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不朽道尊>不朽道尊 第八十五章 先揭皮 后抹盐 再打脸

不朽道尊 第八十五章 先揭皮 后抹盐 再打脸

    天才壹秒記住『wWw.chuxniaosh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岳长寒等一众三房旁系,此刻均是觉得心中有些不妙了,岳池一上来就是这么猛,那么后续将将会发展到那一步,这与他们商议的来打击家主威信的目的已经有所不同了啊。【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不过此刻他们已经是离弦之箭了,想停也停不下来,只得站在岳池这边,静候事态的发展。

    李墨自然也没有想到岳长安会突然对他动手,所以他在毫无防备地情况下被一脚踹飞,一身凝气中期的强悍实力,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起到。摔在地上后,狂暴的火系法力还在他体内流传,让他胸口发闷,喉头发甜,但他却是死死地咬紧牙关,一眼不发的爬起来,等着家主的命令。

    岳长空看也不看李墨一眼,不过他终于被岳池这样的举动激怒了。

    “云池,是什么事情让你如此误会我这个伯父,这个一家之主?”

    他开口说话,心中虽然愤怒,但声音温和,丝毫都听不出怒气。

    在这问话中,岳池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冷笑道:“好了,别和我玩这些小把戏。我只问你,雨儿呢?回答我。你绝不会想看到我发疯的样子。”

    岳长空,呵呵笑道:“云池,先不要着急,有事慢慢说,你总要告诉我你口中的雨儿是谁才成啊?”

    岳池望着岳长空,脑海极速转动,分析着自己见到对方之后的动作、眼神、话语,然后他淡淡的道:“我说了,不要跟我玩这种小把戏。岳长空,你想要吞并我三房,可以,那是时势使然,也是你的本事,但你不该将主意打到我身边人的身上,这就有些下作了。”

    岳长空脸上终于浮现出怒气,随即他看了看人群中的苏晓白等人,幽幽一叹,说道:“是非曲直,留待后人评说好了。只是云池你还需谨言慎行,不要叫外人看了笑话。”

    还别说,岳长空这幅胸襟大度的宽厚长者做派,还真让岳池这边一部分露出了疑惑的神色,纷纷向岳池望来。

    岳池却是心下慎重,

    “笑话?呵呵。”岳池冷笑道,“三年前你设计阴了我,我三房就已经沦为笑柄了。你不分青红皂白将我赶出岳阳城,更是将我三房的脸面丢的一点不剩,别以为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是傻子。你这种心态,我见多了。”

    “哦?什么心态。”

    突然开口问话的,却是坐在一旁的萧四海。

    岳池看了他一眼,淡淡吐出两个字:“帝王!”

    岳池脸上露出讥讽之色,然后微微打开双臂,然后转过身,背对着岳长空,跟岳长寒、岳长安,苏晓白等人笑道:“什么是帝王。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我岳家虽然不是一方运朝,但背靠元阳山,在整个小川域算起来绝对是排名前三的修仙家族,周围七八个国朝都要听我岳家的号令。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势力?因为岳阳老祖这个歌金丹境,因为我岳家三房历代先祖都能突破到极高的境界。可是,有些人不这么想。”

    岳池再次回转过身,看着脸色已经渐渐阴沉下来的岳长空,嘲弄地道:“他们认为岳家眼下的局势,是他们自己千年来辛苦经营的结果。老祖宗们闯天路去了,岳水煜闭生死关三十年不出,岳长枫夫妇更是死在了寒冰地渊之中。这是为他们正名的好机会啊,只要在这青黄不接之际,证明岳家即便没有三房的存在,他们依旧能撑起整个局势,在元阳山中获得高位,比三房在时更家风光,如此一来,也就说明他们才是岳家正统。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可以不惜一切,卑鄙什么的,自然是不用说,当然了,表面上嘛……”

    岳池的话头突然顿住,看着岳长空铁青阴沉的脸,他笑了。

    周围鸦雀无声,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他们绝不会想到今天听到岳池说出这么一番话,这哪里是在质问,这分明是在将对方的脸皮拔下来,再撒上盐,最后啪啪啪的直抽耳光。

    岳长寒呆住了,他知道自己被岳池耍了,今天过后,不,从见证家主的脸上鲜血淋漓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不得不站在家主的对立面,再也不能游离于三房和长方之外,因为他也是三房的一份子啊!

    苏晓白等苏家子弟也是震惊,他们这一趟过来,居然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苏晓白心中骇然的同时,看向岳池的目光,不免担心。

    而这些人中,也就只有岳长安想地最简单了,少爷此刻不管正在做什么,都是在为找到雨儿而努力。

    “你说完了么?”

    声音刺骨般的冰寒,元灵殿内的灵压骤然大盛。岳长空望着岳池,脸上已经快要滴出水来。

    岳池轻笑着,却是一点都不害怕。

    他最大的依仗就是对方一定要自己去云梦泽秘境参加升仙大会,或者说,元阳山一力要求,岳长空只是执行者而已,只要自己不提对方要断绝三房血脉的话题,就安全无忧。

    对于这一点,岳池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六七分已经有了。这么大几率,就足够让他赌一把的了。

    “当然没有。能看到大伯生气的样子,很难得啊。其实我带着这一票人急匆匆的过来,还是原来那个问题,雨儿呢?”他悄然间换了一个称呼,神情郑重起来,但岳长空听着却是刺耳至极。

    岳池道:“若是大伯与小侄开了个玩笑,还请在今明两天之内将雨儿还给我,务必不要让她受到丁点伤害。不然,最后若是被我知道,后果自负。”

    说话间,对着上方的萧四海以及楚乐瑶长揖到地。随即抬头挺声,在岳长空张口的似乎,一甩袖袍,转身向着殿门走去,根本就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

    身后的人自然而然地让出一条通道,等岳池过去之后,这才跟着走了出去。

    可怜一直默默准备随时暴起拿人的李墨,直到岳池等人的身影消失在了满外的台阶上,他都没有等道自家主人的命令。白白挨了一脚。

    “让萧师叔,楚师妹见笑了。”

    岳长空有些尴尬的声音才在元灵殿中响起。

    “呵呵,没什么,很有趣的一个小家伙。”萧四海随意笑道,“若是资质再高一点,做鱼饵就有些可惜了。不过,这样聪明的人还有好资质的话,就要遭天妒了。他们三房的人,还是死了的好。”

    楚乐瑶也道:“岳长枫死了,他和那个女人生下来的孩子,还是折了的好。”

    萧四海听到楚乐瑶提到岳长枫这个名字,脸上笑容顿时消失,有些不悦的道:“过去这么久了,乐瑶你还念念不忘。”

    楚乐瑶黛眉一竖,冷哼声中,同时站起身来,对岳长空道:“升仙大会事宜就如此吧。”她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身形一动,然后整个人就在空中悄然淡化。

    而萧四海则是脸上怒气勃发,一言不发的跟着消失在太师椅上。

    原本还人声鼎沸的元灵殿,就只剩下岳长空一人坐在主位椅字上,怔怔出神,通体清翠地回春宝玉出现在他的手掌中,然后散发出丝丝绿光,恢复着他疲惫的心神。

    许久之后,才听到岳长空的声音自语道:“岳长枫,要不是你跟张婉玗结合,没准岳云池就真是个天才了。放心,小泥鳅蹦哒不了多久的,我很快就会让他下去见你……才十几年,你还没走远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chunxiaosh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