惊恐。

    飞剑切过人体带出的血光也仿佛慢慢的从体内迸发,挥洒在空中,人头从脖子上飞起的那一刻,也显得有种异样的凄美。

    “象化!”

    一声咆哮传来,打破了这短暂的片刻,步兵的一位将领怒喝,数以千计的步兵怒吼,身躯摇晃,化作象首巨人,猛然冲向叛军,将叛军冲散。

    而起兵已经冲天而起,俯冲下来,无数飞剑如雨般向下射去。

    “火葫芦!”

    楼船上,一道令旗挥展,楼船上的将士将背上半人多高的红葫芦取下,拔掉塞子,顿时熊熊真火从船上喷下,火烧城墙上的守军,将不知多少人烧成火人!

    轰隆——

    一队金甲力士拖动云车,一路碾死不知多少士兵,狠狠撞击在城墙上,将城墙撞塌数百丈,城墙上的火人纷纷坠落下来。而在城外,冠军大将军和怀化大将军高举枪和戟,指向大襄城,背后数不清的延康国大军发出喊杀声,潮水般从空中和地面上向前涌去。

    ————牧神记终于到两万均订了,谢谢大家的支持厚爱。今天宅猪的身体舒服了一些,感冒没那么重了,继续爆发,今天三更。第二更在下午六点!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