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百五十九章:追着银子跑(1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三百五十九章:追着银子跑(1更求月票)

    “先生,先生……”

    陈正道急匆匆地赶到了碧水楼,一见到了方先生,便兴高采烈地大叫着道:“先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此时,方吾才正盘膝而坐,身前的案上架着一方七弦琴,他一副如痴如醉的样子,眼眸微微阖着,手指并未拨动琴弦,可人已完全陶醉其中了。

    陈正道却已迫不及待地道:“先生,那个该死的陈凯之被调去了勇士营了,勇士营啊,那勇士营乃是一群乌合之众,没一个好东西,这下陈凯之要吃大苦头了,哈哈……他完了,哈哈,他要完了,先生……”

    “老夫知道。”方吾才只是淡淡地道,依旧那副对万事淡然处之的样子。

    “呀……”陈正道感觉自己在方先生面前的时候,自己的膝盖总是有点软,差点又要跪了。

    陈正道的眼眸不知觉地洋溢出满满的膜拜之感,惊讶万分地道:“先生这都知道?先生了不起啊,算无遗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天下的事,竟都在先生的眼底,实在……实在是神了。”

    方吾才的手搭在琴弦上,总算是张开了眼眸,却是奇怪地看了陈正道一眼,道:“老夫说的是,你告诉了老夫,所以老夫知道了。”

    “啊……”陈正道尴尬地挠了挠头,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激了。

    方吾才则是叹了口气,道:“老夫又非是仙人,怎么可能知道百里之外的事呢?至多也不过是略懂一些望气之术罢了。所谓什么算无遗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这些都不过是世人对老夫的赞誉而已,殿下听听也就是了,不可当真。”

    他深深地看着陈正道,语重心长地继续道:“做人,最重要的是诚实守信,老夫这辈子最厌恶的就是那种不实在的人,有一就是一,夸夸其谈之辈,吾辈不屑为之。所以……殿下,日后若是有人告诉你,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这等人,十之八九就是骗子,殿下见了这样的人,万万要小心。殿下毕竟贵为王候,不知多少人想要攀附你,想自你身上得到好处,何况这世间欺世盗名,满口胡言乱语之人何其之多,殿下需小心防范,万万不可被奸邪小人所蒙蔽。”

    陈正道顿然的身躯一震,崇敬地看着方吾才道:“先生是个实在人啊。”

    方吾才撇了撇嘴:“此乃人之根本,人之所以有异于禽兽,在于人知书达理,能够做到正心诚意。好吧,言归正传,这陈凯之被调去了勇士营?殿下是如何知道此消息的?”

    陈正道没多想便回道:“那糜益跑来禀告的。”

    “噢。”方吾才轻描淡写地点点头,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道:“果然,老夫早料到一波未平一波又会起,他们是绝不会就此罢手的,这背后,一定有什么阴谋。”

    想到陈凯之倒霉,陈正道本来还喜滋滋的,可被方吾才这一说,却唬的吓了一跳:“先生的意思是……”

    方吾才眯着眼道:“且不要急,先静观其变吧,殿下万万不可再掺和此事了。”

    陈正道猛然地想起了上回的教训,立马点头道:“是,小王一切听先生安排,只是那糜益,该如何处置?”

    方吾才淡淡一笑道:“还能如何处置,以老夫之见,老夫出现,定然要破坏他们的阴谋,他一定会想尽办法诋毁老夫,不过这倒也无妨,世人诽吾谤吾,吾何足惧哉,随他们去吧。”

    陈正道心里放宽了,原本还想趁此机会给陈凯之落井下石呢,现在突然觉得自己清醒了许多,这一次,定要听先生的安排。

    可转念又想到那糜益可能对先生不利,顿时咬牙切齿:“他若是敢毁谤先生,本王活活打死他。”

    “殿下不必冲动。”方吾才摇了摇头。

    陈正道点点头,看着方吾才身前的琴,忍不住道:“先生方才在弹琴?”

    “是。”

    陈正道顿时来了兴趣,微微笑道::“其实本王对音律,也是略通一二,先生不妨弹奏一曲,小王洗耳恭听。”

    方吾才却笑道:“你错了,将琴弹出音律,这……太俗。”

    陈正道不禁一怔,眼带不解道:“既如此,先生如何弹琴?”

    “用心去弹!”

    “心?”

    方吾才道:“对,琴在身前,也是在心里,老夫搬琴到了身前,虽未拨动琴弦,可这时候琴音就已在心间弹奏而起了。这叫盲琴,世间的音律,皆在吾心,老夫为心里升腾而起的这一曲曲琴音而流连忘返,宛如置身仙境,呀……”他闭着眼,面上露出了陶醉之色:“这琴音真是美妙啊,如流水淙淙,如清泉涌动,又如万丈高山拔地而起,如那波涛汹汹,看,一行行白鹭发出了鸣叫,妙,妙不可言……”

    陈正道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用心弹奏着盲琴的方先生,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排山倒海扑面而来的强烈bi格,一瞬间,那些浮现在陈正道脑海里的所谓文人雅士,在方先生面前,皆是黯淡无光起来,而方先生,却仿如被一股淡淡的光晕所笼罩,如此超凡、如此脱尘。

    陈正道以为自己醉了,他不敢呼吸,生怕惊扰到了方吾才那自得其乐的雅兴,此时,他有一种急需补钙的感觉,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双膝,又有点发软了。哎呀呀,软的愈来愈厉害,要跪了……

    …………

    这天,陈凯之梳洗好,一大清早就出门了,骑马到了学宫。

    事先,他已和学宫的人打了招呼,其实学宫距离那勇士营并不远,若是走正门,当然需要绕一个大圈子,可因为都在上林苑,若是从侧门来,其实也不过是一墙之隔罢了。

    当然,这也需要小半个时辰。

    陈凯之期待着那些丘八们上山来,因为他深知那军营不是自己的主场。

    骑马到了飞鱼峰下,陈凯之本欲将马拴在山门这里,可细细一想,又变得不放心起来,便吩咐守卫山门的一个门役道:“将这马牵到学宫的马厩里,你亲自看着,要谨防宵小之徒。”

    这门役不由道:“公子,其实在这里,小人也可以看着。”

    陈凯之固执地摇着头道:“让你去你就去。”

    “是。”

    这一下,感觉放心了一些,陈凯之这才徐步上山,然后一路到了上鱼村。

    这上鱼村很清冷,建在山腰上,自这里朝下看,视野颇为开阔,上百个建筑错落着,不过现在都是空置,只有几个招募来的仆人看守着。

    这里最大的特色,就是有一个孔祠,供奉了至圣先师,这样做,当初的用意是当做礼堂来用,而如今收拾了一番,还真可以当做一个诺大的书院。

    陈凯之左右看了看,嗯……还好没有什么人住,所以也谈不上装修,这里的屋瓦材质倒都不错,匠人们是用了心的,除了没有装饰之外,其余都好。

    这下,陈凯之放心了。

    他找了个座椅,慢慢坐下,叫来守在这里的仆役道:“吩咐你们去采买的东西,都采买来了吗?”

    “采买来了。”

    陈凯之更满意了,于是舒了口气,便悠哉悠哉地坐在这里等着。

    这时其实还早,不过是卯时,却不知那些人,会不会来呢……

    …………

    此时,就在这飞鱼峰下。

    一个穿着禁卫戎装的汉子正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左右张望着,脚下却是疾步走得很快,此人正是昨日痛骂陈凯之的偷马贼王阳。此时清晨起了浓雾,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山门,贼头贼脑地看到一个仆从在这里候着,连忙阔步上前道:“喂,老东西,这里是飞鱼峰?不知那什么什么鸟崇文校尉,是否在此?”

    仆役早就得了陈凯之的授命,忙点头道:“上山,走数百石阶,有一村落,那里有一处祠堂,大人在那儿等着。”

    王阳却又左右张望一眼,压低声音道:“没有其他人上山吧?”

    “暂时还没有。”

    王阳顿时虎躯一震,挫了挫手,口里喷吐着白气:“知道了。”

    王阳正要上山去,就在此时,远处那雾中却又走出了一人,王阳听到动静,回眸一看,这人则也看到了他,正是昨日那位输了钱的武官。

    这武官看到他,立即骂骂咧咧地道:“王阳,入你niang的,你不是说打死也不来的吗?”

    王阳立即回敬道:“你还说谁来谁是儿子呢。”话音落下,人已嗖的一下朝山上疾奔了。

    后头的武官破口大骂着追。

    谁知,身后突的人声嘈杂起来:“前头是哪个儿子,狗娘养的,不是说了不来的?”

    “快追啊,别让银子跑了。”

    雾中,一个个人影疯了似的冲过了山门,一个个人都是气喘吁吁的,口里却都叫骂不绝。

    更有人咬牙切齿,眼看追不上,那五两银子已不翼而飞了,心里疼得厉害,再一看,连铁盆都没了,想回去,可来都来了,罢了,好像……还有鸡蛋送吧,于是不甘心地放慢脚步,却又忍不住边走边痛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