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镇墓兽>镇墓兽 第三十九章 秘密交易

镇墓兽 第三十九章 秘密交易

    “我已等候多时!你家主人若再不现身,小徐就要撤了!”

    石经山,雷音洞,徐树铮已在佛像前烧了三炷香,刺客阿海微笑道:“我家主人来了。”

    忽地,石壁深处开了一道小门,走出个身材娇小的身影,乍看似乎是个姑娘家?

    小徐有所诧异,待到来人站到灯光下,露出十五岁少女的容颜,身边别无第二个人。

    “主人,这位便是小徐将军。”

    阿海毕恭毕敬地向少女鞠躬,俨然是奴仆对主子的态度。

    而这被称作“主人”的姑娘,一身朴素的衣衫,脑后梳一根粗黑的大辫子,犹如街头随处可见的寒门女孩。容貌倒是出众,苍白削瘦的脸上,镶嵌黑幽幽的双眼,摄魂夺魄般直盯着你。

    雷音洞正上方,透过秘道缝隙偷窥的秦北洋,惊得几乎大喊一声——阿幽!

    不错,刺客们的“主人”,正是九年前在崇陵地宫边上,被秦北洋所救的阿幽“妹妹”,也是跟欧阳安娜以姐妹相称的“欧阳安幽”。

    秦北洋捂住自己嘴巴,又惊又惧,想起去年在绍兴会稽山,营救钱科父亲,顺便营救了被绑架的阿幽——当时脑中闪过个念头,怎地如此巧合?或许有所蹊跷?但想想与阿幽“妹妹”重逢的喜悦,顷刻间忘光了疑惑。

    阿幽竟是潜伏在自己身边的刺客?她还跟秦北洋上了达摩山!不幸中的万幸,阿幽没有进入舍身崖下的建文帝陵墓,也没看到庚子赔款百万白银的藏宝窟,阿弥陀佛,但愿如此!

    秦北洋让九色稍安勿躁,贴着裂缝往雷音洞里看去——阿幽,你究竟是刺客的同伙?还是刺客的主人?抑或刺客本身?

    “小徐将军,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十五岁的少女阿幽,向徐树铮行了万福礼。

    “真是个天崩地裂的年代,小姑娘竟成了杀人无数的大魔头。”

    小徐说话同时,把手按在腰间的枪上。

    “请恕小女子属下行动冒失,惊吓到了小徐将军。”

    “惊吓?陆军部大楼之内,你们潜藏在唐朝棺椁之中,密谋行刺于我,恐怕不能只说是惊吓吧。”

    “小徐将军,您有所误会。是夜,小女子的属下意在那副棺椁,而不在小徐将军您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刺客是螳螂,唐朝棺椁就是蝉,螳螂从国会议员曲靖和的府邸捕获了这只蝉,没想到在半道儿上,遭遇了小徐将军您派出的黄雀。而我的两名属下,无处可逃,被迫藏身于棺椁之中,等到你们开棺之时,慑于您的赫赫雄威,方才飞出去逃命。”

    而在秦北洋的印象中,阿幽从未如此伶牙俐齿过!

    徐树铮略略停顿,回忆当晚情形:“你是说,他们不是来刺杀我,只是我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

    “嗯,是小徐将军截胡棺椁在先,才有刺客们逃出棺椁在后。”

    “好吧,念在你还是黄毛丫头,我可既往不咎!但自那一夜起,你们刺杀了国会议员曲靖和,至今连续杀了我们安福系的七名议员,此事不可抵赖吧?”

    “其实,若是在我们杀到第二个人时,你就来主动联系我们,也不会杀到第七个。”

    阿幽嘴角掠过一丝残酷的笑容,让在头顶偷看的秦北洋毛骨悚然。

    “如此说来,你们行刺国会议员的目的,就是要逼我出来谈判?”

    “正是!”

    “所谈何物?”

    “唐朝小皇子棺椁。”

    突然间,徐树铮纵声大笑:“哈哈哈!绕了大半天,还是向我索要那具棺材!因为陆军部戒备森严,你们无从下手,只能连续刺杀我所倚靠的国会议员,切断我的左膀右臂,迫使我让步妥协,跟你们这些强盗做交易。”

    “小徐将军,您是明白之人,小女子不多言了,请您交出唐朝小皇子的棺椁。否则,一个月内,我会再杀七名安福俱乐部的国会议员。众所周知,中华民国的国会,便是北洋军阀的遮羞布与裹尸布。议员们尽是贪生怕死之辈,绝非为民请命,而是要升官发财,若有被割喉灭门的危险,必然纷纷退出安福俱乐部,甚至与你划清界限,转投冯国璋的直系,或梁启超的研究系。两个月后的国会选举,将是安福系惨败,您的宏图伟略,恐怕也将付诸东流。”

    阿幽说完这番话,徐树铮沉默了半柱香的功夫,面色如打了秋霜的茄子。

    眼前这十五岁的小妮子,竟有如此缜密之逻辑,环环相扣,说透利害关系,甚至道出政治的本质——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但在利益面前,保住自家性命更重要。

    他后退半步问道:“不知有哪个朝代,是因刺客而改变历史的?”

    “辛亥年,满清皇室少壮派不同意退位,主张血战到底,甚至要除掉不忠的袁世凯,结果被革命党在北京刺杀了一个,结果作鸟兽散,再也无人敢主战,就此龙旗陨落。”阿幽又上前半步,“再者,譬如今朝。”

    看着女孩幽暗的双眼,徐树铮的左手发抖,随时会松开玻璃瓶。

    “哎……我小徐戎马生涯十余年,竟栽在一个丫头片子手里,要跟刺客做交易!好,我答应你,将唐朝小皇子棺椁还给你们。”

    “多谢小徐将军成全!小女子再有礼了!”

    阿幽的万福还没做完,徐树铮又冷冷道:“可你们如何保证,不再刺杀我的国会议员?”

    “今日,小女子在此掷地有声,我对于部属有铁之纲纪,您当信则信!”

    “我可信你,但你若无法约束部属呢?当今天下,军阀混战,下克上者,多如牛毛。总统不能制总理,总理不能制总长,总长又不能制督军,督军更不能制师长,以此类推……”

    “您是说,当今的段总理,也不能制您吗?”

    “徐不离段,段不离徐。辛亥年,北洋军与革命军对峙,老段奉袁世凯命通电拥护共和。这封促成清帝退位的电文,便是由小徐我来草拟,为建立中华民国,我也立下大功一件。后来,老段为陆军总长,小徐我则为陆军次长;老段为国务总理,小徐我则为国务秘书。”

    阿幽淡然一笑:“若以军阀来比之刺客,则是对刺客的极大侮辱。”

    “刺客……你们究竟属于何方势力?又为何人而服务?难道是大总统?还是广州的孙中山?抑或关外的张作霖?”

    “小徐将军,以上,你都猜错了!”

    “莫要卖关子!当谈则谈,不谈则罢了!”徐树铮向三个保镖使了眼色,左手紧握玻璃球,右手按着勃朗宁枪,“整座石经山,都已被我的士兵包围,只要一声令下,这里每一座洞窟,都不会留下活口。”

    “小徐将军,这场谈判算是破裂了吗?您的手段雷厉风行,小女子早已知晓。任何人的性命,在您眼里,不过都是往上走的垫脚石。”

    “就算是吧!小姑娘,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举手投降,或许可饶你一命,二是负隅顽抗,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三个保镖已呈品字形保护他,随时退出洞窟的架势。

    阿海露出诡异的笑容,他跟阿幽来了个眼神交流,便推开雷音洞一侧的石板经文,露出一面硕大的玻璃。

    在洞顶秘道中偷看的秦北洋,挪动观察角度,发现玻璃背后,出现隔壁的金仙洞——中国文化界的七位精英,正在木案上欣赏“云居四宝”的第三宝。

    金仙洞的石壁上有一面镜子,必是雷音洞里的这面玻璃,两边同样大小形状。只不过,金仙洞里只能看到反射的镜面,雷音洞里看出去则是透明的。

    这便是单向玻璃,单独一面覆盖很薄的银膜,光影只能单向可见。西洋人已用此种玻璃来审讯犯人。

    雷音洞里的徐树铮,惊诧地凝视玻璃对面的金仙洞,认出了北大校长蔡元培,还有大学问家辜鸿铭。

    “他们怎会在此?”

    “蔡元培、陈仲甫、钱玄同、王家维、周树人、辜鸿铭、胡适之。”阿幽准确说出这七个名字,“当今最有学问的七位大家,在小徐将军你上山之前,已被小女子邀请到隔壁的金仙洞,欣赏六十年一甲子轮回的云居四宝。”

    “那跟你我今日的谈判有何干系?”

    阿幽瞪着乌幽幽的双眼,注视玻璃对面的七个大学问家:“你可知道,金仙洞的地下,已被我埋下了烈性炸药。”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