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我是至尊>我是至尊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一定要做!

我是至尊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一定要做!

良久良久,那金袍人苦笑一声,道:“当日九尊被四季楼设计,我们知道得太晚了,赶过去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原以为九尊已然尽数覆灭,更兼四季楼的实力远在我方之上,就算如何不甘,也只能选择装聋作哑,我知道众位兄弟们心里面都是沉沉的不得劲,活像是自己多么忘恩负义一般,人情债已经难还,还是这种没有了债主的人情债,还有明知道还债方式,却力有未逮的无奈……”
  
  “但现在……九尊剩下的这个人,显然是知道了是四季楼在搞鬼,他之所为意在复仇……”
  
  “老七又无巧不巧的遇到了……这件事情,我们还真不能不管。”
  
  “但是我们对上四季楼,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当日如是,现在仍旧如是……”
  
  金袍人叹息一声:“我们上一次获得了阴魂殿的力量,到现在也只是消化了不到十分之一……若是再给我们二十年时间,就算当真对上四季楼又有何惧?但现在,我们真的不是四季楼的对手。”
  
  “大家商量一下吧,这件事,究竟应该怎么做。”金袍人沉声说道。
  
  一殿秦广王低着头不说话。
  
  其他几位兄弟也都是一脸沉重。
  
  对上四季楼,可不是一件小事。
  
  森罗庭极有可能会在与对方的碰撞之中,整个灰飞烟灭,荡然无存;而在场众位兄弟,也一定会有牺牲;甚至是全军覆没。
  
  这个决定,不好下。
  
  “别的先不说,反正那个春寒尊主是一定要死的。”
  
  一殿秦广王低声嘟囔道:“我已经接了委托了,这个目标无论如何我都是要除掉的……”
  
  兄弟们仍旧没有人开口说话。
  
  良久良久之后……
  
  一个魁梧的汉子道:“不管怎么说……欠了人家的,就要还。”
  
  另一人耷拉着脑袋道:“上一次九尊被害死,我们啥也没干,就算是明知是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为,但老子心里仍旧是感觉不对劲,抬不起头来……”
  
  “就是,总感觉自己心虚……对不住人家。”
  
  “我也觉得心里不是滋味,老七说得对,欠人一份债,不还不痛快,人情债不还,谈何登临极峰,心境怎圆满……”
  
  兄弟们你一言我一语,全都在哪里低着头嘟囔。
  
  金袍人皱起眉头,道:“到底要怎么做,大家直说行不?!”
  
  兄弟们异口同声说道:“大哥你做主!”
  
  金袍人为之气结:“那要你们商量有啥用?”
  
  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人,正是五殿阎罗王,此人面容方正,沉吟半晌才道:“森罗庭虽然只是一个杀手组织;但我们在接收了阴魂殿的力量之后,也相当于轮回地府的存在……因果循环,善恶有报。有恩必酬,有仇必消;否则心里总有道坎过不去,确实没有资格再言圆满。”
  
  “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我们不能推脱。上一次我们做了缩头乌龟,已经让兄弟们生出了心结,这一次若是再退缩,只怕就会因此形成心魔……那样,对我们的修行将是有害无益,修途堪虞。”
  
  “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我们要做,一定要做,非做不可!”
  
  五殿阎罗王这句话,近乎是一锤定音。
  
  “好!”金袍人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做!左右现在的目标,不过就是一个春寒尊主而已。先把春寒尊主做掉,看看四季楼的反应再说!”
  
  十殿转轮王翻着白眼道:“我们接受了委托就要杀,我们就是一个这样拿钱办事儿的地方,四季楼有意见又能怎么地?就算他们找上门来,我们也有说词,四季楼的人就一定不能杀吗?!”
  
  金袍人,也就是三殿宋帝王苦笑一声,道:“幸亏这家伙委托的只是春寒尊主,若是他委托的是年先生……”
  
  兄弟十人一起嘿嘿的笑起来:“若目标是年先生,那就真的要嘿嘿嘿了……不过也还是要干!”
  
  三殿宋帝王骂道:“一个个的全都给我闭嘴!现在来商量商量,咱们怎么来完成这个任务!”
  
  他打了个响指,道:“不过就是一个春寒尊主而已!杀了就是!”
  
  “杀了!”
  
  另外兄弟九人一起大声鼓噪,霎时间都是精神振奋起来。
  
  一殿秦广王眨眨眼,道:“这事儿不大好做啊,那家伙也是很棘手的……”
  
  另外兄弟九人一起转过头,眼神不善的看着他:“目标棘手又如何,棘手的目标难道不是你这家伙引回来的么,在做之前,先把这混蛋干上一把如何?大家开心开心,痛快痛快,爽利爽利!”
  
  “上!”
  
  九个人一拥而上。
  
  刹那间就将一殿秦广王掀翻在地,随即拳脚齐上!
  
  一殿秦广王大声疾呼:“饶命啊……”
  
  砰砰砰砰砰砰砰……
  
  ……
  
  云扬悄然回到天唐城,找个隐蔽的角落回复本相,大张旗鼓地返回天外云府,然而在踏进云府的时候,意外看到方墨非等人脸上尽都神色有异;正在奇怪,却看到一个人从府中缓步而出,看着自己微笑,意在蔼然,就是很有些意味深长。
  
  秋剑寒。
  
  秋老元帅赫然在这里。
  
  云扬咳嗽一声,满脸堆笑道:“老元帅怎么有闲暇到了我这里来?稀客稀客!”
  
  秋剑寒歪着头道:“怎么,我不能来?”
  
  云扬苦笑:“老大人那里话来?当然能来。何止能来,老大人大驾光临,令到天外云府蓬荜生辉,满堂华彩!”
  
  秋剑寒哼了一声,斜睨着他道:“你小子少跟老夫耍贫嘴,你这是又去那里浪了?”
  
  云扬道:“这不是看热闹去了么……哎哟,看着看着,高台那边就打起来了,满目尽是赤色,血肉横飞、血肉模糊……真是太吓人,吓得小侄我躲在一边抖了好久……这会才有力气走回家里来,哎呀,那可真全是血啊……”
  
  秋剑寒哼了一声:“原来云公子的胆子竟然这么小哦?”
  
  云扬越来越感觉老头儿说话有些阴阳怪气,干脆很是不客气道:“敢问老元帅前来来是想干点啥?要是没要事的话,我可得先进去补个觉,今天这场动静实在骇人,吓得我兀自头晕目眩,赶紧进去定定惊,养养神是正经。”
  
  秋剑寒冷哼一声,道:“看来云公子今天是光顾看热闹了,竟然忘记了今天乃是给皇帝陛下调解舒缓压力的日子;不知道云公子的正经事到底是那般呢?”
  
  云扬心中登时打个突,这事儿自己貌似还真是忘记了。
  
  帮助皇帝陛下调理身体自然是正经事,更是要紧事,但眼下有这么多事情,都需要要自己亲自出面办理,还真就没将皇帝陛下的事情放在心上,毕竟皇帝陛下的身体现在已经不那么要紧了,事情总有轻重缓急,就算正经事也有先后取舍……
  
  可是这话,云扬却是万万不敢当面说出的,真要说出来,秋老元帅绝对直接动手打人,别忘了,秋剑寒除了是玉唐老帅之外,还是玉唐三大流氓之首!
  
  “哈哈……陛下那边的事自然是最重要的正经事,当然要首先处理,这就去!这就去!”云扬尴尬的打了个哈哈。
  
  一路上,秋剑寒老元帅的眼神不错神的盯在云扬身上,满满的狐疑不解。
  
  云扬只感觉如芒刺在背,说不出的不舒服不痛快不得劲,可又不敢出声问询,只能心下嘀咕:这老货难不成是从哪窥到我的破绽?不然怎么会用这样眼光盯着我不放?!
  
  云扬秋剑寒这一老一少一共就只走出几步,正看到四大公子之中的秋云山和夏冰川正一脸兴奋的迎面走来,每个人身边都跟随着二十来个护卫,一个个神完气足,意气风发;显然每一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不说别的,就只说这些护卫的阶位,就要远远凌驾在之前四大公子的所有护卫之上!
  
  显然,这些护卫每一个都是四大家族的中坚人物,一流高手。
  
  云扬心里大致比较了一下,秋云山、夏冰川两人身边的这些个新护卫,随便一人的气势也都不在当日守护杨波涛的那些四季楼护卫之下。看来四大家族这一次是真的派出自家巅峰力量。
  
  但将这些个战力放置在四大公子身边,会不会有点太奢侈,太大材小用了呢?
  
  再瞟一眼之下,云扬心下登时了然,却见那两大公子每人手中都抱着一个肉呼呼的玄兽幼崽,一眼照到云扬之瞬,两人尽都是喜出望外,夏冰川倒也罢了,连秋云山竟也忽视了旁边的秋老元帅,径自兴高采烈的冲了过来。
  
  “老大!哈哈哈哈……老大,今天可是真巧呢,你老也在走路哈哈啊哈……”秋云山道。
  
  “老大,老大老大,嘎嘎嘎,真的是好巧啊,居然又在天唐城见到您了哇哈哈……咱们兄弟真是有缘分……”夏冰川。
  
  “这叫啥,这叫有缘千里来相会啊,老大你看看你看看这……”秋云山凑上来,一脸献宝:“你看看我这个……嘎嘎嘎,这可是我家族的宝贝儿嘿嘿嘿……”
  
  怀里那头还没有睁眼的小小玄兽,正在哼哼着。
  
  “老大你看看你看看我这个……”夏冰川一步上来,将秋云山挤到了一边:“你还是看看我这个吧……我这个是刚送过来的,真可爱哇哈哈……我简直都想一口吞了……”
  
  夏冰川的怀里,也是一头小小的玄兽,肉呼呼的小身子,软绒绒的毛,湿漉漉的小鼻子……
  
  云扬嘴角抽了抽。
  
  没错。
  
  这两头,都是拥有八品高阶玄兽的幼崽!
  
  这一点肯定没错,但是……这两家这都是搞得什么玄兽!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