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百六十二章:面貌一新(4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三百六十二章:面貌一新(4更求月票)

    这些祖先们的事迹,可能作为子孙后辈的人,一个个记忆犹新,可是天下绝大多数人,却都已经遗忘了。

    即便大家知道有一场洛阳之战,那惊天动地的战役,勇士营立下奇功,可是那只是一个概念,而现在他们又有了更深刻的了解,这勇士营乃是一个个鲜活的人组成,他们并非数字而已。

    这使得这些人,觉得为陈校尉的山门除草,也是一件愉快的事,众人各自取了锄子和镰刀,还有铁锹,在这烈日当空下,却一个个自得其乐。

    一连几日起来,这些勇士营的官兵每日都起得很早,故事还没讲完呢,心里有些痒痒,何况那热腾腾的面味道确实不错。

    他们可以找出很多这样的理由上那山去。

    可要上山,就需卯时起来,接着经过了漫长的小跑,到了山下,已是几公里了,这时又需登上石阶,为了银子,为了铁盆,更多的,或许只是不服输吧,毕竟得了钱的人,总不免要得意洋洋,恨不得把全营的人都嘲讽一番,于是乎,想要退缩或者索性甘愿落后的人,也不得不咬牙切齿了。

    最重要的是,这是一种习惯,若是一开始,还是靠着新鲜劲来维持,到了后来,每日清早想睡个懒觉,结果卯时竟自动醒了,没法子,起来吧,饿了,想吃面,还有鸡蛋,嗯,走吧,莫要迟了,于是又是一路小跑。

    懒散是习惯,登山……也成了一种习惯,它仿佛一种惯性一般,那山上总是有吸引他们的东西。

    于是上山,吃面、吃茶,听书,陈凯之也总会布置功课,功课其实并不难,最重要的是,陈校尉总喜欢拿着木板教他们上来写字。

    都是汉子,平时吹牛逼习惯了,在大庭广众之下,若是写不出,那可就丢人了,其实要记住也不费劲,毕竟每日几个字而已,权当是游乐了。此后,陈凯之总会想方设法的将他们留在山上,除除草、种种树,当然,这绝不是白干的,因为正午的时候,会有热腾腾的米饭和一大锅的羊肉在等着他们。

    于是,他们在山上折腾得筋疲力尽,身上的赘肉也渐渐的少了,人则是显得比从前要精神一些。

    等下了山去,他们才发现自己又困又倦,虽然想着去找点乐子,或者去耍点钱,找几个姑娘,甚至想买点小酒,可这时候,却发现浑身都像抽干了一样,只想睡觉,一睡下去,一夜不醒。

    这便陷入了一个死循环,睡得太早,起得更早,睁了眼就不断的想,今日不去了,得歇一歇,爬山太辛苦,可这一大清早,睡又再睡不下了,起来竟也无所事事,看到有人三三两两的往飞鱼峰去,哎……去吧,闲着不也闲着吧。

    于是,半个多月后,勇士营的面貌一新,而每日点卯的时间,也越来越早,陈凯之则是变着花样的消耗着他们一切的精力,为此,奖励也越来越丰富,故事愈发精彩,鸡蛋、香喷喷的米饭,大锅的羊肉,甚至……还有荣誉……

    陈凯之从不吝啬去恭维和夸奖他们,给他们灌输的,也是他们的父祖们如何讲义气,如何忠肝义胆。

    而今日,当他们如往常到达这里的时候,陈凯之点卯,现在勇士营实到的人数,一直都维持在三百五十人上下,这几乎算是满员了,其他的一些从未上山的人,陈凯之直接将他们的姓名从花名册里删去。

    看着这一个个精神饱满的人,再不是一脸颓废的样子,反而因为大量的锻炼,身子结实了不少,更因为丰富的肉食,显得极为精壮,有着良好的生活习惯,再不见那种懒散的样子。

    而今日,与其他时候不同,因为大家发现,这里竟还坐着一群读书人,三十多人,年纪和自己相仿,一脸的书卷气,头上戴着纶巾,这种人,平时勇士营的官兵是最喜欢欺负的,可现在有陈凯之在这里,他们不敢造次。

    陈凯之和往常一样,这三十多个雕漆之儒的年轻人,都是秀才功名,不过雕漆之儒不讲究求功名,所以到了秀才,便到此为止了,现在他们被送上了山,陈凯之现在用的,乃是掺沙子的策略。

    单凭自己一人,是无法影响到所有官兵的,现在这三十多人,便掺进了勇士营的官兵里,虽然一开始,彼此之间会看不惯,不过人就是如此,陈凯之让这些人在一起,一起吃,一起听书,甚至一起除杂草,慢慢的,当相处成为了一种习惯,相互之间,便会渐渐的影响了。

    接着是吃面,是听书,今日陈凯之让人每人发了一页纸,上头是三字经的内容,他让所有人对照着纸开始带着大家朗读:“人之初、性本善……”

    这里头的字,这些勇士营官兵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不过陈凯之念,他们是吃人嘴软,何况也早已习惯了,便也跟着念。

    “性相近,习相远……”

    孔祠里,响起了郎朗的读书声。

    等一篇三字经念完,许多勇士营官兵已经开始有些抵触了,陈凯之却是笑了笑道:“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这《勇士营三百壮士》已经印刷出来了,开始行销兜售,用不了多久就要面市了,不过现在只出了第一卷。”

    众人听了,刚才的不悦顿时忘了,又抖擞起了精神,大声欢呼起来。

    陈凯之抿抿嘴道:“今日的功课,便是这篇《三字经》,若是读得好,到时每人送你们一本,这都是你们祖先的事迹,等本官赠了你们书,你们总不能一个字都不识吧?噢,还有,今日正午杀了一只羊,还准备了一些酒,算是庆祝,不过酒不可喝多,下午你们得帮着在下鱼村翻翻地,将来得种上一些瓜果,等这瓜果到了收获的季节,本官请大家吃。”

    大家又兴高采烈的欢呼起来。

    陈凯之总会给他们制造一些新鲜的东西,就比如翻地,这是苦差事,可将来收获了,有瓜果吃,虽然这是很久之后的事,却使人生出期待,其实重点不在于这点瓜果,享受的却是在那果树成荫下,这群本是无所事事的人,那种分享的感觉。

    “好了,继续读书。人之初……”

    反反复复的,陈凯之亲自领着来诵读,读上了很多遍后,才放下了书道:“三日之后,我要检查功课,背不出来,可要受罚的。”

    丢下这些话,上午算是完事了,陈凯之便坐下,接着道:“这饭还没有熟,不如来做游戏吧,我们一个个来,说说看,自己想做什么人?”

    郑虎率先起来道:“我要做大将军。”

    有人道:“我要娶个好婆娘……”

    陈凯之问到那些书生,这些读书人,还有些不习惯,却还是有人站了出来道:“我想做个先生,桃李满天下。”

    这时倒是有人问陈凯之:“校尉大人,你想做什么?”

    当初接了教化这些人的任务,陈凯之也是无可奈何,可是对他来说,就算是难,也得迎难而上,可是陈凯之更明白,要做成一件事,就绝不能敷衍,得讲究办法。

    显然,看着现在的这一个个能够和睦相处的人,陈凯之知道自己算是踏进了成功的第一步。

    他很清楚,要对付这种同乡之间的关系,最好的办法不是将他们拆散,而是融入进去,通过这种闲聊,将所有人融入其中,无论是陈凯之,又或者是这些雕漆的读书人,让彼此之间朝夕相处的友谊去掩盖同乡之谊。

    而这种闲聊,其实是最容易增进彼此的关系的!

    被问到自己,陈凯之浮出一笑,想了想道:“我想开一个太平之世。想培养出许多人,让他们像当年那些青州勇士一样,保国安民,可能当初他们出身贫贱,可能当初,他们只是草莽之人,他们可能大字不识,可却都为了同一个目标被征召起来,建立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所以……我想创建一个奇迹,使千百年之后,每一个人提到了我,或者是我身边的那些朋友、伙伴,就如我们现在提到了当初那些勇士一样,心里生出敬仰。”

    呼……

    这些勇士营官兵,若是在以往听到这些,一定会不以为然的哄笑一番,可今日,他们听了陈凯之所说的,居然都绷起了脸,谁也没有笑起来。

    陈凯之则是抿嘴一笑,继续道:“自然,这只是理想而已,理想终究只是在心里想,但是有人想了,便想去做,虽然要做到很难,可在我看来,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若永远不去试一试,怎么知道可不可以呢?而我愿意走出第一步,也愿意朝着这条荆棘之路继续走下去,绝不回头!”

    “哈……”郑虎很尴尬,吐了四个字:“我没听懂。”

    众人这才笑起来,纷纷道:“是啊,陈校尉的话,我们听不懂。”

    听不懂吗?陈凯之心里想笑,他们是听得懂的,只是不愿意听懂罢了,不过不要紧,慢慢你们就懂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