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百五十八章:这又是什么阴谋?(5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三百五十八章:这又是什么阴谋?(5更求月票)

    陈凯之已是无力吐槽,不过他还算淡定,要做一件事,需得有耐心,凡事都不能急于求成,一步步来就是。

    他看着杨光,沉吟片刻道:“噢,既如此,给本官提出一个告示吧。”

    “告示?”

    杨光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他对这个校尉印象还不错,从前朝廷也会派人来,一听到自己要钱,顿时火冒三丈,有人喜欢摆官威,有人呢,满口都是大道理,直到收拾了他们一顿,这些人要嘛就赶紧想尽办法调任他处,要嘛就装了孙子,也跟着大家一起混着,到了时间赶紧滚蛋。

    可这位年轻校尉,一看就是文质彬彬的,既不摆谱,掏钱的时候虽也问了一下,显得诧异,可拿钱的时候却很痛快。

    所以杨光听说陈凯之又要找自己办事,便踟蹰着,搓着手,想着这一次是不是给陈凯之免一次单。

    陈凯之似乎一眼洞悉了他的心思,道:“你去取笔墨来。”说着,又掏出几个铜钱。

    “好嘞。”杨光顿时觉得自己龙精虎猛,如饿虎扑羊一般捡了钱,火速地给陈凯之取了笔墨来。

    陈凯之开始疾笔狂书,一面道:“想必营中也没几个人识字吧?不过不打紧,这告示贴出来,还得请杨书吏帮着唱喏一下,要广而告之。我现在一个一个跟你讲,你记牢了。”

    陈凯之又一面将自己的告示给这杨光念了,杨光牢记在心,陈凯之方才搁笔,杨光笑嘻嘻地道:“小人记住了,大人这是准备要走?”

    “是啊。”陈凯之颔首点头道:“时候不早了,既然你们都忙,本官留在这里也是无益。”

    杨光倒是客气了,笑嘻嘻地道:“小人恭送大人。”

    说着,堆笑陪着陈凯之出了这官所,嘴里还很客气地道:“有空要常来啊。”

    陈凯之听他的话,倒仿佛像是,有空要常来光顾的意思。

    他正想说和杨光也客气几句,走出了门,脸色却是变了,皱着深眉道:“我的马呢,我的白麒麟呢?”

    那系马桩还在,可是他的白麒麟早就不见了踪影。

    方才陈凯之还觉得这勇士营虽然很不怎么样,可自己还能接受,毕竟世界如此美好,人应该开心才是。

    可特么的,他的马呢?

    杨光也忙道:“是啊,是啊,马呢?”

    陈凯之摇摇头,这一次掏出了一个碎银子给杨光。

    杨光忙接了银子,看着银子,笑了笑,而后整个人顿时和陈凯之同仇敌忾起来,放声大吼道:“缺德不缺德啊,王阳、耿昌,你们生儿子烂pi眼是不是,这可是咱们的崇文校尉大人,初来乍到,你们偷人马做甚?”

    “丢人啊!”他扯着嗓子继续大吼:“真是丢人啊,快滚出来!”

    他这一吼,许多营里的帘子便卷了起来,露出了一双双的眼睛朝这儿看来。

    终于,有两个军汉牵着白麒麟一副不满的样子来,其中一个道:“吼什么吼,不就是借他的马玩一玩嘛,什么叫偷?”

    杨光正色道:“将马还给校尉大人,咱们青州勇士营的男人,可以蒙、可以拐、可以骗,可以抢,就是不能偷,丢人。”

    “啊呸……”一个人吐了口吐沫在地上,表示对杨光的不满。

    终于,还是将马放了。

    陈凯之也没说什么,直接翻身便上了马。

    杨光手里掂了掂银子,笑呵呵地道:“大人,不要往心里去,只是小误会。”

    “我知道。”陈凯之道:“那么,再会了。”

    “慢走啊,不送,大人仔细脚下,大人常来啊。”陈凯之已策马而去,杨光伸出手,依旧殷勤地朝陈凯之摆手。

    等陈凯之走远了,他便去取了陈凯之所书的告示,张贴在官所外头,随即又取了铜锣,锵锵锵的敲打起来:“来来来,宣读文告了。”

    方才那王阳和耿昌二人便又走了回来,他们瞧着文告,可惜文告不认得他们,三三两两的人来了,围成了一个圈,还有一个武官,气冲冲的来,显是赌钱输了,口里骂骂咧咧的,挤进来,语气不善地道:“什么狗屁文告。”

    杨光见人来得差不多了,便扯着嗓子道:“今儿是崇文校尉新官到任,校尉大人体恤吾等……来,来,来,都叫一声好。”

    众人都笑了,有人在人群中道:“好个鸟……”

    “这文告里写的什么?”

    杨光笑吟吟地道:“崇文校尉大人,将在学宫的飞鱼峰……噢,对,是飞鱼峰……”

    他假装自己识字,得意洋洋的样子,将陈凯之的话转述而出:“在飞鱼峰给大家伙儿上课,上课知道不知道,就是读书写字,让你们做秀才公……”

    许多人纷纷嘘起来,有人转身就要走。

    “上学?上个鸟学啊。”有人低声咒骂。

    杨光则继续道:“先到者,赐银五两,其后到的,各赐铁盆三个,按时在辰时到达,也都有奖品,听完了课,赠鸡蛋两枚……”

    “……”

    这一下子的,许多人都鸦雀无声了。

    最先到的人……竟五两银子?五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啊,相当于一个月的俸禄了,而且这铁盆,在这个时代,也是价值不菲的啊,最少也是五钱银子一个,至于鸡蛋……去了就有?

    “这校尉是傻了?见过吃空额和喝兵血的,可不曾听说过还倒贴的啊。”

    “哈哈……”

    众人又笑了起来。

    不过……说实话,这五两银子,还有铁盆,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至于鸡蛋,也勾起了许多人占小便宜的心思。

    “我是不去的。”有人呵呵冷笑道:“这一定有什么诡计,到时肯定空欢喜一场。”

    “我也不去,太远了。”

    “谁去谁是我儿子。”有人愤恨地咒骂。

    那武官则是眯着眼道:“很好,谁都不许去。”

    王阳和耿昌也纷纷摇头道:“我瞧着那校尉,就像欠揍的模样,莫说是去,下次见他一次,揍他一次。”

    “是啊,是啊,都不去。”

    “竟要辰时到达,哈哈,难道不知我等不到午时才能起来吗?这什么niao校尉,去他niang的。”

    接着,众人一哄而散,这里又变得清冷起来。

    ………………

    “殿下,殿下……”

    兴冲冲的糜益,边叫着,边气喘吁吁地迎向自碧水楼里出来的陈正道。

    北海郡王自被申饬之后,在这王府里闭门思过,几乎每日都和那碧水楼里的方先生秉烛夜谈。

    陈正道感觉,越是与方先生交谈,越是觉得方先生的深不可测,他彻底的拜服了。

    今日,眼看时候差不多了,他意犹未尽地从碧水楼出来,心里还在畅想着,自己将来做了天子,该如何联合纵横,一统天下诸国。

    此时,却见那糜益兴冲冲的朝自己跑来,陈正道面上带着笑,心里却在冷笑,糜益……呵呵,你还真是不整死本王,不干休啊。

    等到糜益走近了,他才漫不经心地道:“何事?”

    糜益因为激动,一双眼眸都发亮起来,喜笑颜开地道:“殿下,好事,好事啊,那个可恶至极的陈凯之,这下倒霉了。”

    北海郡王把他的话听得很清楚,可是心情却很淡然。

    哪一次都说倒霉,可最后这陈凯之不都又化险为夷?看来这些倒霉,其实都是你糜益和那陈凯之设置的陷阱,你以为冰雪聪明的北海郡王是傻的?

    当然,现在陈正道已经知悉了糜益的阴谋了,所以他现在看糜益,有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他心里甚至对糜益生出了几许怜悯,蠢货啊蠢货,你多可悲啊,被人洞悉了你的阴谋,你尚且还不自知啊。

    “是吗?”陈正道不露声色,只是问道:“倒霉?他发生了什么事?”

    糜益连忙道:“他被调任去了勇士营了。”

    本是没多大在意的陈正道,顿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竟是勇士营……

    这勇士营,可是陈正道都不肯去触碰的存在啊,他依稀记得,当年在一次羽林卫的校阅上,一个勇士营小武官居然横瞪他一眼,他一震怒,想显然一下身为郡王高高在上的风范,可结果是呼啦啦的数百个勇士营官兵,一个个怒不可遏的样子出现在了那小武官的身后。

    陈凯之竟然跑去勇士营?这……又是什么阴谋呢?

    糜益则是笑嘻嘻地继续道:“这陈凯之,真是合该倒霉啊,哈哈,殿下,他……”

    他本是说得吐沫横飞,谁料这时候,陈正道竟是转身就朝碧水楼而去,一面道:“你在这等着,本王去拜问方先生。”

    转眼之间,便不见了陈正道的踪影。

    糜益的嘴巴还张开着,甚至方才脸上眉飞色舞的表情还未散去,可此刻,他的脸僵硬了。

    他原本是来报个喜,以为能博得郡王殿下的一点欢心。想着前些日子,他明显的感觉到了殿下对自己的疏远,或许今日这一个喜事,就能让殿下又对自己另眼相看了,可谁曾想到,这殿下听了一半,就……

    糜益不由自主地抬眸,看着那不远处的碧水楼,他的眼眸里,不禁掠过了一丝凶光。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